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尔顿达芙10,弥尔顿达芙10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Chapter.即兴曲
  
  家具城距离西里奥的中餐店很近,步行十五分钟就到了。
  
  导购小姐朝着黎松迎了上来:“先生需要些什么?喜欢什么样的材质和风格?我们这里……”
  
  黎松打断了她的热情推销:“谢谢,我们想自己看一看。”
  
  “好的。”导购小姐难掩失望,“如果有需要,我就在这里。”
  
  家具城统共有十二层,每一层还有无数分店。珂冬有些犯难,要想逛完这里的家居品,时间肯定不够用。
  
  黎松却逛得很悠闲:“不着急,遇到合适的就买下来,没碰到合心意的再说。我也没打算一个下午就把所有的家具都买齐。”
  
  他似乎很喜欢询问她的意见:“你觉得这个沙发怎么样?”
  
  她盯着沙发看了半天:“挺好。”
  
  “这个颜色呢?”他又问。
  
  她答:“也挺好。”
  
  “这两个呢?你喜欢哪个?”
  
  她琢磨了半天:“都……挺好。”
  
  黎松失笑:“你这个建议给得很宽泛啊。”
  
  珂冬为难地挠了挠头。在她看来,沙发只有软和硬的区别,颜色选暗一点就很不错,耐脏。
  
  “我的审美肯定没有你好,你觉得好看那就一定好看。”她讪讪道,“虽然我不能给你选择上的建议,但是我可以陪着你逛,还可以帮你拎东西。”
  
  曾经她陪白白逛街,就被嫌弃了无数次,最终愉快地沦为拎包小工。
  
  黎松莞尔:“陪我逛一逛就好,拎包倒不用。”
  
  珂冬很惭愧,大概她是古往今来最不称职的陪购向导了。
  
  “每个人潜意识里都会有自己的偏好,只是有些人没有注意到罢了。”黎松指了指这一层的沙发,“这些沙发里你喜欢哪个?布艺的实木的,随便选一个。”
  
  珂冬傻眼。她可以轻而易举地在一团乱麻的实验记录里准确无误地找到最契合的那一组数据,但要她在这些沙发里选出一个质量外形皆佳的,实在难如登天。
  
  黎松双手插兜,悠哉地站在她身侧,耐心地等她作出选择,一副哪怕等到地老天荒也不着急的样子。
  
  “你喜欢软的沙发还是硬的沙发?”珂冬纠结极了,“你喜欢什么颜色?白的、绿的、灰的还是别的什么颜色?”
  
  黎松事不关己地闲闲开口:“让你选,自然就是按着你的喜好。没事儿,选吧。”
  
  珂冬急得一脑门子汗,索性随手一指角落里那个麻灰色的布艺沙发:“那个吧。”
  
  黎松走了过去,在那沙发上试坐了几下,又横躺着瞪了蹬腿,然后坐起来冲导购招了招手。
  
  “就这个沙发。”他说,“请送到这个地址。”一边低头唰唰在订单上写下地址,一边问,“刷VISA卡可以吗?”
  
  珂冬惊懵:“这就决定了?”
  
  黎松点头:“对。我相信你的眼光。”
  
  珂冬试图挽回:“可是我自己都不相信我的眼光,要不你再看看吧,沙发这样的大物件不太好这么随意吧?”
  
  “不随意。”他陷在沙发里,半抬起头看向她,“我说了,我相信你的眼光。”
  
  她被他认真带笑的眸子看得愣了愣,莫名耳根有些发烫。
  
  速战速决选定了沙发,接下来还需要什么呢?珂冬询问地看向黎松。黎松也没有特别的目标,逛得很是随意。
  
  两人正经由手扶电梯去往六楼时,黎松忽地说:“那里有个琴行,我们去看看。”
  
  琴行不大,外围用玻璃墙筑成,里头的乐器玲琅满目。这个琴行显然不止卖乐器,还开设了钢琴小班教学,靠近玻璃墙的钢琴边上坐着几个小娃娃,跟着老师磕磕绊绊弹着一曲欢乐颂。
  
  珂冬不禁想起了小时候。那时候她对乐器特别感兴趣,陈礼祚就常常带她去这样半开放式的琴行过过瘾。每次就弹一小会儿,陈礼祚比她还紧张:“冬冬再弹一分钟啊,你妈妈买好东西马上就过来了。”
  
  傅雅卿很不喜欢女儿摆弄这些不务正业的东西。她时常对珂冬说:“冬冬,人的精力是很有限的,你要把有限的精力放在更有意义的事情上。这些漂亮的小东西只会分散你的注意力。”
  
  故而别人家小孩的书架上摆满了玩具,珂冬的小书架上永远是科学画报。
  羡慕吗?也许有过,但她早就记不清了。而现在,她确实对这些小玩意儿失去了兴趣,她有了更大的兴趣所在——实验室。
  
  傅雅卿强行剪短了她的枝桠,却给她塑起了一座美丽的通天楼阁。
  
  要想得到更好的,总得舍弃一些东西。傅雅卿总是这么对她说。
  
  是这样吗?至今珂冬也没有找到答案。
  
  “来,帮我挑架钢琴。”黎松兴致不错,“钢琴买回来,就摆在大厅的落地窗前面,弹琴的时候正好能晒到太阳。”
  
  珂冬回了回神,蓦地想到刚刚她胡乱挑沙发的乌龙,当即摆手:“我不挑,你挑。”她不要再上当了。
  
  “行啊。”黎松笑得眉目疏朗,“你帮我试音,这总可以吧?”
  
