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尔顿达芙30,弥尔顿达芙30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chabsp;极光
  
  珂冬听见身后女人温和的声音,这才想起黎松还有一位客人。
  
  一位跟着她一同来到这里的客人。
  
  她心里揪了揪,下意识就要从黎松的怀抱里钻出来。
  
  黎松仿佛没有察觉怀中女孩的抗拒。他微微收紧了手臂,把她按到了他的胸膛处。
  
  “好久不见。”他的声音中带了几分笑意,“进来吧。”
  
  哪怕迟钝如珂冬,也听出了他语气中的亲近。看来这个女人不但与他相识,且两人关系很不错。
  
  棕发女人笑了笑:“看来今天我来得不凑巧,打扰了。”
  
  黎松煞有介事地点点头:“是有些不大巧,原本现在我该享受意外到来的二人世界。”
  
  珂冬耳根红了红。
  
  “我的女朋友,陈珂冬。”黎松放开了珂冬,转而自然而然地揽住了她的腰,把她介绍给门外的棕发女人。
  
  珂冬抬头,迎上了女人探究的目光:“你好。”
  
  女人笑了,向她伸出右手:“mariln,幸会。”
  
  珂冬微一愣,随即伸出右手,短促地与女人握了握。下一瞬,她便听黎松说:“这就是你好奇了很久的,西里奥的玛丽莲。”
  
  这下珂冬彻底愣住了。
  
  这个已过中年的女人就是西里奥的心上人玛丽莲?
  
  珂冬的脑海里不禁浮现出土豆先生圆滚滚的稚气脸庞来。
  
  公寓的大厅里开了暖气,黎松拉着珂冬坐到了长沙发上,玛丽莲坐在另一侧小沙发。
  
  他又端来两杯热饮,黑咖啡递给玛丽莲,热牛奶递给珂冬。
  
  “怎么想着到我这里来?”黎松整个人陷在柔软的沙发里,长臂搭在沙发靠背上,看似随意却正巧将珂冬笼在了他的怀抱下。
  
  玛丽莲喝了一口咖啡:“是有件要紧事。”
  
  “不过,”玛丽莲促狭地眨了眨眼睛,“我的事情看样子比不上你的来得轰动。”
  
  “什么?”黎松假装没有听懂。
  
  “喔,我是说,某个曾经嘲笑西里奥为情所困,且大放厥词说自己一辈子都不会被女人摆布的人现在居然也进入了一段关系……”玛丽莲慢悠悠道。
  
  黎松咳嗽一声,打断玛丽莲:“好了,我承认我年轻时候不大懂事。不谈我的过去了,我们……”
  
  “你的意思是,你现在不年轻了吗?”玛丽莲话锋一转,“你的女朋友看起来很年轻,所以你觉得自己老了?”
  
  黎松:“……”
  
  玛丽莲似是惆怅地叹了一口气:“也是,当初你也觉得我比西里奥年纪大得多。现在你大概能亲身体会我的感受了吧?”
  
  珂冬忽然被勾起了好奇心。她确实没有想过黎松的年纪,他样貌生得好看,气质阳光又儒雅,看上去比严川和高迟都要年轻有活力。可转念一想,他参加过第一届uagm,那该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你多大了呢?”珂冬转头,小声地问她的男朋友。
  
  黎松:“……”
  
  玛丽莲轻声笑了出来,转头对珂冬道:“你看,他心虚不敢答了。”
  
  “玛丽莲,你今天来找我是为了什么事?”黎松的声音听上去有些虚弱,“把你的事情先解决掉吧,我今天很忙。”
  
  玛丽莲仿佛这才想起来自己的来意:“对,我找你确实有重要的事。”
  
  她低下头,从包里取出一张薄薄的纸片。
  
  “喏,我今天就是为了这个来的。”
  
  黎松将茶几上的纸片拿了起来。纸片上的花纹漂亮极了,带着张扬的视觉触感,他一眼就认出来这是西里奥的设计。
  
  纸片是折起来的两页,内页抬头写了他的名字,下面的落款是西里奥和玛丽莲。
  
  黎松微一挑眉,继而惊讶地抬起头。
  
  玛丽莲笑了:“邀请你来我们的婚礼,就在冬至。”她又转头看向珂冬,“你也要来呀,如果不是dante把你捂得这么紧,今天我会带着两张请柬过来。”
  
  “好了,既然请柬送到了,那么……”黎松准备下逐客令。
  
  “还有一件事。”玛丽莲说,“西里奥说,婚礼上要用的油画在你这里。你画好了么?”
  
