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八百昼第60章,一千八百昼第60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李道大半夜出去买酒,从街头走到街尾,到底找到一家将要打烊的饭馆,买了几个小菜,还有两瓶二锅头。
  
  回去时,老郑歪在床上看电视,被他闹醒,一时也没了睡意。
  
  明天要回上陵,老郑起先不想喝,等他揭开盖子,酒菜的香味飘出来,他才有些控制不住。
  
  老郑坐到桌子旁,先捏两粒花生米扔嘴里,笑看着他:“什么好事儿兴奋成这样?大半夜的火气够旺了。”
  
  李道打着赤膊,小口抿酒,勾了勾唇。
  
  老郑随便换个频道,也端起酒杯喝了一口:“你和今晚那姑娘什么渊源?看着关系可不简单。”
  
  李道没告诉他,忽然问:“你自己能回上陵么?”
  
  老郑一愣:“什么意思?你要留这儿?”他直起背,用手指点着他:“我可告诉你,你小子别这么不地道,公司里现在正缺人,你突然撂挑子不干,我临时上哪儿找人去?”
  
  李道说:“放心,过几天回,等忙完这阵子,你找到人了我再撤。”
  
  老郑一脸过来人的样子,叹口气,老生常谈:“别说老哥我没提醒你,你刚放出来可别重操旧业,一进一出磨掉一层皮,什么感受你自己最清楚,得干正经事儿。”
  
  “什么算正经?”
  
  老郑酒杯一撂:“你说呢?”
  
  李道一条腿踩上椅子,扯了下嘴角:“追媳妇最正经。”
  
  不用想老郑也知道他说的“媳妇”是谁。
  
  一晚上两人眼神你来我往,看上去有些隔阂,但中间拴着的那根线始终就没断。
  
  老郑问:“你想怎么追?”
  
  李道嚼着花生米,看着电视节目没说话。
  
  “别装。”老郑把脸凑到他面前,碰碰他胳膊:“怎么追?”
  
  李道看回老郑:“本来打算看一眼就完。”
  
  “嗯。”老郑抿一口酒,等着听故事。
  
  “简直浪费时间,现在……”他笑了笑。
  
  老郑是个急脾气:“话说一半,挺大个块头怎么这性子?到底想怎么办?”
  
  “不告诉你。”李道一挑眉:“怎么办跟你说不着。”
  
  老郑:“…”
  
  这晚喝了不少,老郑被李道灌醉,扔下酒杯爬上床时,天已经蒙蒙亮。
  
  蒙头大睡,醒酒又到晚上,他只好在攀禹再住一晚。
  
  转天,老郑离开,李道也跟着退了房。
  
  他送他到镇外,货车停在一个工厂的围墙边。
  
  李道叮嘱:“晚上找地方住一宿,自己别开夜路。”
  
  “车上没货,又不赶时间,我会看着办的。”老郑问:“兜里有钱不?用不用给你留点儿?”
  
  “甭管了。”
  
  这天天阴,乌云翻滚着从远处卷来,似乎正酝酿一场雨。
  
  温度很高,一丝风都没有,像闷在一个大蒸笼里。
  
  把老郑送走,李道回镇上转了一圈儿,路过服装店时,隐约看见里面有几个顾客。
  
  他没进去,慢悠悠往前晃。
  
  没什么目的,李道几乎把整个镇子都走遍,无意中发现一家宠物店,他站了两秒,推门进去。
  
  店铺角落里放了两个笼子,里面是蜥蜴,一只是成年豹纹守宫,另一只是鬃狮蜥幼崽。
  
  豹纹守宫表皮纹路匀称,眼睛饱满明亮,尾巴肥大,品相不错;鬃狮蜥一般,但颜色样子和原先那只有几分相似,性格温顺,好养活,傻不拉几的很佛系。
  
  李道问了问价格,买了鬃狮蜥。
  
  他拎着笼子去找顾津,店里顾客走了,只剩她一个人。她看一眼他手上的东西,抿了下嘴,又忙自己的。
  
  昨天他已经来过,顾津别扭着没怎么搭理他。
  
  李道也不在意,把笼子放旁边,随便问了句:“苏颖呢?”
  
