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尔顿达芙24,弥尔顿达芙24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chabsp;开窍
  
  傅雅卿正在处理一份文件,桌上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她瞥了一眼手机屏上的来电,抬手按掉消音键,继续低头看文件。
  
  手机静止了一会,又不依不饶地震动了起来。
  
  她蹙眉,接听。
  
  “雅卿,今天晚上带冬冬过来吃饭。雅云、雅芬都过来了,就缺你了。”
  
  傅雅卿揉了揉太阳穴:“大姐,冬冬在学校。”
  
  “没关系,我安排司机去接。”
  
  “不用。”傅雅卿轻声细语道,“我过去。”
  
  掐断电话后,傅雅卿合上文件,拎包出门,迎面碰上隔壁办公室的教务主任。
  
  “傅老师下班啦。”教务主任笑眯眯,“难得没见你加班。”
  
  傅雅卿点头笑了笑:“家里有点事。”
  
  出得行政楼,傅雅卿直接到西门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去滨江苑。”她对司机说。
  
  直至华灯初上,车子终于停在了一处幽静的别墅小区前。傅雅卿挎着包走进小区,往正对着南面江景的第一幢别墅走去。
  
  门铃响了一声就有人来开门。
  
  “二姨。”开门的是个年轻姑娘,笑眼弯弯,一团和气。
  
  门内有人闻声而来:“是雅卿吧?”
  
  傅雅卿应了一声:“大姐,是我。”
  
  迎面走过来的是个保养得当的中年女人,梳着光光的发髻,一根色泽通透的翡翠簪斜斜别在髻间。
  
  傅雅文理了理披肩,笑着看向妹妹:“快进来,怎么这么晚。”
  
  “路上堵。”傅雅卿说。
  
  “冬冬呢?”傅雅文见她只一个人。
  
  “她在忙项目。”傅雅卿换上室内的拖鞋,若无其事道,“我过去找她也没见着人。”
  
  “这么忙。”傅雅文蹙眉,“和你年轻时候一个样。”
  
  傅雅卿搀扶着长姐走入大厅,正见厅内早已摆了一大桌。虽是家宴,却一点也不含糊。
  
  “二姐。”雅云雅芬笑着和傅雅卿打了招呼。
  
  席内就她们三姐妹,以及傅雅云的女儿傅锁锁和傅雅芬的一对双胞胎稚儿。
  
  “锁锁长成大姑娘了啊。”傅雅卿笑着说,“时间过得真快。”
  
  傅雅云笑着嗔了姐姐一眼:“岂止快啊,锁锁下个月订婚啦。”
  
  傅雅卿有些惊讶,遂转头看了看害羞地抿嘴笑的傅锁锁:“恭喜啊。”
  
  “二姐,你家冬冬今年毕业了吧?”傅雅芬逗弄着怀里的两个娃娃,“冬冬那么聪明,什么时候进傅氏集团帮衬大姐呀。”
  
  傅雅卿喝了口汤,没说话。
  
  “雅卿,冬冬比锁锁年纪大,锁锁都要订婚了,冬冬也不能慢了。”傅雅文缓缓道,“我知道几个不错的孩子,和冬冬一般大,有能力、模样好,什么时候让冬冬来见一见吧。”
  
  “大姐。”傅雅卿垂眸,“冬冬还要继续念书,没这么快。”
  
  “小卿。”傅雅文清清淡淡地说,“当年我就跟你说过,女孩子不要做学术,你偏不听。看看你现在,身体垮了,实验室不要你了,只能去做行政工作。”
  
  大厅里的气氛微不可查地凝了凝。
  
  “你还想让冬冬跟你一样吗?”
  
  傅雅卿握着汤勺的手一抖,勺子里的汤险些洒了出来。
  
  傅雅文见状,语气缓和了几分:“当年的事情过去就过去了,我也不计较你让冬冬跟着礼祚姓陈。让冬冬六月直接到傅氏报道吧,傅家的孩子终归要帮傅家人做事。”
  
  “女孩子不必太辛苦,本科名校,可以了。”傅雅文抿了一口乌冬汤,“有空去见见辉腾制药的小公子。那个孩子我看着挺好,和冬冬还是同学,叫胡力士。”
  
  傅雅卿默不作声地把最后一口汤喝完,拉开了椅子:“大姐,我不做逼迫我女儿的事情。她现在潜心做科研,谈婚论嫁对她而言太早了。你这样独断专横,对我也就罢了,不要算上冬冬。”
  
  她拿起了椅背上的包,挎上肩:“我还要回学校加班,就先走了。大姐注意身体,多保重。”
  
  坐在一边的傅雅云和傅雅芬急得互相使眼色,却又不敢跳出来插话。
  
  傅雅文却一点也不惊讶,只平静地说:“你怎么知道你的女儿不想恋爱结婚?你从小就要求她成为你的样子,这不算逼迫么?你问过冬冬喜不喜欢你给她规划的道路吗?”
  
  傅雅卿脊背一僵。
  
  傅雅文笑了:“你说我独断专横,那你呢?”
  
  傅雅卿胸口剧烈起伏,过了好一会才找到了呼吸的节奏。她什么也没有说,拿起大衣走出了别墅。
  
  外头的风有些凉,傅雅卿在小区的绿化带边站了许久,终于抬步准备离开。刚想掏车钥匙,下一秒却想起来她是坐出租车来的。
  
  于是她按下了手机的快捷键。
  
  “喂?小卿?”陈礼祚的声音隔着话筒传来。
  
  傅雅卿说:“来接我。”
  
  “你在哪儿?”
  
