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女网红第743章 心魔,恐怖女网红第743章 心魔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第743章 心魔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恐怖女网红最新章节!
  
  哼!愚蠢!
  
  别忘了,她是有道尊境灵仆的!
  
  就在这时,那个袭杀她的道尊冷哼道:“别白费心机了,我在房间周围布下了‘神之禁忌’,你的那些仆人是感觉不到你的,哪怕你叫破了喉咙,他们也不会来救你!”
  
  宁若雨眯起眼睛,那个什么‘神之禁忌’,估计是一种空间领域。
  
  鬼物可以营造鬼空间,将人拉进其中,把人困在里面,鬼空间就是空间领域的一种。
  
  上人境以下的术士,是无法营造空间领域的,但是可以借助一些法器。
  
  那个“神之禁忌”,就是能营造空间领域的法器!
  
  只要把人拉入其中,外面的人无法进来,便不可能来救援。
  
  然而,这东西用来对付别人可以,对付宁若雨,没有P用!
  
  她的灵仆是放在个人包裹里面的,鬼市公众号的个人包裹和她本人绑定,她到哪里,包裹就到哪里。
  
  哪怕是空间领域,也不可能把她跟个人包裹割裂开。
  
  她看向那个道尊,脸上露出了一丝狡诈的笑容,道:“你以为就凭这些破烂玩意儿,就能杀我?”
  
  那道尊极为恼怒,什么?破烂玩意儿?
  
  你知道这些是什么吗?
  
  他手上拿的是吉利国传奇魔法师——梅林使用过的法器,而“神之禁忌”也是从神话时代流传下来的宝物。
  
  她居然说那是破烂玩意儿?
  
  该死!
  
  他举起手中的法杖,强大的光芒朝着她打了过来,四周的家具全都在这股强大的力量之下被粉碎。
  
  就在那股力量快要打在宁若雨身上的时候,忽然一道身影挡在了她的面前。
  
  那是卫轩。
  
  他抬起双手,接住了这一击。
  
  不愧是八品上等的法器,卫轩的双手被炸开,瞬间就燃烧融化,只剩下了两截断臂。
  
  那个道尊境强者神色一变,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
  
  不可能的,他明明已经将宁若雨拉入了“神之禁忌”之中,其他人不可能进来!
  
  这些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他只愣了短短两秒。
  
  但两秒,已经足够决出生死。
  
  一道白影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他大惊失色,正要回身防御,然而已经晚了。
  
  刺啦一声响,这位道尊境强者的脑袋一下子滚落了下来。
  
  出手的是刺客白影,他的实力在几个灵仆中是最强的,比这个同济会的道尊强者还要高一个小阶。
  
  在道尊强者死去的刹那,哗啦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破碎了,“神之禁忌”所造成的空间领域消失了。
  
  宁若雨身体一软,倒在了地上,卫轩想要伸手来抱她,却发现自己的双手已经没了,他看了看断臂,露出悲伤的神情。
  
  就在这时,云子昂出现了,他一个闪身就出现在了宁若雨的身后,一把搂住了她的腰肢。
  
  他的脸色很难看。
  
  同济会好大的胆子!
  
  居然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耍手段,将宁若雨拉入了空间领域之中。
  
  他不过是晚来一步罢了,就让宁若雨差点死在他们的手上!
  
  他看了一眼断臂的卫轩,而黑暗之中还有一个人,他没有看清那人的长相。
  
  白影是刺客,刺杀同济会强者之后,便又隐藏进了黑暗之中。
  
  云子昂眯了眯眼睛,这些人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能够进入空间领域之中?
  
  他一直觉得奇怪,宁若雨的这些仆人随叫随到,按理说应该一直都在她身边保护,但他去从来都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
  
  他们的实力也不高,是怎么做到完全收敛气息,让人无法察觉的?
  
  他看了一眼血肉模糊的宁若雨,心中暗暗道:若雨,你的秘密有点多啊。
  
  他将宁若雨横抱而起,快步离开了酒店,白影和卫轩则回到了个人包裹之中。
  
  云子昂心中一震,他们居然在他面前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完全无法捕捉他们的行踪。
  
  好手段!
  
