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大探险家第六十三章 拜访,异界大探险家第63章 拜访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异界大探险家 > 第六十三章 拜访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异界大探险家最新章节!
  
  墨一站在沈正门外,安静地等待着。
  
  他并不知道,门内的儒家弟子们正进行着怎样激烈的争论。
  
  “衍圣公死于非命,尸骨未寒,那墨一是最有可能的凶手,就算不是,墨家也脱不了干系,让他进门,我等有何面目去见衍圣公!”
  
  “我们终究没有证据,而且墨一已经来了,我们难道要闭门不见吗?他人要是见了,还以为我儒家怕了墨家,流言汹涌,不会有平息之时。”
  
  孔平安死后,儒家经历了一段混乱的迷茫与争吵,三贤剩下的两位各执一词争论不休,其他人更是为了诸如凶手到底是谁,要找谁报仇,要不要继续孔平安生前坚持的支持三皇子等等事情吵得不可开交。
  
  但当沈正独自觐见,带着皇帝的承诺回来之后,儒家便没有了争议,一致推选沈正为儒家之主,就如同墨一之于墨家。
  
  所以这次墨一的突然拜访有了不同以往的特殊含义——这是儒墨两家首脑的会面。
  
  虽然还没有决定性的证据,但在场的儒家弟子们倾向于,墨一知道他的拜访意味着什么。
  
  而极少数人,包括沈正在内,还有另一层顾虑——墨一的出现是不是皇帝的意思?
  
  儒墨两家没有和解的可能,就算是为了儒家的未来愿意做任何事情的沈正也一样这么想,但如果皇帝想要看到一个绝对恭顺的儒家,那拒绝这次会面就是绝对的错误。
  
  这是个两难的选择题,而他们的时间所剩无几。
  
  墨一站在那里越久,知道的人就越多,那是儒家众人最不想看到的。
  
  如果消息传开,流言四起,那无论最后的选择是对是错,儒家都会处于不利的位置。
  
  但时间越是紧迫,就越是难以决定,对儒家而言,他们无力承担选择错误的后果。
  
  沈正站在人群最后面,皱着眉头,对纷乱的争执视而不见,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一切的一切,最重要的是皇帝的态度。
  
  无论墨一想做什么,甚至做成了什么,只要与皇帝想要的不同,那都无法威胁到现在的儒家。而无论儒家做什么,只要违逆了皇帝的意思,那结果都只有失败。
  
  真正危险的是,如果是皇帝让墨一来见沈正,那闭门不见就可能招来灾难。
  
  沈正觉得,自己大概找到了关键之处。
  
  如果墨一是为了自己或者墨家来找沈正,那沈正就根本没有开门的理由。儒墨两家永远不可能重归于好,而无论沈正对墨一这个百家第一有再多好感再多敬意,他都不会在儒墨重归于好之前和他见面。
  
  唯一的例外,就是墨一的到来是皇帝的意思。
  
  这并非没有可能,甚至可以说,非常有可能。
  
  皇帝对沈正直白地表示了他现在关注的东西,为了北方的战事顺利,他甚至愿意直接向儒家让出江南的一切,那现在让墨一来向儒家低头,以安江南士绅的心,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到了这里,沈正觉得自己的思路已经抵达了正确的方向。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皇帝借着墨一在警告儒家。
  
  沈正心中闪过一丝无奈,他抬头看着眼前争论不休的同道,无声地叹了口气。
  
  “行中,感慨就先收一下吧,早作决断。”
  
  于文低声安慰着沈正,语气中充满了无奈。
  
  现在的儒家实在太过放肆了。
  
  原本孔平安的死让儒家上下人心惶惶,但沈正觐见之后,带来的好消息令儒家弟子们陷入了狂欢,恰巧在此时进京的西林先生顾园更是让所有人都抛开了一切顾忌。
  
  就在这短短的几天之中,沈正耳中全是江南的儒家弟子们制造的各种混乱,令他胆战心惊。
  
  沈正最终下定了决心,他抬起手止住了众人的争论,准备让墨一进来。
  
  “开门,我去迎接。”
  
  “不可。”
  
  顾园原本就是争论中反对开门最坚定的那一个,现在他直接拦住了沈正。
  
  “我怕……”
  
  “皇帝让墨一来试探,那就更不能开门了。”顾园是三贤中看上去最年轻的一个,他常年在野,有一股出尘之气,“试想,儒墨两家合流,那皇帝如何能够放心这么一股强大的力量,而且我儒家还不是完全被他掌握。伴君如伴虎,若是有了一丝裂缝,就会引来灾祸!”
  
  沈正进退两难,无言以对。
  
  ……
  
  皇帝坐在观星楼上,遥望着城市。
  
  这是天下的中心,一切美好的东西聚集之地,每当他看着这里,就会发自心底地相信自己拥有了天下。
  
  不过有的时候,他也能看到一切有趣的场景。
  
  “你和你父亲完全不同。”
  
  兀古都看着眼前的棋盘,久久不语,最终还是投子认输了。
  
  “我自然不如父亲。”
  
  “不,”兀古都摇摇头,“他的棋很烂,你的很好,简直不像是父子。”
  
  “这不过是个游戏而已。”
  
  元黄说话时没有回头,他的目光穿过遥远的距离,落在城中沈正的府邸前面。
  
  那里,一个仆人正打开了大门。
  
  墨一抬起头,看着洞开的大门,那里面只露出一个老仆的身影。
  
  “家主不在,多有失礼,贵客请回。”
  
  墨一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遥远的观星楼上,皇帝笑笑,转过身。
  
  “以你所见,江南会有动乱吗?”
  
  兀古都皱着眉头站了起来:“儒家不知收敛,江南旧人贪婪愚蠢。”
  
  “你为了北方的战事做了这么多,甘心看着江南的动乱让军心不稳?”
  
  “我已经做了所有能做的,那个龙在,北方不会有事,至于南方,”兀古都瘪瘪嘴,“那不是看星星的钦天监能管的事情。”
  
  “那你帮我看看,”皇帝转过身遥望着南方的天空,那里是一片平静的泛白蓝色,像是蒙着白布一样,有温度却没有力量的阳光落在他脚下不远处,“江南有一个龙,他会不会阻止儒家。”
  
  “我不知道。”
  
  皇帝似乎对这个答案并不意外,他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天下,是我手中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