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之后第3章 第066章 饭局,闪婚之后第3章 第66章 饭局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闪婚之后 > 第3章 第066章 饭局
购买比例不足,此为防盗章她也不好问两人什么关系,笑容勉强,憋得难受。
  
  可心里又有点不甘心,回头对汤子期说:“听说你最近那个项目出了点儿问题,我妈可担心你了。”
  
  “那替我谢谢小姨。”何丽云不跟她唱反调就不错了。
  
  汤子期和她们母女向来不对付,敷衍的话都不想多说两句。
  
  在俞北平面前,周启兰却像是和她的关系非常好,一直逮着跟她说:“今天有我的演出,你也会来看吧?给指点指点。”
  
  “我又不懂,指点什么?”
  
  “欣赏总会吧?”周启兰侧头对俞北平说,“首长觉得我今天这身怎么样?”
  
  她提起裙摆,在他面前转了转,雪白的轻纱很飘逸,裙子里面还有伞撑,隆起的弧度颇有建筑感,显得她双腿更加修长。
  
  她还踮起脚尖,做了个抬腿的姿势,翻了个手花给他看。
  
  汤子期看得心里只翻白眼,这搔首弄姿的!
  
  俞北平也有点想笑,清咳了两声,端正神色打了个官腔:“挺好的,一会儿好好表现。”
  
  周启兰打了鸡血似的,神情振奋起来:“是!”
  
  这时,肖扬和江越跟着李从周过来接头,先和俞北平打了招呼,又熟络地和汤子期寒暄,就把周启兰晾在一边。
  
  周启兰几次想插话都插不进去,脸色有点尴尬。
  
  还是李从周看不过去,和周启兰招呼了一声。
  
  肖扬这才像是发现了她,歉意地说:“不好意思,我忙着和子期说话了,都忘了招呼你。怎么称呼啊?”
  
  把周启兰唬得一愣一愣的,还真以为他不认识自己呢:“……周……周启兰,我是子期的表姐。”
  
  但是事实上,俞少谦那件事过后,俞北平这些发小哪里还不知道这桩趣事。
  
  俞少谦这人从小缺乏父母管教,脑袋缺根筋,还到处跟人吐槽,他这纨绔性子活脱脱一个缩小版的江越,和江越也走得最近。
  
  三人里,李从周性格最沉稳,也最厚道,江越和肖扬可是两个实打实的祖宗。
  
  周启兰的为人,也是他们最瞧不上的那类。
  
  用江越的话说,那就是太作,还没自知之明。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对俞北平有意思。
  
  可俞北平本人都说了,汤子期才是他的未婚妻,周启兰这样死缠烂打就没意思了。这大院里那么多对俞北平有好感的,可听到他要结婚了,也只是一笑置之。像周启兰这样不敢明着说又暗里动小脑筋的,实在讨人厌。
  
  肖扬眼珠子一转,问周启兰:“你跟少谦的事情,怎么样了?”
  
  他穿得挺休闲,米色和深灰色、蓝色撞色的卫衣,裤管还卷起一截,露出里面白绒绒的内层,锅盖头发,看着就是一副斯文乖仔的模样。
  
  可熟悉的都知道这厮是个王八蛋,一肚子坏水儿,比起江越那种常年耷拉着脸的臭脾气,表面上还不大看得出来。
  
  周启兰被他说得脸色阵青阵白,可看他表情实诚,不像故意的,又有些拿不准。
  
  江越讥笑:“早掰了,不合适。”
  
  肖扬不大明白:“怎么回事儿?”
  
  江越说:“你问少谦呗。”
  
  周启兰有点难堪,肖扬瞥见了,忙打圆场:“不好意思,我们不知道你忌讳这个。”
  
  江越说:“有什么不能提的?到底是掰是和,咱们这些朋友也该知道知道。只要不是偷鸡摸狗,有什么不能说的?”
  
  肖扬瞪他:“话不能这么说啊。”
  
  “怎么不能这么说?”
  
  还是李从周看不过去,打断了他们:“行了行了,陈年旧事,没什么好提的,这演出也看不了,去外面玩吧。”
  
  “成。”俞北平搭腔,牵了汤子期直接离开。
  
  肖扬和江越对视一眼,也觉得没了意思,默默跟上,只留下周启兰一个人被剩在后面,形单影只。她也瞧出来了,这帮人不待见她。
  
  ……
  
  玩到很晚才散场。
  
  汤子期喝了点酒,跌跌撞撞地拢着围巾从楼上出来。
  
  俞北平在一旁扶住她:“小心。”
  
  汤子期就着惯性撞入他怀里,她喝高了,迷迷糊糊攀住他肩膀,扬起迷蒙的脸。
  
  夜风吹乱了她的头发,有些蜷曲地散在肩上,浓密又乌黑,衬得肌肤耀目如雪。浅灰色的羊毛裙裹着玲珑曼妙的身段,无袖,裸露的胳膊看上去柔弱无骨。
  
  美人在骨不在皮,这是一种由内而外散发的靡丽清艳的美,仿佛能摄人魂魄。
  
  汤子期喝醉了就喜欢撒酒疯,平时三分的娇气,现在放大到十分,推开他,抱着路边的树不肯走:“我还没喝够呢!”
  