  顾津没说话。
  
  他继续问:“怎么就你自己?”
  
  顾津拎着衣服转回身,不知他何时靠近,单手撑着旁边墙壁,微弯着身,她鼻子擦到了他下巴。
  
  距离近到呼吸相融,李道没有动,垂眸看着她。
  
  他气息灼热,顾津慢慢往后退一步,这才闷声说:“可乐着凉了,苏颖在家陪着呢。”又问:“你……不是要回上陵?”
  
  李道说:“事儿没办完。”
  
  “什么事儿?”
  
  “算账。”
  
  听到他声调徒然压低,顾津心脏抽了下,“算什么账?”
  
  李道又靠近一步,目光平静地看着她:“绵州那套房子手续办一半,律师说你没签字,等过了户我就走。”
  
  顾津看着他半天没说话,慢慢的,脸颊涨得通红:“你现在就走吧,我们已经没关系,我为什么要接受那房子,去签那个字。”
  
  李道说:“签了字就没关系了。”
  
  “早就没关系!”顾津气得指尖发抖,走上前,用力推了他一把:“你滚。”
  
  李道身体晃了晃,双脚没动分毫。
  
  顾津轻喘着,双手顶住他胸膛,把他费力地往门口方向推。
  
  这一次,李道顺着她的力道慢慢向后退,却在接近柜台处忽地停下来。
  
  顾津脚步卡住,推一下没推动,刚想抬头看他,只觉得腰上一紧,双脚腾空,霎那间被他抱坐在柜台上。
  
  顾津一口气没喘匀,他的脸就朝她压过来,来势汹汹。
  
  顾津嘴唇被堵住,脑壳一胀,像被电流击中了,她睁大双眼,对上他深沉黑亮的眸。
  
  这个吻突然而强势,店里还放着音乐,并不安静,但她却听见自己如鼓的心跳声,似乎也有他颤抖的呼吸声。
  
  李道缓缓闭眼,嘴唇稍微抿住她的。
  
  时间静静走了几秒,顾津想起要挣扎,咬紧牙齿,拳头在他肩膀上捶打几下,又去推他胸膛。
  
  李道忽略不疼不痒的几下子,忽然间收紧顾津脖颈和后腰。
  
  他置身在她双腿间,唇上加了力度,细咬轻吮,手挪过来,捏着她两颊迫使她张口。
  
  顾津抵挡不住,便被他得逞。
  
  相隔五年,李道只敢在梦中想一想。
  
  她现在就在他怀中,唇那样软,气息那样浓烈而真实,他手臂再次收紧,呼吸变得又重又乱,偏过头,一下一下用力吻着她嘴唇。
  
  她情绪不像刚才那样激动,整个人软成一团,无比乖顺,可没过多久,他尝到了咸涩的味道。
  
  李道一顿,唇不动了,然后缓慢离开。
  
  顾津抽泣了下,抬起水亮的眸子看着他:“这算什么?”嘴唇微启,声音很轻。
  
  李道没有捕捉到,喉结一滚,擦掉那些泪,又帮她抹了抹嘴角,想告诉她什么:“我……”
  
  顾津截断:“你不是顺路来的?不是要回上陵?不是和我没关系?”她去推他,动作大了些:“那你为什么还这样?”
  
  李道默了默,两手仍是环着她:“刚开始不知道,害怕打扰你的生活。”
  
  “现在知道了?”
  
  李道:“嗯。”
  
  “又想怎样?”
  
