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449抗衡,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449抗衡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看书网..LA,最快更新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
  
  黄世扬回过神来,又上前了一步,对着耿安晧正色道:“国公爷,丁中庆和毛仁鸿是有错,但是罪不至死,今日兄弟们都在这里了,国公爷您怎么也要给大伙儿一个说法!”
  
  其他人也是纷纷点头,一派众志成城。
  
  而耿安晧只觉身心疲惫,他揉了揉眉心,再次开口道:“本公再说一遍,你们不要闹事……还有什么,我们回去五军都督府再说。”
  
  这番话绝非这些武将期望听到的,丁中庆死心了,黄世扬几人失望了……
  
  回五军都督府还有什么好说的?!丁中庆和毛仁鸿都死了,人死如灯灭,还有什么好说的?!
  
  耿安晧这不是在敷衍他们吗?!
  
  这一刻,黄世扬等人心凉到了极点,黄世扬身旁的一个黑膛脸武将忍不住说道:“国公爷,令尊在的时候,可是跟我们这些……”
  
  一听他们还要再提父亲,耿安晧忍无可忍地斥道:“父亲是父亲,如今,我才是卫国公!”
  
  他们就该听他的!
  
  而不是一次次地试图用父亲来压他!
  
  耿安晧目光冰冷地看着黄世扬等人,空气中剑拔弩张,上方的天空似乎更阴沉了,风雨欲来。
  
  封炎在一旁慢悠悠地提醒道:“马侍郎,我看着这好像马上要下雨啊。”
  
  马侍郎心里咯噔一下,又看了看天色,也急了。
  
  这行刑的时间便是晚上一刻钟,也可以蒙混过去,可是这要是天下起雨了,按照律例,就不能行刑了。
  
  届时自己的麻烦可就大了。
  
  他咬了咬牙,飞快地拈起了签筒里的那道斩令牌,然后果断地扔了出去,嘴里高喊道:
  
  “时辰到,行刑。”
  
  话音落下的同时,那块斩令牌也“啪”地摔在了地上,并微微弹跳了一下,赫然可见令牌上那大红色的“斩”字如鲜血般刺眼。
  
  两个刽子手立刻应声,雄赳赳气昂昂地把原本扛在肩头的鬼头刀高举起来,这两把鬼头刀的刀口上不知道沾过多少人的血,刀锋上闪着阴森森的寒光,叫人看了就不寒而栗。
  
  跟着,刽子手猛灌了一口酒,“噗”地往他们的鬼头刀上喷去,酒液四溅……
  
  黄世扬等人急了,再也顾不上理会耿安晧,冲了过去,嘴里喊着:“谁敢斩!”
  
  丁中庆和毛仁鸿当然也看到了那个被丢在地上的斩令牌,目光发直,脖子上几乎能感受到鬼头刀释放的森森寒意。
  
  丁中庆癫狂地哈哈大笑,枷锁晃得铮铮作响,嘴里叫嚣得更疯狂了,“国公爷,末将去地府看您了!耿家百年威名,就要毁在这一代了!大厦将倾啊!”
  
  “国公爷,您在天有灵,是要死不瞑目啊!”毛仁鸿也在高喊着,声嘶力竭。
  
  耿安晧额头的青筋一跳一跳,气得理智全无。
  
  这丁中庆和毛仁鸿根本就是死不足惜!
  
  “来人,把他们都给本公拦下!”耿安晧咬牙对着他带来的十几个亲兵下令道。
  
  “是,国公爷。”
  
  那十几个亲兵立刻抱拳领命,气势汹汹地走上刑台朝黄世扬等人逼近。
  
  他们毕竟人数众多,三两下就把黄世扬等人包围住了,为首的亲兵队长抱拳道:“几位将军,莫要让小的难做!”
  
  黄世扬更怒,直接拔出了身侧的佩刀,怒道:“谁敢拦本将军,杀无赦!”
  
  与他一道的其他五个将士也都抽出了佩刀,也是喊着:“谁敢挡道,杀无赦!”
  
  见状,那些卫国公府的亲兵也不敢轻怠,纷纷也拔了刀,二十来把长刀在半空中闪着寒光,彼此相对。
  
  双方之间火花四射,一触即发。
  
  封炎还在一旁煽风点火,“哎呦,这都动上刀子了?!马侍郎,他们这算不算是劫囚!”
  
  马侍郎哪里敢应,劫囚那可是弥天大罪,嘴上又道:“还不行刑?!”
  
