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大探险家第二十章 剑,异界大探险家第20章 剑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和往常一样,皇帝的生日礼物汇聚了天下所有的珍奇之物,各地的官员像是孔雀争相展示尾羽一样把自己能找到的东西摆在最显眼的地方。【wwW.aiyouShen.cOm】
  
      当元青看到皇帝时,他正站在一块太湖石前,微笑着缓缓点头。
  
      这是一块能让文人雅士与山野村夫都感到惊叹震撼的石头,自然的力量与巧合一起,将它雕琢出复杂美丽的样子,里面不仅有山石嶙峋,更有亭台楼阁,浑然天成,宛如画卷。
  
      它当得起皇帝的赞赏,不过在今天的众多奇珍之中,这块太湖石算不上最引人注目。
  
      在石头旁边,是一株鲜红的珊瑚,足有一人高,颜色艳丽,更胜在极为罕见,虽然不一定能胜过太湖石,却比它更为引人注目。
  
      除了这两者,湖边还罗列着来自四方的各色奇珍,琳琅满目,珠光宝气令人目不暇接。
  
      看到元青,皇帝微笑着对他点点头,这算是极高的礼遇,毕竟参加宴会的人多得是贵不可言,能让皇帝注意到的始终只是凤毛麟角。
  
      元青对这一点十分满意,不过他十分清醒,没有忘记自己来到这里是有有事要做的。
  
      六皇子不动声色地环顾四周,在礼物中找到了一个合适的目标。
  
      跟在皇帝身后,元青耐心地附和着所有人的阿谀奉承和皇帝的每一次点头与微笑,最终,他终于看到皇帝走到那个礼物前面。
  
      这是一个活物,一只纯白的狐狸,因此在众多宝物之中,它依然不会被忽略。
  
      “这是极为罕见的白狐,不似极北的雪狐,更为罕见,更难得是有奇香随身,已经有上百年没人见过这异兽出世了。”
  
      看到元青兴致勃勃,皇帝脸上的微笑也变得明显起来。
  
      “传说这白狐是藏在古仙山青丘上,不过更有意思的是另一种说法。”元青像是一个技艺精湛的说书人,完美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娓娓道来,“那白狐其实本是普通的赤色,只是后来双亲遭难,它的兄长个个只顾逃命,留下它一个苦苦坚持,最终救回双亲,却也因此白了毛发,成了现在这幅样子。”
  
      虽然是个简单的故事,十分老套,却胜在立意极正,在场的人们或真或假,都有所感触,再加上元青讲得卖力,因此一时引来不少赞叹之声。
  
      “六皇子真是有孝心啊!”
  
      听着身边不少人这么说,元青心中十分满意,不过皇帝似乎并没有明显的表示,他有点小小的失望。
  
      不过很快,这失望就消散了。
  
      三皇子、五皇子、七皇子都来了,元青的兄弟们个个和他一样,满怀“孝心”。
  
      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这里的所有人都想做同一件事情,他们不可能失败。
  
      元青这样想着,笑着走进了自己的兄弟们中间。
  
      ……
  
      金陵。
  
      万寿节的晚上,这座城市显露出它最美丽的一面,在温柔的水波声中,仿佛一朵鲜花彻底盛开。
  
      人们盛装出行,在昏黄的月光下来到江边,街道上到处是各色花灯,而江水中满是灯盏,仿佛银河自天而降,落到了地上。
  
      街道上满是暗香浮动。
  
      在所有美好浪漫的事物中,只有麦哲伦是令人失望的异物。
  
      他的黑衣,他的长剑,他的沉默,每一样都格格不入,冰冷而刺眼。
  
      但好在,城市中的人们沉浸在美好之中,顾不上理会他。
  
      因此麦哲伦一个人沿着城中的大道走着,并没有碰到麻烦。
  
      他不知道这是个特殊的日子,不过虽然有点意外,麦哲伦也没有改变计划的意思。
  
      不紧不慢地沿着城市正中的大道前进,走过脸上带着笑容的人群,麦哲伦向着自己的目标前进。
  
      然后他在一片黑暗前停下了脚步。
  
      这里是天香楼。
  
      处于金陵的中心,两座楼阁相对,以三座廊桥相连。其中一座楼阁建在岸边,毗邻大道,庭院深深,有极高明的匠人修建的山水,气象万千;另一座楼阁建在江中沙洲之上,孑然独立,清晨江上云烟缥缈,自然风流蕴藉,又有红袖添香,无限温柔缱绻。
  
      连接两座楼阁的廊桥正位于江水弯曲的地方,在这里,城中大道与水面相邻,在廊桥之下穿过,行人可以通过道路两旁的台阶走上最低的廊桥,站在水上看着下面江水中灯盏如同星辰缓缓流过。
  
      这是江南精华汇聚之地,金陵名城最风流的地方,在今夜佳节,月色正好,每一丝风中都带着令人沉醉的温度。
  
      而在廊桥下,江水边,大道上几乎从不会有人走过的黑暗里,麦哲伦在阴影中停下了脚步。
  
      他眼前,在阴影的另一边,一个英俊的白衣剑客正站在那里。
  
      一阵大风从桥下吹过,水上灯盏中的火焰狂乱地摇曳,风中有着醉人的香气。
  
      那剑客的气无比锐利,但他已经喝醉了。
  
      麦哲伦在犹豫,他第一次面对一个无法预测的事物,那剑客可能很危险,但也可能毫无威胁。
  
      剑客并不知道麦哲伦的犹豫,他脸上带着迷离的笑,摇摇晃晃地向前走着,将纯白的衣袖在风中舞动,仿佛正在舞蹈。
  
      他醉了。
  
      白衣剑客还在向前走着,麦哲伦也依然没有动。
  
      然后终于,剑客走到了麦哲伦面前。
  
      他停了一下,微笑着站在原地,看着麦哲伦。
  
      然后剑客开始剧烈地摇晃,最终无助地抱住了麦哲伦,他低下头发出一声类似于笑的哼哼,然后把头靠在麦哲伦肩膀上。
  
      温柔的风依然带着令人沉醉的味道和温度,仿佛永无休止地吹拂着。
  
      然后麦哲伦的剑碰上了另一道剑刃。
  
      握着那柄剑的人是白衣的剑客。
  
      “了不起。”
  
      那剑客有一双狭长的凤目,让他的目光看上去像是剑刃一般冰冷锐利,他说话时依然带着一丝醉酒的恍惚,但锋利的剑气已经开始显现。
  
      “我是要杀你的人,我姓白。”
  
      麦哲伦依然沉默着。
  
      风突然变得狂乱起来,吼啸的声音在廊桥桥洞中回荡。【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