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441出丑,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441出丑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端木贵妃看着端木纭心情复杂,欲言又止,想再劝,可是话到嘴边,忽然就有了另一个想法。
  
      其实,换个角度想,这似乎、大概、好像也不错。
  
      儿子在信中说了,南怀人还在负隅顽抗,等他回来大概还得一两年,她本来就担心要错过端木纭了,既然端木纭自己不想嫁,那大可以等儿子从南境回来后,让他们多处处,说不定端木纭就会被打动了呢!
  
      那时候,端木纭也就十八九岁,正是最好的年华!
  
      没错,这是个机会。
  
      端木贵妃看着端木纭,娇艳的唇角翘了起来,连眼神都变得明亮起来,目光灼灼。
  
      这么好的儿媳妇哪里找,自己可怎么也不能错过了。
  
      “纭姐儿,”端木贵妃慈爱亲和地说道,“你一向是个有主意的姑娘家,本宫也不多劝你,不过,人生有许多选择,你也不要钻牛角,非要拘泥于一种。你才十七岁而已,人生还长远着,不用这么快下决定,慢慢看,慢慢挑,你可是首辅家的姑娘,不愁嫁。”
  
      端木纭只是抿唇笑。
  
      端木贵妃心里又升起那种有点无力的感觉,还要再说,湘妃帘外传来了一阵娇脆耳熟的女音:“纭表姐,绯表妹!”
  
      涵星风风火火地回来了,巴掌小脸上神采飞扬。
  
      涵星一到,端木贵妃就再没有说话的机会,就见自家女儿都没顾上给自己行礼,一把拉起端木绯的小手道:“绯表妹,快跟本宫来。”
  
      外面那么热,其实端木绯更倾向于待在舒适的宫殿里,可是她根本没机会,已经被涵星风风火火地拉走了。
  
      湘妃帘又是一起一落,簌簌作响。
  
      端木贵妃不住摇头,心里再次叹道:何止是这个小侄女,自家女儿也还是个孩子呢!
  
      端木贵妃与端木纭面面相对,皆是会心一笑。
  
      出了钟粹宫后,就是一阵热烘烘的热气扑面而来,这秋老虎还颇为生猛。
  
      这时已经快午时了,金色的太阳高悬在正上方,灿烂而灼热。
  
      端木绯差点没打退堂鼓,涵星拉着端木绯不疾不徐地走入一条蜿蜒的游廊中,噘着小嘴说道:“绯表妹,三皇姐非要和本宫争,你可要帮本宫才行。”她拉着端木绯的小手,晃了晃,一副撒娇的小模样。
  
      端木绯拿这个表姐没辙,心里也有几分好奇,挑了挑眉稍问道:“涵星表姐,到底出了什么事?”
  
      涵星一副“本宫就知道你会帮本宫”的样子,娓娓道来:“三皇姐今天得了一幅画,她非说是前朝严修竹的真迹。本宫以前听你提起过,严修竹画竹子时有个怪癖,非要把竹节画成双数,今早本宫闲着无聊就数了数……结果就发现那幅图里的竹节有的是双数,有的是单数。那肯定不是严修竹画的竹!”
  
      “本宫就跟三皇姐说了,结果她不信,非说那就是严修竹的画。本宫就跟她争了起来,还打了赌,正好三皇兄路过,三皇姐就把他叫过来评评,结果三皇兄也觉得是严修竹的真迹。”
  
      “哼,绯表妹你告诉本宫的又怎么会有错,本宫当然不服气,想着你今天进宫来了,就来找你搬救兵了。”
  
      涵星昂了昂下巴,小嘴嘟得都快可以挂油瓶了。
  
      端木绯连忙反握住她的手,拉着她继续往前走去,“涵星表姐,你放心,有我呢!”她自信满满地笑了。
  
      涵星当然知道她的绯表妹有多神,笑嘻嘻地附和道:“本宫知道,你可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才说了几个字,她就忍不住噗嗤地笑场了。
  
      端木绯比涵星多绷了两息,也忍不住跟着笑了,两个小姑娘清脆的笑声弥漫在空气中,随风而去。
  
      表姐妹俩说说笑笑地去了御花园,一直来到了汀兰水榭。
  
      远远地,端木绯就看到水榭中三公主舒云和三皇子慕祐景正坐在一张石桌旁,除了他们俩,还有宣武侯府的五姑娘王婉如以及舒云和涵星的几个伴读,好生热闹。
  
      水榭中的几人当然也看到了涵星和端木绯,舒云语带嘲讽地说道:“四皇妹,愿赌服输,你这样死不认输未免有失君子之风。”
  
      涵星没理她,拉着端木绯从岸边伸出的短廊走入水榭中,一直来到那张石桌前,指着桌面上铺的那幅画道:“绯表妹,你替本宫看看,这幅画到底是不是真迹?”
  