  李道说:“想和你过……”
  
  顾津一口咬在他脖子上,狠狠下力。
  
  李道抽了口气,抬手捧住她耳朵和后颈。
  
  挣脱的念头只在脑中徘徊一瞬,他最终没有动。
  
  “咬吧,解恨就行。”李道手指在她发丝上轻轻滑动,额头疼出细汗,仍然微抬起下巴,方便她下口。
  
  不知过多久,顾津松开嘴,他脖子上齿痕明显,周边皮肤红的发紫。
  
  顾津转开目光,闭了下眼,控诉道:“凭什么你说怎样就怎样?想分就分,想和就和,你总是自以为是,喜欢把你的想法强加到别人身上,之前在医院单方面决定不再有关系,法庭上让我好好生活,不允许别人探视。想把房子过户给我没问我意见,我写信你不回,更不曾挽留,现在又突然跑来说这些做这些,你已经搅乱我的生活……我恨你,李道……这辈子我没恨过什么人,唯独恨你……”
  
  她这段话速度极快,情绪混乱颠三倒四,到最后语句含混不清,脸上全是眼泪,哽咽不停。
  
  李道一句也辨认不出来,心中着急,帮她抹着泪,“你慢些说,我……”
  
  顾津忽然拉下他脖子吻住他。
  
  话被堵回喉中,李道半弓着背,几乎同时捧起她的脸回吻。
  
  店门启开道缝隙,铃铛发出清脆声响。
  
  有顾客进来,愣在当场。
  
  李道余光瞥见,伸臂将门按回去,手顺着门板向下摸索,顺便落锁。
  
  情势一度不可控制,很久之后,李道命令自己停下。
  
  他喘息着,身体向后撤了撤。
  
  顾津也注意到他的变化,垂着眼往后挪几分。
  
  李道两手撑着柜台,缓许久,忽然看她:“我现在听觉不太好。”
  
  顾津怔住。
  
  半晌:“……什么?”
  
  “在狱中受过伤。”
  
  ***
  
  后来,李道先离开。
  
  顾津坐在转椅里,想起那天他被车撞到,应该就是听不见。他转身就走,是不想她看见他狼狈的样子。
  
  顾津脸上眼泪早干了,胸口却仍旧闷闷的,好似有块大石堵在那里不上不下,始终喘不过气来。
  
  她刚才还在他脖子上狠狠咬了一口,不禁后悔又心疼。
  
  呆坐一阵子,音响里的歌曲已经循环好几遍。
  
  今天天气不好,没什么顾客。
  
  顾津起身洗把脸,索性早早打烊,回了洛坪。
  
  她走进院子意外又看见李道,以为他回旅馆了,没成想竟比她早一步来了家里,正和可乐坐在院中的桌子旁说话。
  
  原本不投脾气的两个人,相处倒是和谐起来,不知他和他说了什么,可乐两只小手乖乖扒着桌子,她进来都没注意到。
  
  桌子上放着蜥蜴笼子,幼崽时期的鬃狮蜥还是很萌的,巴掌那么大,白黄纹路,尾巴细长。
  
  可乐目不转睛地盯着看,怯生生问:“这个是送给我的嘛?”
  
  李道摇头:“不是。”
  
  可乐小声说:“可是……赵叔叔每次来都会给我带礼物。”
  
  李道轻哼:“他那是目的不单纯。”
  
  可乐皱着眉,想了会儿:“什么叫不单纯?送礼物就是不单纯吗?那我想要这个,你不送给我,就是单纯吗?”
  
  李道盯着他不断开合的小嘴,清清嗓,没想到现在的小孩子逻辑性这么强,忽略他一连串问话,直接问:“喜欢?”
  
  可乐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李道睨了眼顾津背影,抬抬下巴:“你管她叫什么?”
  
  可乐回头:“小姑呀。”
  
  李道说:“那你以后管我叫姑父,它就是你的了。”
  
  “真的嘛?”
  
  “叫一声。”
  
  小家伙轻易就叛变,兴高采烈地叫:“姑父。”
  
  “大声点儿。”
  
  可乐从凳子上站起来,肩膀一耸,卯足了劲儿,仰着脑袋一字一顿地大吼:“姑!父!小!姑!父!”
  
