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尔顿达芙31,弥尔顿达芙31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chabsp;上贼船
  
  珂冬看着黎松满是期待的眼,忍不住就要开口答应。可是她又觉得自己不能这么占人家便宜。正举棋不定呢,一旁的葛名远不耐烦了。
  
  “陈珂冬你扭捏个啥呢?不就是带你男人去看一眼咱的实验室吗,至于搞得跟决裁生死大事一样么?”
  
  珂冬很想糊住葛名远的大嘴。刚刚还说男朋友,现在直接变成男人了。
  
  也就黎松好脾气,安静地坐在一旁等着答复。
  
  “走吧。”珂冬下了决心,“去实验室。”
  
  黎松笑了,很愉悦的模样:“好啊。”
  
  葛名远踏着山地车在前头带路,珂冬和黎松在后头跟着。很快,几人就抵达了工程训练中心。珂冬对这里很熟悉,她曾经日夜泡在这里,只为了做成化院的试验项目。
  
  生科的实验室和化院不同,位于工程训练中心最底层,而合成生物的实验室则安排在了一间地下室。
  
  “咳,我们这里的设备有些简陋。”葛名远搔了搔头,锨亮了大灯开关。
  
  珂冬环视了一圈实验室。这个实验室面积只有她先前实验室的一半不到,且设备也确实有些老旧,唯一能摆得上台面的大概就是那个高级凝胶成像系统了。
  
  她又往前走了几步,蓦地鼻腔里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老坛酸菜牛肉面。
  
  下一瞬,一个不知名的庞然大物从椅子里滚落了下来,发出了“嗷”的一声怪叫。珂冬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冷不丁撞到了一个怀抱里。
  
  她略一抬头,看到了黎松的下巴。
  
  “胖子!你给我醒醒!”葛名远一手揪起那坨庞然大物,一手拿起桌上的泡面碗丢进垃圾袋,“我不是说了少在实验室里吃东西,你还吃吃吃……”
  
  “嗷!葛爷手下留情,我面还没吃完呢,别扔!”胖子猛然惊醒,抱着葛名远的胳膊嘶声哭嚎。
  
  葛名远一把甩掉胳膊上的大宗不明生物,转过头对珂冬讪笑:“那个……今天你来得有点突然,我们平时不是这样的……”
  
  话还没说完,只听不知哪个角落里哗啦啦一阵响,又一个人钻了出来。那人顶着鸡窝头,伸了伸懒腰,斜眼睨着葛名远道:“你今儿怎么来得这么早?”
  
  “对啊,葛爷,你平时不是得睡到晚上五点才来吗?”另一张桌子后突然冒出了一个睡眼惺忪的方脑袋。
  
  珂冬:“……”她从来不知道,这么小的实验室还能藏下这么多人。
  
  葛名远一个头两个大:“那个……珂冬……其实我们……”
  
  “诶?妹子。”突然,醒过神来的胖子惊奇道,“葛爷,你拉了个妹子到我们队了吗?”
  
  瞬间,实验室内三双眼睛如x光射线齐刷刷地向珂冬扫了过来。
  
  珂冬:“……”她下意识地揪住了黎松的袖子。
  
  黎松轻咳一声,自觉地把整个胳膊借了出去。
  
  鸡窝头瞥了一眼珂冬攥着黎松袖子的手,萧索道:“是妹子又怎么样?人家有主了。”
  
  三双x光射线不无失望地移开了。珂冬木着脸,迅速撤开了手。
  
  葛名远觉得面子里子都丢干净了:“这是我们的新队友,制药的陈珂冬。以及……”他用胳膊肘指了指黎松,“陈同学家属。”
  
  “你们好。”珂冬耳根红红地打了个招呼。
  
  黎松轻轻笑了,点头示意。
  
  “这三个是我们队的老油条。”葛名远甩了个眼神给那三只刚睡醒的崽子。
  
  三人收到队长信号,立刻挨个做了自我介绍。
  
  胖子:“妹子你好,我是曾凯威。”
  
  鸡窝头:“王磬。”
  
  方脑袋:“嘿嘿,我是田凯。”
  
  葛名远掀起眼皮瞪了一眼那三个:“新队友来了,你们就这表现?”
  