  但他并没有计较,而是带着宁若雨下楼,上了自己的车。
  
  宁若雨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好久,她感觉自己在昏迷中仿佛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但梦里的情形她都不记得了,只记得妈妈死了、大家都死了,她很伤心。
  
  肝肠寸断。
  
  她缓缓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个洛可可风格的华丽天花板,那些花纹华丽而精致、轻快而细腻、纤弱而柔和。
  
  真是美轮美奂的艺术品。
  
  “你醒了?”一个熟悉而柔和的声音传来,云子昂端着一只金属托盘走了进来,托盘中放着一整套精致的骨瓷。
  
  是云子昂。
  
  宁若雨这才想起自己之前被人袭杀,差点死在那件八品的法器下。
  
  她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右手已经好了大半,左手基本上已经好了,马上就要结痂。
  
  她又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顿时有些无语。
  
  她的头发没了,现在是一颗圆溜溜的光头。
  
  之前的战斗之中,她的脸被金光击中,脸上的皮肤几乎都被烧焦了,头发自然不能幸免。
  
  她摸了摸脸,有些咯手,道:“拿面镜子给我。”
  
  “你确定要看?”云子昂将托盘放在旁边的桌子上。
  
  “要。”
  
  云子昂拿了一面手镜给她,她一看,镜子里是个丑得令人发指的女人,脸上布满了深红色的血痂,比鬼还要恐怖。
  
  她深吸了一口气,将镜子背过来,扔了开去。
  
  云子昂轻笑一声,道:“我给你吃了高品的疗伤丹药,这点伤不算什么,已经愈合了,只要等血痂脱落,就会恢复如初,说不定比以前还要好。”
  
  宁若雨嘴角抽搐了两下,脸上都是血痂,连笑都显得吓人至极。
  
  “我是不是该闭关一段时间。”宁若雨道,“免得出来吓人。”
  
  “那倒不用,反正你已经昏迷了一个星期了。”云子昂道。
  
  宁若雨皱眉,道:“我昏迷了那么长时间吗?”
  
  “没错。”云子昂道,“你昏迷的时候一直在说梦话,是不是做噩梦了?”
  
  “梦话?”宁若雨有些不相信,她没有说梦话的习惯啊,“我都说了些什么?”
  
  “你说,‘妈妈,不要死’,‘对不起,我回来晚了’。”云子昂道。
  
  宁若雨柳眉深锁,梦中,她似乎梦见妈妈死了,很多人都死了,只不过具体内容一点都记不起来。
  
  “都说梦是反的,不用太在意。”云子昂叹息一声,“在修真大陆的时候,我就曾听人说过,你有心魔。想来这个世界的一切,就是你的心魔,你一直想要回来。”
  
  宁若雨沉默了片刻,道:“你应该也调查过我的过去吧?我穿越到修真大陆的时候,我妈妈被人陷害、身陷囹圄,一想到她在监狱中听到我失踪的噩耗,我的心就疼得厉害。我怕她撑不下去,想要回去救她,然而那个时候我很弱小,根本没有能力破碎虚空。”
  
  云子昂将骨瓷茶壶里的液体倒了一杯,递给她道:“都已经过去了,你也回来了,你母亲还在,一切都来得及。”
  
  宁若雨接过茶杯,听到他的话,心头不禁咯噔了一下。
  
  一切都还来得及?
  
  还来得及吗?
  
  似乎一切都很好,但为什么她的心里这么慌呢?
  
  宁若雨将心头的思绪全都抛开,看了看手中的液体,那液体散发着一股浓烈的药味。
  
  这种味道很难形容,总之一句话,很恶心。
  
  “这是什么?”宁若雨问。
  
  “这是用地狱之中的红罗花炼制而成的药液。”云子昂道,“可以生发。”
  
  宁若雨:“……”
  
  宁若雨默默地捏着鼻子,将那恶心的液体一口饮下。
  
  云子昂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伸手在她的光头上轻轻摸了摸,道:“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