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359惊雷,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359惊雷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端木绯刚要说不,端木珩已经又走回来了,隔着袖子一把拉过了端木绯纤细的手腕,对着端木宪说道:“祖父,我和四妹妹就先走了。”
  
      “……”端木绯满含期待地看着端木宪,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仿佛在说,祖父,我还要陪你下棋呢。
  
      输了棋的端木宪只当没看到,心里觉得他们兄妹的感情可真好,家和万事兴啊!
  
      端木宪一脸慈爱地笑着挥了挥手,意思是,你们兄妹去吧。
  
      端木绯扁了扁小嘴,一步三回头地被端木珩给拖走了,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端木宪努力地忍着笑,转过头研究起眼前的棋局来,心想着:怎么会这样呢?四丫头都让了他三个子了,他怎么就还是输了呢?
  
      端木珩和端木绯兄妹俩离开外书房后,就一起去了外院的琼台院。
  
      端木珩口中的柳先生就是章家推荐的大儒柳华闻,自柳先生十一月初来到端木府后,就住在琼台院中,两个小的另请了先生为他们开蒙,只有端木珩每天会来琼台院上课。
  
      当柳先生看到今晚上课的学生又多了一个时,眼中的惊讶一闪而过,笑吟吟的目光在端木绯的身上扫过。
  
      “柳先生,”端木珩一丝不苟地给柳先生行了礼,又介绍端木绯道,“这是我家四妹妹,从今日开始来这里旁听。”
  
      柳先生约莫四十来岁,一派的斯文儒雅。他捋着山羊胡,含笑道:“那就坐下吧。”
  
      反正端木四姑娘是个姑娘家又不用考科举,多她这个旁听,少她这个旁听,对自己而言,其实没什么影响,自己只要教好端木珩就好。
  
      “……”端木绯傻眼了,本来她还抱着一丝期望,指望柳先生会把自己这个莫名其妙的插班生赶走呢!
  
      这下,她也只能赶鸭子上架了。
  
      端木绯心里默默地叹气,只能乖乖地坐下了。
  
      柳先生清了清嗓子后,就开始上课:“今天我们继续说《中庸》。子程子曰:不偏之谓中,不易之谓庸。中者天下之正道,庸者天下之定理……”
  
      端木绯呆呆地坐在端木珩的后方,两眼渐渐地涣散了,根本就没注意柳先生在说什么……
  
      可怜的端木绯被端木珩盯着足足上了整整两个时辰的课,直到二更天的时候才蔫蔫地回了湛清院,临睡前,她还记着,明天一定要去找祖父求求情。
  
      要是每天都这样,这日子可就没法过了。
  
      但是第二天,一直等到下午下衙的时候,端木宪还没有回来。
  
      为了雪灾的事,端木宪这些日子忙得三五日才有时间回家一趟,尤其是今日,晋州也递上了求朝廷赈灾的折子,折子上说,晋州的泙耀镇、云窟县等六个镇县灾情严重,压塌了百姓的房屋,冻死了不少牛羊和大片的蔬菜,百姓苦不堪言,望朝廷拨粮镇灾,免去明年的赋税。
  
      眼看着要过年了,皇帝看到这个折子,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面沉如水,打发了端木宪道:“此事容朕再思,你先退下吧。”
  
      “皇上,那臣就先告退了。”端木宪给皇帝作揖行礼后,就退了出去。
  
      皇帝直愣愣地看着案上的这张折子,眉宇紧锁。
  
      “皇上喝口定神茶。”岑隐双手给皇帝奉上了杯药茶,安慰道,“皇上,丕极泰来,我大盛的气运正盛。”
  
      药茶的香味萦绕鼻端,让皇帝紧蹙的眉头稍稍舒展了一些。
  
      “阿隐,朕看这雪灾定是上天的警示,朕当日真不该贸然打开那个佛龛的……”皇帝感慨地叹道。
  
      每每想到那尊目中爬出黑蚁的观音像,皇帝就觉得心神不宁,半垂的眼帘下,眸子漆黑一片。
  
      他不想罪己,这要是真的下了罪己诏,就仿佛说自己不配为帝一样,尤其他这帝位并非自父皇手中传来的……
  
      只是想想,皇帝就觉得如鲠在喉。
  
      “都是那个逆子。”皇帝磨着后槽牙道,心口像是压着一座山似的。
  
      “皇上,”岑隐不紧不慢地说道,“既然这事情源于千枫寺,臣以为干脆去千枫寺做场法事以示诚心,皇上觉得如何?”俊美的青年那阴柔的嗓音如春风拂面。
  
      这个主意不错!皇帝一想,心动了,眉头挑了起来,抬眼朝岑隐看去,“阿隐,那就由你代朕去一趟千枫寺安排一场法事。”
  
