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邪医第250章 演戏,乡村小邪医第250章 演戏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乡村小邪医最新章节!
  
  张小跳心里兴奋地没法说,五千万就这样到手了,虽然不是自己的,但无偿使用,完全可以用这些钱让自己彻底发达起来呢。
  
  “陆运金,你冷静点,既然他们想跟你玩,咱也玩玩他们,你先在这里修养一下,我出去看看,让你出去的时候你再出去。这会儿我估计他们一准儿报警了,看看他们如何表演,等他们玩够了,给他们来一个晴天霹雳,那多有意思。”张小跳嘿嘿笑道。
  
  陆运金一听,还真的是有道理,怎么说也要让他们的嘴脸都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才好。
  
  “行,小跳,这件事我听你的。”陆运金点头。
  
  张小跳就转身要求,忽然转身又回来:“陆运金,是我让林妹妹暂时收留你的,你可不要趁我不在有什么歪想法,到时候可别说我没有提醒你。”
  
  才死里逃生,陆运金哪里有那种心情。再说了,被自己感觉爱的死去活来的女人给算计了,死的心都有,哪里还有脸面要求林芳陪自己干那种事?
  
  从林芳家出来,张小跳和葛二货开着车,还没有走远。范大宝打来电话,说那小子吴军回去了,钻进了房里睡大觉。
  
  “好,你们干的很好。”张小跳肯定道:“继续监视,不要放松。”
  
  挂了电话,直奔花山村,还刚到村口,就看到村子里灯火闪亮,来来回回有人走动,甚而,听到远处有警笛声。不用说,隋秀芝报警了,这是必须的,要不然怎么好证明陆运金死亡呢。这两个人的设计也是够详细了,做完了案,吴军立刻离开现场,估计警察寻找调查的时间里都不会露面,这样也就没有了任何作案的嫌疑,够精明。
  
  “二货,关于陆运金还活着的事情,你不要对任何人说,你爸妈还有二妞都不行。”张小跳叮嘱道。
  
  葛二货点头,心里佩服极了张小跳,一夜之前再次成为千万富翁,这种智商自己可是没有,也没有这样的好运气呢。
  
  下了车,跟着一些人朝着前面走去,方向自然是黑水河。
  
  “发生什么事情了,郭大爷。”张小跳追上一位老者。
  
  “是你啊,小跳,你没听说吗,有人报警说,在三角叉洗澡淹死了人。警察都来了,村长号召大家沿着河岸寻找。那死者家属已经说了,谁找到了,不管是死的还是活的,都是赏金一万呢。”郭大爷说着,抓紧时间赶路,一万块呢,数目可不小。
  
  “一万块,妈的隋秀芝,老百姓你也欺骗,你就是悬赏十万得有人能拿到啊。”张小跳暗笑。
  
  三角叉附近,这时候已经是人流涌动了,手电筒到处都是,伴随着人们互相之间招呼和议论的声音。几个警察在拍照,问话,隋秀芝站在河岸边,指指点点,说话都带着哭腔。
  
  “村长,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啊?”黄文欢就站在隋秀芝的旁边,张小跳先跟他打招呼。
  
  黄文欢叹了口气:“唉,咱村里可是好多年没有发生淹死人的事情啦。这事就在几个小时前,黑灯瞎火的,恐怕情况不妙啊。”
  
  黄文欢声音不大,不想让隋秀芝听到。不过,隋秀芝可是一直注意着来来往往的人呢,看到了张小跳,也没言语,张小跳自己却走过去。
  
  “隋姐,难道你们不知道晚上下水危险么?”张小跳问道。
  
  隋秀芝似乎心情很是沉重:“我们,我们只是想洗个澡,却没想到发生了意外。”
  
  说完,哭起来。张小跳可没有安慰,这凶残的女人当一个演员都绰绰有余,何必陪着她演。而且,张小跳只是站了一会儿就回去了,其他人折腾到大半夜。天亮之后,村长黄文欢还是继续发动村民继续寻找,甚至是邻村的人也过来。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水性好的年轻人干脆下河,可折腾了大半天也没有一个结果。
  
  好好一个大活人就这么没了,警察自然是要调查取证。隋秀芝被叫到派出所,需要再次问话。事情是在花山村发生的,村长黄文欢也需要配合,张小跳借口陪着黄文欢,也到了派出所。
  
  从和警察交谈的话里,张小跳听说隋秀芝想要警方给出证明,但派出所说这种事是不可能给什么证明的,如果想要证明整个人确实是死了,就只能是到法院走程序,按照规定由法院来宣布最终的结果。张小跳一琢磨,该是林芳和陆运金出场的时候了。
  
  不过,他让陆运金藏在车里,林芳先登场。
  
  林芳也很配合,不管怎么说,虽然对陆运金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感觉,但隋秀芝要暗害他,林芳心里还是很不舒服的。所以一进派出所,林芳就问坐在走廊椅子上的隋秀芝。
  
  “陆运金没了,财产怎么办?那可是有我们家小涛的份儿的。”
  
  隋秀芝开始的时候还摆出一副很是伤心的样子,不过很快就态度强硬起来:“你们已经离了婚,我们陆哥也说了,离婚的时候给了你们抚养费,所以财产就和你们没什么关系了。”
  
  林芳就呵呵笑,弄得在场的警察都莫名其妙。即便是离婚了,男人出了事,前妻也不应该是这个态度吧?
  
  “隋秀芝,财产是有法律规定的,不是你说怎么分配就怎么分配的,法院自然会裁决。”林芳不紧不慢地说道。
  
  隋秀芝冷笑,打开随身的小包,拿出了一张纸在手里晃动:“好啊,我巴不得你去法院起诉呢,林芳,我劝你还是别费力气了,老路早已经就有了遗嘱,他名下的所有财产,都有我和我们家儿子继承,你一分钱都没有。”
  
  张小跳就凑过去:“我看看呗,隋姐,冲你这么说,陆运金是早就知道自己要死了,把财产都安排好了啊。”
  
  “那是我们家陆哥爱我,怕我不放心,所以才早早地写了遗嘱,免得有人惦记呢。”隋秀芝倒是显得得意了。
  
  “嘿嘿,隋姐,如果,我说是如果啊,人没死,这个遗嘱还有作用么?”张小跳嘿嘿笑道。
  
  “你说什么?”隋秀芝忽然瞪大了眼睛:“小跳,我家陆哥没了,你是我的恩人,我不想和你拌嘴。所以,请你不要用如果说话。”
  
  隋秀芝的话刚说完,自己忽然间差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脸色白的就像是一张白纸。
  
  他看到了陆运金,一脸铁青地朝着他走过来。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