      这是一幅《墨竹图》,以焦墨浓墨淡墨描绘出层层叠叠的墨竹,布局多而不乱,墨竹清秀挺拔,别具风骨。
  
      端木绯仔细看了看,不过她不是在数竹节,而是在看这幅画的笔锋。
  
      须臾,她就抬起头来,肯定地说道:“是赝品。”
  
      水榭中的气氛登时就变了,其他几人面面相觑,神情各异,惊讶,狐疑,质疑,愤然……
  
      涵星得意洋洋地看向了舒云,扬着下巴说道:“瞧,本宫就说是假的吧!”
  
      “不可能。”舒云想也不想地说道,平日里温婉的声音有些尖锐,她斜了端木绯一眼,淡淡道,“她懂什么?!”
  
      端木绯曾经跟着涵星去上书房上过好几次课,舒云也承认端木绯的簪花小楷确实不错,可也只是字写的好罢了,每次在上书房,端木绯基本上不是在发呆,就是在打瞌睡,好像从来没睡醒过。
  
      舒云虽然在京中听过不少关于端木绯琴棋书画无所不精的传言,却觉得不过是传言夸大而已,这京中也不乏那种言过其实的所谓才女。
  
      “绯表妹当然懂。”涵星理直气壮地说道,与舒云四目对视,姐妹俩目光碰撞之处火花四射,谁也不服谁。
  
      在场有几位皇子公主在,王婉如不敢说什么,心里却是不屑,觉得端木绯分明就是不懂装懂,说来也不过是在向四公主献媚罢了。
  
      伴读们也都是沉默,不想卷到两位公主的龃龉中。
  
      相比下,坐在舒云身旁的三皇子慕祐景看着神色平静,落落大方。
  
      “端木四姑娘,你是怎么看出这幅画是赝品的?”嘴角仍旧噙着一抹温和的浅笑,看着端木绯求教道。
  
      端木绯平日里都在端木府中很少进宫,慕祐景正愁没机会见她,自然是要把握住今天这样的机会与她多搭几句话。
  
      舒云撇了撇嘴,说道:“端木四姑娘,你不会也要说什么竹节不是双数的吧!”
  
      “这是其一。”端木绯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严修竹爱竹如命,一生与竹为伴,说是竹痴,也不为过。他每每画竹都是从看竹、思竹再至画竹,构图、层次、细节等等都烂熟于胸,一旦动笔,就是一气呵成,决不停笔换笔。你们看这幅墨竹图……”
  
      端木绯指了指几处竹节与竹叶,“这几处的行笔间透出几分犹豫,还有这浓墨与淡墨的部分,从笔触、墨迹来看,恐怕根本就不是出自同一支笔。”
  
      “这幅画是赝品,虽然乍一看仿得还不错,但赝品就是赝品,假的真不了。”端木绯笑眯眯地说道。
  
      “不可能,不可能的!”王婉如的面色随着端木绯的一字字一句句变得越来越难看,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反驳道,“端木四姑娘,你这是在指责我送赝品给三公主殿下吗?!”
  
      端木绯没理会她,朝涵星看去,眨眨眼,意思是,这幅《墨竹图》是王婉如的?
  
      涵星也对着端木绯眨了眨眼,意思是,没错。
  
      王婉如见端木绯没理会自己,情绪更激动了,又道:“这幅画不可能是赝品!你根本就不懂画,莫要胡说八道!”
  
      这幅画怎么可能是假的!
  
      谁人不知她的姑父季成天喜爱书画,生前收集了不少名人墨士的画作,尤其喜爱严修竹的字画。这幅画可是她姑父的珍藏之一,怎么会是假的!
  
