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223出气,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223出气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差点。”端木绯无奈地强调道,但是显然是没什么说服力,封炎和端木珩的脸色还是不太好看。
  
  封炎眼底闪过一抹利芒,若无其事地拱了拱手笑道:“我还有公务在身,就先告辞了。”
  
  他笑得灿烂,彷如骄阳,可是看在端木绯眼里,却觉得仿佛看到一头豹子盯上了什么猎物般。
  
  幸好,这次被盯上的人应该不是自己……
  
  端木绯默默地为那个被他盯上的人掬了把同情泪。
  
  封炎以及五城兵马司一行人很快就渐行渐远,李廷攸盯着韩士睿远去的背影好一会儿,才收回了目光,嘴角微扬地摸着下巴道:“晚上我得请阿炎喝酒才行。”
  
  那次的事后,李廷攸心里多少憋着一口气,并不是为了那个指挥佥事的位置,而是因为被同僚在背后阴了一把。
  
  他长这么大,除了去年武举的事也算是顺风顺水,还是第一次栽了这么大的跟头,让他觉得憋屈又不甘,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这一次多亏了他这小表妹了……
  
  李廷攸转头看向了端木绯,眼神柔和了不少,换个角度看看,其实他这个小表妹也挺乖,挺讨人喜欢的。
  
  李廷攸正想着怎么委婉地夸她几句,就听端木绯意味深长地笑了:“攸表哥,不着急……这件事情恐怕不会这么容易就结束呢。”她贼兮兮地笑得眼睛眯成两条细缝儿。
  
  但是端木绯也很快笑不出来,刚才被封炎打断的端木珩此刻又惦记起她来,严肃的目光对上了她,仿佛在说,别以为他以前忘了她因为看热闹差点被推搡的事。
  
  “四妹妹,等回去后,你就去写封检讨书,否则……”端木珩义正言辞地训道,“否则我就回去告诉祖父。”
  
  端木珩有自信在这件事上,连祖父也不会站在四妹妹这边。
  
  想着端木宪可能会像端木珩这般再长篇大论地对着自己训上一遍,甚至于也让她写一篇检讨书,端木绯的肩膀就垮了下去,神情蔫蔫地应了,脑子里已经开始算盘起,要是躲端木珩半个月,能不能就“顺其自然”地把这篇检讨书给赖过去……
  
  由端木珩接手了端木绯,李廷攸就与兄妹俩分道扬镳,回了祥云巷。
  
  华上街上还是那么热闹繁华,仿佛刚才的那场斗殴根本就没发生过,人来人来……
  
  这京中根本就没什么秘密,当天,新上任的神枢营指挥佥事韩士睿当街斗殴,被五城兵马司的人当场带走的消息,很快就在京中像长了翅膀一样传开了。
  
  韩士睿在神枢营还不到一年,但是一向很会做人,对下,一向舍得自掏腰包给士兵加餐;对上,逢年过节的礼物、能献殷勤跑个腿的差事从不落下,因此当忠武将军府的人去求了韩士睿的上锋钟参将帮忙从中周旋时,钟参将二话不说就应了,亲自跑了一趟五城兵马司去保人,却被封炎毫不留情地拒绝了。
  
  “封指挥使,这事说来可大可小,你抬抬手放过就是了,我和韩指挥佥事都会领你这份情。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钟参将的脸色不太好看,几乎是软硬兼施,好话丑话都说了,希望封炎网开一面。
  
  “本指挥使是秉公处理,钟参将要是有何异议,尽管上奏便是。”封炎一副油盐不进的态度,那满不在乎的样子,仿佛是在说,你想告皇帝就告呗,我可不怕。
  
  钟参将气呼呼地离开了五城兵马司,直奔皇宫,想要面圣,可是当他来到宫门口时,就冷静了下来,想起了不久前五城兵马司和卫国公府闹出来的那些事,封炎连卫国公府都不放在眼里,甚至连皇帝也“偏向”封炎,自己现在去告告状,能成吗?!
  
  万一告状不成,丢脸的可是自己,没准还会触怒圣颜,为了韩士睿,把自己搭进去值得吗?!
  