      岑隐领了命,跟着又道:“皇上,有道是,解铃还须系铃人。不如让二皇子殿下随臣一起前往?”
  
      皇帝转了转拇指上的玉扳指,心道:是了,阿隐说得没错,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件事本来就是次子惹下来的麻烦,也该那逆子亲去“请罪”!
  
      “阿隐,还是你想得周道!”皇帝深以为然地夸着岑隐,“一切就交给你了。”
  
      有了应对之法后,皇帝浑身一轻,只觉得这些日子来的烦恼好像扫去了一大半。
  
      “皇上放心。”岑隐躬身作揖,脸颊微微低下,嘴角在皇帝看不到的角度翘了起来。
  
      御书房里静了下来。
  
      于是,腊月十三日,岑隐与二皇子慕祐昌夫妇一行再次前往千枫寺。
  
      自打上月从千枫寺回京后,皇帝就对慕祐昌很是不满,慕祐昌之前好不容易才借着楚家这门亲事讨好了皇帝,现在又闹成了这样,这段时日心中一直很是不安。
  
      皇帝命他与岑隐一起去做法事,他自然二话不说地从命,一路上,他对岑隐也殷勤得很,几乎是点头哈腰。
  
      “岑督主,最近化雪地上湿滑,您可要脚下留神啊。”
  
      “岑督主,本宫听闻这里的斋菜不错,上次没来得及享用,这次我们可不要错过了。”
  
      “岑督主……”
  
      慕祐昌在前方与岑隐赔着笑,楚青语低眉顺眼地跟在后面,几人沿着山间小径一路上了千枫山的山顶。
  
      等到了千枫寺,住持惠能大师带着一众僧人已经准备好了。
  
      法事是从巳时开始的,就安排在静心殿。
  
      殿内香烟缭绕,两边僧人井然有序地站立着,沉默中,弥漫着一种庄严肃穆的气氛。
  
      慕祐昌和楚青语纷纷在观音像前的蒲团上跪了下去,殿内响起了僧人们庄严的念佛声,众人念佛,如同一人,中间夹杂着敲木鱼的笃笃声,节奏单调。
  
      “轰隆隆!”
  
      殿外忽然就响起了一阵轰雷声。
  
      慕祐昌原本闭合的眼眸猛地睁了开来,回首往殿外一看,却发现明明他们上山时还阳光灿烂的天空不知何时变得阴沉了下来,层层阴云布满天空,仿佛暗夜提前降临。
  
      隆隆的雷声一声比一声响,如同万马奔腾般,仿佛是上天在发出愤怒的咆哮声,仿佛上天在宣誓着某种不满,仿佛连他所处的静心殿都随着雷声震了一震。
  
      慕祐昌咽了咽口水,眸子里掩不住惶恐之色,耳边那连绵的雷声萦绕在四周,每一下就如一击重锤重重地捶打在他的心口上。
  
      这才刚开始做法事,就响起了惊雷,这也未免太——
  
      不吉利了。
  
      慕祐昌心下忐忑,僵硬地转回头,却正好对上了一旁岑隐那双深邃狭长的眸子,不由身子一僵。
  
      岑隐似笑非笑地与慕祐昌四目对视。
  
      “轰隆隆!”
  
      又是一阵轰雷响起,外面噼里啪啦地砸下了豆大的雨滴,密密麻麻,顷刻间,就变成了一场瓢泼大雨,大雨如帘,雨越下越大,而那天际的雷声还在此起彼伏地炸响着。
  
      岑隐分毫不动,神情泰然地看着慕祐昌,慕祐昌被他看得更慌了,下意识地问道:“岑……管家,这……这法事还要不要继续?”
  
