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女网红第768章 我宁若雨睚眦必报,恐怖女网红第768章 我宁若雨睚眦必报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恐怖女网红 > 第768章 我宁若雨睚眦必报

第768章 我宁若雨睚眦必报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恐怖女网红最新章节!
  
  
  
  她跟她去了房间,张瑾拿出了一条红色的晚礼服,那条裙子特别漂亮,宁若雨从来没有穿过那么漂亮的裙子。
  
  打扮结束后,张瑾让她先去晚宴现场等她,她去了晚宴现场,被同班同学讥讽。
  
  她咬着牙忍下来了,张瑾对她那么好,她不能毁了她的生日宴会。
  
  等到张瑾出场的时候,宁若雨才知道,自己被耍了。
  
  张瑾身上穿的礼服,和她穿的,一模一样!
  
  撞衫这种事,谁丑谁尴尬。
  
  当时的宁若雨,和张瑾一比,就是一只丑小鸭,张瑾还故意拉着她站在自己身边,纯粹是戏弄她,让她来衬托自己的美。
  
  那天的她,连死的心都有了。
  
  现在回想起来,她的心中没有任何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
  
  但是,以她的性格,不报仇怎么行?
  
  她宁修罗,可是睚眦必报的主!
  
  她站起身来,朝着两人走去,面带微笑:“张瑾、石亚骐,好久不见了。”
  
  二人侧过头来看了她一眼,都露出了惊讶而茫然的目光。
  
  “你是……”石亚骐眼睛一亮,眼底满是惊讶之色。
  
  张瑾不满地瞥了他一眼,说:“你是?”
  
  “老同学,我是宁若雨啊。”她微笑道,“怎么,不记得我啦?”
  
  石亚骐和张瑾都露出了惊诧之色。
  
  “你,你是宁若雨?”两人都满脸的不敢置信。
  
  他们高中毕业后就出国去了,因此宁修罗的威名他们听说过,但不知道就是宁若雨。
  
  在他们的记忆中,宁若雨还是当年那个内向的丑女孩。
  
  石亚骐这才回过神来,笑道:“原来是若雨啊,好久不见了,真是女大十八变啊,你变得都认不出来了。”
  
  张瑾嘴角扯了扯,用手肘捅了捅他的胸口。
  
  宁若雨笑道:“你们不是在国外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石亚骐很热情,道:“我们回来快一个月了,打算在国内发展。对了,若雨,今天是小瑾的生日,晚上在莱卡酒店有一场生日宴,你要是有空,可以来参加啊。”
  
  张瑾脸色一变,拉了他一把,勉强笑道:“若雨肯定还有事呢,你别为难人家。”
  
  谁知宁若雨却道:“正好我今晚没什么事,能参加小瑾的生日是我的荣幸,两位放心,我一定来参加。”
  
  张瑾的脸色更难看了。
  
  石亚骐却满脸欢喜,道:“那就太好了,若雨,这次我们还请了好几个初中同学来,大家正好一起聚聚。”
  
  宁若雨颔首微笑道:“那就太好了,我好久都没有见过那些老同学了。”
  
  石亚骐被她的笑容晃花了眼睛,一阵心痒,笑容也变得暧昧了两分,道:“那……晚上见。”
  
  “晚上见。”宁若雨朝他笑了笑,然后又朝张瑾笑了笑,告辞离去。
  
  石亚骐望着她的背影,心中就像有一只手在轻轻地挠。
  
  张瑾心中很不舒服,拉了他一把,道:“你干什么呢?”
  
  石亚骐这才回过神来,道:“小瑾,你怎么了?那是咱们的老同学啊。没遇到也就算了,遇到了当然要请人家来聚聚啊。”
  
  张瑾冷哼一声,道:“什么老同学,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我们就没什么交往,何况都过了这么多年了。”
  
  石亚骐道:“这有什么,你忘了回来之前你爸跟你说了什么了?叫你在首都多交朋友,多个朋友多条路嘛。”
  
  张瑾翻了个白眼,道:“我爸是让我多交世家子弟做朋友,而不是跟一个穷酸女人混在一起。”
  
  石亚骐搂住她的肩膀,压低声音道:“小瑾,你没发现,她变漂亮了吗?”
  