  珂冬想了想,确实不难,于是点头同意。
  
  黎松环视了一圈,指着一架黑色烤瓷钢琴对珂冬说:“试试那架。”
  
  珂冬没多想,直接坐在了琴凳上,掀开琴盖试了一小段华彩:“音色可以吗?”
  
  “才这么一点,听不出来。”他说,“你再弹长一些。”
  
  珂冬听话地奏了一个完整的小篇章。她弹完,抬头看向站在她身后的黎松:“你不来试一试手感吗?”
  
  黎松摇头:“我看着你弹琴时候手指的动作,就知道它的触感怎么样。”
  
  这样也行?珂冬不疑有他。
  
  黎松指了指旁边的深色桃木钢琴:“去弹弹那架。”
  
  他一边跟在她身后,一边打着商量:“我想听LeFestin。”
  
  流畅的琴音响了起来。
  
  弹了一半,她忽然停了,一抬头便瞅见他半眯着眼享受音乐的模样。
  
  “怎么不弹了?”他低头看她。
  
  她眨了眨眼:“后面忘了。”
  
  他弯下腰,从她肩膀两侧伸臂抚上琴键,跃动指尖弹了几个音符。
  
  她被他这无意识的动作锁进了怀里,下意识僵住背脊,不敢乱动了。
  
  “我也不记得了。”他一脸遗憾,却没有放开的意思。
  
  两人靠得近极了。她能清晰地看到他微垂的睫毛,以及眸中流动的星光。
  
  “珂冬。”他唤了她一声。
  
  “什么?”她呆愣了一秒。
  
  “记不住也无所谓,跟着感觉走。”他弯了弯眼角,“你弹吧,我能跟得上你的节奏。”
  
  她顿了顿,随即手指撒丫子般在键盘上乱蹦起来。她听到他轻笑了一声,继而游刃有余地跟上了她乱七八糟的步伐。
  
  两人弹得毫无章法,却行云流水,意外地好听。
  
  “教你弹琴的那个人一定很有天赋。”他说。
  
  她指尖不停:“自学的。”
  
  “嗯。所以我还是那句话,教你的人很有天赋。”他笑出了声。
  
  她愣了愣,忽然绕明白了。他在拐着弯夸她。
  
  他突然加快了节奏,手指灵活地跨过八度,原本领先的她反而跟不上节奏了。
  
  “不行了不行了。”她耳根红得厉害,“我弹不下去了。”
  
  他笑得更厉害了:“稳住。”
  
  “不对呀。”她仅剩的一点神志回来了,“我们是来买琴的。”不是来人家店里砸场子的。
  
  琴音戛然而止。
  
  黎松意犹未尽地直起腰来,好笑地瞅着琴凳上的姑娘。她捂着脸不知在想些什么,裸露在外的耳垂绯红一片。
  
  “先生,这款钢琴合您心意吗?”导购员站在后头听了老半天了,笑眯眯地上前问。
  
  黎松用下巴指了指珂冬:“你问她。”
  
  还没缓过劲来的珂冬:“!”
  
  导购心领神会,立刻赞了一句:“二位感情真好。”
  
  黎松似乎不觉有异,看着珂冬笑道:“喜欢什么就说,想做什么就做,有那么难以启齿吗?”
  
  “我……”珂冬语塞。
  
  黎松最后还是买下了那架桃木钢琴。
  
  从家具城出来,天色已暗,他们错过了晚饭点。珂冬有些过意不去,遂带着黎松来到夜市小吃街,点了几样特色菜并抢着买了单。
  
  黎松只觉得新鲜,这是他生平第一次吃到女生埋单的食物。
  
  “吃吧,这里还有很多。”珂冬一股脑把食物推向对面,“都给你。”
  
  黎松手里已经塞了六支烤鱿鱼串,连摆手都困难,只得无奈道:“珂冬,你在喂小猪吗?”
  
  珂冬:“够吗?”
  
  黎松笑得直打跌。
  
  八点之前,黎松开着车将珂冬送回了校园。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流言,他没有把车子开进校园,只停在了校区外的主干道边。他解开安全带,陪着珂冬走到了宿舍楼下。
  
  宿舍楼下的香樟在夜风里哗哗作响。
  
  “今天谢谢你。”黎松说,“进去吧,晚安。”
  
  珂冬想说点什么,可话滚到了嘴边又被她咽了下去。
  
  “晚安。”她走进了宿舍楼道。
  
  她回到宿舍,屋里黑漆漆的,白白还没有回来。她不急着开灯,先去盥洗室接了一杯子水,再把从西里奥店里折下来的蓝色花藤插进了带水的玻璃杯中。
  
  她捧着玻璃杯来到窗边,正要放在窗台上,冷不丁望见楼下一抹熟悉的身影。
  
  是黎松。
  
  他还没有走,双手插兜站在树下,望着宿舍楼不知在想些什么。月光悄悄地滑落下来,把他融进了清辉里,静美得仿佛一幅画。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抬手锨亮了寝室的大灯。楼下的黎松若有所觉地抬头往这里看来,但她知道,他看不见她。
  
  他抬头往她的窗口看了一会,终于离开了。
  
  他在等她亮灯。亮灯,意味着她安全地回到了屋子。
  
  香樟树下空空荡荡,珂冬却趴在窗台上往那里看了许久许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