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妃保命准则第4章 第 91 章,后妃保命准则第4章 第 91 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此为防盗章沈玉珺这时声音就更小了:“十月二十八。”
  
  景帝点点头,一本正经地说:“爱妃的确还在长身子,再长不到二十天就成年了。”
  
  沈玉珺现在是恨不能找个老鼠洞钻进去,但是没有也只能继续这样厚颜下去:“是,皇上说得极是,皇上的算术可真好。”
  
  “朕也是这么觉得,”景帝现在的心情是十分的好。
  
  站在一边的路公公,脸就像抽筋一样,心里回想着刚刚两位主子的对话,还真是诡异。沈德容的马屁拍得也太直白了,到底会不会奉承人?
  
  不过路公公也不得不承认沈德容是个有运道的,第一次逛御花园就遇到了皇帝,还惹皇上这么高兴。
  
  路公公虽嘴上不承认,但心里是高兴的,因为皇上心情好了,他的日子就好过多了。毕竟他最近日子已经不好过很久了。
  
  沈玉珺就这样站在景帝身边,景帝说什么,她就答什么。
  
  不过只一会,景帝就离开回去御书房了。沈玉珺也立马回了自己的添禧楼,毕竟皇上出入的地方不宜久留。
  
  果然晚上景帝翻了沈玉珺的绿头牌。
  
  添禧楼里也是喜气洋洋的,毕竟跟了个得宠的主子,他们腰杆也倍儿直。
  
  因为今天景帝有翻牌子,不像上次那样突然,所以沈玉珺还是充分准备了下。
  
  沈玉珺在晚上用膳的时候是非常的犹豫不定,看着摆在桌上的桂花珍珠鱼。她第一次有些恨御膳房,难道今年的桂花珍珠鱼泛滥成灾了,为什么天天做桂花珍珠鱼?让她每天都吃得肚儿圆的,连皇上都明说她胖了。
  
  最终沈玉珺还是吃撑了,因为她心里想着也许从明天起御膳房就不再做桂花珍珠鱼了,今晚上许是今年的最后一顿桂花珍珠鱼了,要不就明天多运动运动。她总觉得自入了宫,她就惫懒了。
  
  这厢沈玉珺还不知她的这番表现已经丝毫不漏的传到了景帝那。
  
  景帝刚刚好也批完了奏折,对沈玉珺好吃桂花珍珠鱼的行为是相当的不齿,真是没出息。
  
  路公公觉得皇上还真是矛盾,一边说着沈德容胖了,一边还让人吩咐御膳房给沈德容做桂花珍珠鱼,这不是明摆着要喂胖沈德容吗,沈德容到底是哪得罪了坐在龙椅上的这位?
  
  景帝眼神示意小路子,发现其没什么反应,就知道他又在做梦了,开口道:“小路子,你这会已经娶到第几房媳妇了?”
  
  路公公耳边传来熟悉的男声,瞬间回神:“额?皇上您就爱打趣奴才,”路公公见皇上已经批好折子,就吟唱到:“皇上摆驾添禧楼。”
  
  添禧楼里,沈玉珺此时却不怎么开心,因为今晚上她刚刚洗漱好,就迎来了盛装打扮的许德仪。
  
  许德仪也是宫里的老人了,就住在隔壁的长安宫。请安的时候,见过几次,但没什么来往。之前在中秋宴上,她还很是同情了下许德容。
  
  这会倒是有些看不清她了,这是争宠争到她宫里来了。还真是人在家中坐,是非找上门。许德仪是把她当软柿子捏了。
  
  沈玉珺见许德仪大有和她畅聊之意,也深感无奈,想着这都是深宫寂寞给逼的,但即使这样,她也不想当许德仪的跳板。
  
  沈玉珺知道许德仪今晚是要赖在这等皇上来。沈玉珺也不想出言逐客,心想着既然她一心要这样做,那就由着她吧,等皇上来了再说。
  
  很快景帝就来了,一入屋内就见到许德仪领着沈玉珺上前请安:“小路子,你去看看朕是否走错地方了,怎么来了许德仪这?”
  