  张瑾怒道:“你什么意思?难道你还有什么想法?”
  
  石亚骐道:“你说什么呢?我是说,今晚不是有世家子弟来吗?她长得这么漂亮,咱们把她介绍给那些世家子弟,不就能和世家子弟们拉上关系了吗?”
  
  张瑾眼睛一亮。
  
  好主意啊。
  
  她瞥了石亚骐一眼,没想到他还有点本事嘛。
  
  他们的小算盘宁若雨并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在乎。
  
  她站在酒店房间里的落地窗前,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真没想到,张瑾的生日宴,居然就安排在她住的酒店里。
  
  该说无巧不成书呢,还是该说天意呢?
  
  我要是不报复你们,我岂不是对不起老天爷对我的眷顾?
  
  宁若雨用神识朝楼下一扫,便露出了一道了然的笑容,然后从空间戒指里翻出一卷布料,开始给自己做礼服。
  
  夜幕降临,电视上都在播放全国初等法术大赛的新闻,体育频道甚至一遍一遍地重播几场比较有看点的比赛。
  
  国家这是想要推广全民修行了,新闻媒体是在造势呢。
  
  这样也好,地球已经进入了修行文明时代,将来哪个国家的术士多,高手多,哪个国家的综合实力就越强。
  
  她穿上刚刚做好的礼服,将一头长发挽在头顶,然后拿出一顶黄金发冠戴上,拿起手包,打开门走了出去。
  
  楼下的宴会大厅,正举行着一场盛大的宴会。
  
  张瑾的家族很有钱,这些年张家的生意做得顺风顺水,积攒了很多财富,如今张家唯一的独生女办生日宴,那叫一个挥金如土,一掷千金。
  
  此时,已经有不少人到了,大都是首都市里的商人子弟,世家大族的人还没有过来。
  
  在世家大族的眼中,张家毕竟只是个底蕴不深的商人家族,说难听点叫暴发户,他们肯过来就不错了,自然不会一早就来,显得他们上赶着参加宴会似的。
  
  那几个初中的老同学早就到了,张瑾只是过来打了个招呼,便去招呼别的客人去了,让几人心中很不爽。
  
  这是看不上他们啊。
  
  这几人的家世都不差,但和张家比起来就差了不少,更别说那些来参加宴会的客人们了。
  
  他们心中对张瑾不满,却又不好意思说出来,心头憋着一股火,无处发泄。
  
  “你们听说了吗?”一个将头发染成金色的女生笑道,“今晚宁若雨也要来。”
  
  “宁若雨?是不是那个长得很丑,性格还特别内向的女生?”
  
  “没错,就是她。”
  
  “她怎么有脸来参加这种宴会?她也不看看她长的那样子,何况她家境又不好,来这里不是丢人吗?”
  
  “哼,我看她是一心想着攀高枝呢,以她的条件,就算随便攀上一个人,也是赚到了。”
  
  “哼,我最看不惯这种拜金的女人了,等她来了,我一定要好好地……”
  
  话还没有说完,忽然听见了一阵抽气声,众人都回过头去,看见宴会厅的门开了,一个穿着酒红色及地长裙的女人缓缓地走了进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她吸引过去了。
  
  那是一个很美的女人,不仅仅是美,还有身上那一缕仙气,刹那之间仿佛让人产生了错觉,好像这里不是什么酒店的宴会大厅,而是仙宫一般。
  
  她身上穿着一身酒红色的及地长裙,头上戴着一顶花冠,那花冠是用黄金制作而成,錾刻着花朵和树叶,虽说是纯黄金打造,却一点都不显俗气,在灯光下熠熠生辉,仿佛为她的头顶打上了一圈金光。
  
  她的脚上穿着一双纯白色的皮鞋,皮鞋上还镶嵌着一圈钻石,那鞋子上随随便便一颗钻石,都比这几个初中同学脖子上戴的要大。
  
  “好,好漂亮。”有人低声惊呼,“她是谁啊?首都有这么漂亮的女人吗?”
  
  “没有吧?首都要是有这么美的女人,我应该听说过才对,估计是从外地来的吧。”
  
  “等等,你们有没有觉得,她穿的衣服有点眼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