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037泼墨,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37泼墨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平日里,来凝露会的闺秀们多是互相品鉴琴棋书画,却也没人轻易把切磋较量什么的挂在嘴边,毕竟这若是输了总是有损颜面。
  就算偶有姑娘为了一显才艺与人切磋,那也不会是一个府邸出来的姑娘,这若是自家人较起劲来,赢了不光彩,输得太惨却丢的是自家的脸面。
  姑娘们大多也知道端木绮和端木绯是隔房的姐妹,但终究都是姓端木,府里的事却要闹到外头来,也委实可笑。
  不少姑娘暗自交换着眼神,这毕竟是人家府里的事,她们也乐得看好戏而已,茶余饭后多个话题也好。
  端木绮又不是不通人情世故的傻子,当然能感受到这些姑娘们异样的神情与眸光,但是她顾不上了,她想要趁这个机会一举把端木绯踩到谷底,让全京城都知道她不过是一个一无所长的傻子,让她这辈子永远也不能翻身,方能解她心头之怒!
  端木绮看向了端木绯,故作风度地问道:“四妹妹,你意下如何?”
  “我‘都’听二姐姐的。”端木绯笑眯眯地回道。
  见她们俩没有异议,涵星就吩咐身旁的一个蓝衣宫女道:“从珍,你去和闻二公子说说!”
  蓝衣宫女立刻就领命下去了。
  至于其他姑娘的表情就显得意味深长多了,她们一下子就从端木绯话中的那个“都”字听出了她的言下之意,暗暗地交换着眼神:也就是说这场比试是端木二姑娘提出来的。
  一时间,气氛有些微妙。
  曾三姑娘一向以端木绮为尊,抚掌笑道:“绮姐姐的画一向令我自叹弗如,不知绮姐姐今日打算画什么?”
  端木绮朝四周扫视了一圈,含笑地指了指那琴声传来的方向道:“那我就画一幅舞剑图吧。”
  她本来更擅画花鱼,可是今日有众位姑娘带了牡丹图来,且各有特色,牡丹繁复精细,不适宜速成,还不如就地取景,也容易打动在场之人!
  很快,这凝露轩中服侍的几个青衣侍女立即就眼明手快地备好了两张红木卷书灵芝条案以及一应画具。
  端木绮凝神朝那垂柳的方向看了片刻后,就开始拿起一支沾墨动笔,笔法娴熟地以皴笔和点墨先画出一棵垂柳,树干苍劲有力,柳枝柔软飘逸,两者形成鲜明的对比,寥寥数笔已经可以看出端木绮在绘画上还是颇有几分造诣的。
  不少姑娘都是微微点头,面露赞赏之色。
  看了一会儿后,众人开始觉得无趣,画画是件费时的事,估计端木绮没一个时辰是画不完的。
  涵星好奇地转头去看端木绯,却见她根本就还没开始动笔,正慢悠悠地磨着墨,一圈又一圈,聚精会神,仿佛她在做一件极其重要的事般。
  一个黄衣姑娘好心地提醒道:“端木四姑娘,这凝露会中的字画切磋须得在一个时辰内完成。”
  端木绯停下了磨墨的动作,抬眼对着对方笑了笑:“谢谢这位姐姐提醒。”
  接着,端木绯又继续磨起墨来,涵星心里怜悯且无奈地叹了口气:就端木绯这样,还想与绮表姐比,也实在是太自不量力了。偏偏这丫头还听不进劝……
  小花园的方向,琴声在一阵激烈的高潮后,渐渐低了下去,然后倏然停止,舞剑的简王世子君然也在同一时间收剑,发出爽朗的笑声,随风隐约传来。
  从此刻的距离,身处凝露轩的姑娘们根本就听不到那些公子在说什么,但从他们眉飞色舞的样子可以看出显然心情不错。
  在边上候了好一会儿的蓝衣宫女从珍快步走到了闻二公子跟前,恭敬地屈膝行礼,似在请示什么,下一瞬,不仅是闻二公子,其他公子的目光也都朝凝露轩的方向射了过来。
  涵星也正俯视着他们,落落大方地一笑。
  君然对着从珍说了什么,从珍似有迟疑之色,但还是屈膝行礼,转身往回走,倒是勾起了凝露轩中的涵星等人的好奇心。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端木绯找青衣侍女又讨了几个砚台,还在继续磨墨,其他姑娘到后来已经懒得关注她了,唯有端木纭似乎全然没有觉得哪里不对,还过去帮着端木绯一起磨墨。
  片刻后,楼梯的方向就传来了轻巧的脚步声,从珍又从花园里回来了。
  她快步走到涵星跟前,屈膝禀道:“殿下,君世子说,想要闻二公子当评审的话,就要公主投桃报李给他们也当一回见证……”
  听到这里,姑娘们脸上难免露出几分好奇还之色。
  从珍继续禀着:“君世子说他要与刘公子、余公子他们比投壶,输者要躲在府里半个月不许出来见人,请殿下给他们做一个见证,免得输了的人不肯认账。”
  这赌注倒是有趣,几个姑娘的嘴角染上了几分笑意,只觉得简王世子应该也只是随口凑个趣而已。
  涵星怔了怔,也是失笑,颔首道:“好,你去跟君然说,本宫应下了。”
  话落的同时,一旁传来一阵低低的惊呼声,一下子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反射性地循声看去。
  端木绯那原本雪白的宣纸上已经有了墨迹,只是那黑乎乎的一大片墨,杂乱无章,似是把墨水打翻了?
  端木绮听到了动静,也是收笔,朝端木绯那边看了一眼,然后又看了看那计时的壶,这都一炷香功夫了,这个小傻子还什么都没画。
  她们姐妹一起在闺学三年了,端木绯会不会画画,她又怎么会不知道!现在端木绯这般瞎折腾,分明就是闹笑话而已。
  端木绮嘴角勾出一个嘲讽的弧度,然后自信地继续落笔,去画那最后抚琴的公子……
  露华阁的侍女皆是训练有素,也不用人吩咐,就快步走到了端木绯身旁,恭声道:“端木四姑娘,不如换到那边的书案如何?奴婢给姑娘重新铺纸。”
  谁想,端木绯笑吟吟地拒绝了,道:“不用了。”端木绯随意地挥了挥手,示意对方退下。
  侍女迟疑了一瞬,也没再勉强。
  端木绯拿起一旁最粗的一支狼毫,将笔尖沾满墨水后,朝宣纸上随性地泼洒了上去,漆黑的墨迹飞溅于宣纸之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