恐怖女网红第617章 不打了,快撤,恐怖女网红第617章 不打了,快撤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恐怖女网红 > 第617章 不打了,快撤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恐怖女网红最新章节!
  
  第617章不打了,快撤
  
  说到“一个不留”的时候,宁若雨的眼中有冷冽的杀气弥漫,她整个人就仿佛从一个人畜无害的柔弱少女蜕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女战神一般,让人不敢直视。
  
  “是,主人。”卫轩四人纵身上前,手中的武器挥舞,带起一道道血光。
  
  卫轩等人的实力太强,而定海宗的那些弟子不过是天师境的术士,连真君境的都少之又少,怎么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哪怕她们组成了剑阵,也不过是把实力提高了十倍,但在道尊境高手的面前,仍然不够看。
  
  不断地有定海宗女弟子跌落进海中,海面上漂浮起一层鲜红的血色。
  
  跌入水中的女弟子中,还有人没有死,正在不断地扑腾挣扎着。
  
  “流苏!流苏!”忽然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安璇一惊,从船舱之中走出,见那海面上有一个挽着倭堕髻的美貌女子,正不停地叫着她的名字。
  
  “果儿?”安璇惊道。
  
  “流苏,救我,求求你,救救我!”女人在水中大声呼救,她的头发散了,贴在脸上,看起来十分凄惨。
  
  宁若雨问:“妈,你认识她?”
  
  安璇点头道:“她叫陈果儿,以前在定海宗的时候,别人都不搭理我,只有她会跟我说话。有一次我被师父惩罚了,关在水牢里不许吃饭,还是她偷偷来给我送的饭。”
  
  宁若雨点头道:“既然对您有恩,就是对我有恩。”
  
  说罢,她一招手,陈果儿便感觉一股强大的力量托着自己,将她带上了船。
  
  她肩膀上有一道很深的伤口,应该是被萧综给划了一剑,安璇心情有些复杂,在她少年时期,陈果儿是她唯一的朋友,虽然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面了,她依然记得当年的每一个细节。
  
  “果儿。”安璇从乾坤袋中拿出了一颗疗伤的丹药给她吞下,丹药刚刚入口,她便感觉肩膀上有些发痒,低头一看,伤口不仅不流血了,反而稍微有些收口。
  
  宁若雨没有再注意她们,而是关注着天空中的战况,而安璇则拿出了医药箱,给她缝合伤口。
  
  陈果儿的眼中流露出奇异的色彩,忽然一把抓住了安璇的胳膊,将一只锁灵铐拷在她的手上,然后拖着她飞入半空之中,高声道:“我抓住她了!我抓住流苏了!”
  
  宁若雨却并没有惊慌,目光冷冷地望着她,而安璇却一脸的不敢置信,道:“果儿,我们曾经是最好的朋友,你要我救你,我也救了你,为什么你还要这样对我?”
  
  陈果儿冷哼一声,道:“我当时对你好,是因为你是宗主的弟子,如果我早点知道你不过是宗主找回来的祭品,我连话都懒得跟你说。像你这种低贱之人,怎么配跟我做朋友?”
  
  安璇只觉得心中一片冰凉。
  
  原本以为她是自己在少年时代所得到的唯一温暖,没想到却只是一场算计罢了。
  
  真是可笑啊。
  
  六长老见状,脸上露出了得意的微笑,这陈果儿可是她的弟子,她欣慰地说:“果儿,干得好,回去之后一定重重有赏。”
  
  陈果儿被师父夸赞,激动得满脸红光,道:“多谢师父。”
  
  安璇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道:“当年我受你一饭之恩,如今将你从海中救出,已经还了你的恩情,从今往后,你我之间,互不相欠。”
  
  陈果儿仰着头,居高临下地嘲笑道:“你凭什么这么跟我说话?你已经是我的阶下囚了,难道还想翻起大浪来?”
  