  沈玉珺闻言一时还真是不知道怎么反应。
  
  “皇上您没走错地方,这是添禧楼,不是长安宫,”小路子也有些看不上许德仪的作态,这鸠占鹊巢哪有这样心安理得的?皇上来了还不知道回避,竟还往前蹭。脑子这般不清楚的,歪道这么多年了,即便她生了大皇子,也还在四品以下混。
  
  沈玉珺也不给许德仪开口的机会:“德仪姐姐今儿兴致高,用完膳就来嫔妾这找嫔妾畅谈了。皇上莫要怪罪,德仪姐姐也是头回这样。”
  
  许德仪现在脸色灰白的就连脸上的妆都掩不住:“嫔妾跟沈德容甚是投缘,一时忘形就聊得忘了时间,请皇上恕罪。”
  
  “起来吧,”景帝越过两人直接到沈玉珺刚刚坐的地方坐下。
  
  许德仪起身后,依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双目含情地看着景帝。
  
  景帝现在的心情可想而知,那是差得厉害:“小路子,打发人去告诉皇后让她明天指两个懂规矩的嬷嬷好好教教许德仪宫规。”
  
  “诺,”路公公一点也不可怜许德仪,这还真是没眼力劲。
  
  “皇上息怒,皇上息怒,嫔妾实在是……”许德仪还想说下去,却被沈玉珺打断了:“德仪姐姐今儿是累了,妹妹让竹云和秋菊先送您回去休息吧。”
  
  沈玉珺忙招来宫人硬是扶着许德仪离开了添禧楼。
  
  等许德仪走后,沈玉珺才慢慢走到景帝面前双膝跪下:“嫔妾有错,请皇上责罚。”
  
  “哼,你还知道自己有错,”景帝见沈玉珺认错态度良好,心里的不快也消了些:“在朕来之前,你就当真没有法子打发了她?”
  
  “回皇上的话,嫔妾有的是法子打发了许德仪,但嫔妾觉得那些都不是最好的法子,”沈玉珺也知今晚上是扫了景帝的兴了:“嫔妾打发了她一次,她还会再来十次,而皇上打发她,她日后就不敢了。”
  
  景帝现在是真的有些恼火了:“你倒是看得清,懂得利用朕了。”
  
  屋里两人都静了一会,沈玉珺觉得今晚是她的错,是她太自以为是了。
  
  沈玉珺一向就不是个钻牛角尖的,她懂得知错就改,还是立马就改。
  
  沈玉珺双膝往前慢慢挪到景帝面前,右手虽有些迟疑但还是慢慢地放在了景帝的膝盖上,轻轻抓住景帝安放在膝盖上骨节分明的大手,微微摇了摇:“嫔妾错了,皇上您不要再气了,”沈玉珺小声说完。
  
  景帝原还有些气,但看着她这般知错就改,还略带些小可怜的样子,那些气瞬间变成了□□。景帝现在只想狠狠的要沈玉珺,心动就行动。
  
  景帝反手握住沈玉珺的嫩手,稍稍一提,沈玉珺就踉跄地扑到了景帝身上,景帝也就势后仰下去。就这样沈玉珺就把一代帝王压在了身下了。
  
  沈玉珺忙起身,但屡屡遭到景帝的阻扰,最终景帝翻身把她压在了榻上:“爱妃是迫不及待了吗?朕知道朕长得好,但爱妃也不能这般热情,会吓着朕的。”
  
  沈玉珺听着景帝说出的颠倒黑白的荤话,羞恼得很,一时没把住口:“皇上生的俊,嫔妾当然日思夜想了。”说完她就想扇自己一巴掌。
  
  “哈哈哈……爱妃果然是想了,”景帝恶趣味上来:“不急,今晚朕都给你……”
  