      他身旁的楚青语默不作声,心底同样有些七上八下的。
  
      “二少爷,上次来千枫寺,有所惊动……”岑隐意味不明地说着,一边说,一边抬起右手漫不经心地掸了掸左肩头。
  
      这一幕看得慕祐昌瞳孔猛缩,不禁想起了上次来千枫寺中从岑隐肩头被掸落的那一点灰烬……
  
      岑隐他果然是知道了吧,知道是自己在静心殿纵火!慕祐昌被岑隐看得心跳砰砰加快,慌忙地想找借口解释:“岑……”
  
      “二少爷,您是替老爷来做法事的。”岑隐根本就不想听慕祐昌的托辞,直接打断了他,“您可曾想过就这样空手而归,要怎么跟老爷交代?”
  
      “岑……管家。”慕祐昌的声音愈发生硬,欲言又止,想求岑隐帮着隐瞒。
  
      岑隐直直地看着他,眼神幽深如海,深不可测。
  
      慕祐昌的心越沉越低,更没底了。
  
      以岑隐现在的地位,可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自己虽然是皇子,可既非嫡子,也非长子,又惹父皇不喜,自己根本给不了岑隐什么……又凭什么让岑隐替自己隐瞒?!
  
      慕祐昌只觉得周围的空气近乎凝固,几乎喘不过气来,脸上更是惨白如纸,六神无主。
  
      殿内众僧侣的念佛声不断,而这些庄严肃穆的声音非但不能抚平慕祐昌的心绪,反而令他更乱了。
  
      他拧了拧眉,近乎卑微地问道:“岑……管家,那您觉得该怎么办?”
  
      岑隐微微一笑,云淡风轻地说道:“既然是二少爷您犯了‘事’,不如就去外头跪着,以平天怒!”
  
      外面雷鸣声不断,可是岑隐那阴柔的声音却似乎带着一种奇妙的穿透力,一字一句,尤为清晰。
  
      去外面跪着?!慕祐昌先是下意识地看向殿外的倾盆大雨,跟着又看向了他身旁的罪魁祸首——楚青语,他的眸子阴鸷如枭。
  
      这一切都要源于楚青语……那么触怒神灵的也该是楚青语才是。
  
      楚青语被慕祐昌阴沉的目光看得心里咯噔一下,想说话,下一瞬,慕祐昌的眼眸就变得温和起来,仿佛刚才只是她的幻觉一般。
  
      毫无起伏的念佛声回荡在四周,包括惠能大师在内的僧人一个个都目不斜视,只顾念经,仿佛什么也没听到。
  
      慕祐昌跪在蒲团上,合掌望着前方面目慈祥的杨枝观音像,好一会儿没动弹。
  
      自己好歹是皇子,去雨中跪着成何体统,这要是传出去了……
  
      “滋啦啦!”
  
      忽然,外面阴沉的天空劈下一道银白色的闪电,把这略显昏暗的殿宇照得亮了一亮,银白色的光线把前方观音那慈祥温婉的五官照得有些阴沉诡异……
  
      慕祐昌感觉他好像被刚才那道闪电击中似的,耳边如耳鸣般轰轰作响,整个人三魂七魄瞬间失了一半。
  
      难道自己和楚青语真的是触怒了神灵?!
  
      子曰:子不语怪力乱神。
  
      可是……
  
      俗话也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最重要的是,一旦今天的事传到了父皇的耳中,父皇肯定会责怪自己不够虔诚,到时候,岑隐再把自己在寺中纵火的事一说……
  
      自己就全完了!
  
      慕祐昌越想越怕,忽然站起身来,同时唤了一声:“语儿……”
  
      这简简单单的二个字就让楚青语隐约意识到了什么,面色更难看了。
  
      “哗哗……”
  
      大雨如瀑布般倾泻而下,地上水花四溅。
  
      现在是腊月寒冬,可想而知,这雨水淋在身上会有多冷……
  
      她已经是尊贵的二皇子妃了,为什么却要受这样的苦?!
  
      楚青语想说“不”,但是她也知自己如今没有了楚家的支持,一身的荣宠全都系在了慕祐昌身上,她不能当众驳了他的脸面。
  
      楚青语缓缓地也从蒲团上站了起来,直直地盯着慕祐昌的背影,望着他大步跨出了静心殿的门槛。
  
      慕祐昌在檐下停了一瞬,就决然地步入大雨中。
  
      “哗哗哗!”
  
