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邪医第435章 假药,乡村小邪医第435章 假药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乡村小邪医最新章节!
  
  研发部和总部那边平日没什么接触,所以两个人到目前为止也根本没有见过面。
  
  “张工。”张小跳伸出手:“还么晚还没有下班?”
  
  张工笑笑:“这是常事,我们这里的很多人都是睡在这里呢。”
  
  “搞科研的,就是需要你们这种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呢。”张小跳随口说道。
  
  不过,马上觉得自己这句话有些不对路子:“嘿嘿,我是说,有韧劲有恒心的人才能够创造出伟大和奇迹来。”
  
  这句话把林雨彤逗得噗嗤一下笑了:“小跳,你不整词儿行不行?你又不是跑来装哲人的,我们是来生产药品的啊。”
  
  在张工的面前,张小跳觉得自己竟然有几分的低矮,估计是对方的知识境界让自己有些压抑。
  
  “对对对,生产药品,生产药品。”张小跳嘿嘿笑道:“张工,你们这里有淀粉么?”
  
  这话不但是把张工弄得扶了扶眼镜,瞪大了眼珠子看着他,就连林雨彤也是一头雾水地盯着他:“小跳,你要什么?”
  
  张小跳却不觉得自己说的有什么问题,还毫不在意地重复道:“淀粉啊,我说的有什么不对么?”
  
  “小跳,我们这是研发中心的,可不是玉米加工场,哪里有淀粉?”林雨彤似乎感觉有什么不对,态度认真起来:“你说吧,都需要准备什么药材,我们这里基本上都有。”
  
  张小跳却压根不注意林雨彤的态度:“我都说了,要淀粉,难道说的还不清楚么?淀粉就是我需要的药材,就可以生产出药品来呢。”
  
  林雨彤苦笑的不得,感觉自己被张小跳戏弄了一场,甚至,连自己的父亲也都被张小跳给骗了,还以为他真的是有什么方子呢。搞了半天,这张小跳就是街头的小骗子。
  
  不过,张小跳毕竟对公司还是有贡献的,林雨彤不想闹得太不愉快。
  
  “小跳,我知道你喜欢开玩笑,不过这个玩笑可是一点都没意思。”林雨彤不悦地说道:“谁都知道很多假药都是用淀粉生产出来了,也算是无毒无副作用,不过我们是正经八百的上市公司,绝对不可能用假药糊弄人的,咱走吧。”
  
  “笑话,我可不是生产假药。”张小跳却不走:“雨彤,我这个方子最厉害的地方就是看上去生产的过程是假药,但效果却是世上绝无仅有的。你就听我的,赶快找人弄点淀粉来,不用太多,能够生产出几颗药就行了。试验嘛,先不用生产太多的。”
  
  林雨彤是打死也不相信淀粉可以生产出什么保健药,但自己都给说破了张小跳还是很执拗,气的脸儿都白了。
  
  “好,小跳,那你说,还需要什么药材搭配?”
  
  “什么都不用,我只要淀粉就行。”张小跳说的斩钉截铁。
  
  如果想要拿到市面上销售,用过去那种小馒头的老土手段更不好看,谁也不会相信那是药。淀粉做药这种事张小跳在电视上看过,很多的假药都是淀粉制成的,所以才提出这个要求。
  
  林雨彤一咬牙:“行,小跳,我就按照你说的办,要是你到这时候还开玩笑,以后你我之间不要说朋友,连认识都没可能了。”
  
  林雨彤也真的是生气了,毕竟这可是天大的事儿啊,张张小跳却跟玩儿似得。
  
  “嘿嘿,我可是要等着你兑现承诺呢,自然是不开玩笑。”
  
  没办法,林雨彤让张工找人立刻去买一点淀粉来。张小跳手里拿着淀粉,上下左右看了看,这研发中心监控设施很到位,低头抬头都可以见到监控,他可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用的是什么。
  
  “张工,麻烦你给我找一处没有监控和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张小跳对张工说道。
  
  “张部长,你找这种地方做什么?”
  
  “嘿嘿,配置药方啊,我这可是祖传的药方,绝对不能有半点的泄露。”张小跳一本正经地说道。
  
  林雨彤根本不看他,觉得这就是表演。反正事情已经是到了这地步了,就让他玩个够,出了门大家各自都各自的,以后公司那边自然也不会再让他进去。
  
  这种江湖混混级别的骗子,再聪明也是不能留在公司里的。
  
  张工看看林雨彤,叹了口气,无奈地指了指远处的一个比较偏僻的屋子:“那里没有监控,张部长就去那里配置药方吧。”
  
  张小跳从她口气里听出来是完全的不屑一顾,甚至是嘲笑。但也不去辩解,翻身事实胜于雄辩,只有证明了自己所言不虚,看不起的人才能闭上嘴。
  
  “总经理,这玩笑开的未免太大了。”张工看着张小跳的背影小声说道:“要是传扬出去神龙药业可就丢人丢到家了。”
  
  林雨彤一直皱着眉,听张工这么说,叹了口气:“放心,这件事咱们不要张扬就是,到时候想个法子把他赶走,毕竟这个人有点背景咱最好不要过分得罪。”
  
  林雨彤说的是张小跳的小龙会,做正经生意,最不想得罪的就是江湖帮派。
  
  然而就在这时候,张小跳去而复返:“雨彤,我忘问了,你们找了几个自愿者?”
  
  “五个。”林雨彤无可奈何地伸出了五个手指,连多说一个字都心不甘情不愿。
  
  张小跳啊了一声,心中有了底数。上次给葛二货的父亲弄了三个小馒头,这次也是一样,但用量没必要太大,多了浪费。五个人,估计指甲缝那么多足够了,但为了保险起见,张小跳指甲弹了一下之后,还是又弄了一点点放进淀粉里,这才回来。
  
  “行了,张工,马上拿去生厂车间,我等着拿走。”张小跳说的很是认真:“生产十五粒,不多不少。”
  
  他可是已经想好了名称和价位的,少了一粒就是上万呢。
  
  张工看了看手里的那点淀粉,甚至是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淀粉就还是淀粉,一点都没什么颜色的变化和味道的变化。
  
  “张部长,十五粒,是不是药片有点太大了?”张工也是一肚子的不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