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女网红第895章 天眼通,恐怖女网红第895章 天眼通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恐怖女网红 > 第895章 天眼通

第895章 天眼通

说罢,拎着倪洛,拉着华娇,纵身而起,几个起落之间便不见了踪影,而赵子云也紧跟其后。
  
  院长受了伤,见华娇离开,更是气得脸色涨红,猛地吐出一大口鲜血,喊道:“去,给我通知灵组!”
  
  离开夏南大学之后,华娇有些闷闷不乐,宁若雨带着她回到了自己租住的地方,将倪洛用红色丝带捆了起来,扔在一旁,道:“华娇,你是不是后悔了?”
  
  华娇连忙摆手,道:“没有,我没有后悔。只是……我妈不在了,爸爸在苍术县的时候也受了伤,一直没有什么劳动能力,现在家里的开销就靠我每个月的补助。我考上夏南大学,成了术士,他觉得脸上有光。而我现在退学了,不知道爸爸会多失望……”
  
  华娇的眼睛有些红,道:“何况我还是个天赋不高的废柴……”
  
  宁若雨笑了,道:“谁说你是废柴?”
  
  华娇疑惑地看着她,她说:“你当然不是什么废柴,不然为什么你能看见那团黑气,他们谁都看不见?”
  
  华娇弱弱地问:“这个有什么用?”
  
  宁若雨笑道:“这个有大用处。如果我没有看错,你应该有天生的天眼通。”
  
  “天眼通?”华娇不明白地问,“那是什么?和阴阳眼一样吗?”
  
  “那是一种神通,远远不是阴阳眼能比的。”宁若雨道,“最初级的天眼通,都可以看穿妖魔鬼怪,如果谁被附身了,你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而最高级的天眼通,据说可以看见过去未来,通晓一切生死祸福。”
  
  华娇睁大了眼睛,道:“真有这么厉害吗?”
  
  宁若雨朝她招了招手,道:“你过来,我给你看看。”
  
  华娇充满期待地走过来,她伸出一根手指头,点在她的额头,将神识探入进去,果然在识海里发现了一只眼睛。
  
  那只眼睛只睁开了一小部分,瞳孔是金色的,漂亮而神圣。
  
  这就是天眼通!
  
  宁若雨将手收了回来,微笑道:“果然是天眼通的神通,只不过现在天眼只开了一条缝,属于初级天眼通。即便如此,只要稍加训练,你就能轻松看出妖魔鬼怪的真身。”
  
  华娇脸上的愁容消失了,满脸的兴奋,道:“宁姐,我,我这天眼通真的那么厉害吗?”
  
  宁若雨点头道:“比珍珠还真。”
  
  华娇激动得脸有些红,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废柴,没想到竟然有天生的神通。
  
  宁若雨道:“灵组应该很需要你这样的人才,我把你送到灵组去,你愿不愿意?”
  
  华娇连忙点头:“愿意,宁姐怎么安排我都愿意。”
  
  【用户告诉华娇好消息,得到华娇真心感谢,获得仰慕值20万点。】
  
  宁若雨立刻给战凌打了个电话,说了华娇天眼通和退学的事情,战凌一听说天眼通,眼睛顿时就亮了。
  
  天眼通!
  
  那可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神通啊,有天眼通的人,只要不早夭,最后都会成为强者,传说中的袁天罡、陈传老人等人,就是天生拥有天眼通的大能。
  
  只可惜,近百年来几乎没有听说过拥有天眼通的人了,没想到灵组能够白得一个天眼通,简直走了大运。
  
  宁若雨挂断了电话,对赵子云道:“师父,麻烦你把华娇送去灵组。”
  
  赵子云道:“你想一个人去北辽倪家?”
  