      雨势似乎变得更猛,更大了。
  
      慕祐昌的身子顷刻间就湿透了。
  
      楚青语瞳孔微缩,再不敢停留,也快步出了门槛,一头扎进雨帘中。
  
      “哗哗哗……”
  
      雨声将她环绕其中,楚青语的衣裙也在一息间就湿透了,雨水无情地渗透那层层叠叠的衣裳一直贴在她娇嫩的肌肤上。
  
      冰冷刺骨的雨水就像是千万根针一样扎在她脸上、脖颈上、手背上,她的头发也湿透了,雨滴顺着发丝沿着她的面颊往下淌着……
  
      她整个人就像是泡在一桶冰水中一般,浑身又冷又疼,却只能随慕祐昌一起跪在了冷硬的地面上,面朝着静心殿。
  
      那密集的雨水模糊了楚青语的视野,顺着她的眼睫滴下的雨水让她几乎无法睁眼。
  
      随着又一阵雷鸣响起,雨愈来愈大,寒风呼啸,风雨吹得四周的枝叶如群魔乱舞般摇摆不已。
  
      岑隐始终站在原处,上方悬挂的帷幔在他身上投下一层阴影,把他绝美的脸庞笼罩在了阴影中,衬得他狭长的眼眸越发深邃幽静。
  
      岑隐静静地看着跪在大雨中的慕祐昌和楚青语,神情宁静。
  
      法事还在有条不紊地继续着,殿内的气氛愈发庄重,令人肃然起敬。
  
      清脆的引磬声响起,岑隐这才动了动,目光从殿外收回,朝前望去,与站在杨枝观音像左侧的惠能大师对视了一瞬,然后就看向了他身后那道焕然一新的帷幔。
  
      之前被火烧焦的那道帷幔早就被取下,换上了一道簇新的帷幔,那鲜艳的明黄色被橘黄色的烛火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
  
      风一吹,帷幔随风微颤,发出簌簌的声音,隐约可以看到帷幔后那个闭合的紫檀木佛龛。
  
      岑隐一向平静无波的眼眸在一瞬间泛起了一层浅浅的涟漪,随即就又恢复了平静,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
  
      暴雨哗哗地下个不停,似乎永无止尽般。
  
      跪在雨中的慕祐昌和楚青语的脸上已经没有一点血色,慕祐昌是男子,即便形容狼狈不堪,但还算挺得住,而楚青语早已冻得浑身瑟瑟发抖,那白皙的肌肤下几乎可以看到青色的血管,面若纸色。
  
      这场暴雨一下就是一个时辰多也没变小的趋势。
  
      雷雨交加,电闪雷鸣。
  
      狂风将那庭院里的几棵大树刮得东倒西歪,树枝噼啪作响。
  
      闪电一次次地劈下,似乎快要劈到他的头顶上,跪在地上的慕祐昌心脏差点没跳起来,但还是忍住了。
  
      他在心里默默地念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饿其筋骨,劳其体肤,曾益其所不能……
  
      他是错了,激怒了上天神灵。
  
      不过,看在他诚心认错的份上,上天一定会原谅他的!
  
      他可是真命之子!
  
      而且,他也没有退路了。
  
      他要是现在退,父皇那里又该如何交代?
  
      以父皇眼里揉不下沙子的性子,他必须让父皇看到他的“诚心”。
  
      想着,慕祐昌暗自咬牙,腰杆挺得更直了,眼眸坚毅。
  
      任凭风吹雨打,他如磐石般岿然不动。
  
      雨渐渐变小了,寒风一吹,似乎要把他们身上的热气全部带走似的,变得更冷了。
  
      慕祐昌和楚青语感觉仿佛连骨头里都发着寒气,浑身的血液都是冰的。
  
      楚青语已经快撑不下了,她的嘴唇泛着惨淡的青紫色,如同一具从水中捞起的死尸般。
  
      她的樱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纤细的身子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会晕厥过去似的。
  
      随着又一声引磬声与急促的念佛声,法事终于完成了,雨也停了。
  
      只剩下那滴答滴答的雨滴顺着屋檐落下,空气经过雨水的洗涤变得清新了不少。
  
      此时,楚青语已是勉强撑着最后一口气,再继续下去,怕是连慕祐昌都要瘫下了。
  
      几个随行的宫人皆是目不斜视,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今日真是扰烦惠能大师了。”岑隐对着惠能大师拱了拱手,“鄙人还要回去向我家老爷复命,就告辞了。”
  
      直到岑隐迈出了静心殿,那些內侍才恍如初醒般朝慕祐昌和楚青语跑了过去,不紧不慢地喊着:
  
      “二少爷,二少夫人,您二位还好吧?”
  