  声音很大,李道听见了,他挑着眉笑开。
  
  以前觉得小孩哭哭啼啼太聒噪,碰上躲出老远,看着就心烦。但这臭小子倒是挺招人疼,虎头虎脑,尽挑着父母优点长,偶尔流露的神情也能找到顾津的影子。
  
  李道把小家伙夹在腋下,手臂向前轻轻一抡,横抱着向上抛几下。
  
  这个家一直缺乏强壮的男人,赵旭炎太斯文,只会买些玩具哄他玩儿,小可乐从没这样开心过,满院子都是他的欢笑声。
  
  傍晚时,天色愈发阴沉,酝酿了一天的雨终于下起来。
  
  李道留下吃饭。
  
  四个人围桌而坐,可乐一边是苏颖,另一边是顾津,关系好起来,隔空还跟李道说着话。
  
  苏颖无意中瞄到他脖子上的齿痕,瞬间明了,悬着的心放下来,同时也觉得自己亮了好几度。
  
  饭后雨势渐小,但李道稳稳当当坐着喝茶,没有要走的意思。
  
  顾津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为了让他听得不费力,一字一顿道:“再不回去就没车了。”
  
  李道看着她的样子笑了笑:“回去也没地方住。”
  
  “为什么?”她说话仍旧很慢。
  
  李道一偏下巴:“房退了,剩下的钱买了小强。”
  
  听到这个名字,顾津有些恍惚,不由看向桌角放的宠物笼子,一些片段涌进脑海,她忽然想起那个隐蔽又安逸的小村落,冯大姐和她的傻儿子,那片水库,还有林子和高塔。
  
  她有些晃神,转过头时,李道臀部靠着桌子,正意味不明地看着她。
  
  顾津别开视线,挽了挽碎发:“住在家里吧。”
  
  主房外其实还有一间偏房,里面空间不太大,陈设简单,她和苏颖用来当仓库,过季的衣服店里装不下就会运回来,等到来年再拿去卖。
  
  顾津穿着雨衣过去,打开窗通风,把房间简单收拾一遍,床腾出来,换上干净的被褥和被单,勉强可以住一宿。
  
  顾津翻箱倒柜,找出顾维原来的背心和运动裤给他送过去。
  
  男人站进来,房间显得有些局促,他刚才没有撑伞,肩膀有些湿。
  
  顾津抬头,在不太明亮的灯光下看着他,忽然上前,轻轻抱住他的腰。
  
  一股熟悉而久违的气息涌过来,顾津眼睛泛潮,这一刻才深切地感受到不是在做梦,她觉得不够,手臂又拢紧,耳朵蹭了蹭他胸口。
  
  入夜很静,只有淅淅沥沥的落雨声。
  
  好半天,两人抱着没有动。
  
  李道下巴搁在她头顶,半真半假地逗她:“一起睡?”
  
  顾津嘀咕:“不要脸。”
  
  “别欺负我听不见。”
  
  顾津笑:“晚安。”
  
  这场雨断断续续下了一整夜。
  
  转天早上,停了一阵子。
  
  趁这会儿工夫,苏颖带着小可乐先出门,知道这两人关系刚缓和,需要时间和空间好好相处,给顾津留了字条,叫她今天不用去店里。
  
  顾津起来时,早餐已经摆在桌上,应该是苏颖走前准备的。
  
  院子里水洗一样干净,一丝尘土都没有。
  
  顾津朝外望了眼,侧房的门虚掩着,里面没有动静,悄悄走过去,不见李道的踪影,被子叠成“豆腐块”,床单上也一个褶皱都没有。
  
  这一定是监狱里养成的习惯,出来这么久仍然保持,里面的生活她无法想象,不知道他是怎样熬过来的。
  
  她愣神的功夫,后背一副潮热的胸膛贴过来。
  
  “想什么呢?”他在她耳边说。
  
  顾津转身,愣了一下。
  
  他是去后面洗澡了,头发湿漉漉滴着水,工字背心过于合身,把整个身体线条裹出来,裤子也有些紧,裤腿短了一块,卡在小腿肚的位置上。
  
  这身装扮有些滑稽,顾津揉了下鼻子:“以为你在房里,想叫你过去吃饭。”
  
  “有没有地方晾晒?”
  