      慕祐景淡淡地看了王婉如一眼,这一眼温和平静,清凉如水,看得王婉如心里咯噔一下,心一点点地沉了下去,原本还想说的话咽了回去。
  
      慕祐景对着端木绯含笑道:“端木四姑娘说得是,是本宫疏忽了,今日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他看着一副风度翩翩、虚怀若谷的样子。
  
      涵星眼睛一亮,笑容灿烂,合掌道:“还是三皇兄你有眼光!”她的绯表妹说的当然不会有错!涵星一边说,还一边抛给了舒云一个得意的眼神,仿佛在说,我就说嘛!
  
      舒云面露尴尬之色,抿了抿唇,朝那幅《墨竹图》又看了看,虽然她还是没看出所以然来,但是既然慕祐景都这么说了,她也信了,心中恼怒。
  
      都怪这王婉如,竟然送自己一幅赝品,害她在三皇兄和四皇妹这里丢了面子!
  
      “王五姑娘,”舒云神色微冷,不客气地质问道,“你送这么一幅赝品给本宫是何意?!是想羞辱本宫吗?!”她语气中透着几分迁怒的意味。
  
      “三公主殿下,您误会了……”王婉如连忙想解释,可又不能说这幅画是她从季兰舟手里拿来的,她慌得手足无措,心里是把季兰舟恨上了。
  
      这时,涵星的眼角瞟到了什么,低呼了一声:“父皇。”
  
      一时间,水榭内的众人都循着涵星的目光朝另一边的清芷水榭望去,就见着明黄色龙袍的皇帝沿着两个水榭之间的短廊朝这边走来,身后如影随形地跟着一个青衣小內侍。
  
      原本坐在石凳上的慕祐景、舒云等人纷纷起身相迎,行了礼:“皇上(父皇)。”
  
      皇帝的心情不错,俊朗的脸庞上溢满了笑容。他刚在御书房里处理完了政务,就来御花园散步赏花,见几个儿女聚在这个汀兰水榭中,就好奇地过来看看。
  
      “阿景,舒云,涵星,还有端木家的小丫头,你们几个在这里做什么?”皇帝神态亲和地问道,在石桌边的一把石凳上坐了下来,自然也看到了平铺在桌上的那幅画。
  
      见皇帝还特意提及端木绯,王婉如怔了怔,眼底飞快地掠过一抹阴郁之色,急忙垂眸,掩住眸底的异色,做出一派恭敬温婉的样子。
  
      慕祐景微微一笑,也不提这幅画是王婉如打算赠与舒云的,只说他们几个对这幅画是真品还是赝品起了些争执,最后端木绯判断这幅严修竹的《墨竹图》是赝品。
  
      慕祐景说得有条不紊,把方才端木绯指出的几处地方也在画上指给了皇帝看,皇帝也被挑起几分兴致,将那幅画细细端详了一番,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小丫头,你的眼光不错。”皇帝悠闲地摇着手里的折扇,笑着夸了端木绯一句,一派风流倜傥,“朕方才乍一眼看这幅画,也差点看错了。”
  
      说着,皇帝又将那幅画扫了几眼,饶有兴致。
  
      涵星听着小脸上更得意了,尾巴都快要翘上天了。
  
      听皇帝这么一说,舒云哪怕原本心底还有一丝侥幸,此刻也消失殆尽了。
  
      这幅画必是赝品无疑了。
  
      舒云又忍不住瞪了王婉如一眼,惋惜地叹道:“父皇对严修竹的字画一向颇为赏识,儿臣本来还想把这幅画赠与父皇呢……”
  
      说着,舒云又觉得有一丝庆幸。
  
      父皇身边多的是目光如炬的名士,这要是等她把画进献给父皇后,再被人看出这是一幅赝品,届时父皇怕是会觉得扫了他的颜面,那自己岂不就是……
  
      王婉如感觉到方才三公主的那一眼如利箭般扎在她的脸上,心里忐忑不安,不知不觉中,背后的中衣已经汗湿了一片。她心里既怕三公主因此厌上了自己,又怨季兰舟竟然给了她一幅赝品,让她在皇帝和几位皇子公主前丢尽了脸面!
  
