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尔顿达芙51,弥尔顿达芙51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chabsp;adviser
  
  在大家忙着毕设和答辩时,珂冬已提交了论文定稿,正式到葛名远的队伍报道了。
  
  此前珂冬并没有向旁人提起过转队的事情,因此她的突然离队在化院掀起了一圈小小的波浪。大家不理解珂冬为何放着人人都削尖了头皮想挤进去的项目不去,反而去了个破落穷酸的小队。
  
  高迟的反应尤为剧烈。
  
  “陈珂冬,你脑子是不是念书给念坏了?莫名其妙转去做别的项目是怎么回事?你不想发文章出成果直博留校了啊?”
  
  珂冬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像个乖巧的小学生,任高迟狠狠地训。
  
  “你知不知道,你去的那个项目,什么赞助也没有,你连实验津贴都拿不到。”高迟越说越气,“人家生怕被分到那里,你倒好,上赶着去!”
  
  高迟只觉得脑仁突突地疼:“这样不行,我把你的名额截回来。”
  
  “谢谢学长,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珂冬说。
  
  “珂小冬,这里面的道道你不懂。”高迟语重心长,“咱a大根本就玩不转生科的那个项目,当前国内玩那个的几所高校早就把资源垄断了,你说你过去是不是自找死路?”
  
  珂冬垂下了眼睑,倏而又抬眸:“现在我们玩不转,不代表以后也是。”
  
  高迟气笑了:“你打算做开疆辟土的大英雄?”
  
  珂冬摇了摇头:“没有。我只是想尝试一下,能做到什么程度。”
  
  “那你考虑过失败的成本了没有?”高迟恨铁不成钢,“在你浪费的时间里,咱院的其他人都已经跑到前头去了,你还在原地踏步。就算你回到化院的队伍,你也赶不上同期的步伐了。”
  
  “这怎么能算浪费时间呢?”珂冬不认同,“我慢一点没有关系,我也没有考虑要去追赶谁的步伐。每一件踏踏实实做好的事情都会沉淀下来,不会没有意义。”
  
  “你们三十岁之前可以完成博士学业甚至解决就业,我三十五岁或者四十岁甚至更晚达成也不要紧。速度慢不要紧,有质量才更重要。”
  
  高迟语塞。
  
  直到珂冬背着她那洗得泛了白的背包离开他的视野,高迟脑门上的邪火还没有熄灭。
  
  “怎么回事,一大早跟吃了枪药一样?”严川走了进来,询问地看向高迟。
  
  高迟抚额:“还不是因为那个理想主义的呆子。”
  
  严川很快反应了过来:“珂冬?”
  
  “还能是谁?”
  
  “她怎么了?”严川不解。
  
  高迟懒得说话:“你自己看。”说罢把珂冬的离队申请递给了严川。
  
  “也不知她突然受了什么刺激,脑子轴得不行。”
  
  严川珉着唇把那申请看完了。他把那张纸塞回高迟手里,头也不回地冲出了实验室。
  
  “喂!严川你去哪儿,马上要开组会了!”高迟嚷道。
  
  砰地一声,回答他的是重重的关门声。
  
  “啧,这一个个都不让人省心……”
  
  严川在工程训练中心的楼梯间里逮到了珂冬。
  
  他有些微喘,“为什么要转队?”
  
  珂冬正要往葛名远的实验室去,不想半路被截了道。她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去。
  
  “是不是因为……那天晚上我的唐突?”
  
  严川咬着牙将心里的困惑说了出来。胡力士去女生宿舍楼耍疯的那天晚上,他不知哪根神经搭错,也随着人流去了那里。
  
  更是鬼使神差地把埋在心里很久的话吐了出来。
  
  他还记得珂冬听完他的表白后的神情。很微妙,没有惊讶,没有羞涩,只带了一丝困惑。
  
  太平静了。她平静得令他坐立难安。
  
  然后她说:“谢谢学长。”
  
  他看到她眼里真诚的感激,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表达上出现了偏差,于是他一时脑热又补充了一句:“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吗?”
  
  最后一层窗户纸捅破了,他已没有寰转的余地,只能破罐子破摔。
  
  她挠了挠脸,很是歉意地答道:“对不起啊学长,高迟学长说得对,我不好去祸害别人。你要不再考虑一下?”
  