  三人愣了半晌,继而整齐划一地鼓起掌来:“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珂冬:“……”
  
  “其他队员还没来,这仨主要在忙上一个项目的尾巴,所以差不多算是住在实验室了。”葛名远说,“目前我们队人员参差不齐,真正能干事儿的其实就我们四个。”
  
  “哦,现在又加了你,一共五个。”葛名远补充。
  
  珂冬:“……”
  
  感觉之前葛名远说他们的队伍有些简陋,还真不是客套,她第一次见到这样不靠谱的阵容。
  
  不过她很快说服了自己。每一个队伍的建成都要经历这么一个过程,以往她身处的都是成熟的队伍,如今站在起点处奋斗也未尝不是一个宝贵的经历。
  
  王磬忽然吊儿郎当地开了口:“陈同学是化院的?”
  
  珂冬点头:“是。”
  
  “平时都在做什么实验?”
  
  珂冬想了想,挑了一些基础的说:“免疫组化、elill-down,也做cetsa和噬菌体表面展示。”
  
  那三个人不约而同对视了一眼。
  
  王磬说:“我们的情况葛名远应该跟你说过了,你愿意过来,那么肯定已经做好思想准备了……”
  
  葛名远有些紧张:“诶,你差不多行了啊。”别把他好不容易忽悠过来的人给吓跑了。
  
  王磬睬都不睬葛名远一眼,继续说:“当前我们的队伍需要一颗催化剂,否则走不出目前的瓶颈。”
  
  “这个就是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珂冬听得一愣一愣,低头看了看王磬拍在实验台上那皱巴巴的海报。
  
  海报头顶上写着几个酷炫的大写字母:uagm。
  
  她眨了眨眼。她听说过这个国际性赛事——合成基因工程大赛。只是当前a大应该拿不到这个比赛的直通车名额吧?
  
  “我们一步一步缓缓儿地来。”葛名远赶紧解释,“没有说非得拿个什么名次……”
  
  “不拿名次我们瞎折腾什么?”王磬白他一眼,“我们的目标是荷兰。”
  
  大赛的终极决赛地,荷兰阿姆斯特丹。
  
  珂冬看了看争执中的两人。现在说这样的大话,确实不太实际,好比还没学会走路的婴儿嚷嚷着要驾驶波音737去地中海遛一圈。
  
  “行啊。”珂冬说,“就这么办吧。”
  
  葛名远和王磬皆是一愣。
  
  珂冬抬头,眸子里清清亮亮:“我们还有一年的时间。就算和荷兰失之交臂,怎么着也得拿个亚洲前三强吧。”
  
  葛名远忽然抱住了王磬,两人一边锤着对方的肩膀一边旁若无人地哈哈大笑了起来。
  
  珂冬:“……”她说了什么很搞笑的话吗?
  
  胖子曾凯威笑眯眯地解释:“别介啊,他们那是高兴的。能找到志同道合的人,真的很难。”
  
  田凯也说:“他俩脑子不大行,一高兴起来就这副傻缺样。”
  
  珂冬面无表情地别过脑袋,却见身边的黎松也笑了起来。
  
  她微窘地对着他,小声问:“你笑什么?”
  
  黎松摇了摇头,眼里的笑意却更浓。莫名地,她从他盛满笑意的眸子里捕捉到了一抹缱绻的温柔。
  
  “这个比赛我参加过。”黎松看着她的眼,说道。
  
  诶?珂冬惊讶了。
  
  葛名远和王磬同样惊愕:“珂冬家属,你参加过这个比赛?”
  