      “还不快扶二少爷和二少夫人起来。”
  
      “谁去给二少爷和二夫人准备一间厢房……”
  
      “……”
  
      后方一阵喧哗吵闹。
  
      岑隐毫不回头,带着两个小內侍离开了千枫寺,径直回了京。他也没换衣裳,直接穿着身上这身湖蓝锦袍就去御书房找皇帝复命。
  
      御书房里,只有皇帝一人。
  
      皇帝已经坐立不安地等了半天了,自早朝时,就一直心不在焉地想着千枫寺的法事。
  
      岑隐不紧不慢地把今日在千枫寺发生的事娓娓道来。
  
      当他说到二皇子在观音像前跪下后,天空突然响起了惊雷时,皇帝面色一变,放在御案上的右手猛然收紧,握成了拳头,手背上青筋凸起。
  
      岑隐自然是看到了,却是不动声色,接着往下说着,把二皇子和二皇子妃跪在雨中祈福的事也都说了。
  
      “……皇上,虽是做了法事,但……”岑隐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没有再继续往下说,但眉宇之间的忧心忡忡已经溢于言表。
  
      皇帝长叹了口气,目光越过岑隐看向了后方的窗户,碧蓝的天空透过那透明的琉璃窗户映入眼帘。
  
      皇帝喃喃地望着那雨后的碧空轻声道:“只希望上天宽恕了这逆子的过错,不要让无辜的百姓来承受这份灾难……”
  
      说着,皇帝想了什么,气恼地冷哼了一声,“今早还‘有人’递折子给这逆子请封爵位,照朕看,他哪里当得起!”
  
      皇帝随手拿起案上的一封折子,想也不想地就扔了出去,那折子正好在岑隐脚边飞过,“啪”地一声砸在了后方的椅腿上,砸得那把圈椅发出“咯噔”一声。
  
      皇帝觉得犹不解气,心口还是沉甸甸的,有些气闷。
  
      岑隐观察着皇帝的神色变化,温声道:“皇上,这屋子里好像有些闷,要不要臣给您开半扇窗户?”
  
      皇帝应了一声,心里觉得还是阿隐细心得用。
  
      岑隐上前了几步,打开了半扇窗,清冷的寒风吹了进来,将屋子里的熏香吹散了些许。
  
      皇帝登时觉得舒服多了,干脆就站起身来,走到了窗边坐下,还是有几分心不在焉,心里还在想着天降惊雷到底是何意思……
  
      这法事都做完了,事情应该也就算过去了吧?皇帝在心里试图说服自己。
  
      岑隐又亲自给皇帝上了茶。
  
      粉彩珐琅茶盅上绘着颜色鲜艳的花鸟图,那华丽的金凤以及娇艳的牡丹交相辉映。
  
      皇帝的目光在那金凤上停留了一瞬,本想端起茶盅,又停下了,喃喃道:“阿炎回来也有两日了,也该给他办一场接风宴了。”
  
      不止是为了封炎,也同样是为了这几天刚刚抵达京城的那些部族们。
  
      皇帝微微蹙眉,觉得麻烦,随口吩咐道:“阿隐,这件事你来安排就好。”
  
      “是,皇上。”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落下后,御书房里就陷入一片沉寂,只有锦帘被打起又落下的声音,之后彻底归于平静。
  
