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邪医第49章 敢么,乡村小邪医第49章 敢么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一个多小时后,沈通的车子停在了皇冠大酒店的门口。下了车,张小跳看着酒店门口清一色的高档轿车有些不适应。
  “大哥,我们要在这里吃饭?”
  沈通点点头:“兄弟不满意?”
  “哪能呢?只是,大哥,据我所知,这可是咱庆阳市最大也是最豪华的酒店,你带着我在这里吃饭,实在是太破费了。”张小跳诚心说道:“要不,还是找一家便宜一点的地方吧,我这身份,你带着我来这种地方,其实是贬低了你的身份。“
  “这话怎么说的?你是我兄弟,我跟你在一起,怎么会贬低了身份?走,跟大哥进去。”沈通拉着张小跳,不由分说走进酒店。
  一进门就可以感觉到,沈通是这里的的常客。门口站着的迎宾女郎,笑盈盈地跟沈通打招呼:“沈老板,来了。”
  沈通点点头:“给我上等的包厢,四个人。”
  张小跳就是一愣,四个人?小宋没有进来,即便是进来也不过是三个人,怎么就四个人,难道还有其他的客人?忍不住问沈通:“大哥还有朋友过来?”
  “这个嘛,算是吧。”沈通嘿嘿笑道,跟着酒店服务员上了八楼,进入一个包厢。
  很快,酒水上来,还没有开席,门口出现两个个头高挑的姑娘,满脸笑容地走进来。
  “大哥,她们是你的朋友?”张小跳问道,那两个姑娘,这时候已经站在了沈通的面前。
  “你,坐到我兄弟那儿。”沈通对其中一个披着卷发的姑娘说道。然后,目光转向张小跳:“不是朋友,不过,现在算是吧,陪我们喝酒。”
  张小跳不是世外之人,自然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凡有钱人或者是某些人为了招待贵宾,为了助兴,都要找几个美女作陪的。可是,自己不是有钱人,也不是贵宾,沈通这么安排,倒是让他有些不自在。
  “大哥,没必要吧?”张小跳有些紧张。
  沈通笑笑:“兄弟,怎么,这个不满?如果不满意,大哥立刻给你换一个。”
  沈通还没有点头,那卷发姑娘立刻拉着张小跳的胳膊:“这位老板,别着啊,妹妹可是很柔情的,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尽管说,只要是你不让我走开就成。”
  张小跳自然明白姑娘的意思,换人对她们可不是好事,到手的生意就没了。而且,究其实这姑娘还算是可以,不管是长相还是声音,都算是一个不错的女人。既然沈通这样说了,也不能再说什么,只能是说道:“那好吧,大哥,听你的,这姑娘,我没意见。”
  没有外人,沈通说话也就不避讳。和张小跳喝了一杯酒,再次说了柳叶的事情。他想要知道,一个被京城名医都断定不能怀上的肚子,为什么张小跳很轻易地就改变了这个事实?
  “可能是那些名医搞错了吧。”张小跳淡淡地说道:“其实,即便是自然怀孕不可能,也是可以尽兴试管婴儿嘛,如今这科技,发达着呢,只是大哥你不喜欢用这种方法罢了。所以,其实也没有必要这么对兄弟我好的。”
  都说商人鬼精,可沈通却很直爽,这倒是让张小跳很是诧异。
  “兄弟,你说的倒是没错。不过呢,试管婴儿的事情我也是咨询过的,医生说了,你嫂子的身体问题比较严重,阴湿之气太过于霸道,任何的科技手段都不管用的。否则,我也不用为这事发愁了。”沈通端着酒杯说道:“所以,你是我沈通的恩人。来,兄弟,大哥敬你。”
  到目前为止,两人身边的姑娘除了微笑,似乎还没有用武之地。又喝了一杯,沈通身边的那姑娘似乎是不愿意就这样被漠视,当然也可能是有点职业道德,感觉这样拿钱太过于惭愧,主动和沈通碰杯。
  他们那边说话,张小跳身边的姑娘也不能闲着,笑呵呵地招呼他:“老板,妹妹敬你。”
  被称作老板的滋味当然舒服,只是在沈通的面前,张小跳知道自己的身份,可不能让沈通觉得自己是一个虚荣心很强的人。而且,在真正的老板面前被称作老板,感觉有些丢人。所以,张小跳嘿嘿笑道:“我可不是什么老板,叫我小跳就成了。”
  话刚说完,沈通那边听了,立刻纠正:“兄弟,没必要跟她们说自己的名姓,在这种场合,只管老板妹妹地叫就成了。”
  张小跳啊了一声,似有所悟,也是,在这种女人面前,其实是没必要自报家门的。她们现在跟你热乎,转身就跟其他的男人亲近,根本不在乎你是张老三还是李老四的。
  只是,看这姑娘,虽然青春靓丽,但怎么说也不会比自己小,自称妹妹,太不舒服。
  “敢问这位姑娘,芳龄几何?”张小跳文绉绉地问道。那姑娘听了,笑靥如花:“老板看来是文化人呢,芳龄几何倒不敢应承,妹妹今年二十刚出头,这个年龄还满意吧?”
  虽然缺少这方面的经验,但张小跳可不傻,这种女人说自己二十,没有二十四五都不可能。年龄越小,越能够让男人动心,这是最基本的社会常识。
  “二十?那你就别自称妹妹了,你应该是我姐姐才是。”喝了酒,张小跳也是高兴,胡乱编排。
  姑娘脸一红,上下看看张小跳:“那就有点对不住了,老板,你虽然年轻,但依照姐姐的经验,能够当老板,怎么说也是二十六七的年龄呢。来,姐姐自罚一杯。”说着,一仰脖,一杯酒一口喝干。
  张小跳不得不佩服这姑娘,酒量奇大,三杯酒下去了,竟然没事人一般,这不由得激起了他的好奇心,就威逼利诱,自己又喝了两杯,这姑娘却喝了四杯。尽管这样,姑娘还是兴犹未尽,倒了第五杯。
  这当儿,沈通和他身边的姑娘凑过来看热闹呢。张小跳可不敢继续了,他都感觉自己有些晕乎乎的,一个姑娘咋还能喝?不行,万一喝大了弄出事情来,可就惹麻烦。进医院是小事,但喝多了闹出人命的事情也是有的,万一闹出人命呢?
  “姐姐,算了,别喝了。”张小跳服输。
  “不嘛,老板,我还能喝。”姑娘嘴说话都有些走样:“如果我喝了,你就陪我上床,敢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