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女网红第842章 老祖饶命,恐怖女网红第842章 老祖饶命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恐怖女网红 > 第842章 老祖饶命

第842章 老祖饶命

苏清秋嫉妒得红了眼睛,却也无可奈何。
  
  如今宁若雨又提起,把她给气了个半死,冷笑了两声,道:“我不与你做口舌之争,宁修罗,今日你来我天火宗,到底要干什么?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宁若雨眯了眯眼睛,看来苏清秋是不会去请那个陆地神仙出来了,既然如此,她就闹得人尽皆知,看天火宗还要不要脸皮。
  
  她深吸一口气,用“舌灿春雷”的法术,高声道:“天火宗的陆地神仙,我乃宁修罗,你们天火宗违背术士的规矩,派杀手刺杀我的母亲,这是不死不休之仇!今日我宁修罗正式向你发出挑战,三日之后,我会在天荡山脉未名峰等你,与你一战,生死各安天命!”
  
  她用了十成十的功力,将声音全都传了出去,方圆三百公里之内,所有人耳边都炸响起她的声音。
  
  距离天荡山脉一百多公里之外有好几座小县城,县城里的居民们都听到了,纷纷议论起来。
  
  “宁修罗?是不是就是网上那个女网红啊?”
  
  “没错,就是拍《渡魂》的那个。”
  
  “我可是《渡魂》的脑残粉。”
  
  “宁修罗要挑战天火宗的陆地神仙?这可是大新闻啊,快,快发微博!”
  
  “你们谁都不许跟我抢热点!”
  
  很快,各大社交媒体上都有了宁修罗挑战天火宗陆地神仙的消息,连灵组所创办的灵能网上都在谈论这件事,网站上的各大板块几乎都被这个事情的帖子刷屏。
  
  这下子,天火宗就被放在了架子上烤,必须做出回应。
  
  苏清秋气得贝齿都要被咬碎,正要开口,忽然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山脉深处传来:“既然宁修罗要与我一战,我哪有不战的道理。三日之后,我会在未名峰等你。”
  
  说罢,便不再言语。
  
  宁若雨眯起眼睛,她竟然无法分辨那声音究竟来自于山脉中的什么地方,对方的实力很强啊。
  
  宁若雨高声道:“天火宗老祖,留下姓名吧,我宁修罗不杀无名之人。”
  
  天火宗众弟子都是一惊。
  
  “放肆!”苏清秋怒道,“你区区一个上人境,居然敢用这种口气与我们老祖说话!”
  
  “该杀!”
  
  “该杀!”
  
  天火宗众弟子齐齐道。
  
  宁若雨嘴角一勾,道:“术士讲的是实力,不是看谁的声音大、谁的人多。”
  
  苏清秋还想再骂,忽然听见那个女声道:“本尊名号楚予,小丫头,记住,杀你者,楚予。”
  
  说完之后,那声音便不再言语,宁若雨笑了笑,道:“大话谁不会说?楚予,三天之后,我来取你性命。”
  
  说罢,宁若雨身形一起,而那把插在地面的吸星凤凰剑猛地一起,落在了她的脚下,她仗剑飞行,嚣张而去。
  
  苏清秋握紧了拳头,目光中充满了怨毒。
  
  忽然,老祖向她传音而来:“苏清秋,来见我。”
  
  苏清秋后脊背一凉,但又不能违抗宗主的命令,只能硬着头皮朝着山脉深处而去。
  
  在天荡山脉深处,有一片宛如桃花源一般的地方,这里布置着大型的防御灵阵,阵中四季如春,不管什么时候都开着一朵朵艳丽夺目的桃花。
  
  别看这片桃林漂亮,宛如仙境,其实里面凶险非常,若是不小心闯进去,防御阵法启动,这些漂亮的桃花就会变成杀人的利器,将人切割成无数的碎片。
  
  曾经有个樵夫,误入了这座桃林,后来他的家人在几公里外发现了他的尸体,他身上的肉被一片片切割下来,成了一具粘着肉末的骷髅。
  
  就像是被凌迟了一样。
  
  哪怕是苏清秋,都不敢进入这片桃林。
  
  她刚进入天火宗的时候,师父告诉过她,说天荡山脉哪里都能去,就是这片竹林不能去,至于原因,师父也不知道。
  
  直到不久之前,老祖楚予从千年的沉睡中苏醒,并且晋级到陆地神仙境界,她才知道原来这里住着一位老祖。
  
  但是,这位老祖性格阴晴不定,她心中有些发憷,站在桃林外恭敬地行礼道:“晚辈苏清秋,拜见老祖。”
  
