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邪医第73章使坏,乡村小邪医第73章使坏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张小跳,你也别嘚瑟,嘴巴贫也不能当饭吃。老娘我是照样吃香喝辣的,你却要喝西北风。”花姐恼火道。
  “告诉你,老子是饿不死的,想逼我上绝路,你们还嫩了点,从明天开始,老子就是一商人。”张小跳毕竟年轻,一时间又张狂,朝着卫生所里的人就喊开了:“各位,从明天开始,我张小跳在镇上菜市场卖鱼,如果大家想要吃鱼,就到菜市场找我,十斤以上,治病免费。”
  这一吆喝,就有人出来:“十斤鱼就免费?好是好,治病的钱省下来买于吃,倒是划算呢。只是,小跳,咱花山村缺什么就是不缺鱼,买十斤回来,可就有点太多了,还贵,最终背着抱着一样,就有点不划算了。”
  张小跳一听,也是啊,花山村的人即便是家里没有鱼塘,就近购买,价钱还便宜,十斤鱼看病,诱惑力不大。
  “好,那改改,凡是花山村的人只要是去买鱼,五斤,五斤就免费治病。”张小跳大声宣布。
  五斤鱼,如果是买鲤鱼,也就两三条的事儿,再贵也就五十块,而且根本用不上那么多。如果是感冒发烧的病,在花姐这里,少说也得百八十块,算起来省下好几十。
  花姐自然也会算这笔账,心里吃一惊,这还是要要让她关门的节奏啊。后悔招惹了张小跳,看到就看到呗,跑出来撩拨什么,反倒是成全了他,让他在这里做起了广告。
  张小跳一走,花姐就坐不住了,电话打给于有才,让他晚上来一趟。于有才还以为花姐春情萌发了,大老早地就吃了饭,屁颠屁颠地赶过来。
  “小娘们,怎么,下面出水了着急?”一进门,于有才就抱住花姐,嘴巴就要采取行动。
  花姐哪有心情干这个,眼看生意恢复了,张小跳又要搞事,热锅上蚂蚁呢。所以伸手推开于有才:“别闹,有才,我找你过来,有正事要跟你商量。”
  看花姐一本正经,于有才这才知道自己会错了意,松开手:“什么事比我们办事还急?”
  花姐就把张小跳下午在门口的事情说了,于有才便皱起了眉头。原本还想等着看张小跳的热闹,希望他早点滚蛋,却没想到那小子根本没有离开的打算。即便是到了镇上,那也是没走远啊,何况还要在花山村提货。
  “妈的,我看谁敢把鱼卖给他。”于有才气呼呼地说道,先前那一股热乎乎的劲儿转眼间消失殆尽。
  第二天一早,于有才让二虎子派范大宝早早地盯在了张小跳的家门口,搞清楚他到底去谁家提货。范大宝倒是一个很认真,还没到四点就侦探一样蹲在张小跳家门口。
  估计过了半个多小时,看到葛二货开着车,张小跳坐在旁边,他便骑上自行车跟在后面。虽然跟不上,但大致的方向还是确定的。直到张小跳从陈老四那里装了鱼,看准了,这才回去对于有才汇报。
  于有才得了结果,气的咬牙切齿:“二虎子,吃完饭你带人过去,警告一下陈老四,让他不要给张小跳拿鱼。”
  二虎子答应一声,吃了饭就带着范大宝和周同到了陈老四的鱼塘。对二虎子,村里人都是很惧怕的,谁也不想好好的太平日子不过,跟一个混蛋纠缠。所以看到他过来,陈老四笑脸相迎:“二虎子,怎么有时间到我这里来走动?”
  二虎子嘿嘿笑着,朝着陈老四的鱼塘看了看,回头说道:“陈老四,这几年收成不错啊,听说每年都有好几万的收入啊,好日子,好日子。”
  陈老四规规矩矩地站着,二虎子寻常根本不过来这里,今天忽然出现,估计是有事:“一般吧,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还算是凑合。”
  二虎子没说话,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粉末状的东西,朝着鱼塘就撒下去,吓得陈老四扑过去想要抓住一般。可惜原本就是粉末状,再加上二虎子出手在先,一些落入了鱼塘里,另外一些轻飘飘的,就都随风飘走了。
  “二虎子,你这是干什么?”没有抓住,陈老四面色难看:“那是什么东西你扔进了我的鱼塘。”
  “毒药。”二虎子冷冷地说道。
  陈老四为人老实,轻易不得罪人,没想到二虎子竟然往他的鱼塘里投毒,吓得眼泪都快下来:“二虎子,我陈老四一向规规矩矩,从来没有得罪人,更不敢得罪你,为什么要害我啊?”
  “你不知道得罪了我?”
  陈老四摇摇头:“二虎子,我真的是不知道啊,如果知道了,打死我也不敢啊?”
  “嘿嘿,陈老四,你别跟我装疯卖傻,你卖鱼给张小跳,难道不是跟我二虎子作对?”二虎子凶狠地说道:“你应该知道,二虎子是和我们于家势不两立的,村里人有谁不知道这个?你还敢说不知道?”
  陈老四这才明白为什么祸从天降,哭丧着脸说道:“对不起,对不起,二虎子,这件事是我做的不对,我脑袋笨,没想这么多。而且,这件事也是沈老板从中牵线的,二虎子,我也不敢得罪沈老板啊。”
  “好啊,你不敢得罪沈老板,敢得罪我,成,那咱们走着瞧,我保证来年开春你一尾鱼都打不出来信不信?”二虎子威胁道。
  “我信,我当然相信。”陈老四咬了咬牙,俗话说强龙压不住地头蛇,能够得罪沈通也不能得罪二虎子这个活阎王,这家伙什么损事都做得出来。“你说怎么办我就怎么办?”陈老四表明态度。
  其实二虎子要的就是这句话,看陈老四这么表态,便道:“很简单,你从明天开始,不,从现在开始,就断了张小跳的货,村里其他的鱼户我也都打招呼,看他还折腾什么。”
  “好好好,我听你的。”陈老四连连点头:“那,这事需不要和沈老板打个招呼?”
  陈老四学机灵了,他是知道沈通和于家父子的关系,免得自己和沈通打招呼了,二虎子不去找沈通说理却来找自己的毛病。
  “这个,我看没必要。”二虎子犹豫了一下:“而且,不卖给张小跳是你自己的决定,沈通怪罪下来,你就说想要一下子出货,不想零批发不就完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