  黎松点了点头:“不过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这个比赛还只是传统生物技术的比赛,没有涉及合成生物。”
  
  “不过,我认识的几个朋友仍在这个领域从事研究工作。”他继续说,“如果你们需要,我可以帮你们牵一牵线。”
  
  语罢,黎松说了几个欧洲生物学者和物理研究者的名字。
  
  葛名远的眼睛越瞪越大,这几个人都是当今领域内的知名学者,皆是走在研究最前端的人物。
  
  “珂冬家属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珂冬看着那四个年轻人手舞足蹈地又蹦又跳,忍不住也笑了。所以不靠谱的神经是会传染的。
  
  “你不是画画的吗?”她扭头问黎松。
  
  黎松笑了:“虽然我现在是个画画的,但我本科专攻的是生物。”
  
  他看到她惊讶地瞪圆了眼。
  
  她感叹:“你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呀?”
  
  他莞尔:“你呢?你又有多少是我不知道的?”
  
  很快,一个下午的时间就这么在实验室里消磨过去了。期间珂冬与葛名远四人商讨好了队伍招新以及初期建设。
  
  珂冬忙正事的时候总会忘记周遭。等她把事情都搞定以后才想起来,她是带了“家属”来的。
  
  她转了转脑袋,终于在实验室的角落里找到了黎松。他坐在一张旋转椅上,手里捏着一只一次性水杯,盯着天花板不知在想些什么。
  
  “不好意思,让你等这么久。”珂冬挠了挠脸。
  
  黎松转过头,温和的眸子里没有半分不耐:“不用觉得抱歉,我在做我乐意做的事情。”
  
  珂冬微微一顿。她没有问他口中的“乐意”指的是什么。
  
  准备离开实验室时,珂冬和黎松受到了五星级欢送待遇。以葛名远为首的实验室四巨子众星拱月般将黎松送到了工程训练中心门口。
  
  称呼也从“珂冬家属”发生了质的飞跃。
  
  “松哥,加个微信吧?”
  
  “松哥,下次记得和珂冬一起来实验室啊。”
  
  “松哥,专家那边如果有什么消息的话,请务必第一时间通知我们。”
  
  “松哥……”
  
  黎松始终好脾气地笑着,滴水不漏地回复每个人的话,礼貌周到极了。他还能分神拉了拉珂冬的背包肩带,让她走慢一点别把他撇下了。
  
  高迟和严川并肩从楼上的实验室下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画面。
  
  瘦高清俊的男人扯着女孩的背包带,女孩子回过头来瞅了瞅他,并配合地放慢了步子。
  
  两人默契十足。
  
  高迟瞪眼:“又是那个机场小白脸。”
  
  “什么小白脸?”傅茵一头雾水。
  
  高迟没来得及回答,就被身后的学弟学妹扯着问东问西。
  
  傅茵也不关心小白脸的问题,侧头继续对严川说:“你找薛启山通融一下吧,就说你还有项目成果在林教授这边,所以想继续跟着林教授深造?就算成功率不大,但是试一试总比放任不管要好啊。”
  
  严川有些心不在焉。
  
  “严川?你听没听我说话呢?”傅茵有些生气。
  
  严川侧过眸子:“找薛启山?”
  
  傅茵点头。
  
  “然后让他把我在林教授手下作出的成果挂到他名下?”严川语气平淡,“成果挂在林老那边,能署我的名字,如果换到薛启山那里,还有地儿署我的名字吗?”
  
  傅茵语塞。
  
  “那你就这么认命了?要不找找林教授,他人那么好,总能帮上一点忙吧?”傅茵急得眼睛都要红了。
  
  严川吐出一口气:“没必要再给林老添麻烦了,他也难做。”
  
  “就这样吧,有个博士念总比没有好。”他说,“跟谁不是跟呢?熬过这几年就好了。”
  
  他没有去听傅茵又说了什么,他的目光追随着夕阳下的珂冬和黎松。
  
  两人都是瘦高的个子,皆气质清冽纯粹,只是一个刻板一些,一个则更为柔软。
  
  他们看上去很般配。
  
  至少看上去是,可谁又知道呢?
  
  严川简短地和队友告了别,撇开众人自己抄小径离开了工程训练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