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邪医第58章 搞定了,乡村小邪医第58章 搞定了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乡村小邪医 > 第58章 搞定了

  说到底,沈通还是认为他对夏苗苗有歪心思,张小跳也不想解释。究其实,难道自己真的没有那心思,张小跳自己都不敢肯定了。但不管怎样,一切都要从帮夏苗苗找了新工作开始,否则想什么都是多余。
  沈通带着张小跳到了镇上的菜市场,镇上的人口不是很多,但菜市场却很热闹。买菜的人不单单是镇上的人,周围村子家里有事情,大部分都来这里买菜的,所以商户的生意还都很红火。
  “兄弟,这里一共有三家鱼摊,都是从我这里上货,生意好的没的说。”沈通带着张小跳来到菜市场中间几个鱼摊前说道:“你来的也算是时候,这几天我正琢磨着加开一个鱼摊,专门经营你们花山村的鱼,而且是活鱼,生意一准红火,你来了,这个机会就是你的了。嘿嘿,准保让你在那夏苗苗的面前有面子,到时候好上了,可别忘了大哥给你加了一把力。”
  张小跳感激地看着沈通:“大哥,谢谢你啊。但不知道,开一个鱼摊,需要多少的费用?”
  “不多,咱东兴镇地盘不大,购买力也是有限的,没必要囤积太多的货。而且,上货方便,早晨让鱼户送来就行了。所以,我估摸着,一万块钱左右就够周转了。”沈通说道。
  “至于市场管理费,一年下来大概三千多,这个你不用管,市场管理所那边我负责说说,可以免了,每年我都打点呢,这点面子他们还是给的。所以,你就让夏苗苗准备一万左右就成了。”
  “这怎么好意思呢,大哥,管理费不交可以,但也不能让你白白帮忙,回头我让夏苗苗好好感谢感谢你。”张小跳很是开通地说道。
  沈通就是一撇嘴:“兄弟,这话怎么说的?我可不是帮夏苗苗,是帮你。既然是帮你,我还会要什么感谢?你还拿不拿我当兄弟?”
  看沈通说的认真,张小跳就是一笑:“那听你的,大哥,这事以后再说。”
  “这才像是兄弟。”沈通对张小跳这才满意:“什么时候打算开张营业?”
  “越快越好,明天可以么?”
  “当然没问题。”沈通爽快地说道:“鱼摊需要的设备你不用管,我是干这个行当的,解决这个不是什么难事。你只要那夏苗苗明天过来就成了,我把花山村陈老四介绍给她,那个人你也知道,憨厚老实,送货及时。即便是大冬天,也会砸冰送鱼,绝对不会误事。”
  沈通想的这么周全,张小跳都不知道说什么好。总之事情不到一个小时就解决了,这让张小跳很是开心。看看也不过九点钟,虽然离中午还早着,但张小跳还是想请沈通吃个饭。嘴上不说这事感谢,但行动却是为了感谢。
  “大哥,我知道你很忙。不过,都这个时间了,找个地方坐坐,让我请你一次。”张小跳诚心说道。
  沈通嘿嘿笑,摆了摆手:“今天就算了,我还要赶着去一趟市内,有一笔生意要谈,改日,改日我请你。”
  见沈通这样说,张小跳也就不勉强。因为沈通要去市内,正好可以捎上一段路。路上,沈通问起张小跳那天在通乐宾馆怎么又那么大的本事,竟然能够制服一个练家子的杀人犯。张小跳犹豫了一下,对沈通,是应该坦诚的,但坦诚也应该有个度。
  “大哥,本来我没有对任何人说起的,但对你,我不应该隐瞒。”张小跳神秘地说道:“我无意之中得了一点奇遇,才有了本事,包括治病这手艺,其实也是那次奇遇的得到的。但因为对人有承诺,不能说,所以也只能告诉你这些,希望大哥原谅。”
  “怪不得的。”沈通侧脸看一下张小跳:“你能告诉我这些,说明没把兄弟当外人。没错,重守承诺,这是男人待人处事最基本的德行,你做的对。”
  看沈通那表情,张小跳自我感觉很满意,这么说,沈通必然更注重两人的关系。有些事情,越是说的神秘,就越是能够引起别人的重视。
  沈通一直把张小跳送到家门口,道别之后,这才上路。张小跳进了家门,夏苗苗已经回来了。
  “辞职了么?”一见面,张小跳便问道。
  夏苗苗点点头,说道:“那姓林的说的倒是不错,极力挽留,说过去的都过去了,而且还说都是他的错,要想办法弥补。只要我肯留下来,他会全力以赴帮忙编制的事情。”
  张小跳就说:“那混蛋,是怕我们拿着证据告他。”
  又说道:“还有啊,夏老师,那混蛋的门牙掉了,还正常上班了?”
  “小跳,我已经不是老师了,以后呢,你就叫我苗苗吧,朋友也都是这么叫的。”夏苗苗纠正道,随即很是开心地笑了:“那家伙也真够可以的,门牙掉了还上班呢。只是,他对手底下的人说是昨晚在家里摔了一跤把门牙搞掉了。”
  张小跳也是哈哈笑,想着那家伙倒霉催的可怜样,不禁有些得意。更然他得意的是,夏苗苗竟然让他称呼苗苗,这可是惊人的变化啊,苗苗,这也算是昵称吧,普通的朋友恐怕没有这个资格。
  “苗苗。”张小跳马上更改了称呼,感觉很是受用:“鱼摊的事情搞定了,明天你就可以开张了。”
  “真的?”夏苗苗很是开心:“谢谢你。”
  “看你说的,谢什么,您能够帮你,那是你我有缘。”张小跳摆手道:“不过,启动的资金数额虽然不大,但也不小,一万,这个数你手里有没有?”
  原本还是微笑的夏苗苗收敛了笑容:“我才工作不到一年,满打满算也就挣了一万多,除掉自己平日的花销,再加上给那混蛋买了手机,就剩下三千多了。我父母那边虽然这点钱还可以凑齐的,只是,我辞职这件事目前还不想告诉他们,免得让他们担心。”
  犹豫了片刻,夏苗苗补充道:“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困难,我和朋友借一下,凑这个数应该问题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