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许诺,却乍然离场第51章 殊死一搏,你曾许诺,却乍然离场第51章 殊死1搏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苏霖的眼珠子几乎都不眨了,她等着,等着萧雨寞能救孩子。
  
  这是她和他的女儿,她从来都没有背叛过他,所以求他也不要背叛辜负自己。
  
  萧雨寞,你看着我,遇到你我没后悔过,所以今天请你也不要做让我后悔的事情。
  
  如果你们真的敢动汤圆儿,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时间一秒一秒就像贴着肌肤而过的刀锋,就在苏霖快要支持不住的时候她听到萧雨寞说:“苏霖,你真疯了,我和你怎么会有孩子呢?”
  
  哗啦,就像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苏霖所有的希望都毁灭了。
  
  她终究是护不住女儿吗?萧雨寞他是不想去信还是不愿意去信呢。
  
  苏霖脑子里嗡嗡响成了一片,她看到了很多恶毒的放大的脸在她面前:趁人之危的萧坤,取人性命的萧雨桐,夺人心脏的许晴南,出卖外孙女的方玉,还有要杀死亲生女儿的萧雨寞……
  
  跟着,她的面前一片黑暗,那黑暗就像一个漩涡,要把她给拉进去搅碎……
  
  “不行,我的汤圆儿。”似是回光返照,苏霖一下从地上爬起来,抢过了一个护士手里的剪刀,抵在了自己脖子的动脉上。
  
  她的目光带着火和毒,死死的盯着萧雨寞。
  
  “想要动我女儿,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吧。萧雨寞,汤圆儿是我的命,即便我被你爸爸逼着离开你,即便你爸爸嫌弃她是个女儿要我打掉,我也排除一切困难把她给生下来。她是我心头上的肉,是我的命,今天你们要我的命,我就给你。萧雨寞,我后悔了,我不该认识你!”
  
  说着,苏霖的剪子狠狠的往自己的脖子扎进去……
  
  “苏霖!”
  
  鲜血溢出,迷糊了一片。
  
  …………
  
  苏霖还是没有死成,她醒来后已经是三天后。
  
  三天后,什么都晚了。
  
  她爬起来,赤着脚跑去了汤圆的病房。
  
  病房里躺着一个小女孩,脸向着里面,长长的黑发柔软的垂下来。
  
  苏霖眼睛一亮,冲过去就要抱孩子。
  
  那孩子转过头来,看到苏霖冲她甜甜一笑。
  
  苏霖却像给重重一拳捶到了胸口,她退后一步呕出血来。
  
  她的汤圆儿没了,没有了!
  
  苏霖倒在了地上,像一朵花萎靡成泥土。
  
  小女孩给她吓到了,大声喊着妈妈。
  
  妈妈,妈妈,她的汤圆儿再也不会喊妈妈了。
  
  她挣扎着爬起来往外头走,她要去找她的汤圆,她不要她被人切成一块块。
  
  她不要她成为无主的孤魂,她不要她成为没有妈妈的小孩儿。
  
  她长发乱糟糟的,瘦弱的身体裹在一身宽大的病号服里,脸色惨白如雪,这样赤脚走着就像一个幽魂,好像随时能消失在阳光下。
  
  她在走廊里旁若无人的走着,凭着记忆找到了萧晨的病房。
  
  萧晨好好的躺在床上,脸色虽然苍白但呼吸平稳,在他的身边,那位曾经被萧雨寞勒令去学习的保姆现在又回来照顾他。
  
  她没想到会进来个人,看着苏霖的样子明显给吓了一大跳,茫然的看着她。
  
  苏霖冲过去,掀起被子,一把就撕开了萧晨的衣服。
  
  王阿姨反应过来,过去把苏霖拉开,“你要干什么,来人呀,这个疯女人要杀人!”
  
  苏霖已经看到了,萧晨的胸口绷着纱护,一看就是刚做完手术的。
  
  果然,果然,他们把汤圆儿的心脏给他换上了。
  
  萧雨寞,萧雨寞,我杀了你!
  
