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邪医第420章 知心人,乡村小邪医第420章 知心人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乡村小邪医 > 第420章 知心人
    林雨桐很想给张小跳一拳,这是趁火打劫啊。不过毕竟是在饭店里,左右还有不少人,打一拳有点打情骂俏的意思,正好合了张小跳的心意。
  
      当然了,表面上装出一副很是生气的样子,可其实林雨桐心里却很是舒坦,难道真的是喜欢上了张小跳?她自己也搞不清楚,反正是对张小跳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行,只要是你帮我解决了这件事,我愿意成为你要的那个筹码。”林雨彤淡淡地说道。
  
      反正这事儿也不用签字画押,到时候怎么发展还是自己说了算。
  
      张小跳也不过是开个玩笑,看林雨彤这样表态,心里到很是欢喜。虽然觉得林雨彤答应的这么爽快应该有问题,不过好事急不来,有个开头就好办。
  
      “那好,咱就这么说定了。”张小跳伸出手:“来,拉钩。”
  
      林雨彤一撇嘴:“小孩子的勾当,我可没那心情。”
  
      张小跳却不答应:“怎么?不敢拉钩?那就是想要到时候说话不算话是不是?”
  
      林雨彤拗不过她,拉钩就拉钩,一伸手,跟张小跳来了一个手指的亲密接触。
  
      “成了,我也就不浪费时间了,为了这个美好的目标,我可要抓紧时间了。”张小跳站起来说道。
  
      “你要干什么去?”林雨彤看着他。
  
      “去赴饭局啊,我不是跟你说了么,晚上还有一个饭局,就不陪你啦。”张小跳笑呵呵地说道。
  
      林雨彤啊了一声,似乎是才想起来:“跟谁吃饭?”
  
      “不告诉你。”张小跳故作神秘地说道,一转身,直接走开:“饭钱你算。”
  
      林雨彤眨眨眼,无奈地看着潇潇洒洒走掉的张小跳,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只是两碗面的钱都舍不得出,太小气了吧?
  
      时间已经是快差不多了,张小跳马不停蹄地赶往花好月圆酒楼。路上给孙子玉打了电话,她说都已经到了,订好了房间,在三楼302,最高档的贵宾房。
  
      这女人,还真是性急啊,比男人还着急。
  
      花好月圆酒楼不在闹市区,在郊区和市中心结合部,算是比较偏僻。但有时候做生意并不是在闹市区就红红火火的,而是看经营者的理念。这个酒楼的出发点从名字就可以看出来,基本上面对的是年轻一族,当然老年人也是来者不拒。但总的来说是热恋之中的年轻人居多,在这里吃过饭可以到附近的人造树林之中逛逛,甚至还可以在人少的地方疯狂也毫无遮拦。
  
      原因嘛,就是经营者保证酒楼只在外面安装监控摄像头,楼内不安装,确保**。年轻人在里面吃饭,即便是张开门热乎过头了也不会有**暴露。还有,就是那人造树林,也没有监控,都是为来吃饭和玩的人提供最大的**保证。
  
      当然了,只有来吃饭的人才有机会进入那几十亩的树林里,因为树林的入口就是酒楼的后门,没有在酒楼消费,那是没有资格享受田园乐趣的。
  
      张小跳下了车,直奔三楼。302的房门是开着的,听到脚步声临近,孙子玉倒像是一个男人一样走出来迎接。
  
      “老大,你来了。”孙子玉笑呵呵地打招呼。
  
      张小跳一看,好嘛,孙子玉看来是经过了一番细心的雕琢,换了一个很普通的发型,头撒散散地披在肩上,衣服穿的也是中规中矩,不像过去那样穿的一看就是很张扬个性的那种。
  
      乍一看,很是淳朴,淳朴之中隐含着单纯。如果不知道她曾经和胡一楼那么不清不楚,还真的会误认为是一个本性纯洁的女孩子呢。
  
      “嘿嘿,子玉,怎么变了一个人一样啊?”张小跳上下打量一番,感觉比先前倒是更有点诱惑力了。
  
      孙子玉抿嘴笑:“喜欢么?”
  
      张小跳点点头:“喜欢,喜欢,有点学生妹的意思。不过,这好像不是你的风格啊,忽然间改头换面了一般。”
  
      这话倒也不是嘲讽,而是实事求是地说明了自己的看法。得到张小跳的赞许,孙子玉觉得自己没白浪费时间,脸上美滋滋地笑道:“还不是为了你嘛,我要想和过去彻底划清界限,就必须让自己改头换面,否则怕你不待见啊。”
  
      两人重新进了房间,孙子玉已经是叫好了饭菜,酒杯里的酒都已经是倒满了,而且是白酒。张小跳知道孙子玉酒量好,在整个销售部,据说她是酒量最好的一个。
  
      当然这和胡一楼的重视有很大的关系,只要是有重要的客户,胡一楼都会带上她。一来二去,自然练就了好酒量。
  
      “来,老大,我敬你。”不等张小跳动作,孙子玉已经是抢了先:“你升迁了我也没机会祝贺,趁着这个机会,我祝贺你荣升咱销售部的部长。”
  
      她可是一个见过场面的人,做这种事可是滴水不漏。张小跳倒也不废话,喝酒可是自己的强项,何况先前自己先吃了一碗面,不算是空腹,现在即便是连干三杯都是小菜一碟。
  
      “谢谢了,子玉。”张小跳举起杯:“你外婆也还是第一次这样孤男寡女的单独聚会呢,为了这个值得纪念的时刻,咱干一个怎么样?”
  
      孙子玉就是一愣,她可没想要一口干,还没有吃菜呢,自己虽然有些酒量,但再能喝不吃东西也是醉的快啊。只是,张小跳既然这么说了,自己要是推辞就好像不给面子。
  
      “好,干了,留个纪念。”孙子玉爽快答道。酒杯叮当撞击,两人几乎是同时喝干。
  
      “老大,今天怎么忽然间响起来邀请我吃饭呢?”放下酒杯,两人一边吃菜,孙子玉一边笑眯眯地问张小跳。
  
      咽了嘴里的食物,张小跳就轻轻地叹了口气:“郁闷呗,心里有事,一个人吃不下饭,想找一个知心的说说话儿,就想到你。嘿嘿,你不介意我这样直说了吧?”
  
      孙子玉可不知道他扯谎,还以为是认真的,笑了道:“看你说的,我怎么会介意?老大你把我当成知心人,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乡村小邪医》,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