      季、兰、舟,都怪季兰舟,才会让自己处于这种尴尬的境地。王婉如此刻只恨不得插翅飞回宣武侯府找季兰舟算账。
  
      她的面色青了又紫,紫了又白,变化不已。
  
      不过,这水榭中已经没有人在意她的存在了。
  
      皇帝兴致勃勃地与端木绯说着话:“小丫头,你不仅画得不错,连赏画也颇有几分见地,不错。”
  
      “皇上过奖了。”端木绯谦虚地说道,“臣女只是恰好对严修竹有那么几分研究。”
  
      每次看到绯表妹故作谦虚的样子,涵星就觉得好笑,捂着嘴笑了笑,插嘴道:“父皇,您就别听绯表妹谦虚了,论起严修竹,她要是排第二,别人就不能说第一,否则……儿臣又怎么能看出这是一幅赝品呢!”
  
      涵星的这番因果初初听,有些怪,但是皇帝听了却是哈哈大笑,他这女儿字画读书什么的皆是平平,尤其擅长骑马马球蹴鞠之类的,她这么说,在皇帝听来,还真是十分生动形象。
  
      端木绯弯着唇角,笑得十分可爱,配合地说道:“如果是我来画这幅墨竹图,应该还可以更像一点。”她有点骄傲,又有点自谦,像是一只狡黠的小狐狸般,逗得皇帝愈发开怀。
  
      慕祐景看着这一幕眸光微闪,端木首辅家的这位四姑娘才学出众,不仅讨那位岑督主欢心,而且连父皇对她也有几分另眼相看,要是自己能够娶到她,可谓一举三得。
  
      慕祐景努力压抑着眸底的热切与野心勃勃,不动声色地笑着。
  
      这时,一个矮胖的中年內侍急匆匆地朝这边来了,一看就知道是来找皇帝的。
  
      中年內侍给皇帝行了礼后,就凑到皇帝身旁,附耳在皇帝耳边说道:“皇上,丁中庆等人在大街上闹事……”
  
      皇帝皱了皱眉,嘴角的笑意登时就消失殆尽,他转头看向涵星道:“涵星,你好好招待你表妹,朕还有事……”
  
      皇帝起身,抚了抚衣袖后,就负手离去了。
  
      两个內侍自然是亦步亦趋地跟了过去,水榭内又只剩下了几个年轻的少年少女。
  
      “端木四姑娘,”慕祐景很快将目光从皇帝的背影上收回,“本宫那里有……”
  
      他想说他那里有一幅严修竹的字,想请端木绯品鉴一番,然而话才说了一半,就让涵星匆匆打断了:“三皇兄,母妃还等着本宫和绯表妹呢,我们先走了。”她拉着端木绯的手风风火火地走了,根本就没给慕祐景再说话的机会。
  
      见状,涵星的伴读也趁势告退。
  
      这才几息功夫,这间汀兰水榭中的人就少了一半。
  
      看着表姐妹俩离去的背影,慕祐景脸色微僵。
  
      须臾,他又回过神,俊逸的面庞上依然温文尔雅,起身道:“三皇妹,为兄还有事,就先走了。”
  
      舒云道了声“慢走”,跟着就目露不耐地看向了神情忐忑的王婉如,冷声道:“王五姑娘,你先回去吧……对了,别忘了你的画!”
  
      一个蓝衣宫女神色淡淡地对着王婉如伸手做请状,王婉如只觉得三公主的两个伴读嘲讽地看着自己,如芒在背。
  
      她慌忙地亲自收起了桌面上的那幅画,屈膝告退:“三公主殿下,那臣女就先告退了。”
  
      王婉如几乎是落荒而逃般跟着那个蓝衣宫女离开了,脸色惨白如纸,心火灼烧着,就像是一头野兽在体内咆哮着,随时都要破体而出……
  
      这股怒火她压了又压,在皇宫时没有发作,在马车中也没有发作,一直到了宣武侯府时,她终于爆发了。
  
      她就像是一头发怒的野牛般,横冲直撞地来到了侯府西北角的一个院落中,却得知季兰舟不在屋子里,又愤怒地朝花园冲去,一路冲到了小花厅中。
  
      “季兰舟,你是不是故意弄一幅假画来陷害我,害我今天在宫中出了大丑!”
  
      王婉如抬手指着坐在窗边的季兰舟,心口的怒火烧得更旺。
  
      王婉如是三天前在庆王府的宴会中偶然听三公主说起,皇帝在万寿节时收到了一幅严修竹的真迹,十分欢喜,反复赏玩。三公主当时嘀咕着,要是她也能找到一幅就好了,可以献给皇帝以表孝心。
  
      王婉如就想到了自己家虽然没有,但是季兰舟有,就和三公主说了她有一幅严修竹的《墨竹图》。果然,三公主兴致很高,让她把画拿进宫去看看。
  
      她本意是希望借这幅画讨三公主开心,没准就让她进宫做了伴读,却没想到,这画竟然是赝品。
  
      她费尽心机才好不容易和三公主搞好关系,却是被这一幅画彻底毁了!
  
