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邪医第230章 安稳觉,乡村小邪医第230章 安稳觉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乡村小邪医 > 第230章 安稳觉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乡村小邪医最新章节!
  
  周二嫂笑了笑,张小跳已经是叮嘱过了,不要告诉房东她屋里有人,尤其是是男人,那样会让房东老太觉得她不安分,搞不好就不把把房子租给她了。
  
  老年人还是很传统的。
  
  “呵呵,是啊,大娘,我累了偶尔喝一点。”周二嫂随口说道。
  
  “喝酒是喝酒,可你要把窗户什么的关严实了,一旦是喝多了男人进来被睡了还不知道。”房东老太很是热心肠地提醒。
  
  周二嫂应承着,回了屋急忙把门关上,窗帘也都遮掩好了。房东老太眼神好,虽然前后房子离得远,但也是容易看到的。
  
  “二嫂,这些天生意还好吧?我可是听陈老四说你每天的出货量很大呢,有时候周二哥都要帮忙张罗着。”张小跳端着酒杯说道。
  
  周二嫂脸色红润,也不知道是高兴的还是忙活的,总之是一脸的笑容。
  
  “可不是么,这生意是越来越好了,自从咱花山鱼上了电视,销量蹭蹭上升,这样下去,一年下来,我们赚个十万八万的没问题呢。”周二嫂乐颠颠地说道:“这还要感谢你呢,你周二哥说了,等有机会请你喝酒,好好感谢你为我们提供了这么一个赚钱的机会。”
  
  张小跳喝了一口酒,笑了道:“那就不必了呢,你没告诉周二哥,你已经是感谢了呢,都感谢到床上了,还有什么上床这个礼物更重要的么?”
  
  “你以为我不敢呢,我就是说了,他也不敢放个屁。”周二嫂也喝了一口酒说道。
  
  张小跳也只是开玩笑,还真的怕她乱说。男女之间的那点事儿,两个人知道就好了,一旦是更多的人知道了,反而是没了什么意思,容易让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的不舒服呢。
  
  “二嫂,玩笑归玩笑,这话可不能说的。”张小跳郑重地说道:“男人怕老婆是自古以来就有的事情,很多的英雄好汉也都是这样子。不过,如果他们知道自己的女人跟了别的男人,态度马上就会变了呢,到了那个时候,你可就有得苦头吃了。”
  
  周二嫂呵呵笑:“放心吧,我只是说说呢,我没那么笨的。再说了,说出去以后我们可就没这么容易有机会了,他还不天天警察一样盯着我的裤带啊。”
  
  张小跳嘿嘿笑:“你知道就好,来喝一口,算是洞房交杯酒。”
  
  “还挺能浪漫的。”周二嫂嘴巴上说,心里倒是很舒服。
  
  “小跳,有件事二嫂早就想和你打招呼了,咱如今鱼摊收益很好。我怕你看到这个情况,答应别人进货,这样我的收入就要受影响的呢。”周二嫂说道。
  
  张小跳自然明白周二嫂是什么意思,估计他并不是担心别人进货,而是怕自己再增加一个鱼摊。那样,自己的收入根本不会减少,倒是周二嫂的个人收入会受到影响。
  
  “你想多了二嫂,我才不会那么做的。不说别的,就说你我这关系,我怎么说也要考虑你的,要不然我还怎么面对你。”
  
  “我就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周二嫂把身子靠在了张小跳的身上:“当然了,你可别觉得二嫂把身子给了你就想要跟你谈钱,我可不是那样的人,只是觉得收入多比收入减少要好的多,其他的我绝对不会要求什么,我可不想让你觉得女人跟男人睡觉就是为了钱,那样是没有长久的。当然了,如果你有其他的女人了,不想跟我了,我也不会纠缠的,我这个人不喜欢婆婆妈妈,好就好,不好就不好,强扭的瓜不甜。”
  
  “嘿嘿,我就是有了别的女人,也不会忘了你呢。”张小跳伸出一只胳膊搂着周二嫂说道。这个动作,就让周二嫂的手又不老实起来,伸到了张小跳下面去。
  
  张小跳喝的不多,只是一杯多一点,周二嫂喝了一杯,脸色更红,饭桌收拾下去,碗都没洗就跑回来,三下五除二就让自己变成了原始人,然后扑到了张小跳的身上。
  
  说真的,张小跳就喜欢这种疯狂劲儿。
  
  “小跳,怎么这些日子不见,你长大了?”周二嫂忽然间停住,眼睛盯着张小跳。
  
  张小跳就嘿嘿笑:“那是自然了,在你面前,我还是小孩子呢,自然是要涨大的。嘿嘿,不但是长大了,本事还厉害了呢,现在就让你敲敲我的本事。”
  
  男女在一起,肆无忌惮才痛快,扭扭捏捏是没啥感觉的。两个人你来我往,在床上真的就像是小品里说的摔跤,唯一不同的是这种摔跤的方法不会伤害到人,只是身体需要付出点力气。
  
  周二嫂是一个很难满足的女人,这一点张小跳是清楚的。但这一次,张小跳折腾过了,周二嫂却躺在那里,一整晚都没有再提出要求,张小跳倒是睡了一个安稳觉。
  
  早晨周二嫂起得早,给张小跳做好了饭菜,也没招呼张小跳就走了,临走的时候在张小跳的脑门上亲了一下。这个小男人让她找回了青春的感觉,而且,让她品尝到极度享受的乐趣。
  
  其实,张小跳也是醒了,只是怕她又要搞,所以装着没醒。周二嫂一走,张小跳就爬起来,简单吃了几口,把桌子收拾下去便跳窗出去了。他担心周二哥忽然间过来,男人不可能对自己的女人单身在外没有想法的,搞不好过来偷偷地检查,所以还是小心才是。
  
  在街上占转悠了半天,七点多钟,张小跳给陆运金打电话,说他到了,在哪里。陆运金说是在曹家旅店,立刻出来接他。
  
  很快,张小跳跟着陆运金走进旅店。因为没有想到张小跳来的这么早,即便是陆运金也是刚爬起来,隋秀芝更是衣服还没有穿,看到张小跳进来才坐起来。
  
  “陆先生,你小老婆这病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张小跳坐在隋秀芝的面前问道。
  
  陆运金很不喜欢张小跳这样说话的,小老婆,感觉怪怪的。不过,现在就指望着张小跳了,不满意却也不能说。
  
  “时间不长,也就半年的时间吧,我们去了国内所有的大医院,甚至还去了一趟国外。可是,结果都是一样,这种病目前没有彻底的根除手段,只能是保守治疗,养。我问过专家,专家说养其实也没什么作用,最终的结果还是言语不清无法像正常人一样走路。”陆运金有些无奈地说道。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