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大探险家第七十七章 小道,异界大探险家第77章 小道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异界大探险家 > 第七十七章 小道

  真正的战士,愿意为了战争的胜利付出任何代价。
  
  但在付出了这样沉重的代价之后,丙辰并没有看到胜利的道路出现在他脚下。
  
  一切仍然隐藏在迷雾之中。
  
  战争的关键在于,这支无敌的军队能不能在战马失去奔驰的体力之前找到足够多的粮食。无论那些粮食身边有没有敌人守卫都无所谓,就算没有了重甲,这支军队仍然是无敌的。
  
  所以,丙辰必须像最敏锐的猎犬一样,在草原上找到可能的城市,或者军营。
  
  虎关的存在给了他极大的安慰,不仅是这里为军队提供了急需的军粮,更因为它代表着这片草原并非无人的荒野。
  
  后勤是战争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这座堡垒附近必定有另一个军粮聚集的地方,或者是一座军营,或者是一座历史悠久的边境要塞,甚至只是一支运粮队。
  
  唯一的问题是,它们会在什么地方。
  
  离开虎关后,选择方向就是一次赌博,丙辰选择了正南,但现在看来,他的选择说不上错误,却并不是最好的。
  
  丙辰回忆着一路上军队经过的地形,其中包括了几处不高的山丘,并且没有水源,很明显,这不是一条正确的行军路线。
  
  为了节省时间,丙辰并没有绕路,但这并不代表军队不需要改变方向。
  
  在草原上寻找道路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在一片过于空旷的原野上,类似于人类会在水源附近聚集这样的规律起到的作用很小,丙辰将大部分希望寄托在了侦查的游骑身上。
  
  虽然看上去希望渺茫,但丙辰坚信它一定就在不远的地方。
  
  虽然这个世界与他的故乡语言不通,但丙辰还是在虎关的守军身上得到了不少信息,就比如他们已经做好了完全的战备城外奔逃的军队并不是猝不及防之下惊慌失措,而是重压之下难以忍受,终于彻底放弃。
  
  而坚守的士兵们死亡之前眼神中强烈的不甘则代表着,他们坚信己方原本是一定可以胜利的。
  
  只要粗略地数一数人头,丙辰就知道他们的信心并不是来自临阵脱逃的那些军队,那么答案就很明显了援军已经在路上了。
  
  因粮于敌是再好不过的选择,丙辰相信,这是命运让他们陷入绝境之后的补偿他们必将取得胜利。
  
  最后一道暮光消失在地平线上,大地陷入了大地本身的阴影之中,黑夜降临了。
  
  四野寂静,战士们在他们的战马身边安然入眠,唯有哨兵和丙辰还睁着眼睛,背对着火堆看着荒野。
  
  丙辰突然站了起来,他听到了马蹄声。
  
  他给游骑的军令是用一夜时间在外查探,除非有重大发现,否则直到清晨之前都不许回返。
  
  守夜的哨兵也站了起来,马蹄声如同闪电,很快就到了丙辰面前。
  
  一个战士从还未停下的马上跳了下来:“有一条小道。”
  
  丙辰伸手扯住了冲到他身边的骏马的缰绳,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骑士。
  
  战士一脸的喜出望外。
  
  火光摇曳中,高大的战马在地上留下长长的阴影,沉睡中的战士们在黑暗中翻身,然后继续睡去。
  
  “带我去。”
  
  ……
  
  “只有一条小道,够用吗?”
  
  苍鹰笑笑,没有说话,项武甚至连笑都没有。
  
  王保保这么说,完全是不必要的担心,但他是主帅,而且此事关系重大,心中不安是人之常情。
  
  神君却笑了起来:“装神弄鬼,世上没人比得过我!”
  
  王保保挤出一丝僵硬的笑容。
  
  他的理智告诉他,这是不必要的担心,但数万大军命运在他手中,王保保没办法安之若素。
  
  “只要有一条小道,就能通往有人的地方,有人的地方就有食物,最少也有水源,就算这只是条兽道,也同样如此。”项武出声解释,既是为主帅主帅缓解尴尬,也是帮助神君,“而只要敌军走上了一条道路,就落进了陷阱。”
  
  “马粪,火坑……”王保保想起那些神君和项武想出来的东西,不由得笑了起来,“真亏你们想得出来,还说是先贤兵法里留下的至理名言……”
  
  他笑着停了下来,叹了口气:“那些足够了,足以骗过魔族的骑兵,外来者没办法看穿。我怕的是道路本身,仅仅是奔马践踏,拖石而行,人造的道路与兽道,还有人走出的道路都不同,如果他们看出破绽……”
  
  “那就是在迷宫的路口选择了另一条岔路,”神君很少有王保保这种地位崇高又领悟力极强的听众,他非常享受讲述装神弄鬼心得的过程,“一切的基础是欺骗,最关键的部分是开始,只要走进了迷宫,剩下的就是在迷宫中打转,每一条岔路都在设计之中,只有足以击穿迷宫墙壁的压倒性力量才能离开,否则就只能困在里面。”
  
  “用简单点的话说,”项武没敢让神君说太多,“当他们发现道路的破绽,就已经偏离了正确的方向,就算离开道路,也迟早要再一次走上另一条道路。”
  
  “这个迷宫太大了。”
  
  王保保摆摆手:“要是他们随便走着就从外面的军队中间穿过去……”
  
  说到这儿,王保保停了下来。
  
  他知道,那不可能。
  
  这个经过了严密计算的迷宫,没有那样的缺口,就算外来者看穿了迷宫,直奔缺口,也会在冲出包围之前用尽虎关的粮草,陷入饥饿之中。
  
  真正让王保保心神不安,始终无法放心的根本不是这个迷宫本身,而是遥远的南方。
  
  数万大军,分散在广阔的草原上,道路不通,粮草难行,几乎是守株待兔,日日不得安宁偏偏无事可做,哪怕是几句传言都可能引来大乱。
  
  而南方已经混乱不堪,流民四起,几乎就是天翻地覆。
  
  王保保并不畏惧流民,但他清楚地知道流民的力量,也许那还不足以毁灭江南,却足以毁灭漕运,也许不足以永远截断运河,却足以截断一时。
  
  如果那真的发生,后果不堪设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