  苏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挣开了王阿姨就往外头跑,刚好撞到了萧雨寞的怀里。
  
  “苏霖,你怎么跑出来了?”
  
  回答他的是苏霖发了疯一样的撕咬捶打,她那瘦弱的身体仿佛要把筋脉血肉全部爆裂开,化成一寸寸的毒血黑脓把所以伤害了汤圆儿的人都给毒死。
  
  萧雨寞任由她捶打,一声也不吭。
  
  许晴南也跟着来了,她尖叫起来,“把她给拉开,她想要打死雨寞呀。”
  
  “都滚,不准碰她。”萧雨寞声音不算高,却让人不寒而栗。
  
  渐渐的,苏霖脱了力气,倒在了萧雨寞的怀里。
  
  萧雨寞把人给抱起来,就要离开这里。
  
  许晴南拦住他,“雨寞,我看还是把她送去精神病医院吧。”
  
  萧雨寞低头看着她,微微勾起一抹阴鸷的笑意。
  
  许晴南给他看的心里发虚,不由得低下头。
  
  只听到萧雨寞冷冷的声音说:“许晴南,现在我再也不欠你和晨晨的,以后你带着孩子离我远远的。”
  
  许晴南还想要说什么,可萧雨寞根本不给她机会,抱着苏霖扬长而去。
  
  许晴南的手紧紧攥起来,她苦于没有发泄的地方,忽然去拉床上的孩子。
  
  你起来,快点喊疼,喊呀,让你爸爸来看你。”
  
  孩子刚做完手术虚弱的跟什么似得,哪里经得起她这样的摇晃,顿时痛苦的呻吟起来。
  
  王阿姨吓坏了,抱着她哀求,“太太,您不要这样,只要晨晨好起萧先生一定会回来的,哪里有爸爸不爱儿子的,更何况萧先生一直那么爱孩子。”
  
  许晴南捂着脸大哭,“你不懂,也不明白,根本不是那样的,根本不是。”
  
  王阿姨确实不懂,她从晨晨出生后不久就一直带着他,发现萧雨寞这个爸爸比妈妈对孩子要好的多,而且这几年许晴南为了工作鲜少管孩子,一直是萧先生在照顾,怎么说不要就不要了呢?
  
  许晴南却明白,这次他可不是说着玩玩的。毕竟,晨晨虽然姓萧,可不是他的亲生儿子。
  
  苏霖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反正再醒来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医院里,而是在萧雨寞要送给她的那所房子里。
  
  她挣扎着想要起来,却发现浑身软的没有一丝力气,大病如抽丝,汤圆儿出事把她全身的力气都抽光了,现在只剩下一具躯壳。
  
  听到了动静,卧室的门被推开,萧雨寞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霖霖,你醒了。”
  
  苏霖看到他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就像一只垂死的小动物坐着徒劳的挣扎。
  
  “萧雨寞,你为什么把我给带到这里来?”
  
  “霖霖,你最近就在这里养伤,我会让人照顾你。”
  
  “放我走,我要去找汤圆。”她声音粗嘎,到底是那一剪刀伤到了喉咙。
  
  萧雨寞握住她枯瘦的手,“霖霖,你别任性,等你伤好了我……”
  
  “闭嘴,萧雨寞,你这个刽子手,杀害自己女儿的刽子手!”她挣着力气控诉他。
  
  “萧雨寞,汤圆儿那么乖,虽然你对她不好,可她总是想要见你,有好几次跟我说想要找你玩。那天她在做雾化的时候你过去,虽然你没跟她说过一句话,可她一直念叨着你帅,还希望你是她爸爸,可是你却杀了她,你不是人,你这个恶魔,你为什么不下地狱!”
  
  “霖霖,你听我说,其实不是的,我……”
  
  “你不必解释了,你现在把我的汤圆还给我,即便是一把骨头也还给我,好不好?求求你,萧雨寞,我求求你,把我的汤圆还给我。”
  
  萧雨寞狠着心推开她,“苏霖,你先别闹,给我点时间,只要你乖乖的呆在这里一个月养伤,我会给你个交代。”
  
  “交代?什么交代,哈哈,我的汤圆儿已经没了,我还要什么交代?”
  