  这一次,两把闪着白光的鬼头刀干脆利落地劈了出去。
  
  然后,刀落。
  
  “噗!”
  
  炽热的鲜血自那脖颈的断口疯狂地喷涌出来,溅红了鬼头刀的刀刃以及两个刽子手,把他们原本就粗犷的脸庞映得尤为狰狞可怖。
  
  两个头发凌乱的头颅坠落在地,在那沾满血迹的地面上骨碌碌地滚动了几下,丁中庆和毛仁鸿的眼睛几乎瞪凸了出去,那晦暗无神的眼眸宣告着他们已经魂归西去……
  
  他们俩都死了。
  
  从此,尘归尘,土归土。
  
  刑场上,寂静无声,静得可怕。
  
  “滋啦啦!”
  
  天空中的阴云间忽然炸下一道亮白色的闪电,把周围都照得亮了一亮,也让气氛变得更加阴森沉重。
  
  闪电的白光把耿安晧那张俊逸的面庞照得异常苍白而阴沉,他垂眸看着丁中庆和毛仁鸿的尸体,心里有种尘埃落定的感觉。
  
  “轰隆隆!”
  
  闪电之后,紧接着轰雷不断,连绵起伏地炸响在天际。
  
  以黄世扬为首的那些武将们只觉得耳边轰轰作响,浑身几乎动弹不得。
  
  他们的心中既愤怒,又失望,几乎不认识耿安晧了。
  
  曾经,身为卫国公世子的耿安晧行事有度,有勇有谋,有决断,他们这些下属都觉得耿海后继有人,却不想当少了耿海这道坚实的屏障后,耿安晧就露出了他外强中干、软弱无能的真面目。
  
  刚才那种情况下,耿安晧非但不给他们做主,竟然还下令对他们动手。
  
  这样的耿安晧让他们下面这些人如何能服气,如何能倚靠,如何能尊敬!!
  
  “轰隆隆!”
  
  周围的雷声更响亮了,如同万马奔腾。
  
  耿安晧第一个回过神来,吩咐那些包围黄世扬等人的亲兵们都退下,跟着他上前几步,用安抚的声音唤道:“黄世扬,孙……”
  
  “我们走!”
  
  黄世扬冰冷不耐地打断了耿安晧,看也没看他,直接招呼其他几个将士一起走人。
  
  其他几人也是没理睬耿安晧,他们把刀收进刀鞘中,粗鲁地撞开了那些个亲兵,直接下了刑台,毫不回头地走了。
  
  耿安晧如石化般站在高高的刑台上,面色阴鸷地目送他们渐行渐远……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屏障把他与他们隔绝了开来。
  
  耿安晧紧紧地握紧了拳头,手背上青筋根根暴起,身形绷紧如拉满的弓弦般。
  
  “国公爷,我看你们五军都督府的部属一个个都不像话,国公爷既然管不了他们,”封炎翘着二郎腿,笑眯眯地提议道,“不如考虑考虑我上次的建议,请皇上把五军都督府撤了吧?
  
  这个封炎真是唯恐天下不乱!耿安晧冷冷地瞪了封炎一眼,封炎他也就会耍耍嘴皮子,跟他多费口舌根本就是自取其辱!
  
  耿安晧直接拂袖下了刑台。
  
  后方蒋冲还在嬉皮笑脸地说着:“指挥使,这卫国公也太没礼貌了。”
  
  封炎站起身来,随意地掸了掸衣袍,笑吟吟地说道:“这叫上行下效,谁像我们五城兵马司个个都是讲道理的!”
  
  封炎对着马侍郎拱了拱手,“既然没人闹事了,那我们就走了。”
  
  “封指挥使慢走。”马侍郎客客气气地说道,心里却是一言难尽:是啊,您说什么都对,五城兵马司最讲“道理”了。
  
  封炎带着蒋冲等小弟大步流星地走了,口哨一吹,奔霄就飞奔而来,封炎从刑台上一跃而下,正好稳稳地落在了奔霄的背上,干脆利落。
  
  封炎策马从步行在午门广场上的耿安晧身旁走过,挑衅地丢下一句:“哎,堂堂卫国公却是个毫无血性的,倒是让我见识到了。”
  
