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邪医第37章 抓贼,乡村小邪医第37章 抓贼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张小跳嘿嘿笑:“那当然,大白天有精神呢。最为重要的是,和你第一次,我可要好好看看你的身子呢,白天得眼。”
  虽然感觉大白天不合适,而且还是在卫生所。不过花姐转念一想,这几天反正也没多少病人,甚至都没有,白天也不会有人看到。再说了,张小跳既然答应合作了,这机会绝对不能够错过。
  “想不到你竟然是这么风流呢。”花姐颤颤地说道:“好,就依你,明天九点,不见不散。”
  “记住了,花姐,九点钟,你要不穿衣服地等我,一开门要是看到你身上有一件遮羞布,就是不够诚心合作,我可是转身就走。”张小跳嘿嘿笑道。
  这是啥意思?花姐有些蒙圈,一开门就要不穿衣服,这可是闻所未闻啊,见面了再脱也不迟啊,为什么非要这样?花姐心里打了一个问号。
  “小跳,干嘛要这样做?”想不问,但还是很好奇。
  “这个嘛,我想给自己一个惊喜,看到你的身子,记忆深刻。”张小跳说道:“不过呢,在这之前你可要从里面锁好门,否则别人进去,还不走光了?只要是听到三声敲门声,就知道是我,开门让我进去就成。”
  张小跳这么说,打消了花姐心中的顾虑。还以为这小子是捉弄她呢,但张小跳想的这么周到,心中的顾虑也就没了。
  “好,我等你。”花姐乐颠颠地站起来,趁着张小跳不注意,探嘴在张小跳的脸上飞快地就亲了一下:“先盖个章。”花姐笑呵呵地说道,骑了自行车,欢天喜地地去了。
  还盖个章呢,当自己是小姑娘么?张小跳用手擦了一下脸,让这种女人盖个章,恶心。
  拍拍屁股,张小跳站起来。天已经黑了,不开心的事情让开心的事情给淹没了,心情大好,张小跳慢悠悠地往回走。路过学校门口,不经意地看了一眼校园内,一个窗户还亮着灯。
  “这么不知道节省国家资金。”张小跳嘀咕着。这可是他的母校啊,毕业到现在,还没有再次进入校门。不过,也是,现如今那些教过他的老师退的退,调走的调走,都换成了一些陌生的面孔,即便是进去了也是互相陌生。不过,他对学校还是有感情的,看到如此浪费,不由感慨。
  忽然间,看到亮灯的房间内有一个人影,张小跳心中好奇。这都快七点了吧,怎么还有人?不会是贼吧?偷学校的东西,有点损,张小跳愤愤不平,决定进去看个究竟。反正到现在还没有施展子节点神力呢,如果真的是小偷,倒可以验证一下。
  校园的大门是锁着的,张小跳更加肯定了里面的不是什么好人,翻墙进去,悄悄靠近了那开灯的窗户。如果没有记错,这房间应该是更夫住的地方。但是这几年,也不知道怎么了,村小学基本上都没了更夫,大概是因为经费紧张吧,当然也是因为治安环境好的原因。
  窗户是用窗帘遮挡的,看不清楚里面的具体情况,只能是看到一个人影在屋里走动,不时还低下头,似乎是在翻找着什么。张小跳绕过去走到门口,伸手一推,门从里面关着。
  “开门。”张小跳用力朝着门板拍击:“里面的人,给我滚出来。”
  这一声吼,效果倒是有效果,里面的人似乎骤然间停了下来。而且,灯也忽然间熄灭了,一点动静都没有。看来是小偷害怕了,张小跳却不罢休。
  “里面的人,你给我出来。”张小跳大声喊道:“我知道你在里面,我警告你,精明一点立马出来,偷学校的东西,你还有没有点人性?”
  这句话管用了,里面关掉的灯重新点亮:“谁在外面?”
  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很清脆。张小跳心里就是一动,这声音似乎是在哪里听到过,有些熟悉,但一时半刻却想不起来这是谁。或许,是耳朵听错了,搞不好是一个女贼。
  “张小跳。”张小跳直接报出名姓:“姑娘,这可就是你的不是啦,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干这个行当,不过我觉得你这是死心眼,女人最大的资本就是身子。换做是我,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让男人心甘情愿地掏钱,也没必要干这提心吊胆的行当。”
  话说完了张小跳自己也觉得似乎不对,也还不知道里面的女人是什么模样呢。如果是一个丑八怪,如果打扮了就更是一个丑八怪,男人看了都想吐,哪里还肯掏腰包?
  “呵呵,原来是张神医啊。”伴随着笑声,门打开了,借着灯光,张小跳看到了一张俊俏的脸蛋,甚至,看到了那一堆小酒窝。是夏苗苗,学校的代课老师。
  这么晚了,一个大姑娘家家的,在学校做什么?张小跳心里纳闷,透过门缝朝着里面看去,想知道这姑娘是不是在和某个男人约会什么的。可惜,他连一个人影都没看见。
  “夏老师,怎么是你?”张小跳抓抓头皮,有些不好意思第问道。
  “怎么不能是我?”夏苗苗咯咯笑:“张神医,你可是真有意思呢,竟然把我当成了小偷。”
  “对不住,对不住,夏老师,我不知道这个时候你还在学校。不过,你在学校干什么,这时候应该是早已经下班了不是么?”张小跳纳闷地问道。
  夏苗苗很热情,把张小跳让到屋里坐。一进屋,张小跳就闻到一股香喷喷的味道。屋里收拾的干净利落,一张床上被子刚刚铺展开一半。一看这情形,张小跳明白了,自己真的是误会了,这个夏苗苗一定是在这里住,这是人家姑娘的闺房呢。这时候夏苗苗倒了水过来,顺便解释说家离这里远,只能是暂时在学校住。
  张小跳不好意思第喝了口水:“夏老师,你一个姑娘住在这里,难道不害怕?”
  “怕啊,怎么不怕?”夏苗苗坐在张小跳对面的床上,笑呵呵第说道:“你看,刚才就被你吓得魂飞魄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