  钟参将越想越是心惊,掉转方向,又灰溜溜地回了神枢营。
  
  当天,韩士睿就以当街斗殴之名,被罚了三十棍。
  
  这件事似乎是落幕了,然而,次日的早朝上,金銮殿上再起波澜。
  
  三位御史联名上书皇帝,慷慨激昂地弹劾神枢营指挥佥事韩士睿:
  
  “皇上,韩士睿为人轻狂无度,不知轻重,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对百姓声称刁民命如蝼蚁,死不足惜!”
  
  “皇上,近日民匪又有增长之势,韩士睿如此大放阙词,这番话若是在百姓耳中流传,恐怕会影响朝廷日后招安……”
  
  “请皇上务必严惩韩士睿,方能以儆效尤,安抚民心。”
  
  御史话落之后,金銮殿上悄无声息,百官皆是俯首。
  
  金漆御座上的皇帝面沉如水地盯着下方的御史,好一会儿没说话。
  
  对于韩士睿,皇帝是寄予了厚望的。
  
  这些日子,韩士睿的差事办得极好,几次扫荡民匪,皆是干脆利落,大胜而归,却没想到此人有领兵之能,却不懂为人处世之道,说话这么没分寸,真是难当大任!
  
  皇帝心里有些失望,却只说了一句“容朕考虑再行定夺”,就暂时打发了御史。
  
  不过,皇帝虽然暂时按下了御史的弹劾,但是韩士睿却被“忘”在了五城兵马司,封炎故意当作不知道,把人留着,按律拖去服劳役。
  
  朝堂上的纷纷扰扰全然影响不到端木家,端木绯在家里每日只数着日子等这炎热的夏天快点过去,八月底的天气,似乎是愈发灼热了,让她忍不住灌了一杯又一杯的酸梅汤。
  
  “姑娘,奴婢再去给您取些酸梅汤吧。”绿萝看看壶里的酸梅汤快空了,就起身退出了凉亭。
  
  “呱!”
  
  一旁的小八哥拍着翅膀叫了一声,轻快地从亭外的莲蓬上飞了过来,落在了端木绯跟前那杯只剩下了一小半的酸梅汤前,好奇地凑过脸去往杯子里张望着。
  
  “酸梅汤。”就坐在端木绯对面的端木纭习惯地教小八哥说话,明艳的脸上笑吟吟的,也就是下意识地顺口一说。
  
  “美……”小八哥跳着脚对着那个白瓷杯啄了一下,发出“咚”的一声,然后又“呱呱”地扑棱起翅膀来。
  
  端木纭起初还没察觉发生了什么,怔了怔,这才猛然意识到刚才是小八哥的声音。
  
  “小八!”端木纭惊喜地睁大了眼睛,看向了妹妹道,“蓁蓁,你听到没,刚才小八说了酸梅汤!蓁蓁,我家们家小八会说话了!”端木纭高兴得有些语无伦次了。
  
  “美!”小八哥接着端木纭的话尾,又叫了一声,接着又啄了白瓷杯一下。
  
  “我们小八真聪明!”端木纭笑得更欢了,抬手亲昵地摸摸小八哥的头顶、下巴和脊背,狠狠地把它夸奖了一番。
  
  小八哥傲娇地蹭了蹭端木纭的手心,“呱呱”地叫着。
  
  端木绯在一旁看着忍俊不禁地笑了,故意道:“姐姐,得亏我刚才没吃臭豆腐……”
  
  端木纭和紫藤都愣了愣,跟着就反应了过来,发出一阵清脆如银铃般的笑声。
  
  是啊,这要是端木绯刚才吃的是臭豆腐,没准这些天每天都要听到小八哥在那里叫着“臭”、“臭”的……
  
  笑声随着风儿飘散开去,两个少年闻声而来,二人并肩朝凉亭的方向走去,正是端木珩和李廷攸。
  
  少年们的友情都是打出来的,自打那天在华上街一起打过架后,两人的关系可说是突飞猛进。
  
  其实端木绯和端木纭是早知道李廷攸今天要来,所以才特意在花园的凉亭里等着他们俩的。
  
  四人见了礼后,李廷攸和端木珩也在凉亭里坐了下来,李廷攸随口问道:“刚才我好像听到绯表妹在说臭豆腐……”
  
  一听到“臭豆腐”,姐妹俩又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端木纭就把刚才小八哥会说话的事大致说了一遍。
  
  李廷攸有些意外地看着小八哥,抬手在它的下巴上摸了一下,调侃地笑道:“绯表妹,原来你家小八终于学会说话了啊,这都快一年了,我还以为它永远学不会了……哎呦!”
  
