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日月星辰019 山区雨林,你是我的日月星辰19 山区雨林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可能是因为运动出汗真的有效果,杜玥的感冒症状在第二天缓解了许多。
  
  虽然还没有完全康复,但体力已经归位,让她又变成活蹦乱跳没心没肺的模样。
  
  杜玥伸了个懒腰从帐篷里坐起来,天已经大亮,看来她睡了很久。
  
  夏源没有在身边,应该是早早起来到周围探路,顺便寻找食物去了。
  
  可能…还有部分原因,是害怕杜玥看到他,觉得尴尬。
  
  “嘿咻!”杜玥拖着有些酸痛的腰,钻出帐篷,看到周围荒凉而又熟悉的景象,心中感觉莫名的轻松。
  
  她没有失忆的毛病,清楚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杜玥以前没谈过恋爱,也没有跟人做过此类事。她恐婚严重,又受到网上各种各样言论的恐吓,其实原本有些惧怕这种事。
  
  但是真正发生之后,法反而什么都放松了,心里并不后悔,甚至还涌起一阵莫名的轻松感,好像放下了什么沉重的枷锁,走出原本自己画下的牢笼。
  
  虽然刚开始的时候,是有些害羞…但她毕竟是杜玥,脸皮厚过地球的大气层,害羞的情绪存在了短短几秒又迅速淡了。
  
  从第一眼见到开始,她就很想默默夏源的腹肌了。昨天不仅摸了腹肌,还…四舍五入下来,怎么想都是自己赚了一个亿啊!
  
  吃亏全当捡便宜的杜玥哼着小曲,从摄影包里翻出只剩小半瓶的保养品,悠悠哉哉到湖边洗脸刷牙。她刚把自己拾掇干净,抬眼就看夏源从那头走过来。
  
  夏源醒来的很早。
  
  或者说,他昨天晚上压根没睡,守着杜玥过了一晚上,期间总是回忆两个人从认识到现在,相处的种种细节。
  
  太快了,他们发展到这一步,实在是太快了。
  
  还不够熟悉,甚至还不够相互了解,甚至都没有一个正常的认识过程,就做出这种类似于‘私定终身’的举动。
  
  放到古代,他们这种行为可能要被浸猪笼。
  
  夏源思考了整整一个晚上,终于得出结论——
  
  即使要被浸猪笼,他也不后悔。
  
  他坚定的固守这个信念,心里那么点小闷骚的伪浪漫主义情怀也开始慢慢发酵。而这一切,同时停止在他看到杜玥的前一秒。
  
  在夏源的想象中,杜玥此时应乖巧安静,还带着那么点害臊的小青涩,躺在帐篷里装睡,等待自己唤醒。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嫌天气闷热绑个小辫子,长袖的袖子挽到胳膊肘上方,还光着两天腿瞎晃荡着朝他跑过来。
  
  而且,一张嘴还是:
  
  “嗨,大佬!”
  
  夏源感觉他心里的清新小浪漫彻底被瓦解了,瘫着一张脸什么话都不想说。
  
  “你回来啦!”杜玥果然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经过两天休息,她跑到夏源身边还有足够体力,甚至活泼的转了个圈,“你看,我感冒好了啊!”
  
  “好了你就开始玩水?”夏源盯着她看了会,漠然勾起唇,毫不客气的嘲讽道,“真是好了伤疤。”
  
  “……”杜玥想起之前洗澡引发的两次悲剧,一时语塞的忘记辩解,缓了半晌才说,“我只是洗个脸,没有玩水啊。你看,我身上都是干的。”
  
  “嗯?”夏源表示疑惑,因为杜玥以前的劣迹实在太多。
  
  即使是上次生理期期间,她也没控制住,偷摸摸跑出去玩水。
  
  他顺着赶过去,目光落在杜玥的手臂和腿上,立刻挪开了目光。
  
  长袖的下摆够长,能遮到大腿的位置。然而从他的角度看过去,依旧能看到在杜玥纤细的大腿上,几道明显的抓痕。
  
  昨天晚上,他有捏那么重吗?夏源开始陷入反思,思考自己对待一个病人,是否过于粗暴了。
  
  “嚎呜。”大豹子长大嘴巴,恹恹的叫了声,丢下这两个散发恋爱的酸臭味,黏黏糊糊的废物。
  
  别的情侣虐狗虐猫也就算了,他们俩倒好,虐豹子。
  
  天理呢?人性呢?
  
