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尔顿达芙04,弥尔顿达芙4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Chapter.画展
  
  珂冬骑着脚踏车风驰电掣地来到实验工程基地,已将近十点。
  
  他们的常驻实验室里一个人也没有,其余的队员大概还在宿舍睡得昏天黑地。珂冬单肩挎着背包,走进更衣室。她打开了自己的置物柜,一样一样地把里头的东西拿出来,放入背包中。
  
  她的东西本来就不多,很快就收拾妥当了。
  
  离开实验室前,她最后看了一眼一排排整洁的实验台,掀灭照明灯走了出去。
  
  牵车的时候,短信提示音响了。她拿出手机一看,严川把庆功宴的时间和地点发了过来。
  
  高迟的微信语音也同步进来了。
  
  “别忘了晚上的庆功宴。今晚不许再穿着你那一身如丧考妣的黑衣服!”
  
  珂冬木着脸收起手机。行吧,她还有一套白色同款。
  
  工程基地旁边紧挨着一块绿茵场,一群年轻学生正在场中央踢足球。珂冬牵着车,巴着绿茵场边缘的铁丝网发呆。
  
  不一会儿,她面前的阳光一暗,一道阴影堵在了她身前。
  
  她涣散的眼聚了焦,认出了眼前这个大汗淋漓的刺猬头。
  
  “怎么样,想好了吗?”葛名远撩起运动背心擦了擦脖子上的汗,“你每年都跑到我们院蹭课,应该很喜欢这个项目吧?真的不考虑过来?”
  
  珂冬双手插兜,斜倚在车座上:“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
  
  葛名远满不在乎地笑了笑:“以你的条件,无论内保外保都没有问题。面试这关也容易,我们这儿的几个老教授早就想把你挖过来了。”
  
  “一句话,愿不愿意的事儿。我们这里的条件确实比不上你们制药,器材、经费和人力都落后了一截,毕业以后可能也没法像你们那样吃香,但我保证,你来了一定不会后悔。”
  
  珂冬忍不住抬眸看了他一眼。
  
  这么轻易地许下承诺,可他又拿什么保证呢?
  
  年轻的学子,有着无与伦比的热情。与她死气沉沉的作风一点儿也不一样。
  
  “到时候告诉你答案。”珂冬跨上单车,“放心,不会让你等太久。”
  
  下个月的研究生面试,他就能知道她的答案。
  
  “走了,回见。”
  
  单车带起了一阵微凉的风,葛名远咧着嘴蹦了起来,大力冲珂冬的背影挥了挥手:“我等你的答案啊——”
  
  葛名远回到绿茵场时心情不错,队友调侃:“葛爷这是撩妹去了?看这满面的桃花唷。”
  
  “行了行了,少在这胡说八道。”葛名远嘴角笑意不减,“爷是干大事的人,哪像你们一个个儿女情长。没出息!”
  
  严川颠了颠球,看向绿茵场边的铁丝网:“刚刚那是陈珂冬吧。”
  
  葛名远也不隐瞒:“是啊,你们院的大神。”
  
  “你想干什么?”严川蹙眉。
  
  “邀请她来我们队助力一下。”葛名远笑道。
  
  严川眉头一松:“你挖不到人的。”
  
  “为什么?”
  
  “她马上就要受邀加入我们院的核心研究组了。”严川将球踢了出去。
  
  葛名远愕然:“她虽然天分不错,但以她目前的资历,不合适吧?”
  
  严川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葛名远“嘶”了一声,半晌后似乎想明白了什么:“你们那帮人就是弯弯绕绕多,惹不起惹不起。”
  
  午饭后,珂冬一回到宿舍,迎接她的是铺天盖地砸过来的皮卡丘。
  
  “珂冬珂冬我火了!我居然火了!好突然啊……嗷嗷嗷!大佬!珂神!请收下我的膝盖!”
  
  珂冬小心翼翼地观察白白的面部表情和肢体语言,不是很明白眼下这位少女到底是生气还是高兴。
  
  “……哎呀我最喜欢的不是皮卡丘啦,我的本命是杀生丸!好气喔!”
  
  珂冬:“……?”
  
  生气吗?为什么她看到白白满面红光乐不可支?逻辑这种东西,显然不太适合用来分析暴走中的萌系少女。
  
  “别气了好吗?”珂冬倒了一杯温水,毕恭毕敬地递了上去,“我请你看画展消消气?”
  
  白白顿时安静了下来:“什么画展?”
  
  “Dante?”珂冬仔细回忆了一下入场券背面画展主人的名字,应该是这个没错。
  
  白白再度没了声音。
  
  珂冬有些紧张。
  
  下一瞬,毛绒绒的少女整只扑到了珂冬身上:“珂冬珂冬我爱你!Dante!居然是Dante!他是我本命喔!”
  
  珂冬松了一口气,眼里带了几分笑意:“你开心就好呀。”
  
  “画展是什么时候?”白白兴致勃勃地问。
  
  珂冬答:“今天下午两点。”话音刚落,她在白白脸上捕捉到了一丝恐慌。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白白从床上飞扑而下。
  
  “不急的,还有两……”珂冬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火力全开挑衣服上妆的少女,“……个小时呢。”
  
  嗯……可能两个小时真的不太够。
  
  两个人抵达画展场馆的时候,已经两点半了。珂冬一头黑线地在检票处检票,白白拿着副券等在后面。
  
  进了场馆,白白仿佛脱缰的小狗,蹭地跑没了影。珂冬双手插兜,漫无目的地在展区闲逛。
  
  大展区人满为患,来自各国的美术爱好者排成了长长的列队,白白也在那串队伍里。珂冬顿了顿脚步,拐进了西边的小展区。
  
  小展区里游客不多,两壁挂出来的多是油画。她不大懂得欣赏,只觉得颜色挺好看,画面挺抽象。不过她倒是很享受这里的氛围,安静而舒缓,时间仿佛静止了,大脑也放慢了步子,里头挤挤挨挨的模型和公式暂时停止了吵闹。
  
  她沿着展道走过一个拐角,抬眸便看到了一片星空。
  
  不知不觉,她已逛到了小展区的尽头。尽头的墙壁上挂着一副半人高的油画,画里便是入场券正面的海报。
  
  海报上的画原来并不完整。璀璨的星空下还有一个小山坡,山坡的草地上铺着一块方格毯子,毯子中央是一瓶玫瑰色的葡萄酒。酒瓶上的软木塞已被起开,一旁摆着两个高脚杯,一杯里是满上的酒液,另一杯则空空荡荡。
  
  珂冬下意识又往前走了一步。
  
  山坡上,是漫天的繁星,山坡下,是城市的万家灯火,而坡顶的人则就着晚风独自一人喝酒。
  
  这是唯一一副不那么抽象、她能看得懂的画呢。
  
  “觉得这幅画怎么样?”
  
  有人在珂冬身后问。她下意识转头,这一看却令她瞪圆了眼。
  
  “怎么?才几天就不记得我了?”黎松笑了,“我可一直记得你呢。”
  
  珂冬差点咬到了舌头:“没有……不是……”她没有想到,居然能再次见到他。仿佛藏在记忆深处的某一块积木毫无预兆地出现在了她的面前,除了惊喜,她还有几分不知所措。
  
  此时正是午后,三点钟的太阳从展馆的小窗口洒了进来。他双手插兜,闲适地站在她身后两步开外,温和的笑眼就这么瞅着她,和那日机场告别时的画面奇妙地重合在了一起。
  
  不知为何,她的脸颊蓦地有些发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