  “进来吧。”老祖的声音传来。
  
  她看了看面前的桃林,咬咬牙走了进去。
  
  忽然之间,四周的桃林林快速地旋转起来,桃树上的花瓣纷纷落下,在半空之中猛地化为了一片片锋利的刀刃,朝着苏清秋斩来。
  
  苏清秋大惊失色,立刻躲闪,但桃花花瓣太多了,树木还不停地移动,就算她功力再强、身法再好,躲得了一片两片,却躲不过一百片、一千片。
  
  很快她身上就出现了点点血迹,虽然这些花瓣无法让她重伤,却能让她浑身上下布满伤痕,甚至连漂亮的脸蛋都被切割出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口。
  
  “老祖,老祖饶命!”苏清秋终于受不了了,高声道。
  
  紧接着,她便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拉扯着她,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落在了一处院子之中。
  
  这桃林的深处,有一座清雅古朴的院子,院中种着一株桃花树,树下放着一只蒲团,蒲团上则盘腿坐着一个女人。
  
  那是一个容貌秀丽的女子,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衣裙,头上盘着古代的发型,额头上还点着红色的花钿,一看便是唐朝打扮。
  
  此人,便是天火宗老祖楚予。
  
  苏清秋此时非常凄惨,身上到处都是伤痕,白衣都染成了红衣,但她不敢有丝毫的怠慢,立刻跪在楚予的面前,行礼道:“拜见老祖,多谢老祖的不杀之恩。”
  
  楚予依然盘腿坐着,连眼睛都没有睁开,道:“苏清秋,你胆子很大啊,居然敢背着我派杀手去杀人。”
  
  苏清秋连忙道:“老祖请听我解释。那宁修罗与我天火宗一直都有仇怨,她又是个睚眦必报的性子。当年她还是法师境的术士的时候,就因为一点小事,屠杀了熊家一家。我们天火宗和她是没有可能化干戈为玉帛的,但她利用狐媚之术,勾引了华夏战神——昭天,有很大的后台,我们不敢明面上对付她,因此晚辈才会想到请杀手去杀了她母亲,请老祖责罚。”
  
  楚予依然闭着眼睛,说:“你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吗?”
  
  苏清秋连忙磕了个头,说:“晚辈知错了,晚辈不该派杀手去杀她母亲。”
  
  “不,你错就错在……”楚予道,“既然派了杀手去杀人,就不该留下线索,要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如今你不仅被对方抓住了把柄,还没有把人给杀死,你不仅错了,还错上加错!”
  
  苏清秋跪在地上,爬行了两步,道:“晚辈知道错了,晚辈一定记住,下次要斩草除根……”
  
  “下次?”楚予冷声道,“你还想有下次?”
  
  苏清秋立刻扇了自己一个耳光,说:“晚辈说错了,晚辈保证,再也不会有下次了。”
  
  楚予沉默了片刻,道:“罢了罢了,谁叫你是天火宗的弟子?那宁修罗脑子不正常,区区一个上人境的术士,竟然也来挑战我,待我杀了她,便再没有人敢说什么了。”
  
  苏清秋道:“老祖,那宁修罗有很硬的后台,就怕老祖您杀了她,她背后的男人会找上门来寻仇。”
  
  “既然是她来挑战我,并且说好了生死有命,不管她背后的男人是谁,都没有寻仇的借口。”楚予说,“他们要是真的敢来,我自有道理。”
  
  楚予露出了一抹阴险的笑意,道:“是,老祖英明。”
  
  宁若雨在距离天荡山脉最近的一座县城中找了家五星级酒店住下,刚住下没有多久,敲门声就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