  杜玥身体彻底恢复,他们收拾行李准备继续赶路。累了好几天的旺财和豹经过这几天的休整,也满血复活,打打闹闹准备继续上路。
  
  旺财最近真的是膨胀了,甚至敢对豹大王亮爪子,完全忽略人家动真格一巴掌拍过来,自己可能会死的事实。
  
  豹大概是每天都吃得很饱,所以暂时不打算动这个储备粮,偶尔还会嫌旺财打理毛发太满,帮它舔舔毛。
  
  旺财在成为宠物后,彻底失去了智商,在豹子的嘴下一动不动,还舒服的眯起眼。
  
  废了废了。
  
  唯一精神萎靡的,就是那只被他们救下,把杜玥和夏源驮到这里来的骆驼。
  
  他们要走的那天,骆驼跪趴在树下,眼睛一直紧紧盯着匆匆忙碌的两个人,等待他们来召唤自己。
  
  然而杜玥和夏源收拾好全部包裹,也没有过来的意思。
  
  杜玥在湖里灌满水,垫了垫重量,抱在怀里。
  
  可怜的大骆驼似乎感觉到自己即将被抛弃的命运,脑袋贴在地面上,长长的睫毛覆下,目光里充满犹豫。
  
  夏源拉上背包的拉链,“杜玥,好了没?”
  
  “好了,就来就来!”杜玥连忙应了两声,轻快的朝夏源跑过去。
  
  “走吧。”夏源背上书包,从杜玥手里接过一桶水,朝远方看了看,“前面植被越来越密集,根据我的推断,按照咱们步行的速度,应该再有两三天就能到雨林地带,用不着这么多水。”
  
  “带着呗,以备不时之需,这不是你说的话吗?”知道夏源是觉得她辛苦,杜玥眨眨眼,挑了下眉说,“就当练肌肉了。”
  
  夏源无奈的顺了她的意思,“提不动的时候告诉我。”
  
  两人正式有了肢体接触以上的关系后,相处模式看起没变,实际上变化还是非常明显的。
  
  最直观的一点:夏源比以前温柔太多,好像终于把她当成女性来看待了。
  
  对此,杜玥不知道该欣慰,还是该忧伤之前她在夏源的眼中就是个男的。
  
  两人又打闹说笑了一阵,周围温度降了下来,天色昏暗,正好所有东西收拾整齐,杜玥叫过旺财和咪咪。准备离开这片湖泊,向远方进发。
  
  刚走出两步,背后传来嘶哑的叫声。杜玥回头看过去,只见被他们留在湖边的骆驼撑起前身,悠悠望着他们,撑起腿试图挽留杜玥。
  
  相伴这么多天,她第一次听到骆驼的叫声,原来可以这么悲怆而苍凉。
  
  它的眼睛湿漉漉的,仿佛含着巨大的悲伤。杜玥盯着看了会,放下怀中抱着的水桶,跟夏源打招呼让他先等一会,自己迈开腿跑到骆驼旁边。
  
  骆驼以为是她改变主意,愿意带自己一起走,立刻站起来准备出发,还在杜玥靠近的时候为了表示亲昵,蹭了她一下。
  
  杜玥拍了拍它的脖子,安抚骆驼的情绪,强迫它停在原地,“抱歉,前面太危险,我真的不能带你一起走。”
  
  她声音里带着明显的愧疚,骆驼听不懂杜玥的道歉,却听明白了她的拒绝,眼里的光彩又暗下去。
  
  “我们在这里住了两天,周围没有大型野兽,草涨势也不错,还有一片湖。你小心点,应该能在这里生存的很好。”
  
  再往前的雨林食肉猛兽太多不说,地势也险要,骆驼这种以耐力见长,跑步和跳跃都不行的动物,几乎无法通过里面很多道路。
  
  人工驯养过的骆驼,在野外很难生存,就是因为它们种族的先天劣势,还有环境太过残酷。所以她千挑万选,再三思量,才决定把它留在这里。
  
  “抱歉,真的抱歉。”杜玥低声跟它又说了两句,知道自己不能再留下去,否则无疑更会加重骆驼的不舍。
  
  杜玥拍了拍这只认识不久,却让她感受到那种被伤害后,又无条件相信加害者同类的伟大。她沉沉叹了口气,走到夏源身边,跟他一起走出这片绿洲,身影在夕阳下拉的老长。
  
  越往前走,荒凉到只有黄沙的地面越少,植被渐渐茂密起来,甚至还能看到扎根生长的乔木。
  
  跟夏源判断的一样,两天之后,他们眼前出现了愈发茂密的丛林,笼罩在夜色中的乔木堆生机勃勃,更幽深的地方等待他们前往窥探。
  
  这里是山地雨林区,大陆上生存物种最多的气候带,也是最凶险和美丽的地方。
  
  “大佬,你说我们能活着出去吗?”杜玥忧心忡忡的问。
  
  夏源翻了他一眼,“我只知道,这一路上你已经瞎诅咒我好多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