  苏霖的眼神涣散,她忽然抓了个枕头塞到怀里抱着,似笑非笑的说:“有一个叫苏霖的傻女孩她爱上一个叫萧雨寞的男孩,他长得帅学习好人又优秀,女孩子一度以为自己拯救了银河系才有了这么好的男朋友,她睡觉都要笑醒。”
  
  “霖霖……”
  
  苏霖不听萧雨寞的话继续说下去,“后来,苏霖怀孕了,萧雨寞也还有一个月就结束了实习期,他们俩个人商量着要结婚。去领证前一天晚上萧雨寞出事了,他要坐牢要失去当医生的资格,苏霖到处求人想要救他,却没有结果,那个时候她真是无助的要死了。这个时候萧雨寞的亲生父亲出现了,苏霖这才知道萧雨寞原来是顶顶大名的萧氏医院的大少爷,萧坤提出条件,要救萧雨寞就要苏霖离开他,并且彻底断了他的念想,以后和她成为陌路,否则就要把她肚子里的孩子打掉。。”
  
  终于说出来了,当初萧雨寞的父亲逼着她发下毒誓,虽然她是学医的不信鬼神,可是偏偏萧坤用的是她的孩子来发誓,苏霖又怎么能不听从?
  
  更可怕的是她知道这誓言真正的意思,萧坤不是个会顾念骨肉亲情的人,他之所以留下苏霖肚子的孩子是早就算计好了,如果是个男孩就抱回萧家,是个女孩正好用来威胁苏霖。他这个人连亲儿子都各种算计,又怎么会在乎一个他不承认的儿媳妇生出的孙女?
  
  苏霖在他手里可是吃了不少亏,最可怕的是他曾经用几个男人强暴她来逼着她就范,苏霖一个弱女子能有什么办法?
  
  这些消息就算萧雨寞去查也查不到的,现在因为汤圆不在了,苏霖再也没有顾忌的说出来,萧雨寞不由得听呆了。
  
  他想过很多种可能,最可怕的也想过了,却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一种。那丑恶不堪的事实就像一盆腥臭的脓血从头上淋下来,糊住了他的口鼻侵入到肺腑里,要把他整个人给溺死恶心死恨死。
  
  他握紧了拳头,让指甲深深的陷入到掌心里。
  
  他爱的女人,要为她生孩子的女人竟然承受了这么多不堪,还要被他讨厌被他恨,他到底有多混蛋呀。
  
  伸手把女人抱在怀里,他用脸去贴她的小脸儿,“霖霖,你别怕,以后有我在,一切都会好起来。”“不会了,没有了汤圆儿,一切都不会好了。”她再没反抗他,呆滞的眼睛只盯着枕头,好像那是她的孩子一样。
  
  萧雨寞紧紧攥着拳头,一口银牙几乎要咬碎了。
  
  其实他有问过方玉事情的始末,但是她了解的并不清楚。看着软弱的苏霖把她保护的很好,当妈妈的竟然只知道女儿甩了萧雨寞劈腿陈樟,还怀了他的孩子。
  
  那么虚弱的她真的很厉害,不但保护了他,还保护了方玉和孩子,可是他们这些被保护的人都对她做了什么?
  
  背叛、伤害、背弃,她最爱的人都在给她捅刀,掐着她的脖子喝她的血。
  
  苏霖闹了一会儿就累昏睡过去,萧雨寞守着她许久,直到一个电话把他给叫走。
  
  他临走的时候跟看护说要好好照顾苏霖,想法子让她吃点东西。
  
  到了约定的地方,他整个身体都陷落在沙发里,点了一根烟后就沉默不语。
  
  他的对面俨然坐着简云深、季风,还有孟楚阳。
  
  季风走到他身边,拍拍他的肩膀,“她怎么样了?”
  
  “情况很不好,整个人都崩溃了。”
  
  季风看看简云深,简云深又去看孟楚阳。
  
  孟楚阳端起面前的茶杯,“你们看我干什么?平日里不是你们鬼主意最多的吗?”
  