  他哈哈笑着,一夹马腹,奔霄就兴奋地打了个响鼻,加快速度,马蹄飞扬。
  
  封炎也不再看耿安晧,笑吟吟地望着前方,心里想的是自家蓁蓁。唔,方才没能让祖父替他传话给蓁蓁,干脆还是摸个鱼,去端木家找蓁蓁问问吧,顺便表表忠心。
  
  封炎美滋滋地走了。
  
  望着封炎轻快的背影,耿安晧的眸子里明明暗暗,如同掀起一片惊天骇浪,浪潮翻涌,如同此刻阴云密布、雷声轰鸣的天空般。
  
  他当然知道封炎特意来跑来这里就是为了看五军都督府和自己的热闹,也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有多么艰难,更知道今天之后只怕会更难。
  
  他已经努力支撑了,但事事不遂人意……
  
  耿安晧翻身上了马,马鞭一挥,身下的马儿嘶鸣了一声,撒开马蹄踏着青石地面往前跑去……
  
  他的身后,那些亲兵策马跟在他的后方,马蹄声如雷动,可是这些声音却传不到耿安晧的耳中,他觉得这片天地中似乎只剩下了他一人。
  
  他无人可信,无人可用,无人可以依靠。
  
  他终于体会到何为世态炎凉,那些曾经奉承你、巴结你、尊敬你、称赞你的人,在你落魄势单时,只会狠狠地踩你一脚,只会在一旁说风凉话,只会质疑你、鄙夷你、蔑视你、侮辱你……
  
  耿安晧觉得身心疲惫,眸子里一片晦暗,空洞无神,弥漫着一层浓浓的阴霾。
  
  “啪!”
  
  他再次狠狠地挥动马鞭,马儿飞驰得更快了。
  
  不知不觉中,他策马驶过几条街,整个人浑浑噩噩,根本就不在意自己身在何处,又将去往何处。
  
  直到……
  
  “吁!”
  
  耿安晧忽然拉紧了马绳,朝街尾的一家铺子望去,目光微凝。
  
  一道修长窈窕、着海棠红襦裙的倩影从那间马具铺子里信步走了出来,那走路的仪态,那通身的气质,那明艳的侧颜,耿安晧一眼就认出了那是端木纭。
  
  耿安晧痴痴地看着她,眸子里的阴霾尽散,如同一道晨曦拨开了层层叠叠的乌云,瞳孔中变得明亮而璀璨,整张脸庞都随之亮了一亮,原本的烦扰一扫而空。
  
  目光炽热如火。
  
  他继承了卫国公的爵位后,每天都忙得焦头烂额,也想过等到他坐稳了位子,再去见端木纭……
  
  他们两家本来无怨无仇,却因为妹妹耿听莲让两家人一再交恶,甚至于妹妹差点就把端木纭……
  
  想起四月在皇觉寺的那场大火,耿安晧又是心口一紧,心里对妹妹更为不满。
  
  他必须做些什么来挽回两家的关系,他必须让端木纭明白他对她的心意始终如一。
  
  他们已经五个多月没见了吧,她看来更美了!
  
  耿安晧定定地看着她的明艳的脸庞,舍不得移开目光。他想上前,又有些不敢,怕她还在怨他,也想到他还在为父守孝。
  
  还有两年多,他要为父守孝三年,她会愿意等他吗?!
  
  想着,耿安晧明亮的眸子就有变得忐忑起来,下意识地攥了攥马绳。
  
  他犹豫了一瞬,正要翻身下马想上前打声招呼,眼角的余光却瞟见另一道熟悉的身影自那家马具铺子中走出,缓步走到端木纭身侧。
  
  那是一个着宝蓝直裰的丽色青年,容貌彷如上天的杰作,完美无缺,亦男亦女,但是那颀长挺拔的身形,通身那种高贵优雅的气派,让人根本不会错认他的性别。
  
  这二人站在一起,容貌气质皆是人中龙凤,一时间引得街上的不少路人都朝他们望了过去,交头接耳地议论纷纷。
  
  是岑隐!
  
  耿安晧的目光凝固在那青年的脸上,双目几乎瞠到了极致。
  
  他原本已经脱离了马镫的右脚又放了回去,身子仿佛被冻结了一般,僵住了,仿佛是被雷劈中了似的。
  
  岑、隐。
  
  耿安晧在心里咬牙切齿地念着岑隐的名字,黑浓的眸子里一点点变得幽深暴戾,如龙卷风过境般疯狂肆虐。
  
  父亲还在时,他们卫国公府足以和司礼监、东厂相抗衡。
  
  而现在……
  
  这几个月来发生的事如走马灯般飞快地在耿安晧的眼前掠过,包括适才在午门刑场的一幕幕,他的唇线绷紧如铁,面目阴鸷。
  
  如今,谁还把他们卫国公府放在眼里,别说外人,连那些所谓的“自己人”也一个个都想打他的脸,想让他来退让,想让他满足他们……
  
  是他无能,才压不住他们!
  