      于是,第二天,还没到晌午,正在睡着懒觉的端木绯就被碧蝉和绿萝合力从被窝里挖了起来。
  
      说是皇帝派了李公公前来传口谕。
  
      端木绯整个人还迷迷糊糊的,傻乎乎地由着丫鬟伺候她着衣,伺候她梳妆,然后才去了前面的朝晖厅。
  
      端木宪自上午出门去早朝后,就没回来过,二老爷端木朝和小贺氏正陪着来传口谕的内侍。
  
      眼看着一炷香功夫过去了,端木绯却迟迟没出现,端木朝和小贺氏夫妻俩都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
  
      端木朝连连对着那內侍致歉:“李公公,让您久候了,实在失礼。”
  
      他说话的同时,小贺氏不停地使眼色让一旁的丫鬟赶紧去催,丫鬟福了福,匆匆跑了出去。
  
      小李子以茶盖拂着杯沿,发出轻微的碰撞声,声音微冷,道:“端木大人,咱家等咱家的,不劳大人费心了。”小李子的脸色不太好看,眉心紧锁,他也完全不掩饰这一点,没给端木朝夫妇一点好脸色。
  
      端木朝面色一僵,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这话,只能把这笔账先记在四侄女的身上。
  
      小李子有些心神不宁,端起茶盅,又放下,在心里暗暗地责怪自己,都怪他来得太早了,要是督主知道了,一定会觉得自己办事不可靠吧,居然吵了四姑娘休息。
  
      哎,自己怎么就这么早出门了呢!
  
      以后,自己可要牢牢记着,若是再来端木家传旨,一定要过了午时再来!
  
      小李子正懊恼地胡思乱想着,端木绯和端木纭一起来了,姐妹俩不疾不徐地穿过了月洞门。
  
      哎哟,这不是四姑娘吗!
  
      小李子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又上前了几步,对着正跨过门槛的端木纭和端木绯拱了拱手问候道:“端木大姑娘,四姑娘,近来可好?”他一脸殷勤地看着姐妹俩,笑得脸上几乎要开出花来。
  
      端木纭落落大方地说道:“李公公,我和妹妹甚好,多谢挂心。”
  
      “姑娘客气了。”小李子笑得更热情了,然后清了清嗓子,正色道,“既然四姑娘来了,那咱家就长话短说了。”
  
      厅中的几人跪下听旨。
  
      小李子拖长音调以尖细的嗓音慢悠悠地说道:“传皇上口谕,明天在千雅园为封炎封公子接风洗尘,有请端木四姑娘一同前往。钦此。”
  
      “臣女领旨。”端木绯干脆利落地附和了一句,跟着众人才纷纷地站起身来。
  
      “那咱家就不叨扰四姑娘了,先走了。”小李子又对着端木绯拱了拱手后,这才满脸笑容地走了。
  
      端木绯特意命绿萝相送,绿萝赶忙给小李子塞了红封,可是小李子哪里敢收啊,几乎是落荒而逃了。
  
      见小李子走远了,端木朝方才松了一口气,原本绷紧的肩膀也松弛下来,蹙眉朝端木绯看去,斥道:“绯姐儿,你也太没分寸了!竟然睡到这个时辰,让李公公久等了。”
  
      “就是啊。”小贺氏微微蹙眉,附和地斥道,“绯姐儿,你也不小了,都订了亲的人了,不是小孩子家家了,怎么还不知道个礼数!你要时刻谨记自己姓端木,你一人的疏漏,坏的可是端木家的名声。”
  
      小贺氏越说越是愤愤,谁不知道这些个阉人一向爱记仇,今日李公公看在自家是首辅府的面子上,对这丫头客气了几分,可是谁知道等过些日子,会不会找机会报复一二?!
  
      长房这两个丫头啊,真真是害人精!
  
      端木纭抬眼看着小贺氏,淡淡地反问道:“我怎么记得那次岑督主亲自来,还被二婶母拒之门外呢?”
  
      端木纭说得是前年岑隐亲自送她们姐妹俩回府的事,既然小贺氏要讲“礼”,那端木纭就与她论“礼”。
  
      端木绯努力地忍着笑,两眼亮晶晶地看着端木纭,就差直说姐姐威武了。
  
      小贺氏好像是泼了墨似的,脸色难看极了。
  
      端木朝也很快就想起了这回事,眼神不善地看小贺氏,这两年他这个媳妇可没少干蠢事。
  
      端木朝忍不住训了一句:“你啊,把你自己和绮姐儿管好,我就谢天谢地了。”
  
      厅堂里的空气愈发尴尬,端木纭干脆就借口要赶紧帮妹妹收拾行装,拉着妹妹站起身来。
  
      姐妹俩给端木朝夫妇俩福了福后,就离开了朝晖厅。
  
      然而,她们还没回到湛清院,端木纭这个大忙人就被一个管事嬷嬷叫走了,只留下端木绯一人继续往回走去。
  
      她有些纠结地皱了皱小脸,这都巳时过半了,她要不要睡回笼觉呢。
  
      或者,干脆等她用了午膳后,下午再歇一觉?
  