  她这才注意到他手里拿着拧成团的衣服。
  
  “给我吧。”
  
  两人说着话去厨房,吃完早饭,顾津带着他去村子里转了转。
  
  细雨绵绵,他们共撑一把黑色大伞,大部分倾向顾津,李道另一边膀子水亮亮的。
  
  他穿着蓝色塑料拖鞋,一身打扮像是捞鱼的,好在长相身材都过关,看上去也不是那么违和。
  
  路上人不多,顾津给他介绍村里的每个角落。
  
  太长的话他不能完全辨清,顾津就点起脚,对着他耳朵大声说。
  
  李道一路看着,感觉洛坪村不像当初她描述的那样贫穷,五年岁月,世间万物都不会停下发展的脚步。
  
  眼前画面迅速倒退,他想象着顾津在这里走过的每一步,只觉得千帆过尽,眨眼已多年。
  
  李道转头,忽然就顺了顺她头发。
  
  顾津对上他的视线,不知怎的,鼻腔酸涩难受,她抬手揉了揉,用力笑了下。
  
  不知不觉中,两人走到洛坪湖。
  
  细雨中这里别有一番滋味,山与水的界限模糊了,被青雾笼罩,朦朦胧胧像蒙着一层薄纱,只听见远处瀑布的落水声。
  
  李道率先跳下路沿,转身将顾津抱下来。
  
  两人踩着碎石走到湖边。
  
  空气潮湿而清新,顾津深深呼吸,指着前面:“小时候,顾维常带我来摸鱼。”
  
  “黄鳝?”
  
  顾津摇头:“黄鳝在那边的泥池。”
  
  “捅蜂窝摘野果呢?”曾经在高塔村的对话他还记得。
  
  顾津抬手一指:“是不同的方向,在后山上,回头带你去。”
  
  “不急。”李道说:“这里挺好。”
  
  两人一前一后地站着,身体轻轻依偎,雨滴在伞面上奏着欢快的音乐,不说话都觉得时间慢下来。
  
  顾津手机在兜里振动了下,进来一条消息。
  
  她拿出来看,是赵旭炎发来的。
  
  顾津回过去一条。
  
  “他很照顾你们?”李道在身后问。
  
  顾津一愣,晃了晃手机:“他说店里新来的海鲜,给留了一份。”
  
  “看见了。”
  
  顾津:“…”
  
  顾津组织了下语言,隔了会儿,抬头看着他:“其实……我没有特意等你。”
  
  李道说:“我知道。”
  
  她现在还能站在他旁边,他觉得一切都不重要了。
  
  李道捏起她的下巴,唇覆上去,吮吻温柔而紧密,说话却霸道:“叫他以后不用留了,我会买给你。”
  
  顾津轻笑,本来还想讲一下她和赵旭炎的事情,现在似乎也不重要了。
  
  “好。”她踮起脚,环住了他脖颈。
  
  从洛坪湖回来,乌云翻滚,天阴如同傍晚,转瞬间,雨势变大。
  
  密密实实的雨线斜着打下来,一把雨伞已经不顶用。
  
  李道索性收伞,搂着顾津在大雨中快速奔跑,路上一个行人都没有,地面砸起薄薄烟雾。
  
  到家时,两人浑身都湿透,发丝在滴水,脸颊脖颈也湿漉漉一片。
  
  顾津将头发捋到一侧肩头,微垂着视线,去拧发梢的水。她脖颈线条被拉得纤长而柔美,雨水使得肌肤更加水润有光泽,t恤贴在身上,裹出原本该有的轮廓,布料也像临摹纸般透明,显得十分多余。
  
  门半开着,外面雨声很清晰,却在恍然不觉中,房间气氛安静而微妙起来。
  
  顾津动作顿住,忽然抬头。
  
  李道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双眸漆黑犹如深潭,仿佛浸满那雨水,变得潮湿又深不可测。
  
  在狱中反复磨搓,顾津总觉得重逢后他性子变了许多,可他此刻的目光却带着危险的侵略性,和以前没有任何差别。
  
  两人纠缠到一起。
  
  激动而激烈。
  
  窗外天气不断变换,时而细雨如织,时而大雨滂沱。
  
  钟表上的指针不停歇地走着,很久后,李道终于大汗淋漓地翻下来,将顾津收入怀中。
  
  顾津呼吸很轻,闭眼歇着,好半天没有一丝反应。
  
  李道笑:“我还没认输,你倒是先不中用了。”
  
  顾津哼哼着,在他腰间轻挠一把。
  
  李道亲了亲她头顶:“喝水么?”
  