  简云深刚要说话,忽然萧雨寞抬起头来,他狠狠的吸了两口烟,然后直接把烟头蹙在掌心中。
  
  那里本来被他掐的血肉模糊,现在一烧上去,立刻嘶嘶的有一股子皮肉烧焦的味道。
  
  “你干什么?”季风抓住了他的手腕。
  
  萧雨寞丝毫觉察不到疼痛,“行动吧,越快越好,我等不及了。”
  
  简云深的瞳孔都缩起来,“你可要想好了,那个人是你的父亲。虽然你的情况跟季风相似,但又不相同。季风这样的充其量是逼宫继位,你可是要谋反呀。”
  
  萧雨寞漆黑的眸子里全是漠然,其实熟悉的人都知道这跟他老子萧坤的样子几乎一模一样。
  
  他冷笑着,“谋反又算什么,我还要弑父呢。”
  
  孟楚阳吓出了一身的白毛汗,结结巴巴的说:“你说的不是真的吧?”
  
  萧雨寞冲他诡异的一笑,“你说呢?”
  
  几个人正在商量着,萧雨寞的手机响了,家里的看护打来电话说苏霖不见了。
  
  萧雨寞急的立刻跳起来,哪里还有刚才半点的沉稳狠砺?
  
  孟楚阳拉住他,“我陪着你一起去找。”
  
  简云深却不让,“季风跟他的关系已经算是明面上的了,你还是隐蔽些,最近别跟萧雨寞一起出现在公众面前。季风,拜托了,看好阿萧。”
  
  季风忙点头,“我们走。”
  
  萧雨寞这一会儿就觉得自己是个木偶,给季风拎着走。
  
  苏霖身体那么孱弱,情绪也不对,她会不会做傻事?
  
  “季风,先去医院看看。”
  
  季风把车子掉了个头,直奔医院。
  
  可是萧雨寞怎么也没有想到刚到医院就有几个穿制服的在恭候他。
  
  然后唐沁就跳出来,指着他说:“就是他,他就是萧雨寞,杀人凶手。”
  
  季风一把拉住她,“你瞎说什么,给我闭嘴。”
  
  其中一名警察亮出了警官证,大声说:“萧雨寞先生,有位苏霖女士控告你杀人,非法取用人体器官,甚至伙同犯罪团伙杀人夺取器官谋利,请跟我们回警局协助调查。”
  
  唐沁冷笑,“萧雨寞,别以为你披着一副道貌岸然的皮就能逃脱法律的制裁,你逃不掉的,汤圆儿让你偿命。”
  
  季风捂住了她的嘴巴,“闭嘴,蠢女人。”
  
  唐沁抬脚去踢他的下身,“呜呜,混蛋。”
  
  季风无心跟她纠缠,趁着她腿踢过来紧紧给夹住了,然后看着萧雨寞。
  
  萧雨寞微微对他点头,然后把手并拢给了警察,“需要戴手铐吗?”
  
  警察忙摇头,“先不用,你跟我们走吧。”
  
  季风大声冲他说:“律师很快就到了,你别着急。”
  
  萧雨寞勾起嘴角,对季风笑了笑,然后上了车。
  
  医院里看到萧雨寞跟这俩个警察上车了,顿时一片哗然,说什么的都有。
  
  这个时候,萧雨寞那位便宜姐姐萧雨寞就站出来主持大局。
  
  说起萧雨寞,她有一大部分时间是萧家的耻辱。
  
  她的母亲是个出来卖的,比萧坤大了十多岁。她在萧坤十七岁那年诱惑了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本来生不出孩子的女人竟然怀孕了,然后就有了萧雨桐。
  
