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邪医第75章 洪波饭店,乡村小邪医第75章 洪波饭店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乡村小邪医 > 第75章 洪波饭店

  这事还得沈通帮忙,于有才别人的面子可以不给,但沈通的面子应该是不敢不给的。
  下午,张小跳给沈通打了电话,说有点事要麻烦。沈通正好在家,让张小跳过去。张小跳一合计,也好,顺便拜访一下,送点东西。
  买点什么呢,张小跳琢磨了一下,柳叶怀孕了,吃点补品最好。可镇上也没什么好东西,正好在菜市场看到有卖大公鸡的,就买了两只,一手提着一只就去了沈通家。
  一进门,就看到柳叶穿着拖鞋迎上来,满脸的笑容:“小跳,你这是干什么,到你大哥家里来,还破费干什么?”
  “嫂子,你怀孕了,我合计着大公鸡可以补补,就弄了两只,不几个钱。”张小跳笑着说道。
  “那也不行,你记住了,这次既然买了,嫂子就收下,以后过来,带着嘴就行了。”柳叶笑呵呵地把公鸡接过去:“你给我和你大哥送来了孩子,这个恩情,比金山银山都珍贵呢。”
  这时候沈通从卫生间出来,手里拿着一个小刷子。
  “这是忙什么呢大哥?”张小跳笑呵呵地打招呼。
  “清理厕所啊。”沈通招招手:“快进来,到客厅坐。”
  “大哥,这看不出来啊,在家里还是一个好男人呢。”张小跳一边走一边说道。
  “必须的嘛,你嫂子怀孕了,家里的事情我就都包下来,就等着给我生一个白白胖胖的大小子呢,当然了,生个宝贝千金也好。”沈通笑道。
  “你听听,你听听,小跳,这话一听就是重男轻女。”柳叶把公鸡送进了厨房出来说道。
  张小跳就羡慕不已,别看沈通在外面风风光光,没人敢招惹,在家里却一点没有威风,这种男人才是最可交的。
  “小跳,找我什么事?”沈通端了一杯水递给张小跳问道。
  “还是于有才的事儿。”张小跳喝了一口水说道:“陈老四原本是答应给我鱼的,但是上午葛二货去拿鱼,陈老四却不给了。我过去之后才知道是于家搞得鬼,不让陈老四给我货。”
  啪!沈通一拍茶几:“这个于有才,也太过分了,把你的诊所搞黄了,我都没跟他计较,如今我联系的陈老四,他也敢拦挡。明明知道你是我兄弟,却还这样做,真是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是啊,大哥,你看这事怎么办?”
  “怎么办?我找他,看他怎么说?”沈通气呼呼地站起来:“走,你哥我一块儿去,我当面告诉他,以后不允许难为我兄弟。”
  柳叶一直在一旁坐着呢,看沈通发火,站起来道:“你别一有事就发火好不好,这事于有才是过分,必须警告一下是没错。不过,事情软办比硬办要好,和气生财,这不是你说的嘛。”
  柳叶这话很管用,沈通马上就笑了,拍了拍柳叶的手:“老婆大人说的是,我刚才也是气蒙了,你说的对,软办,软办,我把于家父子叫过来,和小跳兄弟坐在一起,给他们说和一下就是。”
  “这才差不多。”柳叶笑呵呵地说道:“只有这样小跳以后做生意才会顺顺利利的。”
  沈通句重新坐下,掏出手机给于有才打电话,说是让他和二虎子来一趟镇上,他请客吃顿饭,在洪波饭店。放下电话,两人从家里出来,直奔镇上的洪波饭店。
  于有才不傻,接了沈通的电话,就知道沈通为什么给他打电话。陈老四已经打电话告诉他张小跳知道了这件事,所以,吃饭是一个借口,估计真正的目的是要问断货的事情。招呼了二虎子,爷俩开车就奔镇上。
  “爸,如果沈通要我们不得干涉张小跳的事情怎么办?”路上,二虎子问道。
  于有才正琢磨着呢,眯缝着眼睛看着前面。“那也不能答应,我就不信沈通不顾我们多年的交情和合作关系,站在他张小跳一边。”于有才随口说道。
  到了饭店门口,两人下车走进饭店,老板娘笑脸相迎:“来了,于大哥,沈老板在二楼包间。”
  他们可是饭店的常客了,而且老板娘还很年轻,会做生意。于有才笑呵呵地凑过去:“你男人在家没?”
  老板年就是眼神一挑:“在家呢,不过于大哥要是想干什么,我让他给你腾地方。”
  于有才说道:“那好啊,等我喝完了酒,今晚就不走了。”
  当然这都是逢场作戏的话,做生意就得有这种本事,至于是不是真的会发生点什么,那还得要看是不是能够做到郎有情妾有意。
  两个人上了楼,推开包间的门,看到张小跳在场,于有才就是吃了一惊。虽然料到沈通是为了张小跳的事情,却没想到沈通竟然把张小跳带了过来。
  “沈老弟,让你久等了。”于有才也不看张小跳,仿佛他就是一空气,根本不存在。
  二虎子也打招呼:“沈大哥。”
  “坐坐坐,老于,你坐我这边来。”沈通伸手招呼道。
  于有才嘿嘿一笑,走到沈通身边坐下,沈通的另一边是张小跳,二虎子虽然不乐意,但也只能是靠着张小跳坐下。
  酒菜已经摆上,沈通站起来要倒酒,二虎子却已经是抢先抓起了酒瓶子:“沈大哥,怎么能劳烦你呢,这事还是兄弟来。”
  沈通也不过是做做样子,既然二虎子张罗,也就不客气。二虎子先是给沈通满上,再给于有才倒上,接着就是他自己,至于张小跳,却看也不看,倒完了自己的就坐下。
  “二虎子,这是干嘛呢,小跳兄弟的酒呢?”沈通笑呵呵地说道:“你看你,也不是小孩子了,还斗气,去,给满上。”
  二虎子可是一百个不愿意,这个张小跳可是把他折腾的够呛,最后还挨了一顿揍,如今要给他倒酒,打死也不能。不过,却不好跟沈通叫板。沈通的脾气他是知道的,他蛮横,沈通比他还蛮横,翻脸也比他快,当年就是靠着一对拳头在东兴镇打出一片天地,没有人敢跟他叫板。
  极为不情愿地,二虎子给张小跳倒了酒。
  “来,三位,今天没别的事情,就是想跟你们叙叙旧,喝点酒。”沈通举起酒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