  顾津点头。
  
  李道放开她,赤足去取水。
  
  顾津半趴着睁开眼,看见他的背影,脸上一热,又赶紧将头埋进被褥中。
  
  李道很快回来,将她上身抬起,水杯直接递到她嘴边。顾津嗓中干哑,就着他的手喝掉一大半,剩下的被李道喝掉。
  
  两人又躺回床上。
  
  他搂着她,一下下顺着她的背,忽然一笑:“声挺大,我听见了。”
  
  顾津去捂他的嘴,掌心被他轻啄了下。
  
  她闭着眼仰头,把唇形给他看:“几点了?”
  
  李道侧头瞥了瞥:“差十分钟一点。饿么?”
  
  “有点儿。”
  
  “起来吃饭?”
  
  顾津懒懒的:“再躺会儿。”
  
  两人看着窗外的雨,有一句没一句小声说着话。
  
  顾津手指落在他胸口上,那里的皮肤凹凸不平,曾为护她而留下伤疤:“给我讲讲你在狱中的事儿吧。”
  
  李道单手枕在脑后,视线从她脸上转开,望向窗外:“没什么好说的。”
  
  “说说你的耳朵。”她在他脸侧点了下。
  
  “之前在货运码头留下点儿后遗症,后来阻止狱友自杀,头磕在缝纫机上。”他轻描淡写:“为此意外立了大功,再加上平时生活和劳动改造赚的工分,就提前释放了。”
  
  顾津难以置信地抬起头。
  
  李道笑了笑:“没什么。”他将她脑袋按回胸口,淡淡说:“也不是我多管闲事,是他触及到我的利益。”
  
  为了让服刑人员受到相应惩罚和改造,严苛的管理制度和高强度的工作任务不仅对身体是种考验,精神上也要承受巨大压力,有人无法坚持,从而会走上极端道路。
  
  自杀事件在监狱中非同小可,不仅关系到自杀者本人,整个大队的领导、管教以及每一个服刑人员都会受到很严重的惩罚。
  
  当年的改造积极分子指标会取消,一年的努力都将白费。
  
  “那他后来呢?”
  
  李道说:“活的挺好,还有两三年就能出来。”
  
  好一会儿,顾津轻声问:“你……这样想过没?”
  
  “自杀?”李道轻哼:“怎么可能。”
  
  顾津手指轻轻触碰他鬓角,浓黑的发丝间熬出几点银霜,她把眼泪憋回去,声音有些抖:“应该配个助听器的。”
  
  李道牵过她的手吻了吻。
  
  顾津问:“平时都要工作?”
  
  “还要参加法律学习。”
  
  “吃的好吗?”
  
  “人性化管理,很好。”
  
  “住的呢?”
  
  “12人一间,上下铺。”
  
  “狱警会打人吗?”
  
  李道没忍住笑了下:“不会。”
  
  “平时没有自由?”
  
  “当然,不过闲着时运动一下是可以的。”李道牵着她的手放在他腹肌上,气息绷足,那里仍然硬邦邦轮廓分明。
  
  顾津摸了会儿,忽然想起一件事,半撑着身体看他:“绵州那边的房租你有收到吗?”
  
  李道眼神忽然暗了几分,每月收到钱时,是他心情最波动的时候,一面希望对方不要寄来,一面又暗暗期盼着。
  
  等到真的不再收到,会想她是不是彻底忘了自己,开始变得六神无主,心情也跌到谷底,然后过一两个月,又会重新有钱打来。原来是租客换了别人。
  
  虽然汇款方一栏不是她的名字,但这似乎成为她与他之间的唯一关联。
  
  李道就在这种矛盾心情中一日日熬过来。
  
  他回答的简单,“收到了。”
  
  顾津又问:“那你……”
  
  “十万个为什么?”他刮一下她鼻尖,翻身压上去:“缓过来了?”
  
