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邪医第31章 一股清泉,乡村小邪医第31章 1股清泉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乡村小邪医 > 第31章 一股清泉

  于有才没法,只能是招呼大家回去,沈通便在张小跳家里等着老婆。不过,尽管快到中午了,也还是有人来看病。不花钱的事儿,谁也不想错过。沈通就坐在屋里,看张小跳治病。
  张小跳也不避讳,反正现在也没有必要遮遮掩掩。但沈通问他那是不是针灸的时候,他点头是算是吧,不过比针灸更精深一点。其他的,却再也不说。沈通似乎很是精通事故,懂得手艺人是不能把根底告诉别人的,也就不寻根究底。
  快十二点,小宋回来了,开车一辆奔驰。张小跳一看那车子,就知道这沈通是有钱人。东兴镇可不是发达的南方,估计整个东兴镇也就一两辆这样的车子,少说也得三四十万呢。
  “这就是你嫂子,柳叶。”
  一个女人从车里下来,沈通立马给张小跳介绍道。
  张小跳都有些眼花,怪不得不能生孩子沈通这样的有钱人还守着,这柳叶绝对算是一个大美人。虽然容貌上比之水妹和张翠翠并不一定超过多少,但是人家那气质,却似乎要压过她们的。当然了,这柳叶注重打扮,也是增色的原因。
  “嫂子。”张小跳轻声叫到,把人请进屋:“沈大哥,嫂子真漂亮呢。”
  “这位兄弟真会说话。”柳叶抿嘴笑道。
  张小跳是不希望沈通站在旁边看着的,这么好的美女,自己看着多舒服啊。不过这沈通估计是哥小心眼,不放心自己的老婆一个人在屋里,张小跳也不好支开。
  对于女人不孕,《针灸术》上也是有说明的,有很多的穴位可以尝试,不过,按照沈通的说法,张小跳分析了,最好在神阙穴动手,那里估计能够输入自己体内的阳气。当然了,最重要的是可以看看柳叶的身子,如果沈通不在,或许还能够看到更多呢。
  “沈大哥,我需要在嫂子的神阙穴下针,而神阙穴在肚脐处。”张小跳说道。没办法,人家男人在旁边,是不能鲁莽地自己动手的。
  沈通倒是明白张小跳的意思:“兄弟,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在医生的眼里都是动物,你需要在哪里动手就做,不需要征求我的意见。”
  沈通倒是很开通,话说的很明白。
  张小跳点点头,让柳叶躺在炕上,伸手掀开她的衣服,不敢看别的,目光直接落在女人的肚脐上。
  没办法,沈通在一旁看着,如果眼神乱动,可容易产生误会啊。再说了,还不知道结果怎么样,治好了怎么都好说,万一没效果,沈通恼火起来,说他目的就是偷看他女人的身子,动机不存呢?
  所以张小跳动作很快,看准了位置,下针。当然了,下针未必管用的,阴气重,对于不孕的女人来说,有可能是子宫内的阴气重,也可能是体内郁结的阴气重,还是需要阳气输入的。
  这是张小跳自己的分析,他这可是摸着石头过河,没有任何的经验。不过,这一针下去,柳叶便喜上眉梢,说感觉下身热乎乎的,搞得张小跳都有些脸热。
  过了一会儿,张小跳收起龟甲神针。沈通一直看着呢,不失时机地问道:“这就好了?”
  张小跳也是没想到这就有了效果的,搞不好管用。不过,大医院的中医调理都不管用,他可没有把握。所以,还必须用阳气才行,阴阳结合,应该就像是化学课上的酸碱中和,这样才最为稳妥,如果这法子不灵,他也就没辙了。
  “沈大哥,这只是第一步,是基础,接下来,我要用我的神力驱赶嫂子体内的阴气。”张小跳回答道:“只是需要一点时间,希望沈大哥能够给我点时间。”
  沈通可是第一次听老婆说身子有反应,对张小跳已经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听说还要继续,当然是满心欢喜:“兄弟,你可真是厉害呢,竟然有神力。”
  “我也只是吹吹牛,哪有什么神力,只是旁门左道罢了。”张小跳故作谦虚道,手掌已经抵在了柳叶的神阙穴上,随后上下左右慢慢推送起来,那样子就像是在揉搓,但是却暗里提起体内的力道,沿着手掌慢慢朝着女人的腹中推送。
  “这可不是吹牛,我相信你,你真的就是神仙呢。”沈通拍马屁道。就在这时候,院子里葛二货传来话:“老大,于家派了周同过来,说是饭已经做好了,等着沈老板过去。”
  “叫他们等。”沈通不耐烦第走到门口对着院子喊道:“周同,你告诉于有才,把酒准备好,今天我要和张兄弟好好喝一顿。”
  周同答应,转身回去传达了。张小跳这边可没有分神,趁着沈通站在门口的功夫,手指突破了柳叶的内裤,竟然摸到了不该摸的地方。
  “这也算是揩油吧?”张小跳心中暗自得意,干这工作真是不错呢,能够和气质这么优雅的女人近距离接触。如果不是治病,恐怕这辈子都别想摸了她。
  “感觉怎么样?”张小跳故作严肃第问道。沈通已经走了回来,站在柳叶的旁边,看着自己的女人。
  此时柳叶白皙的脸蛋一片潮红,两眼水汪汪的深情慢慢:“很好,感觉很奇怪呢,说不出的舒服,体内似乎有一股清泉,汩汩地好像要流淌出来。”
  张小跳心里一动,这女人感觉好灵敏啊,他不过是刚刚碰了一下她,就有了清泉。正想着,忽然听到一阵阵噗噗的声音从女人的下身冒出来,像是放屁,又好像不是。
  不要说张小跳,就是沈通,也是奇怪地看着她:“柳叶,你在排气?”
  柳叶不好意思地摇摇头,眼睛看着张小跳,似乎怕自己男人不高兴,目光重新转回去:“你胡说什么呢,我可不是排气,是那里,那里似乎有水儿冒出来,可能是速度太快,所以有声音呢。”
  沈通瞪大了眼珠子,他是结过婚的,自然明白自己老婆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他搞不明白的是,明明是治病,怎么搞的跟上床的结果差不多,老婆那形容,活脱脱就是舒服的不得了的样子啊。
  “兄弟,怎么会这样?”沈通疑惑地看着张小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