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大探险家第六十五章 离开,异界大探险家第65章 离开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异界大探险家 > 第六十五章 离开
    “你有没有想过,阿努比斯只允许一个人抵达终点?”
  
      女伯爵身边站着麦哲伦,他带着华丽的黄金宽项链,上面镶嵌着绿松石,胸前正中的是一个圣甲虫护身符。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阿努比斯总是不会拒绝希望成为他信徒的人。”
  
      麦哲伦笑了,他眼前是流向世界尽头的尼罗河与两岸的沙漠,河水奔流不息。
  
      “那么,我们现在只需要继续前进。”
  
      他抬起手,把那个芦苇编成了一只简陋的小船,放在河水里。
  
      女伯爵从脸上取下面具,递给麦哲伦。
  
      “谢谢。”
  
      麦哲伦笑着把面具扣在自己脸上。
  
      “我不喜欢这个装腔作势的眼泪。”
  
      当面具遮住了他的脸,从麦哲伦嘴里说出的后半句话在面具后面扭曲成了怪异的嗡鸣。
  
      然后他着向前踏出一步,踩在那艘小小的芦苇船上。
  
      世界陷入了一片不自然的寂静。
  
      女伯爵把一只手放在麦哲伦肩膀上,想要唤醒他,然后在那个瞬间,她看到了另一个世界。
  
      这是一个狭窄,阴暗,算不上干净的山洞。
  
      贝蒂小姐并没有跟过来。
  
      “挺让人失望,对吧……”
  
      麦哲伦身上的护身符和面具都消失不见了,他笑着转过身面对着女伯爵,然后指指山洞角落的架子。
  
      “你是说什么?”
  
      “就在那里,原本摆着透特的一块尸体。”
  
      女伯爵知道麦哲伦说的是事实,那里残存的神明力量与阿努比斯格格不入。
  
      “这里就是终点?”
  
      麦哲伦没有回答,他只是点点头。
  
      海伦并没有掩饰她的失望,这里没有透特的身体,没有奥西里斯所在之地的线索,甚至架子上的东西大多数都已经被骆驼带走了。
  
      “请不要失望,我们已经拿到了这里最有价值的东西。”
  
      “什么?”
  
      “死亡之书。”
  
      女伯爵笑着看着麦哲伦,她非常确定自己并没有错过某个泥版或者莎草纸的书本。
  
      死亡之书是埃芒凯传统魔法最强大的两长诗之一,与描写着太阳的艰难旅程伟大力量的太阳之书不同,这本书记载着死寂的冥界,奥西里斯的死而复生,以及由此而来的复杂严格的木乃伊制造法。一种阴沉严肃,冰冷而伟大的力量蕴藏在死亡之书中,一视同仁地赐予所有乞求者帮助。
  
      “在哪儿?”
  
      “那幅壁画。”
  
      女伯爵用了一点时间才确信麦哲伦指的是那幅阻挡了他们很久的巨大壁画,那刻在悬崖上的黑色画卷。
  
      “你确定?”
  
      麦哲伦环顾四周,像是在离开之前把这里看清楚,然后他朝着山洞一边的出口走去。
  
      “我们可以离开了。”
  
      女伯爵摇摇头,跟了上去。
  
      他们穿过一段黑暗的甬道,然后钻出了山洞,来到了一片开阔的夜空下。
  
      天上星辰璀璨,夜空如同一尘不染的黑色宝石,冰冷的空气一片清澈。
  
      “你看。”
  
      女伯爵跟随着麦哲伦的声音转过身,然后她看到了一长诗,文字中夹杂着一幅又一幅壁画,图画和长诗**同的主角是一位有着尸体般绿色皮肤的神明:冥神奥西里斯。
  
      “为什么……”
  
      海伦的这句话一半是叹息,一半是疑问,没有人可以理解,为什么阿努比斯的残存会是记载奥西里斯事迹的死亡之书。
  
      “喵……”
  
      消失了短暂一段时间的贝蒂小姐再次出现,她跳上女伯爵肩膀大声叫着,像是在表达被抛下的抱怨,又像是在为重逢庆祝。
  
      “这里原本就有一幅壁画。”
  
      女伯爵抬头看着悬崖上土黄的砂岩颜色,沉默着摇摇头,在心中默默感叹。
  
      这确实很有可能。
  
      阿努比斯并不像其他神明一样喜欢建造神庙雕刻壁画,而在这里聚集的信徒多半会在崇拜阿努比斯的同时崇拜冥界之主奥西里斯,在悬崖石壁上雕刻壁画的是信徒,而且多半并不是崇拜阿努比斯,对短暂的现世生活并不在意的那些。
  
      “所以,在阿努比斯的信徒聚集的地方,悬崖上却雕刻着奥西里斯的死亡之书……”
  
      女伯爵知道这没什么好奇怪的,但她还是忍不住心生感慨。
  
      “那么,是时候离开了。”
  
      海伦收起一枚猫眼石,笑着把手放在贝蒂小姐的头顶。
  
      “去哪儿?”
  
      “去收拾两个小偷。”
  
      ……
  
      伯爵正在创造魔法。
  
      骆驼明白那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但当他看着伯爵,却没有丝毫惊讶,也没有一丝激动。
  
      他自内心的希望伯爵能够成功,但他的心一片沉寂。
  
      这个魔法将可以穿过干结凝固的河泥,把一束魔法制造的太阳光送到地下的方尖碑上面,以正确的角度让机关打开,当三个方尖碑全部被阳光照射到,宝库的大门就将对骆驼敞开。
  
      伯爵和以前一样,正在做一件接近于奇迹的事情。
  
      而他必定会成功。
  
      那束光芒消失在地下,经过了漫长的时间之后,伯爵结束了魔法。
  
      骆驼知道伯爵成功了,有某件事生了,但他并不觉得兴奋,甚至连高兴都没有。
  
      “还有一座方尖碑,但不是今天。”
  
      两人朝着工地外面走去,他们已经是第十几次趁着黑夜来到这里,而每次离开时都是这样,伯爵精疲力竭,而骆驼死气沉沉。
  
      “我们的陷阱被毁掉了吗?”
  
      骆驼费了很多力气才想起来这个久远的话题,他心里知道,女伯爵已经不可能再掉进陷阱。
  
      “他们跳了过去。”
  
      伯爵似乎对此毫不在意,他说话时难掩虚弱,但语气中只有坚定。
  
      “我们不需要等待那个正确的时间,无论如何,最后的计划必须成功……”
  
      骆驼没有说什么,他明白伯爵在做什么,他明白每一块神明的尸体都对计划非常重要,但那并不能让骆驼理解伯爵正在做的事情。
  
      那个献祭麦哲伦的计划也依然是陷阱,而现在的亚历山大已经变成了困住他们的陷阱,也许下个瞬间猎人女伯爵就会出现,让他们永远无法离开。
  
      “我们已经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