      想着,王婉如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季兰舟正坐在一张榧木棋盘边,对着棋谱摆棋,见王婉如来了,放下了手中的棋谱。
  
      她今天穿了一件柳色绣莲花莲叶长袄,搭配一条水绿色百褶裙,一头青丝挽了一个松松的纂儿,鬓发间只戴了一支点翠蝴蝶簪,清雅纤弱,让人看着就心生怜惜。
  
      两个少女一个怒火中烧,一个平静似水,形成鲜明的对比。
  
      “如表妹,你在说什么?什么假画?”季兰舟秀气的柳眉微蹙,疑惑地看着王婉如。
  
      “你还在装模作样!”王婉如更怒,直接把手里的这幅画丢了出去。
  
      “啪!”
  
      卷轴粗鲁地被扔在了星罗棋布的棋盘上,把那棋盘上的黑白棋子都撞洒了一地,“骨碌碌”地在光滑的青石板地面上滚了开去……
  
      那卷轴稍微展开了一些,露出纸上画的墨竹一角。
  
      季兰舟小心翼翼地把那幅画拿了过来,仔细地把画纸展开,扬了扬眉梢,似乎有些意外,“如表妹,这幅画是我的,怎么会在你手上?”
  
      “……”王婉如被哽了一下,心口的怒火仿佛被浇了凉水似的,冷静了些许。
  
      她深吸一口气,随即就理直气壮地说道:“季兰舟,你在我家白穿白住了几年,我借你一幅画又怎么了?!况且,这区区一幅赝品值什么钱!我拿了又怎么样?!”
  
      一说到赝品,王婉如的火又开始往上冲,朝季兰舟逼近了一步,“你不安好心,故意用赝品害我,今天你一定要给我一个交代!”
  
      王婉如的声音越来越尖锐,带着一种歇斯底里的激愤,两颊潮红,脖颈上青筋时隐时现。
  
      她的声音也引来了园中的不少下人都朝这边围了过来,不近不远地朝表姐妹俩指指点点,多是对季兰舟目露不屑,觉得这位表姑娘也真是不识趣,也不知道又做了什么惹五姑娘生气。这寄人篱下也该有个寄人篱下的样子!
  
      季兰舟将那幅画又卷了起来,怯怯地看着王婉如,有些无辜,有些怯懦,“如表姐,你又没与我说,就把画‘拿’了去,我怎么知道你‘拿’了幅赝品……”
  
      王婉如一时语结,她本来是想偷偷拿了画,一旦她把画给了三公主,木已成舟,季兰舟总不能再把画从三公主那里讨回来吧,只能吃下这闷亏,不想……
  
      季兰舟拿着那幅画站起身来,福了福,又道:“如表妹,你要是没别的事,我先走了。”顿了一下,她又声音柔软地道,“不问自取……不好。如表妹,你以后莫要再如此了。”说完,季兰舟款款地朝花厅外走去。
  
      不问自取是为贼也。
  
      这句话自然而然地浮现在王婉如脑海中,烧得她脑子里轰轰作响,一下子理智全无。
  
      这个小贱人竟然敢骂自己是贼!
  
      “季、兰、舟。”王婉如跺了跺脚,朝背对她的季兰舟冲了过去,双手粗鲁地朝对方推了过去……
  
      谁想——
  
      这时,季兰舟恰好转身,一个侧身,避开了。
  
      王婉如冲得太猛,又一脚踩在了一枚棋子上,身子瞬间失去了平衡,踉跄地朝前摔了下去……
  
      “五姑娘!”丫鬟尖锐得仿佛要掀翻屋顶的声音回响在屋子里。
  
      王婉如惊叫着摔了个五体投地,头发都凌乱地松散开来,狼狈不堪。
  
      丫鬟连忙去扶她,“五姑娘,您没事吧?”
  
      王婉如只觉得浑身都痛,膝盖、手肘、下巴……更痛的是她的脸面!
  
      ------题外话------
  
      我们来说个恐怖故事:今天是放假的最后一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