  小八哥似乎听懂了李廷攸在调侃它,直接用鸟喙不客气地在他手心上啄了一下,看得姐妹俩笑得前俯后仰。
  
  端木绯在心中暗暗叹息:真该让二舅母看看,攸表哥这么不会说话,怎么讨媳妇啊!
  
  小八哥啄了李廷攸后,就拍拍翅膀飞走了,嘴里一会儿“美”、一会儿“呱”地叫着。
  
  “绯表妹啊,你家这八哥脾性还挺大的!”李廷攸也有些好笑,嘴角飞扬,“我看着比朝中那些个御史的脾性还大……”
  
  他起初还是玩笑,说着说着,话里话外就透出了几分意味深长。
  
  端木绯还不知道早朝上发生的事,疑惑地眨了眨眼。
  
  李廷攸早就藏了一肚子的话,见状,就笑吟吟地说了起来:“今早三位御史在早朝上连名弹劾了韩士睿……”李廷攸就把早朝上的事大致说了一遍,然后道,“皇上暂时留中不发。”
  
  端木绯右眉微挑,对于皇帝的应对并不意外,韩士睿如今是皇帝的新贵宠臣,哪怕稍微犯了些事,皇帝总是会保上一保的。
  
  端木绯沉吟着问:“攸表哥,你可知韩士睿现在在哪儿?”
  
  “阿炎让他去服劳役,一早就到西城修城墙去了!”李廷攸眼中盈满了笑意,“我来这里前,还特意去瞧了一眼,他正在那边挑土、搬石头呢!阿炎这一招还真是绝了!”韩士睿出身勋贵人家,恐怕这辈子还没吃过这样的苦。
  
  听李廷攸话里话外都是对封炎的崇拜,端木绯心里却是暗暗摇头,暗道:她这个表哥啊,在某些方面果然是缺心眼,没救了!
  
  这都上人家的贼船了还这么高兴,果然不能指望他像自己这般明察秋毫……哎,就怕他以后被封炎卖了,还在替封炎数银子呢!
  
  李廷攸被端木绯那古怪的眼神看得有些心里发毛,俯首看了看自己的衣袍。他今天这身衣裳是母亲命针线房制的,不可能有问题啊。
  
  李廷攸下意识地挺直了腰板,嘴里有几分惋惜地叹道:“我觉得还是太便宜韩士睿了,等过些日子事情平息后,韩士睿还不是又回来当他的指挥佥事……”
  
  而那些可怜的百姓却被当作民匪剿杀,家破人亡。明明那些百姓也是官逼民反,是能够招安劝降的,韩士睿却不分青红皂白就把他们格杀勿论!
  
  李廷攸嘴角紧抿,声音中隐约透着一丝苦涩,“这一个月来,韩士睿又领兵去剿过几次‘匪’。他空有一身武艺,不拿敌人开刀,专对百姓下手,实在是……”
  
  李廷攸噤声不语,拳头在石桌上紧紧地握了起来,端木珩、端木纭也是眉宇紧锁,心口沉甸甸的,凉亭中的空气一时微微凝固。
  
  说话间,绿萝已经拎着两壶酸梅汤回来了,给凉亭中的四人分别倒了一杯酸梅汤。
  
  端木绯捧起酸梅汤,满足地又抿了一口,这才慢悠悠地说道:“当然不会这么便宜他,这件事还没完呢!”
  
  李廷攸怔了怔,忍不住想起昨天在华上街时端木绯似乎也说了类似的话,还笑得跟只小狐狸似的。
  
  “绯表妹……”她莫非知道什么他不知道的内情?
  