  耿安晧死死地盯着岑隐含笑的侧颜,心底有不甘,有愤恨,有嫉妒,也有野心!
  
  “滋啦啦!”
  
  又是一道巨大的闪电劈下,似乎要把这阴沉的天空劈成两般。
  
  “看这天色好像马上要下雨了,端木姑娘,你赶紧回去吧。”岑隐抬眼看了看那铺天盖地的阴云,对着端木纭提议道。
  
  这天色看着不妙,路上的行人要么是行色匆匆地赶着回家,要么也找了间茶楼酒肆之类的打算避避雨,此刻街道上的行人不多了,三三两两。
  
  “不碍事。”端木纭笑眯眯地说道,气定神闲,“我出门前特意问过蓁蓁,她说了,会打些雷,不过不会下雨的。”
  
  端木纭今天是特意出来给端木绯买出行用的马具的,出门前看着天气阴下来,就问了端木绯一句。
  
  岑隐怔了怔,把拳头放在唇畔,唇角勾出一个忍俊不禁的浅笑,赞了一句:“令妹一向神机妙算。”
  
  那是。端木纭深以为然,沾沾自喜地说道:“岑公子,蓁蓁算得可比钦天监要准多了,你下次要是有需要,尽管来问……”
  
  最一个“她”字还没出口,就听后方传来孩童稚气的喊叫声:“打雷了!下雨了!赶快收衣裳了!”
  
  两个四五岁的孩童一前一后地朝这边冲了过来,一边跑,一边调皮地朝街道两边吼着。
  
  跑在前面的男童根本就没看路,冷不防就朝端木纭的腰侧撞了过来……
  
  “小心。”岑隐连忙出手,挡在她的左腰侧,那个男童风风火火地跑过,在岑隐的胳膊上撞了一下,他温热的掌心不轻不重地撞在了端木纭的纤腰上。
  
  明明隔着几层衣裳与厚厚的腰带,端木纭却几乎能感受到他掌心的温度,眼睫如蝶翼般微颤,在白皙的脸颊上投下淡淡的阴影……
  
  男童根本没注意到自己撞了人,还在嘻嘻哈哈地笑着,喊着:“打雷了,闪电了,要下雨了……”
  
  “哥哥,等等我!”后边的男童步履蹒跚地追着,“下雨就不用去学堂了吧……”
  
  看着两个孩子渐行渐远的背影,端木纭“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想起了成天躲懒不爱去闺学的妹妹。
  
  岑隐不动声色地收回了手腕,也是唇角微翘,忽然道:“我小时候也盼着下雨,下雨就不用操练了……”
  
  端木纭眨了眨眼,朝岑隐那绝美的脸庞看去,若有所思。岑隐的意思是说,他家以前也是军户吗?
  
  正巧。端木纭愉悦地笑了,“我小时候最喜欢看爹爹操练了。”
  
  说话间,端木家的马车在车夫的驱使下,朝这边缓缓驶来,停在了马具铺子的门口。
  
  端木纭抬眼望了望天,不知何时,轰鸣的雷声停止了,天空还有些阴沉,但是已经有一缕阳光拨开了乌云。
  
  “岑公子,天又晴了。”端木纭唇角翘得更高,露出一个明媚夺目的笑容,仿佛在说,看,蓁蓁说得没错吧。
  
  岑隐专注地看着她,须臾,才轻轻地“嗯”了一声,目送她上了马车。
  
  端木纭从马车里挑开窗帘一角,抬手对着岑隐挥了挥,“岑公子,回见。”
  
  青篷马车沿着街道缓缓驶离,岑隐站在原地,没急着离开,目送马车消失在前方的拐角,目光怔怔,似恍惚,又似……
  
  他从小蝎的手里接过马绳,回过了头,正要上马,却看到了斜对面不远处的耿安晧,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对撞在了一起。
  
  时间在这一瞬停驻般,周围的声音都离耿安晧远去。
  
  岑隐淡淡一笑,漫不经心,先动了,利落地上了马,而耿安晧仍旧动弹不得,心底的不甘更浓了。
  
  有岑隐一日,他们五军都督府,他耿安晧就无安稳的日子!
  
