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邪医第26章 不管用,乡村小邪医第26章 不管用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乡村小邪医 > 第26章 不管用

  “你,你,二虎子,我告诉你,老子今天既然来了,就绝对不会让你得逞。”于有才吼道,拉起花姐:“他不走,我们走。”
  花姐站起来就要穿衣服,二虎子一把抓过去:“不行,绝对不行,花姐,我警告你,今晚你要是拒绝我,往后我就让你滚出花山村。”二虎子威胁道。
  这可不是开玩笑了,谁都知道于有才虽然嚣张,但都是依赖他这个宝贝儿子。二虎子既然这么发狠,只要他发话,以后再村子里,还真的是没法混下去。
  所以,花姐犹豫了,看着于有才:“表哥,你劝劝二虎子。”
  于有才刚才也是气昏了头,儿子是混蛋他自然清楚,但是儿子混蛋到这个地步,却是他想不到的。
  而且,其实二虎子是对他很敬重的,很少做出违逆他的事情。花姐是他的女人,这已经不是一天半天的事情,整个花山村的人都知道,二虎子自然也清楚,所以忽然间死活要这么做,这其中,难道有什么缘由?
  心中打了问号,于有才的态度就缓了下来。叹了口气,看着宝贝儿子:“二虎子,爸刚才是失态了,你告诉我,为什么非要这么做,不会是真的喜欢了吧?”
  这么一说,二虎子也开始蔫吧了。毕竟是老爸的女人,和老爸抢女人可不是好儿子。
  只是,这件事是势在必行的,他可不想一辈子都当太监。这病可是去了不少的大医院,偏方也都尝试不少,却不管用,医生已经说得是很明确了,这是少有的天生缺陷,根本治不了。如今张小跳说了这个法子,不管怎样,也是要尝试一下的。
  “爸,你想抱孙子么?”二虎子问道。张小跳不让说,但这么说应该是没问题吧。巧妙一点,含蓄一点,只要是老爸明白就好。
  于有才就是一愣神,二虎子的病他这个做父亲的自然是清楚的,他最大的遗憾就是这辈子可能没法抱孙子,现在二虎子忽然稀奇古怪地冒出这一句话,似乎是其中有什么名堂。
  “你这话,什么意思?”
  “只要是过了今晚,我绝对不会再碰她一下。”二虎子感觉自己很是聪明:“我有这个信心。”
  于有才盯着儿子,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其实,他什么也不明白呢,只是以为二虎子可能是看到花姐就变成了真正的男人,所以要在她身上施展一下。这可怎么办?于有才看着花姐。
  终于,他下定了决心:“好吧,儿子,随便你。但你要保证,就这一次。”
  这话说完,花姐的眼睛就差点冒出来,爷俩就这样谈妥了?花姐很是不高兴,刚想要想要开口,于有才却已经抢先:“花姐,你看,他是我儿子,他既然非要和你来一次,你就忍忍吧,权当是为了我。”
  “表哥,怎么可以这样?”花姐掉眼泪,可是于有才已经转身,从屋里出来。而且,估计是为了防备有人偷看,把那倒塌的门板扶起来用手支撑着,让二虎子在里面张狂。
  张翠翠看着傻眼呢,嘴都忍不住笑:“小跳,这出戏还真的是很有趣呢,爷俩对付一个女人,这花姐可真够可以的,竟然答应了。这种女人,真的是够可以了。”
  “所以啊,你要记住了,是不可以随便跟了男人的。万一遇到这样关乎亲情的事情,有些男人就会为了亲情出卖女人,这时候女人就是应了那句话,女人如衣履,用的时候穿上,不用的时候随手一扔,谁想用谁就用。”张小跳不失时机地给张翠翠讲道理。
  张翠翠就是一撇嘴:“我才不会乱跟男人呢。”
  “这才是我的好媳妇。”张小跳伸手就在张翠翠的身上抓了一下,张翠翠就是一挥手,可惜张小跳的手已经飞快地移开。
  这时候,屋里再次有了动静:“花姐,帮帮忙,只要是你让我好起来,我不会忘了你的恩德。”
  “二虎子,你,不管用?”随后就是一阵的沉寂,估计是花姐真的是配合二虎子了。人家老爸都在门口站岗放哨了,她也只能是配合。女人靠着男人吃饭,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估计过去了七八分钟,就听一声吼:“我去他妈的。”随后,二虎子提着裤子从屋里冲了出来,一脸的气急败坏。
  “儿子,好使了?”
  “不管用,不管用。”二虎子也不知道是回答于有才的话,还是自言自语,用手狠狠地抓了一下裤裆,消失在暗夜里。
  好戏收尾了,也没什么看头,至于接下来于有才如何安抚花姐,张小跳可没那份心思。回去的路上,张小跳叮嘱张翠翠,这件事可不能告诉她爸,毕竟张发财和于有才的关系很好,如果知道是他张小跳搞鬼,那爷俩还不找他算账。
  但即便是这样,张小跳也是半宿都没入睡。他清楚,教训了这爷俩是解恨,可这件事并不算完,明天二虎子一定是要找他问个清楚,要想好了如何对付才行。
  第二天早晨吃过饭,张小跳又给胡春英下了一针。如今胡春英已经是基本上恢复正常了,他知道再糊弄下去也没什么意思,否则会让张发财和张翠翠看出来他是在混吃混喝,那样反倒是让张翠翠有了不好的印象。
  张发财已经早早出门,今天村里要接待镇上的沈通,这个沈通可不简单,村里养的鱼都是经过他销往市内鱼市。于有才一大早就打来电话,让村里的领导和他一同接待。
  张小跳也要走了,今天是免费的第一天,估计会有人登门,回去晚了好像是故意躲避,开业第一天,那可是最为重要的,绝对不能给村民留下不好的印象。
  “媳妇,张婶的病基本上好了,我可是做到了我该做的事情,就不用住在这里了。你呢,也要记住,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媳妇了。”张小跳走出门对张翠翠说道。
  姑娘就怕他替这事,而且张小跳开口闭口媳妇媳妇叫的欢实,这要是让人听了去,还以为两人之间好的不得了。
  但当初她是答应了张小跳的,虽然是为了让他用心给母亲看病,不过这两天和张小跳相处,感觉他还和小时候一样,除了心眼灵活,并非是于家所说的那样无耻。只是,现在也顶多是对他有好感,和媳妇这种称呼,还有很长的距离呢。
  “小跳,你再胡说不理你了。”张翠翠撅着小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