  六长老闻言哈哈大笑,道:“说得好,果儿,没想到你竟然还是个人才。”
  
  陈果儿低头道:“多谢六长老夸奖,徒儿愧不敢当。”
  
  安璇无奈地摇了摇头,忽然手中多了一个东西,往人群中一扔,几乎与此同时,白影一个闪身便来到她身侧,抱住她的腰,眨眼之间,已经回到了纸船之上。
  
  “轰!”
  
  一声巨响,那东西轰然炸开,竟然是一颗掌心雷。
  
  掌心雷乃二品上等法器,别看等级低,威力比普通的手雷要大上许多倍,周围的人都没有防备,这一下将陈果儿生生炸死,而另外几个反应快的,立刻聚集起灵气抵挡,才逃过一死,但还是受了点内伤,被震得吐血。
  
  六长老虽然只受了点皮肉伤,但被弄得灰头土脸,头发也乱了,身上华丽的裙子也破破烂烂,她气得大吼:“安流苏!你这个贱婢!我要杀了你!杀了……”
  
  话还没有说完,忽然一道白光闪过,她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凝固了,死死地抓住自己的脖子,鲜血从她的指缝之间流了出来,将她的衣领染得通红。
  
  白影将剑一收,又冲向别的长老,六长老满脸的不敢置信和不甘心,缓缓地朝着海面掉落下去。
  
  安璇望着被血染红的海面,心情很复杂。
  
  宁若雨走过去,轻轻按住了她的肩膀,说:“妈,别难过了,谁年轻的时候没有遇到几个渣滓呢。”
  
  安璇闭上眼睛,无奈地摇了摇头,道:“我只是觉得,我做人真失败啊。”
  
  宁若雨叹息道:“不是我们做人失败,是我们太弱了。弱到任何人都可以在我们头上踩上一脚。要是有踩别人的机会,谁都会想要来踩一踩的,这就是人性。你若是强大了,自然有数之不尽的人来巴结你,捧着你,这就是踩低拔高,这也是人性。”
  
  在修真大陆度过了一千五百年,什么人她没有见过?
  
  刚开始欺负她实力低微的,在她变得强大之后,恨不得跪下来舔她的鞋。
  
  刚到昭天宫的时候,是个人都可以欺负她、呵斥她、给她脸色看,后来如何呢,她成为了若雨帝尊,而那些人都因为寿元耗尽,成了一抷黄土。
  
  所以无论到了哪里,变强都成了宁若雨的执念。
  
  她曾经寄希望于有个英雄来帮助她,所以她将楚天翼当成了自己的救命稻草,但现实给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还要感谢楚天翼,是他给她上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刻,让她明白,不管什么时候,只有自己可以依靠。
  
  “大长老、二长老,对方太强了,我们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再这样下去也只是白白牺牲罢了,我们还是撤退吧!”一个浑身是血的女弟子道。
  
  二长老也道:“大长老,对方有三个道尊,这仗怎么打啊?没办法打啊,我们撤退吧!”
  
  “大长老,再这么打下去,我们定海宗就完了!”另外一个弟子急切地道。
  
  大长老咬了咬牙,她在九大长老之中年岁最大,是最惜命的,高声道:“不打了,撤退!全都退回岛上!”
  
  众弟子早就不想打了,他们根本打不赢这几位道尊,就是那位道君,他的战斗力也极强,哪怕同为道君的几名长老,也都不是他的对手。
  
  这四个男人太强了!
  
  他们开始相信,宁若雨的身后真的有一座神秘而强大的宗门,不然为什么她身边的三个仆人都这么强?
  
  看着这些残兵败将逃走,卫轩等人本来还想再追,但宁若雨道:“穷寇莫追,让他们走,我们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办。”
  
  四人这才退了回来,宁若雨操纵着纸船继续往东南方向行驶,来到一片宁静的海域,又是一剑,砍倒了又一根阵基。
  
  而此时,薛宝清已经来到了后山之中,后山有一面是悬崖峭壁,就像是有人用斧头从中间将山峰劈开一般。
  
  那悬崖中间,有一处洞府,正是定海宗老祖的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