  宁若雨点头,说:“这个家族有点意思,我要去他们老巢查探清楚。”
  
  赵子云面无表情地说:“不行,太危险了,我和你一起去。”
  
  宁若雨有些无奈,道:“师父,你不可能时时刻刻都保护我的,有些事情,我总要自己去面对。”
  
  赵子云深深地望着她,良久才道:“好吧,把手伸出来。”
  
  宁若雨听话地伸出手去,赵子云用食指在他手心里写下了一个符咒。
  
  “这是传音符。”赵子云道,“还可以定位,只要你对着手心喊一声,我立刻就能知道你在哪里。”
  
  宁若雨心中涌起一阵暖意,说:“谢谢师父,你放心,我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的。”
  
  赵子云眼底浮现出一抹温柔,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道:“你是个大人了,好好爱护自己。”
  
  宁若雨:“……”
  
  她其实很想说:师父,老身已经一万五千岁了。
  
  赵子云带着华娇离开,宁若雨像是想到了什么,叫住他们,道:“倪洛的事情,不要告诉战凌。”
  
  赵子云看了她一眼,似乎若有所思。
  
  等到二人离开,宁若雨才轻轻叹了口气。
  
  倪家能有那种石头,肯定和九幽仙王脱不了干系,这次去倪家,很可能就是九幽仙王布下的局。
  
  她不想让师父知道九幽仙王的事情,在她的心中,师父和九幽仙王,除了性格和人品,其他的,都很像。
  
  是时候,做一个了结了。
  
  她回过头来看着地上的倪洛。
  
  倪洛的伤并没有很重,只是四肢被她给打断了而已,此时,他狠狠地瞪着她,似乎恨不得将她给生吞活剥了。
  
  宁若雨根本没有跟他说话的欲望,直接回自己房间睡觉去了。
  
  倪洛晚上想跑,往窗户边挪动了两下,见宁若雨房间的门没有动静,就又挪动了两下,来到了窗户旁,回头再看了看,还是没动静。
  
  他心中一阵激动,这就要逃出去了吗?
  
  太顺利了,反而让他有些害怕。
  
  不管了!绝对不能让她拎着他回倪家去,他从小就是家族的希望,是天才中的天才,他丢不起这个脸。
  
  刚爬上窗台,他的心脏就猛地一缩,剧烈地疼痛起来。
  
  这种痛锥心刺骨,他每个晚上都会经历,哪怕世上最好的止疼药都止不住这样的疼痛。
  
  这些年,北辽倪家一直在想办法制作各种止疼药,但都没有多少用处,这两年各种丹药问世,他们也请过不少炼丹师到家里来,然后炼出的丹药只能稍微减轻一点症状,疼还是疼的,只是没那么疼罢了。
  
  而今天倪洛没有吃丹药,疼得他紧紧地捂着自己的胸口,露出了极度痛苦的神色。
  
  这个时候,卧室的门开了,宁若雨走了出来,冷眼看着他,道:“现在知道疼了?”
  
  倪洛额头上满是大颗大颗的汗珠,却一声不吭。
  
  宁若雨道:“我之前给你药,不过是想从你身上赚点钱罢了。你又不是拿不出钱来,却偏偏要用最笨的方式来回应。你说你有今天,是不是自己作的?”
  
  倪洛恨恨地咬牙道:“我不会让别人抓住我的命脉!”
  
  宁若雨笑了起来,道:“你是不是这辈子过得太顺风顺水了,所以认为自己无所不能,连地球都要围着你转动?”
  
  她伸手在她脸上啪啪拍了两下,说:“这算是我替你父母给你上的一课,在社会上要学会低头,须知一山还有一山高。”
  
  宁若雨不再管他,转身进了卧室。
  
  在转身的那一刻,她的脸色冷了下来,当年在修真大陆时,她抛弃了一切自尊,用自己和昭天帝尊换来了脱骨丹。
  
  这就是低头。
  
  如果她当年坚持不肯,现在恐怕早已经是一捧黄土了。
  
  那时的她,别说是让她献出自己,哪怕是让她做猪做狗,她都会答应的。
  
  倪洛痛了一个晚上,早上的时候眼睛下面是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宁若雨直接拎起他,也没有开车,而是直接仗剑飞行,朝着北辽省飞了过去。
  
  达到60级之后,她的飞行速度非常快,不到三个小时就抵达了数千公里之外的北辽省。
  
  北辽省气候寒冷,如今刚刚入冬不久,这里已经下了大雪,白雪皑皑,到处都是一片银装素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