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邪医第9章 龟甲神针,乡村小邪医第9章 龟甲神针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乡村小邪医 > 第9章 龟甲神针

  “二货,你,你没事吧?”张发财走到葛二货的眼前,用手在葛二货的眼前晃了晃。
  张发财是想看看葛二货虽然没有倒下,但是不是精神不正常了。不过多年的病症被张小跳一针下去就消失了,葛二货有点控制不住自己兴奋的情绪:“神针,小跳,神针,这五十块,给你。”
  张小跳也乐着呢,想不到真的是针到病除,看葛二货那兴奋劲儿,他差点就跪下再次给龟神爷爷磕头了。“说好了给你,二货哥,这是你的,好好收着。”张小跳把钱推了回去。
  张发财傻愣愣地看着葛二货,他心里清楚,张小跳不是故弄玄虚,葛二货是不会说谎的。难道,张小跳真的是有本事?
  “小跳,二货说神针,什么神针啊?”张发财态度已经不是先前那样藐视了。
  张小跳嘿嘿笑了,现在证明了老龟没有诓骗他,那其他的事情也都是没错了,也就没有必要惧怕张发财甚至是于有才那嚣张了。
  “龟甲神针。”张小跳想到了这个最贴切的名字。
  龟甲神针?不但是张发财,就连于有才也是瞪大了眼睛,这是什么鬼?花姐毕竟是学过一些医学常识的,不大相信片刻之间张小跳就能够治好葛二货的头疼病。她知道那叫偏头疼,不过葛二货的偏头疼很重,不是那么容易治好的。
  但也不是治不好,只是每次下药她都很保守,不好不坏,经常发病,这样也保证她客源不断,这是她治病的哲学。但张小跳能够让葛二货立竿见影,她绝对不相信。
  “能让我看看你的龟甲神针么?”花姐看着张小跳问道。虽然没有看到究竟是什么,但她隐约感觉张小跳采用的是针灸,中医的治疗方法。
  张小跳对这个女人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而这种感觉,从她讹诈了差点二百多块钱开始就挥之不去了。至于什么好身材,对别的男人或许有吸引力,但对他张小跳来说,只能是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恶心。
  “对不起,我没有这个义务。”张小跳一口回绝,气的花姐一脸泛白,却无可奈何。于有才看在眼里,想要为花姐争口气,却因为人多,不能留下口实,明面上是不好直接和张小跳闹开的,只能是一跺脚。
  “散了散了,别听这小子吹牛,葛二货是什么人大家也都清楚,他的话不可信。”于有才大声招呼道:“有病还是要花姐治才安全。”
  在花山村于有才就是霸主,虽然身上没有一官半职,但是村里的大小事情他都要插手,是无冕之王。这会儿他发话了,虽然众人还是对什么龟甲神针很是好奇,但于有才明显是帮着花姐,如果不散去,便就是得罪了于有才,所以只能是选择配合。
  不过,张发财却并没有走,他不走,众人的脚步也就犹犹豫豫的,要看看张发财做什么。这会儿,张发财站在葛二货的眼前,他要搞清楚真伪。
  “二货,你真的是不头疼了?”张发财看着葛二货问道。
  “真的,主任,一点都不疼了。”葛二货忽然间跟一个完全正常的人一样思维敏捷:“过去花姐打六七天点滴,虽然有所好转,但还是整天晕乎乎的难受。但是现在,神清气爽。”
  葛二货说的活灵活现,好像是要为张小跳做广告。做广告也就做广告了,却扯上花姐,言下之意是张小跳的医术要比花姐高明。这样捧一个压一个,花姐自然是满肚子的怒火。
  “葛二货,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花姐跳了起来,直接冲到了葛二货的眼前。葛二货也是随口一说,心里可并不想招惹这个女人,得罪了她也就是得罪了于有才,那样的后果他葛二货可不敢面对。
  “花姐,别误会,我只是说事实。”葛二货这会儿可是一点都不二:“说真的,虽然小跳这一针下去管用了,但搞不好是前面你的点滴起了作用,龟甲神针只是推波助澜呢。”
  这家伙嘴巴倒是很巧,书读的不多,成语用的倒是恰到好处。如此一来,花姐就没有理由发飙了,而且也似乎终于找到了对付张小跳的话头。
  “二货这话说的倒是在理,他张小跳其实根本就没什么本事,我都治的差不多了,他不过是故弄玄虚。”花姐大声对在场的人说道,随即目光落在了张发财的身上:“张主任,你是管村里治安的,这种招摇撞骗的勾当可不能让他得逞,否则可要出乱子的。至于什么龟甲神针,全是胡扯。”
  张发财却似乎并没有听进去多少,而是眼睛盯着张小跳。
  “小跳,除了头疼这种病,你还能治什么病?”张发财问道。
  “这么说吧,只要不是死症,我都差不多能够治疗。”张小跳引用老龟的话说道。如果是在这之前,他是绝对不敢这么说的,但现在,心里多少有了些底气。
  “风湿也能治?”张发财问道。
  张小跳心中一动,明白了张发财为什么忽然间不和于有才还有花姐一个鼻孔出气了。张发财的老婆胡春英几年前得了严重的风湿病,开始的时候只是两个膝盖肿胀,去了城里的大医院,药没少吃,却始终没有根除。从去年开始,似乎更加严重了,基本上两条腿都没法走路,算是瘫痪了。张发财这么问,显然是要让他治治。
  “当然能。”张小跳爽口说道。
  张发财就是一脸的喜悦,也顾不得于有才高兴不高兴,毕竟老婆的事情是大事。一伸手拉着张小跳:“小跳,那你给你婶子看看呗。”
  生意这才算是真的要开张了,胡春英的风湿病可是村里人人都知道的,如果治好了,那可要比葛二货的广告更具有效应。
  但张小跳对张发财是有意见的,这家伙帮着于有才坑了自家的鱼塘去,算是帮凶,绝对不能就这样答应了。而且,即便是不计较他的过失,却也不能立刻答应,这样才显出自己的分量。
  “这,不好吧主任,花姐可是公认的村医,治病的手段比我好多了。而且我没有经过专业培训,万一弄出人命来可不好啊。”张小跳不紧不慢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