      想来想去,她最后还是决定做琴去,也不枉难得早起了一回。
  
      她的琴才堪堪完成了七八成,刚在进行大漆推光这道工序。
  
      大漆推光是制琴中相当繁琐重要的一个环节,前后一共要上二十多遍生漆,每次上完后,都要把琴放在阴凉通风的地方晾干,让它经历四季的风霜雨雪。
  
      今天是端木绯第二十二次给琴上漆,她估摸着等下一回生漆干了,就可以开始打磨并同时上弦调音了。
  
      每次端木绯制琴时,都是一个人在后院的一间小屋子里。
  
      碧蝉早就被制琴磨得没脾气了,若非亲眼看着姑娘一步步地从木材制起,她简直不敢相信看着简单的一把琴竟然这么复杂,简直比盖屋子还累!
  
      端木绯一忙起来,就忘了用膳,还是碧蝉和绿萝三番两次的提醒,总算把她请了出来。
  
      等涵星来到湛清院的时候,端木绯的午膳才刚吃完。
  
      看着桌上的四菜一汤,涵星露出心领神会的表情,戏谑地笑道:“绯表妹,这都未时过半了,你才用午膳,睡得也太舒服了吧。”也难怪这丫头不愿意跟她去蕙兰苑上女学。
  
      “涵星表姐,我早就起来了。”端木绯一本正经地为自己辩解道。
  
      “好好好。”涵星敷衍地应了一声,话锋一转,“绯表妹,本宫刚从惠兰苑出来,打算直接去千雅园,你要不要跟本宫一起去?”
  
      她的东西还没收拾呢。端木绯先是迟疑,但很快就想到如果她现在跟着涵星走的话,岂不是代表她晚上不用和大哥一起去柳先生那里上课了?
  
      想到这里,端木绯心口的那一点迟疑一扫而空,霍地站起身来,笑得又甜又糯又软,“涵星表姐,我们赶紧走吧。”
  
      于是,涵星的屁股没坐热,就被端木绯拉着兴冲冲地走了。绿萝只好先留下,等行李都收拾好了再赶去千雅园。
  
      涵星的马车不一会儿就自端木府的一侧角门驶出,端木绯紧张地挑开窗帘,往后看了一眼,确信端木珩没追上,总算松了一口气,身子也随之变得慵懒无骨,依偎在涵星的肩头。
  
      看着她一副猫儿般没睡饱的样子,涵星忍俊不禁地勾了勾唇,抬手在她的鼻尖上刮了一下,取笑道:“本宫今早为了去惠兰苑上课鸡鸣就起来了,也没困成你这样。绯表妹,你上辈子是不是猫儿投胎啊?”
  
      端木绯歪着脑袋想了想,她上辈子姓楚,肯定不是猫儿。
  
      因此,她郑重其事地摇了摇头,然后笑嘻嘻地说道:“涵星表姐,你上辈子约莫是只鸟。”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谁想,涵星居然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对着端木绯眨了眨眼,“可不就是,本宫上辈子肯定是头凤凰!”
  
      她是公主,当然是凤了!
  
      说着,涵星自己就忍不住笑了出来,端木绯也被她逗笑了。
  
      表姐妹俩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小小的车厢里。
  
      笑过之后,涵星又老生常谈地叹道:“要是绯表妹你也去女学就好了……都没人陪我玩。”
  
      对于这个话题,端木绯笑而不语。
  
      所幸,涵星的感慨来得快也去得快,她很快就想起了另一件事来,“绯表妹,你猜我今天从惠兰苑出来时,碰上谁了?”
  
      这一回,端木绯十分识趣,立刻就歪着小脸问道:“谁?”
  
