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大探险家第七十六章 地狱之门,异界大探险家第76章 地狱之门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异界大探险家 > 第七十六章 地狱之门
    战争,末日审判的四位骑士之一,在预言中,他骑着白马,在第一道封印被打开之后出现在世界上,带着无敌的军队,一次又一次地胜利,以铁蹄蹂躏这个无可救药的世界。
  
      巨人坐在马上,他什么都没有做,仅仅是身边无尽的死灵就足以淹死科学的一切敌人。
  
      这就是这个世界现在的样子,这就是世界末日必须降临的原因,旧的世界,和生活在其中的人们,罪孽深重,无可救药,他们曾经犯过的所有罪责现在都迎来了审判,以血还血,这就是公平。
  
      曾经在战争中杀人的人,都成为了骑士的力量,他们只剩下了尸体,却依然没有忘记杀人。
  
      这是凡人自己的选择,而科学将他们必须承受的后果放在地上。
  
      那就是骑士。
  
      然后战争消失了。
  
      一切只发生在一瞬间,死灵们失去了支撑身体的力量,像是被砍断的树木一样,倒在地上。
  
      战场陷入了一片死寂。
  
      所有的战士,死于战场,无论有没有站起来为骑士而战,都彻底死去了,他们的尸体倒在血泊上,相互堆积。
  
      战争,天启的骑士之一,倒在了地上。
  
      巨人的坐骑低下头看着自己的骑士,他是个非人的怪物,尸体就像是一块破布,里面空无一物。
  
      “发生了什么?”
  
      世界之王看着战场,科学的纯洁光芒仍然普照着这片血腥的地方,那种粉红色令人恶心。
  
      然后伊丽莎白大帝面前出现了一个恐怖的怪物。
  
      那像是一棵金属的巨树,以死去的骑士尸体为养料,拔地而起,向天空伸展枝杈,它的每一根树枝都是尖利的荆棘,闪着银灰色的金属光芒,无比狰狞。
  
      就是那个怪物,杀死了战争。
  
      “漂亮!”
  
      科学的声音如同雷霆,在天地之间翻滚,他将手中的卷轴放在一边,低下头看着空荡荡的战场和上面生长的金属巨树。
  
      “我想必须要有一件足够重要,充满戏剧性的事情,才配得上你创造的奇迹,那么凡人,让我们把计划提前。”
  
      科学大笑着张开双臂,然后在战场中央,一个深渊出现了。
  
      那是一道黑色的漩涡,通向未知的领域,所有的鲜血,所有的尸体,都被漩涡吞了进去。
  
      当漩涡碰到金属荆棘巨树的时候,它停止了扩张。
  
      “好久不见,地狱之门!”
  
      伴随着一声巨大的轰鸣,漩涡缩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耸立在大地上的一道黑色大门。
  
      那是一道以黑色的生铁,或者某种不知名的沉重岩石铸造的大门,大门紧闭,上面的每一个地方,都有某个痛苦的灵魂正要挣扎着冲出。
  
      大门顶上是一个痛苦的巨人,他被无形的沉重之物压垮了肩膀,弯着腰,低头看着下面,在巨人能看到的地方,一张张痛苦的脸在黑色大门上浮现,然后消失,每一张脸都清晰地告诉看到它的人,这张脸的主人曾经做过何等可耻的罪行。
  
      那其中包括真挚的爱情,恐惧,为理想而斗争的坚定者,折磨着自己的天才,希望与绝望并存,痛苦与欢乐纠缠。
  
      这是通往地狱的大门,罪恶的封锁,无信者的归处,世上最丑恶的东西,最高贵的东西集合于一处。
  
      而现在,它是科学的所有物。
  
      按照最终的预言,大门被打开了。
  
      那块巨石被灵魂砸得粉碎,在四散的碎片中,死灵冲天而起。
  
      然后像是涌泉落到地上,水流四溢一般,这些死灵落在地上,手脚并用地爬起来,狂笑着准备重新开始凡人的生活。
  
      但地狱中的灵魂不知悔改,罪人选择的迫害者是身边的罪人,这几乎就是一场无所不包的戏剧,所有的罪恶通通齐全,一起上演。
  
      在嘈杂的一切上方,科学大笑着,这就是地狱,这就是罪恶,这就是世界必须终结的证据,没有人能够否认现实。
  
      而现在,现实确定无疑地宣告,这世界酿造了罪恶,最丑陋的,无尽的罪恶。
  
      然后科学,最终的审判者,撕开了三个封印。
  
      三个骑士出现了。
  
      那是骑着红马,黑马与灰马的巨人,他们在罪恶的海洋中行走,如鱼得水,重回世间的灵魂跟随着他们。
  
      “杀戮,饥荒,死亡,”科学看着地上,这是如此美丽又意蕴深厚的一幅画作,以世界为画布,以历史为笔,凡人为颜料,主题为罪恶,无比成功,“我将罪恶的灵魂送给你们,让世界本身审判世界吧,这是它应得的。”
  
      于是战马开始奔跑起来。
  
      谋杀者跟随着红马,他们希望看到生命消逝,凡人死亡。
  
      贪婪者跟随着黑马,他们追逐一切,占有一切,什么都不愿放弃,现在也一样。
  
      而剩下的罪恶像是被绳索牵着,跟随着灰马,他们已经死去,又回到凡间,无力做出选择,被死亡紧紧攫住,只能随波逐流。
  
      这就是科学的军队。
  
      审判者注定要胜利,无论怎样强大的力量也只能拖延那个时间,为了巨树,科学提前开启了地狱之门,对一个凡人而言,无论他是谁,这都是无上的荣耀。
  
      不过现在,地狱之门已经打开,一切都无法回转了。
  
      三位骑士带领着死灵朝着巨树冲去,他们不介意在微不足道的地方浪费时间,反正这个世界马上就要毁灭,从什么地方开始都可以。
  
      那棵巨树开始了生长。
  
      这仿佛就是它的战斗方式,金属的尖刺刺穿了骑士和他们身后的死灵,然后高高挂起,就像是一面面飘荡的旗帜。
  
      不过这一次,骑士没有像战争一样悄无声息地死去。
  
      死亡在这里,所以生死之间已经没有界限,死灵即是死者,死灵永远不死。
  
      骑士也一样。
  
      那就像是洪水中高耸的橡树被淹没的场景,死灵朝着金属巨树爬去,它们被挂在荆棘上面,挣扎着,仍然没有停止攻击。
  
      一切都仿佛地狱。
  
      这里就是地狱。
  
      死灵爬上巨树,以之为支撑,堆积成一座高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