  俞北平跟她讲道理:“已经12点了,再不回去,我就不管你了。”
  
  汤子期满不在乎:“那你滚啊!”
  
  旁边,肖扬和江越都忍着笑。俞六少也有这么吃瘪的时候?
  
  俞北平看她这副德行,也懒得和她讲道理,把人横抱起来就关上了车。一堆尾气扬起来,连人带车没了影。
  
  肖扬看着路灯下远去的车影,玩笑说:“他这媳妇儿长得还真不赖,要不是被他捷足先登了,我还想试试呢。”
  
  江越一脸看禽兽的表情:“少他妈瞎说了。被六哥听见,仔细你的皮。”
  
  “开个玩笑嘛,我可没打算结婚。”
  
  说起这茬江越就黑了脸。
  
  “怎么了?”肖扬不怀好意地看着他。
  
  江越啐他:“少他妈幸灾乐祸了。你不知道我快结婚了啊!”
  
  肖扬正色道:“你又没跟大伙儿说。怎么,相亲成功了?”
  
  “能不成吗?老头子就差把刀架脖子上逼我了。”
  
  “那你老婆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搞研究的呗,叫陈珞。”
  
  “长得不怎么样?”
  
  江越顿了一顿,往嘴里慢慢含了根烟:“……长得倒还可以。”他马上补了句,“不过,我跟她不搭。她那人比较闷,我爱热闹,本质上就存在冲突。”
  
  肖扬拍他的肩膀,安慰他:“别想那么多了,这都是命啊。”
  
  江越冷笑:“那老子的命可真苦!”
  
  ……
  
  翌日,汤子期打算去附近的商业区买新衣。
  
  俞北平喊住她:“我洗好碗陪你去。”
  
  昨天回去得晚了,家属区的门已经关了,两人只好在俞北平以前留这儿的旧房子里住了一晚。
  
  好久没来了,屋子里有些灰尘。
  
  俞北平自己动手收拾,又给她煮了醒酒汤。第二天起来,汤子期甩了甩脑袋觉得没疼,还纳罕呢。
  
  她私心里是不想和他一起去的,买衣服男人跟着算是个什么事儿?
  
  可转念一想,两人都要结婚了,一起上街就一起上街吧。
  
  “那你快点。”她歪着脑袋摘了皮绳,随手拨了几下,蓬松的头发妩媚地扬了扬。也不知道打哪儿摸出来的小镜子,对着又补了点口红。
  
  “别臭美了,走吧。”俞北平摘了围裙,把手递给她。
  
  汤子期扫他一眼,懒洋洋地拍开,双臂一撑就从沙发里起来了。
  
  “呦,你还涨行市了。”俞北平一边穿外套一边侃她。
  
  汤子期踢掉脚上的拖鞋,弯腰翻开鞋柜。
  
  俞北平只回了一下头就皱了皱眉。
  
  她今天穿了件黑色的露背裙,还是她喜欢的无袖,紧身的布料包裹着纤细的腰肢和臀部。她是个闲不住的人,屁股沾着沙发没两秒就开始扭,这种尤物,是个男人都把持不住。
  
  汤子期正翘着脚,肩上微微一沉,被人压了件红皮衣。
  
  她一怔,回头看他:“你干嘛?”
  
  “你妈给你买的,前两天碰上,让我捎给你。”
  
  汤子期不喜欢穿,想要扯下来,被他一把攥住手,微微使劲,连人带衣服拽进怀里:“外面冷,别穿那么点儿。”
  
  汤子期忙推开他,脸蛋驼红。为了掩饰,她大着嗓门去了玄关处:“知道知道了,比我妈还烦!”
  
  俞北平在后面微笑。
  
  去的是附近最大的商场,先进里面的大厦,可爬了没两层,汤子期又拽着俞北平出来:“俗,今年的衣服怎么都这么难看!”
  
  “是你要求高吧?一件衣服而已,合适就好,你还得去买高定啊?”俞北平想起江越那个龟毛的人,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