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你如命第 37 章,惜你如命第 37 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v章订阅不足60%的,需要补足订阅或等待72小时,可正常看。还有人在直播,因此吸引了几十万粉丝观看。
  
  小周回忆起那一幕,至今都感到心寒,这是性情单纯的他第一次面对如此赤裸冷漠的人性。
  
  “跳啊,都等这么久了,不会不跳了吧。”
  
  “听说是跟人瞎搞,被丈夫捉奸在床了,没脸活了。”
  
  “真够贱的。”
  
  “怎么还不跳,这还准备回家煮鱼汤呢。”
  
  ……
  
  这些视频在调查肖瑜跳楼案的时候,张祥就已经看过好几遍,再看的时候,依然会感到愤怒,以及深深的无力。
  
  “回家煮鱼汤。”纪尧看向视频,只能听见话语,看不见说话的人。声音上判断,应该是个年纪大的,他没想错的话,这人极有可能是周通。
  
  画面切转到肖瑜跳下来以后,有几个人在鼓掌,带头的人就是嚷嚷要回家煮鱼汤的那个,是他煽动了气氛,将一个生命的逝去当成了他们无聊无趣的生活中的调剂品。
  
  纪尧让张祥把画面放大,还是只能看到一个拎着鱼的那个人的胳膊,别说脸了,连个完整的背影都没有。
  
  张祥一边看肖瑜跳楼案的视频,一边气得骂人:“这些人都是畜生吗,那是一条命啊,带这么起哄的吗还鼓掌,这里居然还有人在直播,有没有良心了。”
  
  直播的人举着手机对准楼上,一边对着屏幕解说:“直播自杀,够新鲜够刺激,你们肯定没看过吧,喜欢的记得给刷个礼物哦。”那人满脸嬉笑,眼神泛着兴奋又奇异的光,“死神与你同在。”
  
  纪尧:“祥子,告诉我,这几个视频里,最令你感到最愤怒的点是什么?”
  
  张祥指了指电脑屏幕:“这个要回家煮鱼汤的带头起哄的人,还有这个直播的。”
  
  他说完看向纪尧:“这个嚷着要回家煮鱼汤的人,不会就是周通吧。”
  
  这时,周莉打电话来,说在周通家衣柜里找到了照片中纪尧要找的那件衣服。
  
  之前纪尧就分析过,杀死周通的凶手,未必就跟他有什么大仇恨。极有可能因为他不讨喜的性格引来的杀身之祸。
  
  纪尧拉了张椅子坐在张详身旁:“截一下这个正在直播的人的手机屏幕,看看能锁定他的身份吗。”
  
  张祥找了好几个视频,截了几十张图,做了点技术处理,最终还是因为清晰度和视频拍摄角度的问题,读不到直播间的id。
  
  “周莉喜欢看直播,等她回来,让她根据这人的手机屏幕画面配色,认一认是哪家直播平台。”
  
  纪尧翻出肖瑜跳楼案的资料,仔细看了一遍丽竹苑小区保安小周的笔录。
  
  他看完,打了个电话给小周,让他到市局配合一下调查。
  
  小周今天不用值班,在医院照顾做完换肾手术的母亲,他接到纪尧的电话,一分钟没敢耽搁,马不停蹄地赶到了。
  
  纪尧将小周带到小会议室,叫人倒了杯茶过来:“没有作案嫌疑的市民配合调查不用进审讯室,别紧张。”
  
  小周身体做得笔直,他一路乘公交转地铁过来,又热又渴,还不好意思喝桌上的水。
  
  纪尧将水杯往小周面前推了推:“先喝点水。”
  
  小周接到指令,喝了点水,将水杯小心放在桌上,认真地看着纪尧,端端正正地等他问话。
  
  在一旁做记录的张祥都差点被他满身严肃的情绪感染了。
  
  出乎意料,纪尧没问话,他突然站了起来,笑了笑对小周说道:“我出去处理点事,马上回来。”说完带着张祥出去了。
  
  张祥问道:“纪队,这个小周身上是有什么问题吗?”
  