  他很没出息地落荒而逃。
  
  此刻,楼梯间里的珂冬依然安静地看着他,令他莫名地焦虑。
  
  “是因为那天晚上……”他又重复了一遍
  
  “不是。”珂冬摇了摇头,“我两年前就计划去做这个项目了。”
  
  严川一愣。
  
  “是因为兴趣。”她笑着说,“怎么,你也觉得这个项目很惨吗?”
  
  她的答复出乎他的意料,他一时不知该怎么答了。
  
  珂冬指了指楼梯间的通道口:“我先走啦?”
  
  “为什么我不可以?”严川在她身后问。
  
  珂冬顿住脚步。
  
  “不是你不可以,你很好。”她说,“是我不可以。”
  
  严川顶了顶腮帮子。她在他面前永远这样波澜不惊,平静得如同一滩死水。有时候他亦觉得,她的四周似乎围着重重铁桶,没有人能真正走到她的心里去。
  
  “学长,你值得更好的。别让自己后悔。”
  
  严川忽然就想到了那个在北欧机场里偶遇的年轻人,那个英俊的、风度翩翩的却不知为何总是如影随形的男人。
  
  “既然我不行,那为什么他……”
  
  他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就听楼梯间出口的门吱呀一声开了。黎松从门那边走了过来。
  
  珂冬瞪圆了眼睛:“你怎么在这里?”
  
  黎松笑了:“你的队长正发飙你怎么还没到,想你是不是迷路了,于是让我出来看一看。”
  
  珂冬啊了一声,转头对严川说:“不好意思啊,学长,我要走了。”
  
  严川没有说话,侧眸看了眼黎松。
  
  黎松也看到了严川,礼节性地冲他点了点头。
  
  严川看着两人并肩离开的背影,心脏仿佛正被火舌舔舐,滋滋啦啦,烦躁又不甘。
  
  他抹了把脸,转身上了楼梯。
  
  地下负一层的走道上安静极了,显得两人的脚步声特别清晰。
  
  “刚刚那位是你的学长?”黎松状似无意地问,“我记得在机场的时候也见过他。”
  
  珂冬点头:“是啊,是曾经同组的学长。”
  
  “我打扰到你们了吗?”黎松说,“他看上去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对你说。”
  
  “没。”珂冬摇头,“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
  
  黎松笑了:“那就好。”
  
  “他……”珂冬扯了扯嘴角,“他眼神不太好,我帮他及时止损。”
  
  珂冬想,如果高迟在场,一定要拧着严川的耳朵数落他眼神不好,否则怎么就看上了她这个刻板又无趣的人呢?
  
  黎松忍俊不禁地摇了摇头。
  
  “你笑什么?”珂冬侧过头来看他。
  
  “没什么。”他收了收嘴角的弧度,“就是觉得某人怪可怜的,但同时我又可耻地觉得庆幸。”
  
  珂冬没听明白,但也不在意。她问:“你自己进的实验楼吗?保安没有拦?”
  
  黎松挑了挑眉:“为什么拦我,我难道不是员工家属?”
  
  珂冬咳了一声,面无表情地别过脸去。
  
  两人已走到了实验室门边。突然,门霍地开了,葛名远喜气洋洋地迎了出来。
  
  “哎呀珂冬,我说你怎么这么久还没来,原来是去接家属了。”葛名远笑嘻嘻道。
  
  珂冬茫然,不是葛名远让黎松来找她么?
  
  黎松不动声色地揭过了话题:“路上堵车,来晚了。抱歉。”
  
  “啊哈哈哈哈,不抱歉不抱歉。”葛名远摆手,“松哥能作为adviser加入我们的队伍,蓬荜生辉,蓬荜生辉!”
  
  珂冬微讶地扭头去看黎松:“adviser?”
  
  黎松无辜地摊了摊手:“我已经说了,我早就把本科时候学的东西忘得一干二净,但葛队长还是要我加入。盛情难却。”
  
  珂冬眨了眨眼。
  
  “怎么了?”黎松凑过来看了看她的面部表情,疑惑道,“你看上去不太高兴。”
  
  “没有啊。”珂冬别开眼,往后退了两步,“那么以后,请多指教。”
  
  黎松笑了:“陈小博士,请多关照。”
  
  葛名远往实验室旁的讨论室招呼了几声,热情地拉着黎松进了屋。珂冬落在最后,慢腾腾地往前走。
  
  在没人注意的角落里,她飞快地翘了翘嘴角。
  
  她本该再矜持一些,可惜没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