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尔顿达芙14,弥尔顿达芙14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Chapter.缪斯
  
  无音电子钟的秒针一圈一圈转着,时针已指向了十二。
  宿舍里的大灯已经熄了,只留下珂冬书桌上的一盏小台灯。笔记本电脑旁的草稿纸上已经密密麻麻地写满了UAGM的信息。
  大赛背景、历史渊源、历届参赛队伍、历年金奖得主及其作品……
  
  信息既多且杂,珂冬埋着头,耐心地一条一条记下来,划圈、分析、批注。
  
  白白睡了。连续熬了两个通宵赶画稿后,今晚九点她就爬上床睡了个昏天黑地。
  
  宿舍里安静极了,只偶尔听到珂冬笔尖划过纸页的摩擦声。就这细微的声响也被珂冬刻意放轻。
  隔壁几栋宿舍楼的灯火也渐次熄灭。人声渐渐褪去,唯有秋虫有一搭没一搭地叫着。
  
  珂冬伸了伸懒腰,正准备给窗台上的蓝色小花藤换一换水,就听到楼下突然传来了一阵恢宏的交响乐。
  她一个激灵,少许瞌睡虫腾地被惊跑了。
  
  那交响乐的音量实在太大了,是通过扩音器特意放出来的。随着交响乐一同响起的还有一个撕拉着的大嗓门。
  
  “肖白白,我喜欢你,请你做我的女朋友吧!”
  
  这声音一出,灭了灯的宿舍楼迅速啪啪啪亮起了灯。学生们挤在各自的窗口上,好奇地探头探脑,有好事者早已吹起了口哨。
  
  珂冬也来到了窗台边,想看一看这一次的追求者是何方神圣。她知道白白长得好看,哪怕在不缺美人的艺术学院,也是鼎鼎有名的。
  
  宿舍楼下的空地处被人用蜡烛摆了一颗大大的心的形状,心的中央站着个手捧玫瑰的男生。那男生手里拿着个大喇叭,一遍又一遍地冲着宿舍楼喊情话。
  
  珂冬眯着眼看了那人半晌,忽觉此人有些眼熟。
  
  “……白白,从我在图书馆见你的第一眼,我的心脏就被你击中了,我日不能思夜不能寐,恨不得……”
  
  听到这里,珂冬哗地一下关上窗户,把吵人的告白声挡在了外头。
  
  她想起来了,楼下那个是胡力士。
  
  白白还在睡,似乎被楼下的大喇叭惊扰了几分,翻身时蹙着眉无意识地嘟囔了几声。
  
  突然,窗外的起哄声爆炸了。
  
  “哇!他要爬楼了!”
  
  珂冬一抖,掀开窗帘一角往外瞅,只见原本站在心形蜡烛里的胡力士此刻正攀着宿舍楼外墙的管道一挪一挪地往上爬,活像一只努力向上拱的毛毛虫。
  
  毛毛虫一边爬一边吼:“肖白白,我此生非你莫属!”
  
  珂冬面无表情地抹了把脸。白白听了怕是要打人。
  
  宿舍楼动静太大,引得宿管阿姨急惶惶地跑出来大叫:“同学!你快下来!再不下来我联系你辅导员了啊……”
  
  一时鸡飞狗跳。
  
  白白又翻了个身,有些被闹醒了。她闭着眼对珂冬道:“外面是着火了还是怎么着,为什么吵成这样?”
  
  珂冬:“嗯……有个追求者爬楼了。”
  
  白白把整个脑袋埋进了被子里:“哪来的脑残……”
  
  正说话间,她们屋的房门砰砰砰地响了。珂冬小跑过去开门,就见宿管阿姨满头是汗地站在门外。
  
  “肖白白住在这个屋吧?快出来跟那小伙子讲清楚,这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白白腾地掀被子坐了起来,一脸呆滞。
  
  珂冬咳了一声:“还记得图书馆里的胡力士吗?”
  
  白白愣了两秒,又听了两秒外头的动静和杀猪似的的告白嘶吼,登时脸就黑了。
  
  她面色铁青地从床上蹦下来,顺手抓了一件罩衫就咬牙切齿地冲出了门。
  
  珂冬小跑着跟了出去。
  
  “冷静,少女,冷静。”珂冬一边跑一边说,“待会不要打人啊,记住了?”
  
  “放心,我不打人。”白白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我要捶爆那头臭猪的脑袋。”
  
  珂冬:“……”
  
  宿舍楼外,已围了一圈乌压压看热闹的学生。胡力士为爱爬楼,爬了这许久才堪堪爬上二楼。
  
  白白双手叉腰,朝上吼道:“胡力士,你下来!”
  
  人群一阵骚动:“女主角来了!”
  
  胡力士激动极了:“白白,你可来了!我做梦都是你!”说罢两秒就从管道上蹭地滑了下来。
  
  白白的脸更黑了:“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了,你和我,没可能。你要再缠着我,我告你×骚扰。”
  
  “你不要这么狠心啊。”胡力士看上去一颗心都要碎了,“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会放弃的,我……”
  
  “我有男朋友了。”白白说。
  
  仿佛平地一声雷,不光胡力士,连围观的吃瓜群众也愣了一愣。
  
  艺术学院系花有主了?什么时候的事?对方是谁?
  
  “我不准!”胡力士一声大吼,“我已经认定你了!”
  