  黎松站起来:“你稍等,我去拿。”说罢快步向画室走去。
  
  这下大厅里只剩下了玛丽莲和珂冬。
  
  “别紧张。”玛丽莲俏皮地耸了耸眉毛,“我不咬人。”
  
  珂冬翘了翘嘴角。
  
  玛丽莲拖着腮看她,碧绿的眸子里仿佛有春水漾过:“你笑起来真好看,应该多笑笑。”
  
  珂冬第一次被女人看得微醺了面颊。
  
  “我真好奇你和dante是怎么认识的。”玛丽莲笑着说,“他那样傲慢自大的家伙怎么能找到这么可爱的小羊羔呢?”
  
  珂冬有些心痒痒:“你都知道他的过去吗?”
  
  玛丽莲笑了:“知道啊,精彩的、出糗的、闪光的、没落的,我恰好都见着了。”
  
  珂冬的眼里流露了几分新奇。
  
  “不过啊,那都是我和西里奥作为旁观者看见的,不是dante主动与我们分享的。”玛丽莲说,“而现在,他乐意与你分享他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实话说,他在人群里总是最受欢迎的那个,虽然他不屑于与他人为伍。姑娘们就对这种调调着迷。”玛丽莲仿佛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狭长的眼眯成了一条慵懒的线,“你不知道,有多少姑娘对他念念不忘。”
  
  珂冬心里微微一突。这些啊,她也隐约知道的。
  
  玛丽莲盯着她瞅了半晌,继而笑眯眯道:“但是那些姑娘与他不相干,他喜欢上了你。”
  
  珂冬一愣。
  
  “曾经有那么多的人想要和他发生点什么,但没有一个能激起哪怕一朵浪花。他的眼光刁钻又古怪,很难能有人入得了他的眼。但只要有人入了他的眼,他的眼里就再也容不下其他了。”
  
  “所以啊,珂冬,请放心地和他在一起吧。”玛丽莲笑着眨了眨眼,“我拿西里奥的人品保证,dante会是一个好伴侣。”
  
  珂冬忍不住笑了:“这样啊。”
  
  “我觉得我该为他担心。”玛丽莲挑了挑眉,“也许现在患得患失的倒是他,年纪一大把,得防着其他人把你给偷走了。”
  
  “你们在聊什么?”黎松几乎是小跑着拎着画过来了。
  
  “没什么。”玛丽莲抬头,“女人的话题。”
  
  “你的画。”黎松把包装好的画塞进玛丽莲怀里,警惕地看了她一眼,“时间不早了,你快走吧。”
  
  玛丽莲怀抱着卷成筒状的油画,一步三回头地看珂冬:“请柬里有我的联系方式,珂冬我们有空再聊喔!”
  
  黎松一边送玛丽莲出门,一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茶几上的请柬拿起来塞进兜里:“时间不早了,再晚该不好打车了,西里奥会担心的……”
  
  黎松再回到大厅,就见珂冬蜷在沙发里,一口一口地啜着热牛奶。那小模样乖极了。
  
  他咳嗽一声:“玛丽莲说的话你别信,她就是这样跳脱的性格,也就西里奥喜欢这一款。”
  
  “喔,是吗?”珂冬眨了眨眼,“她说dante一定会是一个很棒的男朋友。”
  
  黎松当即改口:“这句是可信的。”
  
  “她还说,很多姑娘对你着迷嘞。”
  
  “嗯?什么姑娘?我怎么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姑娘现在就坐在我面前。”
  
  “dante,你的姑娘饿了。”
  