  顾津的话堵回喉咙中,被他拉着又做了一次。
  
  不知过多久,外面的雨停了,饿过劲儿,中午饭也省了。
  
  两人腻在床上,耳鬓厮磨,絮絮说着话,想把这几年彼此缺失的那部分全部填补回来。
  
  院中的石榴树飘落几片花瓣,叶子被雨水洗刷过,片片青翠欲滴,有鸟儿在枝头跳来跳去,欢快地唱着歌。
  
  乌云不知所踪,天空渐渐晴朗,太阳出来时刚好落在西山头。
  
  空气中仍残存彼此相融的甜腻气息,还混杂着新鲜湿润的泥土味。
  
  李道轻轻亲吻她额头:“幸好你还在。”
  
  顾津抬起头慢慢说:“幸好你回来了。”
  
  “没我,你可能过得更好。”
  
  “我知道。”顾津眨了眨眼,再吐吐舌:“总不能万事顺意。”
  
  李道垂眸看着她,声音沉沉入耳:“你在意的,在别人眼中一文不值。”
  
  顾津又枕回他胸口,看着窗外,轻声说:“有什么关系呢。”半晌,又说:“又有谁知道呢。”
  
  第二天,李道返回上陵。
  
  一个月后的某天晚上,顾津收到他的短消息,只有几个字,叫她去洛坪湖。
  
  顾津心中纳闷,换了身衣服迅速赶过去。
  
  穿过一片低矮灌木丛,还未看见湖水,就听砰砰几声闷响,五彩斑斓的烟花在头顶骤然绽放。
  
  顾津停下,屏住呼吸抬头看。
  
  整个天空都被绚烂的颜色点亮了,姹紫嫣红,层出不穷,一道道彩色光线像从天边流泻的瀑布。
  
  她突然想起小时候顾维同邻居换的那根烟花;想起在高塔村时,李道为她过生日用的手持烟花;想起那年正月初一,赵旭炎吻她,她抬起头看到的烟花暗影。
  
  顾津眼眶湿润,慢慢朝前挪着步子。
  
  每一次心情都不同,但都成为过眼云烟,只有蹲在湖边那男人才最真实。
  
  有所感应般,李道也看见了她。
  
  他嘴角衔了根草,叠腿蹲着,烟花在他侧面绽放,他在笑,朝她勾手。
  
  顾津走过去。
  
  李道臀部一沉,坐在地上:“来。”
  
  顾津用力吸了下鼻子,把手递给他,闷声埋怨:“你不回家,这是搞什么啊?”
  
  李道让她坐在怀中:“小姑娘不都喜欢?”
  
  “谁说的?”
  
  李道挠了挠鼻梁,有些难为情:“苏颖。”
  
  “真是个老掉牙的主意。”她表情嫌弃,却又偷偷抹眼睛:“那又是什么?”
  
  “帐篷,你没见过?”他逗她。
  
  旁边架着一顶红色帐篷,里面燃着灯,透出一丝柔和而温暖的光线。
  
  “我记得有人说,她没露过营。”李道贴在她耳边:“怎么样,今晚试试?顺便再来个露天的。”
  
  顾津转头,他脸上挂着邪气又无赖的笑,亦如从前。
  
  她泪流了一半就憋回去,咬着下唇,曲肘顶他。
  
  李道勾唇一笑,低下头与她接吻。
  
  很久后,再分开。
  
  焰火已经熄灭,暗影仍留在天空。
  
  他和她相拥坐着,望向平静的湖面,都不说话。
  
  半晌,“顾津。”
  
  “嗯?”
  
  “津津。”
  
  “我在。”
  
  顾津没有抬头,但他知道她说了什么。
  
  就像那时候他躺在担架上,被人抬出深林。
  
  他迷糊中唤她的名字,听见应答。
  
  他勉强睁开眼,看见了她,还有蓝天。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