      涵星神秘兮兮地笑了笑,才道:“陶三姑娘。”
  
      “本宫听女学里的其他姑娘说,她天天去惠兰苑找戚大家求情,都去了半个多月了,不过戚大家还是不为所动。”
  
      “倒是钟大家觉得不要对一个小姑娘家太苛刻了,还说陶三姑娘是琴艺的魁首,在琴艺上极有天份,似乎是想收她做入室弟子。”
  
      端木绯一边啃着瓜子,一边津津有味地听着,瞌睡虫一下子就全跑了,眼眸亮得好似闻到鱼腥味的猫眼般。
  
      涵星继续道:“钟秀说了,要是有什么进展,就派人去千雅园给本宫送信。”
  
      涵星得意洋洋地弯唇笑了,仿佛在说,本公主那可是四处有眼线的,消息最灵通了。
  
      端木绯很配合地鼓了两下掌,还殷勤地给她倒了杯温茶水,送到了她手中。
  
      涵星正好说得有些口干,一口气灌了半杯茶水,颇为满足,“我们中原的茶多好啊,清香馥郁,醇厚回甘。那个罗兰郡主非要说我们这是糟蹋好茶,好茶就该做奶茶,他们西北的奶茶才是最好喝的。”
  
      说起罗兰郡主,涵星就来气,觉得这个郡主真是讨人厌,处处要与人争个上下,盛气凌人的,偏偏……
  
      想起端木贵妃与她说得某件事,撅了噘嘴。
  
      “绯表妹,母妃跟本宫说,那个讨厌的罗兰郡主似乎想嫁到中原来,而且……”涵星顿了顿,小嘴翘得差点可以吊油**了,“父皇似乎是想让她给大皇兄当侧妃。你说父皇他是不是乱点鸳鸯谱?”
  
      照涵星看,她那个父皇这个月老根本就不靠谱,瞧他之前给大皇姐挑的人选根本就不着调,现在给大皇兄挑的侧妃又是这样……
  
      端木绯本来直觉地想点头,可是这下巴才动了一下,又觉得不对啊。
  
      她和封炎的婚事也是皇上赐的……那到底算不算是乱点鸳鸯谱呢?
  
      端木绯的小脸登时有些纠结,默默地给自己也倒了杯茶水。
  
      她还是喝茶吧,别浪费了这上好的碧螺春。
  
      涵星也不指望端木绯回答,她嘴角勾出一个狡黠的笑意,凑到端木绯耳边悄悄地说道:“绯表妹,我们俩一块儿去把这婚事搅黄了好不好?”她才不要那个讨厌的罗兰郡主当她的大嫂呢。
  
      虽然涵星蓄意压低了声音,可是这车厢就这么大,一旁的宫女从珍难免也听到了,只能默默地垂眸看着自己的鞋尖,当作自己啥也没听到。
  
      “也不知道显表哥在南境怎么样了……”端木绯有些感慨地说道。
  
      且不管涵星和罗兰郡主之间的恩怨,端木绯还是比较同情慕祐显,皇子侧妃虽不是正妃,可是慕祐显人还在南境,皇帝就擅自给他“纳”一个皇子侧妃,这真的好吗?
  
      想着自家大皇兄,涵星幽幽地长叹了一口气:“母妃说大皇兄今年肯定是不能回京跟我们一起过年了……”
  
      她自出生后,还从来没和长兄分开这么久过。
  
      涵星的神色有些凝重,马车里静了几息,她很快又精神一振,心想着:大皇兄那是有大志向的人,总比那不着调的二皇兄好!
  
      “绯表妹,昨晚本宫去御书房给父皇请安,还正好碰到了二皇兄身旁的内侍来给父皇告假,说是二皇兄和二皇嫂昨天在外头淋了雨,回来就高烧不退,太医说,必须小心照料,免得寒邪入肺。”
  
      “这大冷天的,他们俩怎么还一块儿跑外头淋雨去了呢……”
  
      涵星低声咕哝着,端木绯一不小心就被茶水呛到了,连续咳嗽着。
  
      “咳咳咳……”
  
      端木绯的脑海中自然而然地想到上次封炎特意问她什么时候有惊雷。
  
      她默默地低下头,眼观鼻鼻观心地继续喝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