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大探险家第二十六章 眼睛,异界大探险家第26章 眼睛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异界大探险家 > 第二十六章 眼睛

  “你真的相信,一个人类会对无所不能的神明那么重要吗?”
  “事实如此。”
  麦哲伦感受着伤口愈合时每一丝令人发狂的麻痒感觉,强忍着不叫出来。
  就在那团白光的包裹之中,一场奇迹正在发生,肌肉与骨骼再生,淤血和碎骨片被挤出去,神经系统被粗暴地塞进新长出的胳膊里,整个过程都伴随着让人发狂的剧痛。
  “神明从不会无偿地恩赐,只有感受痛苦,才能得到帮助。”
  最终,麦哲伦的左臂完全恢复了。
  “献祭会是一连串麻烦的要死的仪式,对吧?”
  “是的。”伯爵想要站起来,但他摇晃了一下,又跪倒在地。“神明并不会拿走无辜者的生命,但很遗憾,这场献祭的最后,作为祭品的你会死。”
  “教廷存在了一千年,你们的神学家却找不到一个让祭品活下来的办法。”麦哲伦坐在地上,看了一眼走进树林的骆驼,却没有动,“要是不用死,我也许可以考虑一下做一次祭品。”
  “这是最后一场献祭。”
  伯爵疲惫地靠在大树上上,嘴唇干裂,满头冷汗,说话的声音低得几乎听不到。
  “抱歉。”
  麦哲伦抬起头看着湖面上倒映的清澈蓝天,然后站了起来。
  “我觉得我们还是朋友。”
  伯爵摇头:“不是了。”
  “真遗憾。”
  骆驼牵着驼兽来到了水边,从驼峰旁边取下水袋打水。
  “希望下次见到你的时候,没有探险者打搅。”
  “你并没有明白我的意思。”伯爵强撑着站了起来,他非常虚弱,摇摇欲坠,“我们不是朋友,你将会死在一场献祭中,而我就是用匕首割断你喉咙的那个人。”
  “未来和神明没关系。”
  麦哲伦坐在湖边的沙丘上,靠着棕榈的树干,看着骆驼装满水袋,和伯爵一起离开了。
  ……
  “我的运气真不错,谢谢你,伯爵。”
  骆驼搀扶着摇摇欲坠的同伴,他几乎连坐在驼兽背上的力量都没有了。
  一群骆驼正从树林中朝着他们聚集而来,口哨声在沙丘上回荡,飘向远方。
  “话说回来,教廷里怎么会有一个伯爵?”
  “教廷里甚至有一个国王,这没什么好奇怪的。”
  骆驼耸耸肩,拿起一个水袋:“我们肯定能活着回到底比斯,唯一的问题是,过河之后可能不会得到热情的欢迎。”
  “尼罗河对岸依旧是底比斯。”
  骆驼皱着眉头好久没有说话。
  “那是一千多年前……”
  “是的。”
  “你说了算。”
  ……
  “欢迎回来。”
  女伯爵站在一座屋子的房顶上,远眺着蔚蓝的大湖,肩上站着贝蒂小姐。
  “喵。”
  “刚才在湖对面似乎发生了什么。”
  麦哲伦笑着坐下,从桌上拿起一枚椰枣放进嘴里。
  “可能是我错过了。”
  “那座神殿里什么都没有。”
  从这里可以看到远处的高大神殿,神殿外面的方尖碑与石像清晰可见。
  麦哲伦点点头,这并不让他意外。
  “魔法呢?”
  “一个强大的神明存在过的痕迹充满了整座神殿,但很遗憾,她明显已经死了。”
  麦哲伦沉默了一下。
  他并不想听到这样的坏消息,但现在,他没有感到任何意外。
  “这是沙漠中的孤岛,据我所知,就算是经过了诸神混战和法老统治的现在,湖边的渔民仍然喜欢提起神明奈芙缇丝的故事。”
  麦哲伦无奈地笑了:“在阿拉法的那次,我学习了一门新的语言,学习了一种新的方言,学习了一个地方的风俗习惯,学习了一种人的生活方式,只用了两天时间。”
  “你觉得那是天赋?”
  “喵。”
  微风从湖面吹来,带来了清凉的水汽,撩动女伯爵的长发和裙摆。
  “我们的时间还够吗?”
  “少了任何一个碎片,透特就无法复活。”
  麦哲伦点点头,站起来走到女伯爵身边。
  他眼前是一座城市,中心是一个大湖,四周是环形的沙丘,到处是高大的棕榈树,低矮的泥版房屋拱卫着高大的砂岩神殿,道路上行走的大多是渔民和牧人。
  这里算不上繁华,但历史悠久,在过去的几千年里,整个埃芒凯都知道沙漠中的珍珠鹤之湖。
  “我听说每年的几个月里,湖上会有漂亮的水鸟。”
  “喵。”
  “玩的愉快。”
  ……
  女伯爵站在神庙门口,看着满脸虔诚进进出出的人们。
  “喵。”
  贝蒂小姐发出一声近似于嘲笑的叫声,然后被女伯爵从肩膀上拿下来放进了怀里。
  神庙里,高大的奈芙缇丝伫立在阴暗之中,面无表情地面对着崇拜者。
  这是一座砂岩堆成的神庙,墙壁很厚,内部的空间十分狭小,不知是不是没有祭司,神庙中没有照明,唯一的光源就是狭窄的大门。
  女伯爵绕过神像,走进了黑暗。
  这里什么都没有。
  “荷鲁斯。”
  空气中某种东西开始无声地涌动,然后女伯爵的左眼周围浮现出沙子的线条,组成了一个图案。
  海伦眼中的世界变了。
  金色充斥着狭小的空间,而淡绿色的脚印布满了地板,浅红色的墙壁上到处都有绿色的手印。
  女伯爵抬起头,环顾四周。
  “女神并不喜欢太阳。”
  她自言自语着走向一个角落,在那里,绿色的手印重叠在一起,把浅红的墙壁染成了深绿。
  “她把什么藏起来了……”
  海伦把自己的手放在那片绿色上面,然后按了下去。
  但什么都没有发生。
  “喵。”
  女伯爵转过身,看到了一个男孩。
  “你好,小弟弟。”
  男孩并不能看穿黑暗,他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
  “你是谁?”
  女伯爵露出一个纯净温暖的微笑:“一个旅行者。”
  当她走出黑暗,在阴暗的光线下显露出一张完美无瑕的脸,男孩红着脸转身跑掉了。
  “喵。”
  女伯爵抱着贝蒂小姐走出大门,站在台阶上向远处望去,世界仿佛一个疯狂的梦境,绿色的街道上空笼罩着金色大雾,一直延伸到大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