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061女户,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61女户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端木绯知道端木纭的性子一向疏朗大方,不是那种小家子气的人,这次反对过继的态度如此坚定,甚至不惜以女户相胁……这其中果然是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隐情!
  
      “姐姐,可是跟爹爹有关?”端木绯看着端木纭问道。
  
      端木纭点了点头。
  
      她深吸一口气,方才道:“蓁蓁,你是在扶青城出生的,有些事不知道……”
  
      端木家自端木宪科举入仕后,就自诩书香门第,重文轻武,对于端木朗当年弃文从戎,端木宪很是不满。李氏是将门女儿,尽管李家的门第也不低,却不符端木家择媳的标准,府中的其他人更是瞧不上她的出身,明里暗里也没少冷嘲热讽。
  
      虽然那时端木纭还小,但依稀还是有些记忆的。
  
      端木纭徐徐道来,嘴角不由泛起一丝冷笑,“就没见过这么不顾脸面,自打嘴巴的!当初这么瞧不上爹爹,如今却厚颜无耻,还争着抢着要夺爹爹用命换来的功勋,凭什么?!”说着,端木纭的声音中有几分哽咽。
  
      这时,一阵清新的金银花茶香传来,绿萝捧着刚泡好的热茶缓步过来了。
  
      端木绯主动接手,亲自把茶盅奉到端木纭跟前,笑吟吟地说道:“姐姐,这是我亲手制的金银花茶,清热解毒,花香怡人,姐姐快试试。”
  
      这金银花茶是前几日端木绯亲手窨制而成,正好让端木纭第一个试试这刚制好的花茶。
  
      茶盅中,浅黄色的茶汤透亮清澈,芬芳的茶香氤氲上升,扑鼻而来,让闻者精神为之一振,心也渐渐平和下来。
  
      端木纭浅啜了一口,细细品味着,只觉得口中甘醇鲜美,唇齿留香。
  
      她的脾气来得快去得快,与妹妹说完后,气也消了。
  
      “蓁蓁,你的手艺真好,这茶窨制得恰到好处。”端木纭含笑赞道。
  
      花增一分则太香,茶少一分则太涩。
  
      “姐姐喜欢就好!我待会就让绿萝给姐姐送几罐过去。”端木绯一边说,一边也捧起了茶盅,笑吟吟地喝了起来,心中思绪飞转:姐姐说的是,既然端木家从来都看不上端木朗的武职,那如今又何必惦记端木朗用性命换来的封赏呢?!
  
      再者,过继真的是皇帝所愿吗?
  
      恐怕正是因为长房无嗣,皇帝才会给这个世袭的官职……从方才端木宪神色间的微妙变化来看,身为天子近臣的他也是明白这个道理……
  
      所以,这件事要解决倒也不难。
  
      茶香袅袅,窗外繁花盛开,姹紫嫣红,茶香与花香交杂融合,让人心旷神怡。
  
      姐妹俩正说着这制花茶的事,就见那门帘被人挑起,紫藤匆匆地进来了,神色古怪地禀道:“大姑娘,四姑娘,三夫人带着五少爷来了。”
  
      五少爷端木璟是唐氏与端木期的幼子。
  
      端木纭好不容易才缓和下来的脸色又阴沉了下来,冷声道:“不见!”
  
      端木纭态度强硬,语气中没有一丝转圜的余地,紫藤也不敢劝,恭声应诺。
  
      以唐氏的为人自然做不出硬闯湛清院的事,毫不犹豫地带着端木璟回去了。
  
      然而,从当天晚膳起,湛清院的份例就降了。
  
      和二夫人小贺氏当家时不同,三夫人唐氏做得可说是滴水不漏,比如晚膳三荤四素一汤再加膳后的水果点心一样不少,但这菜却做得不是太淡,就是太咸,又或是太油太腻,水果上甚至还有明显的虫眼,让人食不下咽。
  
      不过对于端木纭和端木绯而言,这些个为难根本就算不上什么事,反正如今她们有了皇帝赏的银子,想吃什么,尽管使人出去买就是。
  
      顺便又让人多买了一些点心,作为明日的早膳。
  
      绿萝才刚走,紫藤就回来了,脸色很不好看。
  
      今日是份例发放的日子,她便带着新买来的小丫鬟去领长房六月的份例,也就是一些胭脂水粉、香露牙粉、头油澡豆、针线熏香等等。
  
      可是,这次领的胭脂水粉再没有以前那般细腻润滑服帖,香露头油中则带着一种刺鼻的怪味,熏香受了潮……库房的管事嬷嬷还口口声声对紫藤说什么公中份例历来是如此的,让她莫要没事生事。
  
      所闻紫藤所禀,端木纭冷笑了一声,道:“既如此,把这些都退回去,你去向张嬷嬷支些银子,明日去外面采买些回来。”
  