  白白:“……”
  
  珂冬:“……”
  
  “话讲清楚了伐?讲清楚了就都回你们自己的宿舍楼去!”宿管阿姨就差没拿着笤帚出来赶人。
  
  为了维持秩序,连校园保安都来了:“散了散了,像什么话!”
  
  人群分流开,往不同的宿舍楼去了。珂冬和白白不想挤人群,索性让到花坛边,等人走得差不多了再回屋。
  
  两人退到僻静处。忽然,原本骂骂咧咧的白白没了声音。
  
  珂冬抬头,冷不丁就看到了许丘白。
  
  今晚这场闹剧连教工宿舍都惊动了么?
  
  许丘白只穿着一件薄衬衫,头发上还带着水珠,似乎出来得很匆忙。
  
  “肖白白。”他说,“你有男朋友了?”
  
  珂冬能感觉到身边的少女瞬间短了气势。
  
  “你原来可不是这么跟我说的啊。”许丘白双手插兜,眼眸深深。
  
  珂冬觉察出几分异样,想着要不要开口帮白白说几句,根本没有什么男朋友,那是用来打发胡力士的。
  
  谁知白白却道:“我有没有男朋友,跟你有关系吗?”
  
  许丘白笑了,左颊上的小梨涡若隐若现:“有啊,怎么没关系呢?”
  
  “你看不出来,我在追你?”
  
  夜风停了,聒噪的秋虫也没了声音。
  
  珂冬心里一咯噔,觉得自己窥见了个了不得的秘密:“我……我有东西落在那边了,我去找找。”
  
  白白破天荒地没有拦她,任凭她这个友军逃之夭夭。
  
  珂冬走到了花坛另一边的香樟树下,只遥遥看到白白和许丘白相对而立,两人不知在说些什么。
  
  “珂冬。”
  
  珂冬一激灵,回头一看,这才发现香樟树下坐着一个人。
  
  是严川。
  
  “学长?”珂冬有些惊讶,“这么晚了,你怎么在这里?”
  
  严川无奈地笑了一声:“因为心里烦躁,于是过来了。”
  
  烦躁?珂冬想到了上周公布的硕博导师名单。严川最终还是被薛教授纳入了名下。
  
  只是她不明白,为何严川心里烦闷,却来了女生宿舍楼楼下解闷。
  
  “今晚你们宿舍楼的动静很大啊。”严川说。
  
  珂冬只能点头:“是啊,那个追求者……”她猛地想起来胡力士也跟着薛启山,算起来他和严川是同门了。和严川谈胡力士,并不合适,于是她把喉头的话咽了下去。
  
  “他就是个缺心眼的二货。”严川并不打算卖胡力士面子。
  
  半晌,他又说:“不过虽然这举动傻了点,但起码他让喜欢的姑娘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你说是吗,珂冬?”他抬眸看着珂冬的眼。
  
  ***
  寂静的深夜,距离A大四十公里的小郊区。西里奥摸出钥匙打开了画室的门。
  
  画室吊顶悬着一盏九瓦的大灯,地板上铺天盖地全是画稿。靠窗的画架前坐着一个人,那人嘴里叼着把细头刷,一手拿着调色板,一手飞快地勾线、配色、上色。
  
  “Dante”西里奥拿起地上的画稿看了看,有些惊喜,“你的灵感又回来了?”
  
  画稿上浓烈的色彩交织、碰撞,晕染出了一片奇异的视觉盛宴,仿佛黎明下的伊甸。
  
  “唔。”黎松简短地应了一声,手上动作不停。
  
  灵感枯竭是任何一位画师的死穴,而每一个画师却不知自己何时会遭遇这场滑铁卢。
  他在创作的巅峰期失去了灵感,于是走遍世界的角落去寻找灵感的碎片。
  
  然而,灵感实在是个感性得要命的东西。求而不得、强求不得,可转身放下的瞬间却突然涌了上来。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他想,大概就是从某一次不经意间的心跳变速开始吧。
  
  看见她,靠近她,尔后心动了,灵感便如泉眼汩汩地冒出生命之水来。
  
  “Muse.”西里奥俏皮地眨了眨小眼睛,“你一定是遇到了你的缪斯,正如我遇见了我的玛丽莲。”
  
  黎松笑了:“是啊,你说得对。我好像找到了那个……能陪我在夜间小山坡上品酒的姑娘。”
  
  “那是个什么样的姑娘?”西里奥饶有兴味。
  
  黎松想了半晌,继而翘起了嘴角:“她啊,就像弥尔顿达芙。”
  
  “哦?”
  
  “安静,沉稳,不浓烈,不辛辣,第一口干涩,细品起来清甜,后劲绵长且醉人。”
  
  “那你可要抓紧呀。”西里奥煞有介事地扬了扬眉毛,“好姑娘很快就会被人追走的。”
  
  黎松丢掉了画笔,双手枕着后脑勺,眯眼看向窗外辽阔的夜空。
  他无端端地想起了那个亮着暖黄灯光的宿舍窗口,以及窗下的那株洒满月光的香樟树。
  
  ***
  此时此刻,月光笼罩的香樟树下,珂冬有些犯难地看着严川。她对胡力士没有什么好感,因此实在无法违心说出认同胡力士的话来,更何况胡同学骚扰的是白白。
  
  严川抹了把脸,看上去有些挫败。
  
  “很晚了,我先上去啦。”珂冬说,“你也早点回去睡吧。”她不太会安慰人,与其多说多错,不如什么也不说。
  
  她正要转过身,严川突然拉住了她的手腕。
  
  “珂冬,我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