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大探险家第二十六章 入手宝藏,异界大探险家第26章 入手宝藏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异界大探险家 > 第二十六章 入手宝藏

  顾不上吃午饭,麦哲伦钻进了自己的帐篷。
  他拿出粗布和肥皂,把油灯从里到外彻底清理了一遍,把灯盏底浅浅的那层油脂刮干净。
  然后他确信,这就是那盏能让太阳留下来的油灯。
  黑色的灯盏里面,清楚地有着蛇环的图案。
  他拿出火种,点燃了小蛇的尾巴。
  蛇骨上残留的油脂燃烧了起来,一小点摇摇欲坠的火焰亮了起来,然后很快就熄灭了。
  但油灯依然散发着光明,麦哲伦盯着蛇骨,在它的口中看到了一团光明。
  柔和而温暖,能照亮黑暗,却不刺眼。
  这就是“太阳”。
  麦哲伦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思考快得可怕。
  他还记得他和学者们讨论过太阳的能力,结论是“正面的灵魂力量”,当麦哲伦真正地感受到这力量时,他才明白这力量有多么恐怖。
  他觉得自己能用计策让一位神明自杀,但他心中满溢的正义感让他不去这么做。
  麦哲伦轻轻吹了口气,灭掉了太阳。
  他离开了帐篷,去找女伯爵。
  ……
  “所以你是说,这就是那个超凡力量?令人印象深刻,我想你的看法完全正确。”女伯爵拿着油灯看了一眼,放在桌上。
  “我是说,呃,这应该算探险队的东西,你看,我已经不是探险者了。”
  “明智的想法,麦哲伦教授。”女伯爵笑了。
  “太阳”发出的光芒照在脸上,麦哲伦突然觉得女伯爵的笑容里暗藏着某种东西。
  “你希望我作为一个万能的古文字翻译机一直呆在库克爵士身边,对吗?然后你就有了一个非常好用的工具,因为你和库克教授的关系非同一般,他叫你,海伦……”
  “是的,完全正确,我该说,不愧是太阳,还是说,不愧是麦哲伦教授。”
  “所以你真的把超凡力量完全不放在心上,你在寻找古代文明的记载,不止一处……你在追寻某个远古时期波及了整个世界的大事件,啊……呃……”
  麦哲伦突然从刚才那灵感犹如泉涌的状态中退了出来,像是一个人掉进了漆黑的地窖,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冲到桌子前,诧异地看到“太阳”的光芒仍然亮着。
  “到底怎么了?!”
  “你的天赋让人惊叹,但同时也很危险。过度用脑很有可能会留下永恒性的损伤,我得说,对人类如此友好的超凡力量非常少见,你真是时来运转了,教授。”
  “所以说我刚才冒着把脑子烧坏的危险就得出了这么个不清不楚的结论?”麦哲伦感叹着,心里清楚,他刚才确实有如神助。他每说一个字,都能清楚地找到女伯爵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化和那之后的深层含义,每一句话都是众多可能中的一个,只是靠着直觉说出来,却一定能看到女伯爵的表情在说“你猜对了”。
  “我想除非太阳觉得你学会了节制,否则你没机会享受脑子烧坏的感觉了。”
  “那还真是……谢天谢地……”麦哲伦低着头喘着粗气,“嗯……我不介意,如果你能让我加入那个宏伟计划的话最好,当然,我可以给你当翻译,最近五百年内,新发现的古代文字只有两种,所以说,我挺赞成你的计划……”
  “真高兴听到你这么说。”女伯爵脸上依然是平静的笑容。
  “好吧,这个,太阳,现在是你的了,我需要休息。”麦哲伦转身准备离开。
  “带上你的太阳。”女伯爵把灯盏扔给麦哲伦,“这是你的东西,那位部落战士送你的。”
  “这是超凡力量……”
  “是的,我不需要,正面的灵魂力量,那样的东西我有的是。”
  “好吧。”麦哲伦心里有点小窃喜,但更多的是意外。“再见。”
  ……
  时间飞逝,太阳之书的翻译终于完成了,而麦哲伦也完全搞清楚了“太阳”的用法,就在他猝不及防的时候,女伯爵宣布了探险队回国的日期。
  离开的那天,白帽子来送行,他带来了为数众多的部落居民,帮探险队运送东西,这些人在穿越雨林到港口的路上帮了大忙。
  大部分队员留在这里整理收获的时候,女伯爵已经带着太阳之书和探险报告、研究论文,以及写了这些东西的学者们,包括麦哲伦,坐上了船准备离开了。
  “你要留在这儿吗?”
  站在栈桥上,麦哲伦这么问送行的白帽子。
  “我会留下来,照顾古夸的部落,直到他们和我都发了财为止。”
  麦哲伦笑了:“很快的,我相信女伯爵。”
  他拿出猴子塑像,递给白帽子。
  “这是你的战利品。”白帽子并没有接。
  “你需要这个东西来让探险家觉得雨林里到处都是黄金,然后古夸的部落才能从替他们当向导背行李这种事情里赚到钱。”
  “谢谢。”白帽子接过塑像,沉默了一会,说:“对不起,我那时候不应该找你麻烦的。”
  他没有说是和麦哲伦做同学的时候,还是在雨林里的时候。
  “我觉得,古夸是个真男人,他的朋友一定很了不起。”麦哲伦转身踏上跳板,“再见。”
  “再见。”
  麦哲伦走上甲板,看着伯爵护卫们忙忙碌碌地搬着东西,而女伯爵和船长一起,站在甲板上举行着某种仪式。
  他静悄悄地走到旁边,看着几个黑皮肤的水手满脸奇奇怪怪的图案跟着一个老太婆的指挥跳来跳去。
  老太婆站在水手中心,一边低声嘟囔着念念有词,一边拿出一条还在挣扎的大鱼,一刀剖开,把半片摊开放在甲板上。
  “那是一条旗鱼,”船长小声地给身边的女伯爵解释,“他们相信这种鱼既能感知洋流,又能感知海风,就像是海面下的帆船。”
  巫婆利索地摘掉内脏,把一小盆白色沙子倒在甲板上抹平,然后把半片大鱼扔上去,看着这半片鱼扭动着身体,在沙上留下乱七八糟的痕迹。
  “嗯……”巫婆沉吟着。
  “老天保佑,一定要是好天气!”船长紧张地低声说。
  麦哲伦笑着摇摇头,转身离开了。
  太阳之路,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