      紫藤欢喜应是,故意大张旗鼓的就把领回来的份例退了回去。
  
      就这样,一连过去了四五日,姐妹俩日子依然过得逍遥自在,唐氏却有些耐不住了。
  
      这一日,当姐妹俩去永禧堂晨昏定省的时候,小丫鬟刚刚挑起东次间的湘妃帘,随着一阵窸窣的挑帘声,就听到屋子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女音不紧不慢地说着:
  
      “母亲,儿媳掌家的这一个月来,发现这府中的门禁太松,那些个奴婢每日随意进进出出也不知道是为主子办事,还是给自己买零嘴,实在是没个规矩,儿媳以为还是要定一个严谨的规矩才行,免得以后出了事,后悔莫及。”
  
      端木纭脚下一顿,就继续往前走去。
  
      东次间里,西面开了几扇冰裂纹窗户,夕阳的余晖照了进来,屋子里半明半晦。
  
      贺氏正坐在罗汉床上慢悠悠地饮茶,下首坐着穿了一件黛色宝相花缠枝纹刻丝褙子的唐氏,刚才说话的人正是唐氏,屋子里一片上和下睦的气氛。
  
      见端木纭姐妹俩来了,唐氏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们一眼,就垂眸拿起了茶盅。
  
      端木纭和端木绯不疾不徐地走了进去,嘴角都噙着一抹浅浅的笑意。
  
      待走到近前,姐妹俩先是福身给贺氏行礼,跟着端木纭就直言不讳地说道:“祖母,过继一事,孙女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端木纭看也没看唐氏一眼。
  
      唐氏说得再如何大义凛然,为的还不是那点私心!想必是觉得闭了门户,不让长房的下人出门采买,自己就会乖乖屈服。
  
      唐氏为人行事喜欢拐弯抹角,而她端木纭事无不可对人言,就喜欢明刀明枪!
  
      端木纭话落之后,屋子里的空气瞬间凝滞。
  
      唐氏捧着茶盅的手微颤,差点就要脱手,脸上那一贯优雅自持的面具几乎就要戴不住了。
  
      贺氏的脸色也不太好看,双眸仿若枯井寒潭般幽深晦暗。
  
      前几日在琼瑰厅闹得不欢而散后,贺氏心里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就私下试探过端木宪的意思,得了端木宪的提点,这才醍醐灌顶,歇了这个念头。
  
      不过,和端木宪的想法一样,贺氏也打算给端木纭这个猖狂嚣张的小丫头一点教训!
  
      “纭姐儿,你这是与长辈说话的语气吗?”贺氏对着端木纭冷声斥道。
  
      端木纭看似平静的说道:“祖母,孙女只是表明自己的立场,并无不敬之意。”
  
      祖孙俩的视线在半空中碰撞在一起,火光四射,四周的空气更冷,屋子里服侍的下人们都是噤若寒蝉。
  
      闻言,唐氏反而冷静了下来,笑容淡淡地冷眼旁观。
  
      贺氏与端木纭正僵持着,端木绯忽然上前了半步,一下子吸引了其他三人的注意力。
  
      “祖母,”端木绯拉着端木纭的袖子,乌黑的眼眸漾着水光,娇憨地说道,“三婶母说,皇上追封了爹爹安远将军,若是不过继嗣子就是有负皇恩,那皇上赐了我们将军府,要是我们不搬过去住,是不是也是有负皇恩呢?”
  
      贺氏面色微僵,斥责的话就要出口,就见端木纭眼睛一亮,抬眼看向贺氏,毫不避讳地说道:“蓁蓁说的是,皇上既然赐下将军府,岂能有负皇恩,让它空置着?!我们长房立刻就搬走,明日我就去找官府立女户,招婿上门!”
  
      最初,端木纭是因为一时气愤才会提出要立女户,可是现在,她已经深思熟虑过了,她宁可招婿,也绝不替父亲过继嗣子!
  
      而且妹妹说的是,反正她们也有将军府可以住,没必要再赖在端木家。
  
      还有……
  
      “祖母,”端木纭坚定果决的目光又看向了贺氏,福了福身道,“还请祖母把母亲的嫁妆还给我们姐妹!”
  
      “你……你们敢?!”
  
      贺氏几乎是傻眼了,又急又惊又怒地拍案道。
  
      她不过才说了一句话,这对姐妹倒好,竟然就借题发挥起来。
  
      这实在是目无尊长了!
  
      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连唐氏也没有想到,心里恼羞成怒地暗想:没规没矩!那李氏出身武将门第,果然,这生养出来的女儿也是那般粗俗不堪!
  
      端木纭微勾唇角,没有说话,她又福了福身后,就拉着端木纭一起转身往外走去。
  
      前面的小丫鬟吓得甚至忘了给她们打帘,端木纭直接自己挑帘出去了。
  
      姐妹俩走了,那落下来的湘妃帘还在细微地晃荡不已,仿佛在替端木纭说着——
  
      你且看我敢不敢?!
  
  ------题外话------
  
      没人留言,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