  李廷攸目光灼灼地盯着端木绯,端木绯却是不为所动,又抿了口酸甜适宜的酸梅汤,笑眯眯地甩锅道:“攸表哥,你去问问封公子吧。”
  
  端木绯径自又继续喝起酸梅汤来,长翘浓密的眼睫下,大眼忽闪忽闪的,心念飞转:封炎所图甚大,这次的机会等于是韩士睿自己送上门的,封炎肯定会加以利用。
  
  所以啊,她就不费心谋划了,累得慌。
  
  她还是没事在家里躲躲懒,写写字,下下棋得好,再说了,家里还有一个牙牙学语的小八哥需要她操心呢。
  
  李廷攸一眨不眨地盯着端木绯,脸上露出一抹若有所思。他这个小狐狸表妹从来不会无的放矢,她既然说了,想来是有她的道理……
  
  端木绯被他盯得头皮发麻,唯恐他惦记上自己问个没完,干脆就故意转移话题道:“攸表哥,你不是去了户部吗?现在还适应吗?”
  
  李廷攸瞬间就是面色一变,俊朗的脸庞上仿佛是咬了黄连般变得一言难尽。
  
  他好似一下子被打开某个无形的阀门般,开始滔滔不绝地大倒苦水——
  
  说起户部那些老学究一个个对他和封炎视若无睹,采取三不管,不闻不问不理;
  
  说起他最近为了改革盐制,读了一堆前朝和本朝关于盐制的书籍以及户部的账册,才知道原来大盛朝的盐钞制有这么大的弊端,每年大半盐钞都落入宗室勋贵手中转卖盐商,以致盐税收入每年愈下,去年的盐税不足先帝时的五分之一。
  
  说起他觉得端木宪提出的“盐引制”对边防军队的粮草征集必有大益,然而那些文臣对此视而不见,这“盐引制”要落到细处,怕是要遇到不少挫折,只这完善“盐引制”的步骤就非几日之功。
  
  总之,路漫漫其修远兮,书到用时方恨少啊。
  
  李廷攸说着幽幽地长叹一口气,一副累得快要脱力的样子。
  
  端木绯一听就知道李廷攸已经开始稍稍入门了,笑眯眯地随口说了一句:“攸表哥,要不要我给你出点主意?”
  
  李廷攸眼睛一亮,一双黑眸如宝石般熠熠生辉,仿佛在说,绯表妹,你也懂盐制?
  
  端木绯傲娇地扬了扬下巴,那神情似乎在说,那是当然!
  
  李廷攸能屈能伸,立刻就殷勤地拿过茶壶,给自家小表妹斟酸梅汤。
  
  端木绯抿了一口酸梅汤,算是饮了李廷攸这杯“拜师茶”,侃侃而谈地说起了她对“盐引制”的一些设想:
  
  “攸表哥,有道是‘商人重利’,在试行‘盐引制’之前,须得先计算好道路远近与运粮多寡的关系,既要考虑边防军队所纳之粮草够不够军需,也要算计好送粮的商人能否从此获利。这要是无利可图,哪个商人肯给你干白工?!”
  
  “攸表哥,在我看来,这‘盐引制’可分三步,报中、守支、市易,所谓‘报中’……”
  
  “而且啊,不仅仅是军粮,还有茶叶、马匹、布帛、铜铁等也可以用来交换’盐引’,端看这边防军队缺什么……”
  
  李廷攸听得聚精会神,到后来,他干脆就吩咐丫鬟笔墨伺候,端木绯一边说,他一边挥笔如毫地记录下来。
  
  端木纭笑眯眯地在一旁给端木绯剥葡萄皮,不时地把剥好的葡萄送到端木绯口中,那副宠溺骄傲的样子仿佛在说,她的妹妹就是聪明,什么都知道。
  
  端木珩怔怔地看着口若悬河的端木绯,不禁也被她的话语所吸引,认真地思索起可行性,心中叹息:他这个四妹妹啊,又让他大感意外了!
  
  其实他们国子监的不少学子也曾讨论过这“盐引制”是否可行,有人赞叹,也有人摇头,毕竟朝堂各方阻挠甚大,还有人试着完善过“盐引制”,却还没他这个四妹妹想得周全,点点滴滴颇有独到之处。
  
  四妹妹每天不去闺学上课,莫非都是在想这些?端木珩一时心里又有些复杂,不知道该夸她,还是训她“不务正业”。
  
  唔,夸要夸,训也得训,免得这丫头飘飘然,愈发不肯去闺学了!
  