  “大姐的别墅。”
  
  电话那端沉默了一秒。
  
  “好。”他的声音在安静的夜里显得尤为柔和,“你找个地方坐一坐,我马上到。”
  
  傅雅卿掐断了电话。她捂住额头,坐在了绿化带边的秋千上。她知道,他今晚一定还在忙项目的事情,可是他一句也没有提,就这么过来了。
  
  她坐在秋千上,望着无星无月的天幕。
  
  大姐说得不对。她对自己说,她家冬冬对感情一事还没有开窍。
  
  不是她不允,是冬冬还不懂。
  
  这样想着,她烦躁的心渐渐平复了下来。
  
  ***
  
  今夜无月可赏,a大的小树林里却反而多了好几对情侣。树影飒飒,风里夹杂着情人间的簌簌低语。
  
  珂冬走在黎松身畔,沿着月牙形的人工湖缓缓散步。湖边行人不多,大部分小情侣都喜欢去小树林深处,那里光线幽暗,无人来扰。
  
  “珂冬。”黎松忽然说,“我们去那边走走吧。”
  
  珂冬回神,顺着黎松的目光瞅了瞅树影婆娑的小树林。
  
  “好啊。”她不疑有他,“我还没去过那里呢。”
  
  他们沿着人工湖的大理石小道往小树林里走去。走得越深,连大理石砖也没有了,足下只有一片松软的泥土和厚厚的落叶。
  
  “又熬夜了?”黎松看着她青黑的眼窝,“你的黑眼圈赶上小熊猫了。”
  
  珂冬捂了捂眼眶,叹:“葛名远已经把参赛主题注册上去了,可是我遇到了瓶颈。我设计的算法怎么也没办法延续到第二阶段,而且光靠我一个人工作量太大了。”葛名远安排给她的三个小学弟虽勤奋,但根本跟不上她的思路。
  
  “和葛名远聊聊?”黎松建议。
  
  珂冬摇头:“他们做的第二个主题工作量是我的五倍,而且我们能用得上的队员本来就不多。”
  
  有时候她不禁怀疑,选择两个主题并行的决策到底是不是对的。
  
  黎松笑了笑:“一个人再怎么能扛,也比不上整个团队。你现在最需要的是队友。”
  
  珂冬耷拉着脑袋。
  
  “葛名远队里的人没法动,那队外的人呢?”他问,“比如你的朋友、同学,近期比较空闲且有可能对这个感兴趣的人?”
  
  珂冬一愣。很快,她的眼底亮了起来。
  
  “想到人选了?”黎松笑着扬了扬眉毛。
  
  “谢谢你。”她蓦地转身一把抱住了黎松,开心地蹭了蹭他的怀抱,又情不自禁原地蹦了两下。
  
  这个拥抱既突然又短暂,黎松尤在愣神,珂冬已经松开了双手。
  
  “现在图书馆还没关门。”珂冬兴致勃勃,“我们去一趟文献储藏室好不好?我有一个同学……”
  
  “不好。”
  
  诶?珂冬呆了呆。这是黎松第一次这么直白地反对她的提议。
  
  “就准备这么谢我吗?”黎松淡淡瞥了她一眼,“把我丢下,去找你的新队友?”
  
  珂冬没声儿了。这个指控好严重啊,可是他说得一点也没错。
  
  “谢谢你。”她又道了一遍谢,声音低低的,带了几分不好意思。
  
  他挑眉:“说声谢谢就算了?”
  
  她讷讷地有些无措:“那要怎么样,你说,我去做。”
  
  “抱一下。”
  
  她怀疑自己听错了。
  
  黎松轻咳一声:“刚刚那一下抱得太快了,重来……”
  
  他话还没说完,就见身边的女孩踮起脚揽住了他的脖子。这一抱和刚刚那个礼节性的拥抱完全不同。她的气息瞬间统领了他的五感,令他浑身一震。
  
  “这样可以吗?”她在他耳边问。
  
  暖暖的鼻息随着她开口说话,轻轻地拂在他的耳蜗上。明明是再正经不过的问话,却被他解读出了上百种旖旎的风情。
  
  “珂冬。”他反手揽住了她的腰。
  
  “嗯?”
  
  他的嗓子有些哑:“我们在约会。”
  
  她小声地回答:“我知道。”
  
  “通常约会的情侣会做一些亲密的事情,比如……”他循循善诱。
  
  恰在这时,有脚步声从他们不远处传来。鞋踏过枯叶的声音在这幽静的夜里分外刺耳。
  
  珂冬一惊。
  
  “嘘。”黎松却没有放开她的打算,“我们在暗处,他们不会发现我们。”
  
  踏着落叶而来的是一对年轻的情侣。女孩子笑着数落起男朋友,男朋友则委屈巴巴地回怼了两句。
  
  珂冬瞪大了眼。那个女孩子的声音实在耳熟。
  
  她偏过头向那对情侣看去,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黎松也发现了。他在她耳边轻笑:“原来是熟人啊。”
  
  隔着树影的那对情侣正是肖白白和许丘白。低低的笑语从那边传来,衬得珂冬和黎松越发安静。
  
  过了一会,那边的笑声消失了。
  
  珂冬偏过头去,正好看见许丘白低头吻住了白白。两道人影缠绵地重叠在了一起。
  
  她若无其事地把头转了回来,试图说点什么打破这难耐的沉默。
  
  “你刚才想要说什么?”她问,“比如什么?”
  
  黎松翘了翘嘴角,没有说话。他就这么锁着她的眼,眸光缱绻又温柔。
  
  “mai?”他笑着问。
  
  她眨了眨眼,似乎懂了什么,又好像什么也没弄明白。
  
  “比如这个吗?”她问,旋即毫无预兆地扣住他的后脑勺,吻住了他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