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邪医第20章 偷看,乡村小邪医第20章 偷看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真是不争气啊。”走在路上被风一吹,张小跳忽然清醒了许多,忍不住用手抓了一下自己的两腿中间。怎么就这么忍不住呢,如果让翠翠知道自己有这心思,她哪里还肯答应做自己的媳妇。
  心中多少惭愧,张小跳朝着张翠翠家走去。这个他可是一点都没忘记,还要借着这个机会和翠翠好好拉近距离呢。
  此刻天已经黑下来,张小跳来到翠翠家门口,看到翠翠恰好站在门口张望呢。
  这下张小跳乐坏了,感情这姑娘真的留门给他,不,是在等他呢。刚才在水妹家激起的那股气息,忽然间好像终于有了着落。
  “媳妇,你在等我吧。”其实张小跳很清醒,但却故意借着喝了酒说胆大的话。
  翠翠还真的是担心张小跳呢,去了这么久没回来,也不知道二虎子把他怎样了。但与其说是关心张小跳,还不如说是关心自己母亲。万一张小跳被二虎子打坏了,可就耽误了给母亲看病。所以看到张小题完完整整地回来,心里一块石头才算是落下。
  “谁是你媳妇?”翠翠瞪着张小跳。
  张小跳也不客气,凑到眼前,就差贴在姑娘的身上:“你啊,翠翠,你不会反悔吧?”
  张翠翠当然知道张小跳为什么这么说,却一扭头:“我警告你,张小跳,不许你胡说。你还没有给我妈的病完全治好呢,现在这么说我可不能接受。”说完,直接进了家门。
  张小跳在屁股后面跟着,看着翠翠那小身段,真想抱抱,也不知道抱了水妹之后再抱翠翠是什么感觉呢。
  但这也只能是想想,他清楚,结了婚的女人和没结婚的女人可不一样,想要轻易抱了翠翠,那可不容易。而且,进了家就不能放肆了,张发财在呢,估计一直在等他。
  “小跳,你没喝多吧?”张发财见面就问。
  张小跳笑了笑:“怎么会呢,我还要给婶子治病呢,怎么能喝多。”
  他当然知道张发财可不是关心他,是不想让他耽误了胡春英的事情。
  不过胡春英的病情他清楚,其实没必要再折腾的,目前虽然还没有好利落,只是因为太长的时间不下地走动了,筋骨和气血都不是很顺畅,过一段时间自己就会慢慢恢复。但为了麻痹他们,还是装模作样地下了针,张发财这才招呼他去休息。
  张家和普通农家一样,东头和西头是卧室,中间是厨房。因为要照顾母亲,翠翠和母亲西头的床上睡。张发财在东头,是火炕。被子早已经铺好了,崭新的被子,当然是为了张小跳特意拿出来的。
  “小跳,二虎子凭啥请你过去喝酒。”躺下之后,张发财斜着身子问道。
  张小跳衣服都没脱就钻进了被窝,舍不得呢。身上到现在还留着水妹身上的味道,穿着睡,估计能够做一个好梦呢,因此张发财和他说话,他实在是不想说,只是想好好回味一下,让那一刻保存在记忆里。
  “也没什么,就是想和我缓和一下关系。”张小跳闭着眼睛说道。
  张发财忽一下坐起来,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二虎子会主动找张小跳是为了和好。想要问问二虎子都说了什么,可一看张小跳闭着眼睛,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张小跳原本还是因为不想和张发财说话而假寐,脑子里想着水妹那迷人的前面,就这样稀里糊涂睡着了。半夜里却被尿憋醒了,虽然喝的是白酒,但毕竟也是水,能够坚持到半夜已经是不错了。只是爬起来,似乎尿都快到了出口,跳下炕急忙朝着厕所跑。
  乡下是不比城里的,厕所基本上都是旱厕,在院子的一角,张家也不例外。厕所里亮着灯,张小跳憋得厉害,一边走一边解开裤带。还刚刚开门,已经是憋不住了,朝着厕所送进去。可还没有尿出来呢,就听到一声尖叫。
  “小跳,你,你干什么?”翠翠正蹲在厕所呢,一看张小跳冲了进来,尖叫之后,也顾不得提上裤子便站起来。似乎发觉这样更不合适,急忙又蹲下去。
  张小跳可是吓得够呛,原本已经是要尿出来了,被张翠翠这一吓,却忽然间没了,只是傻愣愣地站在那里。
  最重要的是,他看到了张翠翠那根本不是男人随便可以看到的地方。
  “还不出去。”张翠翠气的要骂人。
  张小跳这才回过神,急忙收拢裤子:“对不起,翠翠,真的是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呢。”张小跳一叠声地道歉,急忙冲出了厕所。
  不过,他却没走远,而是站在厕所的门口,等着张翠翠出来。
  “张小跳,你不是人,偷看我。”张翠翠从厕所出来,气哼哼地盯着张小跳。不过声音很低,估计是怕屋里的父母听去。
  这会儿张小跳已经是冷静下来,只是,这还是第一次看到翠翠的身子呢,情绪还是有些激动。“翠翠,我可不是偷看,是你站起来让我看的。”张小跳狡辩道。
  张翠翠气的头晕,可事情已经是发生了,而且也不能怪张小跳。当然了,她也是有些怀疑张小跳是故意的,如果是一门心思在屋里听动静,然后故意闯进来也不是没可能。但没有证据,也只能作罢。
  “我警告你,这件事不要说出去。”张翠翠退而求其次。
  “放心吧,我可没那么傻,看了媳妇的东西,怎么会告诉别人?”张小跳嘿嘿笑道。
  张翠翠一白眼,转身跑回屋里。张小跳站在原地,想着刚才的一幕,竟然到现在还没有尿呢。真实奇了怪了,一泡尿怎么就这样平白无故地消失了呢?
  回到屋里,张小跳再也睡不着了,脑子里都是奇奇怪怪的想法。
  到了早晨,张小跳爬起来,装模作样地给胡春英治疗了一番。经过一晚上的恢复,胡春英基本上能够自己四下走动了,甚至还可以到屋外走走,看着母亲好起来,翠翠脸上露出了笑容,心情大好,大早晨的,给张小跳做了四个菜。
  “手艺不错啊。”张小跳站在桌前看着张翠翠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