  端木绯说着说着就觉得如芒在背,感觉自己又被端木珩惦记上了,心道:难不成大哥又想起检讨书的事了?
  
  等送走了李廷攸后,端木绯就像小乌龟一样“安分”地缩在了湛清院里,每天但凡能不能出门,就不出门,连着好几天,见端木珩没有找上门来,她才算松了口气,觉得自己又躲过了一劫。
  
  八月底,枫叶渐渐染红了,到了九月,枫红如血,从端木家以致整个京城都对接下来的重阳节翘首期待,也包括端木绯。
  
  重阳节,她就又可以见到祖母楚太夫人了。
  
  端木绯在前一夜兴奋得大半夜没睡着,九月初九一大早,就和端木纭一起出京去了千枫山踏秋登高。
  
  千枫山一带到处是来踏秋的百姓,人山人海,端木绯带着端木纭熟门熟路地来到了半山腰。
  
  如她所料,楚太夫人如往年一般坐在的望景亭中,而出乎她意料的是,楚太夫人身旁还有一道熟悉的雪色倩影,形容高贵明艳,正是安平长公主。
  
  今日的安平穿着一袭雪色的宫装,周身除了裙角绣的一片片银色枫叶和鬓角的枫叶银箍,没有一点首饰,素净的打扮衬托得她美丽的脸庞上透着一丝冷艳。
  
  端木纭和端木绯互相对视了一眼,姐妹俩的脸上露出一丝惊喜之色。
  
  安平和楚太夫人也同样看到了端木纭和端木绯,安平红润的嘴角一勾,凤眸半眯,笑盈盈地对着姐妹俩招了招手,示意她们过去。
  
  端木绯也赶忙挥了挥手,可爱的小脸上笑容甜美。
  
  楚太夫人来回看着端木绯和安平,眉头微挑,随口问了一声:“殿下,老身瞧您与这端木家的小姑娘感情不错,莫不是瞧中了她?”
  
  楚太夫人这句话本来只是调侃地随口一说,谁想,安平的凤眸登时就晶晶亮的,嘴角翘得更高了,化去了她脸上的冷艳。
  
  “楚太夫人,”安平转头,神色柔和地对着楚太夫人低声说道:“绯儿委实是聪明又乖巧,再贴心没有了,本宫是越看越喜欢,恨不得有这么个女儿才好……”
  
  反正儿媳就是半个女儿,等以后绯儿过门,她一定待她比阿炎还好!
  
  楚太夫人听着不由忍俊不禁,也听出了几分安平的心意来。
  
  是啊!阿炎今天都满十五岁了,也到了该成亲的年纪了。不过,端木家的这位四姑娘年纪还小,阿炎恐怕还要等上几年……
  
  楚太夫人抬眼朝渐渐走近的端木绯和端木纭望去,看着她们身后那一片片连绵不绝、红艳似火的枫林,看着那片火红与蓝天的交界处,似是而非地叹道:“这天也快变了。”
  
  碧蓝如洗的天空万里无云,阳光灿烂,那来来往往的人流让这千枫山看来生机勃勃。
  
  “殿下,楚太夫人。”
  
  端木纭和端木绯姐妹俩走进望景亭后,齐齐地给安平和楚太夫人行了礼,两个小姑娘刚爬了会儿山,气息都有些紊乱,两张如玉的脸颊上染着淡淡的红霞,看来神采飞扬,人比花娇。
  
  端木绯笑眯眯地举起了自己手中的几盒点心,沾沾自喜地说道:“楚太夫人,我今早又买了锦食记的重阳糕……殿下,我们一起吃吧!”
  
  楚太夫人笑着应了一声,又吩咐俞嬷嬷给众人倒了菊花茶,花茶的清香很快就萦绕在凉亭中,安平捧着花茶笑吟吟地说道:“还是本宫有福气,两手空空地来,这有吃又有喝的。”
  
  端木绯吃了块糕点又喝了半杯菊花茶,呼吸渐渐平稳下来,身子也畅快了不少,笑着接口道:“殿下,这难得的重阳节,您不觉得还少了点什么吗?”
  
