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邪医第66章 商量对策,乡村小邪医第66章 商量对策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乡村小邪医 > 第66章 商量对策

  张小跳一听就恼火,这混蛋是铁了心不肯低头。竟然当众对水妹叫喊,他心里竟然感觉有些疼。
  不过转念一想,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看来想要这混蛋低头是不可能了,见好就收,否则就没法收场了,怎么说也不能把这家伙弄个半死吧,那还真的是要吃官司的。
  “你张狂个屁,二虎子,我这个人最怕女人说情,今天就放了你,以后如果还敢跟老子嘚瑟,照样收拾你。”
  说完脚一抬,松开二虎子,回头招呼葛二货:“走,回家。”说的很是霸气,就像是获胜的大将军一样扬长而去。
  这边,于有才心疼地看着宝贝儿子,回头恼火地冲着已经吓得呆若木鸡的范大宝和周同喊道:“还不把他给我扶回去。”
  两人这时候似乎才如梦方醒,把一脸土灰的二虎子扶起来往回去。水妹紧挨着,于有才气哼哼地走在后面,花姐也跟着,直奔二虎子家。
  “表哥,我们不能就这样饶过了张小跳。”花姐追上于有才说道。
  于有才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臭娘们,这会儿知道我的好了是吧?竟然想着跟那小混蛋合作,你告诉我,如果他真的是要跟你合作,是不是就上了他那条船?”
  花姐竹篮打水一场空,现在只有指望于有才了,所以眼巴巴地看着他:“你这话说的可是让人家伤心的,我跟你已经不是一年半载了,你应该知道我的心可都在你身上呢。我那么说那么做,可是有我的想法的,只要是他敢碰我,我下了床就告他非礼,把他送进大牢去,看他还跟我怎么跟我争抢生意。”
  这也是临时编造的,不过挺管用,于有才的气顿时消了不少:“那你为什么不提前跟我说,也好计划计划。”
  “我想成功了再告诉你嘛,想要在你面前邀个功,没想到却落入了他的陷阱。”花姐幽幽地说道:“而且即便告诉你了,你说说看,你那宝贝儿子疯了一般冲进去,弄得我现在想想下身都还疼呢,你还能如何计划?”
  听到这个,于有才叹了口气,心道这个张小跳太狡猾了,得想个办法治治,否则在村子里真的是没法立足了。
  两人边走边说,到了二虎子家,黄文欢和张发财也陆续赶来,出了这档子事,他们要表示一下关心,怕日后二虎子说他们漠不关心。
  “老黄,你看这事咱们报警怎样?”于有才问道。
  黄文欢摇了摇头:“不行,有才,你也清楚,当时虽然发生了口角,但先动手的是咱们,如果报警,咱们一定是站在一边的。只是还有那么多的人,你能一个个封口?”
  “是啊,有才,如果是在过去,派出所说不准会向着咱们,但现在可不一定。”张发财插话道:“你也知道,张小跳先前在市内可是救了一个女警官的,都上了电视,派出所忌惮于这个,估计也是不会帮着咱们的,这条路行不通。”
  “那怎么办?难道就让那小子逍遥法外了?”于有才还挺会用词。
  屋里就是一阵的沉闷,二虎子躺在床上直哼哼,被张小跳打的够呛,鼻子的血海不时地流出来,水妹用毛巾不住地擦着。
  “我非找个机会弄死他。”二虎子看众人没办法,气呼呼地说道。
  “你就知道打打杀杀,弄死人你还能活着?”于有才愤怒地吼道:“你给我老实待着,这件事我自会想办法。
  说到办法,黄文欢忽然一拍脑袋:“花姐,问你个事,你们村医行医,应该有行医执照对吧?”
  花姐点点头:“是啊,没有执照,那可是无证行医,是违法的事情,是要取缔的。”
  “这就是了。”黄文欢高兴起来:“有才,那张小跳在村里开诊所,可是没有行医执照的,这是我们的一个突破口,你可以到卫生局告他非法行医,卫生局必然要过来取缔,只要他没了这份工作,想要在村里就困难了,让他滚蛋。”
  说了这话,其实黄文欢心里是有些惭愧的,张小跳没跟他有什么过节,从村长的角度讲,是应该保护张小跳的。但为了讨好于有才,也只能是对不住张小跳了。毕竟,他在村里还需要于有才帮忙维护着,否则于有才恼火起来,恐怕下一届的村长就要易主了。
  “你说的对,就这么办?”于有才喜上眉梢:“过去怎么就没想到这个法子呢,让那小混蛋嘚瑟了好一阵子。我明天就去市里,托人去卫生局,让他们过问这件事。”
  这可是一个皆大欢喜的法子,取缔了诊所,张小跳必然没有了收入来源,自然是要想办法挣钱,在村里没有回雇佣,只能是外出。于有才现在想的就是让这小子离开,他感觉张小跳身体里有一股无法言喻的能力,如果留在村子里,迟早对他构成威胁。花姐自然就不用说了,搞掉张小跳,她的生活依旧会恢复原来的样子。
  至于二虎子,虽然觉得搞垮张小跳很解气,但还不够,只要抓到机会,一定要把今天吃的亏找回来。
  如果说有不高兴的,屋子里恐怕就只有水妹了。原本还指望着张小跳帮忙把二虎子的病治好,如今看来原本就是南柯一梦。这还不说,张小跳现在是她的男人,虽然只有一次,但一次也还是她男人。
  他们要对付张小跳,她心里自然不是滋味。只是,今天张小跳也是太过了,于家要报复也是情有可原。需不要要把这个消息告诉张小跳呢,水妹心里很是纠结。
  这事水妹不说,张小跳自然也不知道,年轻人毕竟是年轻人,想的不是那么周全。让于家人丢了丑,他开心了好几天,有时候给人看病的时候都哼着小调儿。张翠翠正式出嫁那天,他也没有受到多大的情绪影响。这还不说,最重要的是还没过一周,凌子峰就来了,不但是人来了,还真的是开了一辆拖拉机过来。
  “小跳,这可是现在中高档的产品,跑起来速度很快呢。”从拖拉机上下来,凌子峰巴巴地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