  她想要的是个儿子,可偏偏没那个命。萧家是医学世家她也不敢用个没血缘关系的孩子代替,只好带着萧雨桐上门儿认亲。
  
  萧家那时候是萧雨寞的祖母当家,那是个非常冷酷的老太太,她留下了孩子,却给了那女人一笔钱让她离开。
  
  女人本来也没想能嫁入豪门,她求的只是财。萧家给的那笔钱很丰厚,够她挥霍一段时间了,而且把女儿留在萧家,她以后也就有了长期饭票。
  
  可是她的美梦并没有做的长久,甚至那笔钱没来得及花,就给车撞死在去银行的路上。
  
  萧雨桐虽然给萧家收留了,可是她的日子并没有过的很风光,甚至有一段时间她被丢给了一个佣人,被所有人当作是佣人的女儿。
  
  就连萧坤也不知道她的存在,这样她一直长到了16岁。
  
  那个时候萧坤都结婚了,娶的老婆生不出孩子,萧老太太才公开她的身份。
  
  一个灰姑娘到千金小姐,并不是很美好的一个转变。萧坤因为她来的太龌龊不喜欢她,更别说她那个继母了。
  
  这样的遭遇让萧雨桐的性格异于常人,她特别能忍受委屈,在老太太面前装成懂事讨好的丫头。
  
  再后来,萧家发生了很多事,萧坤一个儿子都没留住,她成了萧家唯一的女儿。
  
  她长得漂亮学习成绩优异,小小年纪就被米国的HF医学院录取,她让自己成为了萧坤的骄傲。
  
  可是很遗憾,她终究只是个女儿,萧坤看重的还是儿子。
  
  所以,现在不管她有多优秀,她也只是萧雨寞的一个助力而已。
  
  她不允许这种情况的存在,一个离开家门很多年的贱种,凭什么要成为萧家的主人站在她头上?
  
  她一定会让他乖乖滚出萧家,滚出……这个世界。
  
  事实证明,她已经做到了。筹谋多年,一切发展的很顺利,萧家马上就要成为她的囊中物,那些看不起她作践过她的人都去死吧!
  
  季风松开了唐沁,低声问她:“苏霖现在在警察局里吗?她自己一个人?”
  
  唐沁本来不该回答他的,这个小狼崽子跟萧雨寞是一个鼻孔出气的。
  
  可是季风的眼神似乎有魔力,她自己都没意识到就回答了,“不,何锦书陪着她。”
  
  “傻X。”他扔下一句脏话就走了。
  
  唐沁气的张了张嘴巴,想要骂人已经没有了对象。她狠狠跺脚,离开医院也赶去了警察局。
  
  季风在车里打了一圈儿电话,最后一个才给了简云深,“计划有变,阿萧被带到警察局了,是时候开启我们的第二套计划了。”
  
  简云深低笑出声,“季风,要是这次我帮你成功了,你怎么谢我?”
  
  季风一沉吟,“我以为把季节送给你是最好的谢礼了,难道你不喜欢?”
  
  简云深的声音蕴含着恼怒,“我说过了,季节是个人,别拿她当东西送来送去。你爸爸就是因为这个惹了我,要是你也想,我不介意陪着你们安修玩个你死我活。”
  
  季风叹了口气,“我以为你是最不可能对季节动心的,看来我真错了。好了,不说这个了,我让律师去保释阿萧,但估计不会顺利。”
  
  “你先让他吃点苦头也不错,找人看好苏霖,估计现在阿萧也最担心她。”
  
  季风抿着嘴巴笑的时候酒窝很深,可一点不像个大逆不道的孩子,“放心吧,我还想替阿萧照顾她呢。”
  
  简云深立刻骂了起来,“你脑子有病吗?那是你大嫂。”
  
  他骂的义正词严,完全忘了不久前他也这样跟萧雨寞说过。
  
  季风哈哈大笑,“你那么紧张干什么,又不是你老婆。好了,干活吧,废话忒多。”
  
  被小舅子这么怼,简云深表示自己很窝囊。
  
  苏霖一直呆在警察局里,她身上披着何锦书的外套,整个人就像个骨头架子挑着衣服。才短短几天,她就瘦的脱了形,谁看着都觉得可怜。
  
  可是她的精神却很好,甚至说有些兴奋。她双眼血红,冒着凶光,当把一堆资料放在警察桌子上的时候,她仿佛看到了萧雨寞的死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