  安平怔了怔,脱口道:“重阳当饮重阳酒。”
  
  自己与长公主殿下果然是有默契。端木绯笑了,露出颊畔一对可爱的笑涡,摇头晃脑地说道:“《西京杂记》载:菊花舒时,并采茎叶,杂黍为酿之,至来年九月九日始熟,就饮焉,故谓之‘菊花酒’。”这菊花酒又称重阳酒。
  
  端木绯可爱地眨了眨眼,意味深长地说道:“殿下,楚太夫人,您二位回府后,可别忘了喝一杯重阳酒!”今日一早,她就派人把酿了足足一年的菊花酒送去了几户相熟的府邸,想必现在酒已经送到了。
  
  安平自然也领会了,转头对着楚太夫人笑道:“楚太夫人,看来本宫果然是个有福气的。”她笑容满面地眨了下眼,仿佛在说,本宫这未来儿媳不错吧?
  
  “殿下自然是个有福的。”楚太夫人温和地笑了,“令郎如此孝顺。”说着,她的目光朝山顶的方向望去,端木绯下意识地顺着她的目光也看了过去。
  
  几丈外一条蜿蜒的石阶上,一个长身玉立、着一袭雪色衣袍的少年公子步履轻快地拾级而下,朝望景亭这边大步流星地走来。
  
  山风习习,少年的衣袍被风吹得肆意飞舞,猎猎作响,让他看来玉树临风,又颇有一种诗文中少年侠客的洒脱不羁。
  
  封炎也看到了坐在凉亭中的端木绯,目光灼灼,却并不意外。别人不知道,他却知道自从阿辞的双亲过世后,每一年的重阳节阿辞都会与楚太夫人一起来这望景亭中……
  
  想着,封炎心底微微泛起一种痛楚,为他的蓁蓁感到心痛。
  
  他定了定神,若无其事地走到了亭中,给众人都见了礼,目光又在端木绯身上多停留了一瞬,让安平、楚太夫人和端木纭皆是会心一笑。
  
  三人一不小心对视了一眼,不知道为何,三人都心有灵犀地明白了什么。
  
  “娘,”封炎毫无所觉地对着安平道,“……已经准备好了。”
  
  九月初九是安平的皇兄崇明帝的忌日,每一年,安平都会来此祭拜皇兄,今天也不例外。
  
  封炎话落的同时,四周的空气顿时有些凝滞起来,安平还在微微地笑着,身上却隐约散发出一种淡淡的哀伤。
  
  安平不紧不慢地站起身来,抚了抚衣裙后,笑眯眯地对着端木纭和端木绯说道:“纭儿,绯儿,你们在这里等等本宫,一会儿本宫下来与你们一起逛市集去。”
  
  “殿下,我和姐姐在这里等您。”端木绯毫不迟疑地点头应下了,不禁想起去年和安平一起逛集市的事,安平的眼光独到,和她逛街逛铺子再好玩不过了,不像她那个攸表哥啊……
  
  端木绯忍不住又在心里嫌弃了李廷攸一把。
  
  端木绯和端木纭起身目送安平和封炎沿着山间的石阶拾级而上……
  
  “簌簌簌……”
  
  山风不断吹拂着,拂动着那无数枫林摇曳着,就像是漫山遍野的火焰在熊熊燃烧着。
  
  端木绯盯着赤红中那两道雪色的身影,眸光微闪,眼神渐渐变得恍惚起来。
  
  端木绯知道他们母子要去做什么,十五年前那场宫变,虽然如今很少人提及,但是她却从祖父楚老太爷那里听过不少。
  
  十五年前的这一日,就是今上逼宫之日,伪帝自刎,安平长公主府也从此荣耀不再,整个大盛朝在那短短的一天一夜中天翻地覆。
  
  端木绯望着安平的背影渐行渐远,心底也感染了她的惆怅,在最重要的亲人遭遇生死危机时,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感觉,她也明白……
  
  端木绯乌黑的大眼中隐隐浮现一层水光,她随手从亭子旁的花丛中摘了一片叶子,用帕子擦了擦后,抬手把碧绿的叶片放在粉润的樱唇间,吹响了叶笛。
  
  一阵优美而婉转的叶笛声自亭中悠然响起,随着那习习山风飘远,隐约带着一丝哀伤,一丝抚慰,一丝温柔的缱绻……
  
  叶笛声与四周的风声、雀鸟声完美地融和在一起,仿佛一曲大自然奏响的乐曲般,空灵梦幻,似近还远。
  
  走在山路上的安平和封炎当然也听到了叶笛声,母子俩皆是下意识地驻足。
  
  封炎长翘的眼睫在风中微微颤动了下,嘴角不由轻扬了起来,脱口道:“是蓁蓁……”
  