  黎松顿了顿:“饿了?”他抬头看了看墙上的石英钟,此时已经过了正午。
  
  “你坐着,我去弄些吃的。”他挽起袖子走进了厨房。
  
  公寓的厨房是半开放式的。珂冬巴在沙发靠背上,看着黎松熟门熟路地忙碌在料理台边。
  
  他穿着套头的羊毛衫,低头切着西兰花。洗水台有两滴水珠飞溅出来,落在了他的毛绒拖鞋上,摇摇欲坠。
  
  珂冬掏出手机,对着厨房悄摸摸地拍了一张照。
  
  照片里的男人宜家宜室,温和又无害。她看着,忍不住翘了翘嘴角。
  
  “你吃洋葱吧?”厨房里传来他的声音。
  
  她赶紧把手机收起来:“吃的。”
  
  牛排下了煎锅以后,黎松听到了大厅里传来的钢琴声。琴音断断续续、磕磕绊绊,像稚童初识琴谱,随着指头乱敲。
  
  他忍俊不禁。看来外头的小姑娘等得有些无聊了。
  
  过了一会,琴音流畅起来。是一首欢快的童谣。
  
  老麦克唐纳有一家农场,咿呀咿呀哟~
  
  黎松将牛排和果蔬装了盘,莫名觉得今天的摆盘多了几分童趣。
  
  午饭上桌的时候,外头下起了大雨。天昏暗起来,雨沫蒙上了窗玻璃,衬得室内的光线越发朦胧。
  
  珂冬依然缩在沙发里,一手拿着小盘子,一手拿叉子去戳里头的牛排小丁块。
  
  半晌,她喟叹了一声:“玛丽莲说得没错。”
  
  就冲这厨艺,黎松也会是一个好伴侣。
  
  黎松挨着她坐着,正拿着遥控器对着大厅前方悬挂的3d显示屏发指令,没听清她在说什么:“玛丽莲什么?”
  
  珂冬转头:“你年纪多大了呀?”
  
  这一问猝不及防,黎松手一抖,遥控器差点摔到了地毯上。
  
  “很老吗?”她忍着笑,“所以你这么紧张。”
  
  他无奈地看向她:“我没有。”
  
  她安静地瞅着他,满眼的揶揄。
  
  于是他败下阵来,很是萧索地报出了一个数字。
  
  珂冬终于忍不住,咯咯地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安慰:“不老,我们的年龄差正好。”
  
  黎松撇开脑袋,专心地对付遥控器,可周身的郁卒之气怎么也挥散不去。
  
  她凑上去,抱了抱他的肩:“你不嫌弃我小,我怎么会嫌弃你老呢?”
  
  他一愣。
  
  “况且你也不老呀。”说罢她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黎松无奈地回头:“这个梗过不去了是不是?”
  
  这会儿,显示屏终于有反应了。巨大的屏幕有了光,延展开足足有半个客厅那么大。
  
  “想看什么?”他把她搂进怀里。
  
  珂冬看了看一排排码得整整齐齐的碟片,新的、老的、绝版的、签名版的……
  
  他挑出一张影碟:“这个怎么样?”罗曼蒂克的英国乡村小故事,很适合这样下着大雨的下午。
  
  “不要。”她摇头,“我想看安静一点,震撼一点的。”
  
  他摸了摸下巴。这个要求有点高,既安静又震撼。
  
  他想了想,从另一边架子上抽出了几片光盘:“看这个吧。”
  
  屏幕上的第一缕光是一抹狭长的翡翠绿。很快,璀璨的光影从天边漫过来,笼罩了整个冰雪平原。
  
  是极光。
  
  珂冬一眨不眨地望着屏幕,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画面确实震撼,也十分安静。镜头里只有大自然的风声和黎松的声音。
  
  “2012年9月17日,2时13分43秒,拉普兰德的极光。”
  
  所以,这个纪录片是他们在北欧机场相识的那个旅程中,黎松找到的灵感?
  
  她心里这样想着,下意识便问了出来。
  
  他轻轻地笑了,摇头:“不是。”
  
  北极圈的盛景没能激起任何灵感,而真正的灵感回归于那个北欧的小机场。
  
  我的灵感,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