  岑隐往另一个方向策马而去,空中的阴云又散开了一些,露出些许碧蓝的天空和半个太阳,天空越来越明亮了。
  
  等端木纭回到端木府时,天空已经又一片敞亮通透,仿佛刚才的电闪雷鸣只是一场幻觉似的。
  
  端木纭在仪门下了马车后,忍不住抬头又看了看天色,得意洋洋。
  
  蓁蓁算得就是准。
  
  她步履轻快地回了湛清院,来仪门接她的紫藤总觉得大姑娘出门回来后,心情好像特别好。
  
  端木纭回了湛清院后,知道妹妹在小书房,就直接往小书房去了。
  
  “蓁蓁!”
  
  端木纭一边打起了湘妃帘,一边唤道。
  
  端木绯正坐在窗边提笔画着什么,听到端木纭回来了,放下了笔。
  
  端木纭走过去,看了看端木绯身前的那张宣纸,上面画了一只狐狸纹样,“蓁蓁,你是要绣荷包吗?”
  
  端木绯含糊地应了一声,大眼飞快地朝窗外那摇曳的梧桐树望了一眼。
  
  梧桐树上空荡荡的,既没有鸟,也没有人。
  
  封炎刚刚来过,说是他寻了两块灯光冻印料,正午时偶遇了端木宪,就托他转交,一块给她,一块给端木宪。
  
  端木绯当下就手痒痒,缠着封炎问了那两块灯光冻是什么样的,真想即刻就拿来赏玩、雕琢。端木宪还没回府,她也只好先随便画画,想着等灯光冻入手了,再择一幅图样刻上去。
  
  端木纭没注意端木绯的异状,笑吟吟地在她身旁坐下了,一边赏着那灵动的狐狸图案,一边道:“蓁蓁,我刚才去了一趟马具铺子,给你定了一套马具,你可以去江南的时候用。我给加了银子加急,肯定来得及。”
  
  皇帝昨日又重新定了南巡的时间,在九月二十日。
  
  “……”端木绯抿了抿唇,浅浅笑着。
  
  其实她们给飞翩和霜纨早就备了不少马具,马房那边都专门整出了间屋子放马具。
  
  咳咳,姐姐高兴就好,就算是给飞翩一天换一套马具,一个月不重样又如何!反正她们有银子!
  
  端木纭神采飞扬,喜形于色地说着:“蓁蓁,我跟铺子的冯师傅说了我们家飞翩的样子,冯师傅当场就给设计了一整套马具,还说可以把你画的那幅奔霄、飞翩和乌夜的奔马图刻到马鞍上,还有,我让他把马鞭的把手设计成了狐狸头……”
  
  “那家铺子是岑公子介绍的,里面的冯师傅是江南‘万马斋’的,相当有名,现在出来自立门户,与朋友在京城合开了这间铺子。我去看过了,冯师傅以前是在北境学的手艺,又在江南学了画和雕刻,马具做得样样精致,不仅实用,而且好看得很,你肯定会喜欢。”
  
  岑隐?!端木绯本来只负责点头附和,忽然听端木纭提起岑隐,一下子就警醒了。
  
  她慢慢地眨了眨眼,小脸可爱地歪了歪。
  
  唔,总觉得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在发生……算了,姐姐高兴就好。
  
  “冯师傅说了,最快五天就能好。”端木纭笑着道,忽然朝四周张望了一圈,“小八呢?”
  
  小八哥最不甘寂寞了,总爱在她们俩身旁打转,要是她们姐妹在一起时,一般一盏茶功夫不到,它就会闻讯而来,卖弄一下存在感。
  
  端木绯差点没口水呛到,自然而然地想到了封炎来时,那只小八哥被吓得慌不择路的样子,按照以往的经历,它要么跑来找姐姐告状,要么就要自己躲上一炷香时间,约莫也快回来了吧?
  
  “好像是被吓到了吧……”端木绯含糊其辞地说道。
  
  端木纭还以为小八哥被方才的电闪雷鸣吓到了,嘴唇翘了翘,忽然就想到了方才在马具铺子外那个叫着“打雷下雨”的男童以及岑隐扶在自己腰身上的手……
  
  她忽然觉得耳根有些热,清澈的眸子就像是宝石般熠熠生辉,流光溢彩。
  
  自家姐姐可真漂亮。端木绯痴痴地看着端木纭,那双黑白分明、清澈见底的大眼睛看得端木纭感觉有些不自在,仿佛自己心底的秘密被人看透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