  安平已经回头,果然看到凉亭中一个着绯色衣裙的少女娉婷而立,少女半闭着眼,唇间抿着一叶绿笛,看来温润静好,又透着几分活泼俏皮,说不出来的清丽动人。
  
  小丫头明明还不满十一岁,这一瞬间,安平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一个及笄少女盈盈而立,如皎月似娇花。
  
  安平很快收回了目光,看向了身旁的封炎,可怜她的傻儿子都快变成望妻石了。
  
  安平唇角微翘,继续往山上走去,原本沉重的心情忽然间就变得轻快了起来,她还是得好好琢磨着怎么快点帮阿炎娶到媳妇才好……
  
  “哗哗……”
  
  又是一阵山风猛地吹来,山道两边那枝叶摇摆的哗啦声似乎在响应着什么。
  
  等到安平和封炎回来的时候,已是巳初了,楚太夫人和俞嬷嬷已经走了,亭子里只剩下端木纭和端木绯姐妹俩,她们身旁还多了一盆野菊花,丝丝缕缕的粉色花瓣在风中微微颤颤,看着花型饱满,姿态妩媚。
  
  安平和封炎一进亭子,就有一股淡淡的香烛味随风飘来。
  
  安平看着那盆菊花微微挑眉,端木绯就笑眯眯地解释道:“刚才有个小妹妹想吃重阳糕,她的家人就拿一个茱萸囊跟我换了,后来又有人用一壶菊花酒换走了茱萸囊……”
  
  端木绯数着手指说着,连续说了五六样东西后,才说到一个挖菊的姑娘用这盆菊花换走了一个纸鸢,她三言两语说得安平忍俊不禁地笑了。
  
  亭子中溢满了安平的笑声,她身旁的老嬷嬷早已经见怪不怪了,如今啊,公主府中谁人不知哄得了主子开怀的人除了公子,又多了一位端木四姑娘。
  
  端木绯清了清嗓子,从一旁拿出了一串娇艳欲滴的茱萸来,递向了封炎道:“封公子,今日是你的生辰,区区薄礼,不成敬意。”
  
  端木绯本来也没想起要送封炎生辰礼,还是刚才那个哭着要重阳糕吃的小姑娘哭哭啼啼地说今天是她生辰,她就是想吃锦食记的重阳糕,端木绯才骤然想到自己是不是该趁着封炎的生辰有所表示,讨好一下封炎。
  
  有道是,重阳插茱萸,她就临时动手做了串茱萸。
  
  “多谢端木四姑娘。”封炎心花怒放地接了过来,捏在手里愣了愣,才意识到这根本就不是真的茱萸,绿叶是用绢布做的,红色的茱萸是用红珊瑚珠子替代,乍一眼看,惟妙惟肖。
  
  封炎的目光落在那一颗颗鲜红似血的红珊瑚珠子上,觉得有种莫名的眼熟。他立刻就想到了什么,朝端木绯头上的双螺髻望去。
  
  果然,原本她戴在头发上的那对红珊瑚珠花此刻已经少了一只,很显然,他手里的这串茱萸就是用她的珠花做的……
  
  砰砰砰!
  
  封炎的心跳砰砰加快,心如擂鼓,说不出的欢欣雀跃,就仿佛忽然间他与蓁蓁共享了同一件东西,又似乎他们之间有了一个别人不知道的小秘密。
  
  端木绯被封炎那发直的目光看得心里有些七下八上,呼吸微窒,心道:莫非封炎觉得自己这份礼送得太敷衍了?
  