  景帝还想说什么,不过嘴被一张小口给堵住了,这样的效果果然是杠杠的,也是景帝想要的。
  
  就这样沈玉珺和景帝又一次在榻上对上了,那战况真是激烈非常,连榻上的棉垫子都湿了。景帝一直缠着沈玉珺,直到亥时,沈玉珺昏过去他才歇战。
  
  当景帝和沈玉珺都一身清爽地躺在床上,他眯着凤眼仔细打量着沉睡的沈玉珺。他让人细查了沈玉珺的过往,很干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身上的体香也查明了,实属遗传,非手段。
  
  “竹雨竹云,准备热水,我要沐浴,秋菊去御膳房拿些阿胶红枣粥回来,在去承恩殿前,我要先进些。”
  
  嫔妃第一次侍寝都要在承恩殿,除了皇后无一例外,之后在哪,就要看皇上心情了。
  
  “诺”三人都退下去准备了。
  
  几个宫女将水备好后,秋菊恭敬地垂首禀报到:“主子,热水已然备好,请主子入内沐浴。”虽然秋菊尽量的保持平常,不过语调里也还是可见欣喜的。
  
  其余几个小宫女更是如此,皆是眉开眼笑的。
  
  沈玉珺见此,叹息地摇了摇头:“凡事收着些,表情太过外漏,容易让人看穿,不是好事。”这几人都是要长久在身边伺候的,她还是要适时的提醒敲打一下,这毕竟是后宫,稍一不留神就着了道。
  
  几人马上收敛自己的神情,规矩的道:“奴婢受教了。”
  
  沈玉珺在竹雨的伺候下脱了衣物后,踏入浴桶中。
  
  竹云与秋菊连忙过去伺候着。
  
  “主子,要不要撒些玫瑰花瓣进去?”竹雨一直知道自家主子不喜洗澡用花瓣熏体,但今天特殊,还是问下好。
  
  沈玉珺自小就有些微体香,不近身是很难被注意到的。据她母亲说她这体质大概是传自外祖家的一位老祖宗。她想到自己的体香,曾听她母亲说清雅极了,那就不必再锦上添花了,便拒了竹雨的提议:“不必了,就这样吧。”
  
  半个时辰后,沈玉珺沐浴好了。
  
  “这发饰与裙装最是要相搭的,您喜欢个什么样儿发饰?冬梅手儿巧得很,让她给您挽,定能让您满意。”秋菊说道。
  
  沈玉珺端详着镜子中的自己,干干净净的,看着就舒服,嘴角微微含笑:“不用了,竹雨拿根发带来,帮我把头发绑上就好。竹云,你去把那件水红色的裹身裙拿来。”
  
  两人皆是一愣,不明白主子为什么打扮得这么简单,不过还是依言乖巧的照做。
  
  沈玉珺装扮好后,拒绝了冬梅化妆的提议,只做了一些简单的护理。
  
  大家虽不明白自家主子的打算,但也知道主子是个有成算的。
  
  戌时一刻,凤鸾春恩车就来到添禧楼接人了。
  
  沈玉珺也没有矫情,披着件披风,大大方方地上了车撵,离开了添禧楼,去了承恩殿。
  
  沈玉珺独自一人坐在承恩殿正殿的那张大大的龙床上,她已经坐了一个多时辰了,依旧秉持着大家闺秀的坐态,一动不动的。
  
  此时的沈玉珺正低着头在回想着当初殿选时,自己耳边听到的皇上低沉沙哑极富磁性的声音。虽然她不知皇上样貌,但依旧觉得单单是皇上的声音就已经够让人沉迷了。
  
  沈玉珺神游着,双目飘忽地看着地面,没有焦点,突然一抹绣着龙纹的明黄色的衣摆闯入眼帘。
  
  沈玉珺瞬间收回思绪,急忙站起身来,就要行礼。但因为坐立的时间太长,腰部有些僵硬,双腿更是跟踩了高跷似的站立不稳,一时不防,便直直地踉跄过去,直接扑入了皇上的怀里。
  
  跟在皇上身后的路公公见此赶忙低下头去,脸颊、嘴角都在抽动,还适时的翻了个白眼,心中暗想:“这沈良媛看着是个端庄的,没想到这么奔放。明天得记得吩咐御膳房给皇上炖点补汤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