  下一瞬,就见封炎随手就把手里的那串茱萸戴在了耳畔,红艳艳的“茱萸”衬得少年眉目如画,容色逼人。
  
  端木绯这才松了口气,安平知道封炎怕是乐得找不到北了,便若无其事地提议道:“我们下山去集市吧,这个时间想来是集市最热闹的时候,正好去凑凑热闹。”
  
  虽然端木绯从前陪楚太夫人年年来此,只是楚青辞的身体不好,所以祖孙俩一般不会去人多的地方,去年还是她第一次逛这里的集市。
  
  端木绯笑眯眯地连声附和,又与端木纭说起去年重阳节她在集市的所见所闻,包括她当时在集市上买回去的那些绢花。
  
  “……姐姐,我去年送你的那朵‘香山雏凤’绢花还是殿下替我挑的呢。”端木绯兴致勃勃地说着,“也不知道那个摊子今年还在不在……”
  
  端木纭一边聆听着,一边暗暗观察着安平和封炎,心里是觉得这对母子都不错……不过,她还要细细再考察才行。
  
  想着,端木纭还颇有种身负重任的使命感。
  
  四人说说笑笑地从某一条山间小路下山,来到了千枫山的西南侧,然而,眼前的一幕让端木绯和安平都下意识地收住了脚步。
  
  明明还是去年的同一个地方,明明还是同一个市集,今年的摊位至少少了一半,摊子与摊子之间空荡荡的,显得很是萧条,不少本来来逛市集的百姓都觉得扫兴极了,嘀嘀咕咕地就回头了。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端木绯一行人想着难得出来玩,还是随意地逛了逛。
  
  市集上卖的东西与往年相差无几,都是些应景的菊花盆景、纸鸢、茱萸囊、菊花酒、重阳糕等等。
  
  逛了大半个市集,都没有看到那个绢花摊子,端木绯心里有一分惋惜,不过安平和封炎的兴致显然非常高昂,没一会儿,母子俩就买了一大堆东西,奔霄的身上挂满了布袋、箩筐,原本的英伟矫健荡然无存。
  
  端木绯一脸同情地看着奔霄,可怜的奔霄偏偏碰到这么个主人,以后,自己一定会对飞翩很好的。她真诚地看着奔霄,努力用眼神表达着她的决心。
  
  突然,她眼角的余光注意到了右前方一个卖绢花的摊子,不由眼睛一亮,指着那里说道:“殿下,姐姐,我们去看看绢花吧。”
  
  女子都喜欢漂亮的首饰,三人就兴致盎然地朝那个摊子走了过去,直接把封炎忘在了原地。
  
  “夫人,两位姑娘,请随意挑,随便看。”摊位的摊主是一个年轻的少妇,二十来岁,蜡黄的皮肤,神情有些憔悴。
  
  端木绯随意地捻起了一朵“粉旭桃”的绢花,越看越眼熟,就随口问道:“店家,你家是不是去年也来这里卖过绢花?”
  
  年轻的少妇怔了怔,就赔笑道:“是啊,我们每年都来这里卖绢花……不过往年都是我男人来的。”少妇虽然还在笑着,但是这笑中却多了一抹苦涩。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端木绯也没多问,又捻起了一朵大红色的绢花,正想问安平和端木纭的意见,就听那年轻的少妇身后传来一个尖锐苍老的女音直刺入端木绯耳中:
  
  “你个赔钱货,谁让你吃重阳糕的!赔钱货就是赔钱货,就知道浪费家里的口粮……”
  
  端木绯抬眼望去,就见一个着青色衣裙、头发花白的老妇正粗鲁地拧着一个五六岁的女童的耳朵。
  
  “祖母……”娇小瘦弱的女童抽抽噎噎,泪水“吧嗒吧嗒”地自眼角滑落。
  
  “娘,您别骂妞妞了,是我给她吃的……”年轻的少妇急忙冲到了女童身旁,揽住了孩子,声音嗫嚅地说道,语气中透着一丝怯懦。
  
  老妇闻言更怒,指着她们母女破口大骂着:“吃什么吃!今天都没卖出几朵绢花,家里都快断粮了,还吃吃!”
  
  “娘,妞妞还小,还是长身体的时候……”
  
  “所以你就要饿死老娘我吗?饿死了我,你好改嫁吗?!”那个老妇喋喋不休地咒骂着,形容狰狞。
  
  少妇紧紧地抱着女儿,身子不安地缩了缩。
  
  自从朝廷颁布征兵令,她的天就塌了!
  
  ------题外话------
  
  昨天有三更,需要月票充充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