  纪尧靠在门口墙边上,长腿交叠:“人本身没问题,情绪太紧张了,不适合问话。”
  
  没等张祥继续他的十万个为什么,纪尧又道:“咱们这次问话的重点是在情感层面上。人一紧张,情绪就跟着紧绷,不容易外泄。”
  
  说到这,他突然想起一个人,一想起这个人,唇角就不自觉地弯起:“去请韩惜过来。”
  
  张祥在原地怔了一下,摸了下头,颇为不好意思地说道:“我能回办公室请别人去叫吗?”
  
  纪尧抱着胳膊,神情认真,却带着轻佻:“怎么,你害羞?”语气隐隐藏着一丝敌意,像一只懒洋行走在草原的豹子,随时都能露出那满嘴利齿,阴狠可怕。
  
  张祥被他的气场吓到了,赶紧摆手:“不不不,不是的。”借他十个熊心豹子胆,他也不敢跟纪队抢人,“我就是有点怕她,不大敢跟她说话。”
  
  纪尧低头看了一眼时间:“我数到三。”
  
  张祥赶紧跑走了。
  
  十分钟后,纪尧看见韩惜从电梯里下来,身后跟着张祥。
  
  纪尧对韩惜挥了挥手:“谢谢韩法医百忙之中抽空过来。”
  
  韩惜手里拿着一盒包装精致的饼干,纪尧一伸手,就被韩惜打掉了。
  
  他甩了甩手背,感觉有点疼还有点痒:“饼干不就是给人吃的吗。”
  
  韩惜低头看了一眼,盒子上有个粉色的蝴蝶结装饰,下面还挂着两粒珍珠,闪着荧光,随着光线而盈动,仿佛有生命。
  
  她低声说道:“这是肖瑜做的。”
  
  纪尧顿了一下,打开门,韩惜进来,对小周笑了笑,将手上的饼干盒子放在桌上。
  
  小周目光放在盒子上,久久不肯移开,好一会才说道:“瑜姐喜欢蝴蝶结装饰。”
  
  纪尧和韩惜并排坐在小周对面,张祥远远靠后,翻开他的粉色笔记本,准备做记录。
  
  纪尧看小周情绪放松了不少:“那咱们就开始吧。”
  
  “详细描述一下肖瑜跳楼当天发生的事吧。”
  
  韩惜将水杯往小周那边推了推,递给他一个鼓励的眼神:“不急,慢慢说。”
  
  小周点了下头,一边回忆一边说道:“那天,刚好是我值班。瑜姐早早就下班,比平常都要早,大概下午三点钟左右。一个小时之后,我听见小区里面有人喊,有人跳楼了。”
  
  “我跑过去看见是瑜姐,先打电话报了警,然后爬到天台上。她精神状态不太好,我从来没见过那样的瑜姐,她哭了,她说她其实活得一点也不开心,婚后丈夫原形毕露,工作也不顺,在公司里受到排挤。”
  
  “我说您这一走,小区门口的流浪狗就没人喂了,多可怜。我说了很多话,差点劝住她了,只是楼下的人越聚越多,他们不但不劝,还在起哄,说什么话的都有。”
  
  “瑜姐什么都听见了,她说这个社会太冷漠了,她累了,让我帮忙照顾好流浪狗,然后她就,就……”
  
  小周说到这里,已经泣不成声了。
  
  韩惜递了张纸巾过去。
  
  她看过围观群众拍的视频,肖瑜穿着一件黄色的连衣裙,像太阳花一样明亮,她纵身从楼上跳下,犹如一团火苗,灿烂了几秒之后,就熄灭了。
  
  之后,整个人间只剩下两种声音,一个是天台顶上,小保安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一个是楼下的看热闹起哄鼓掌声。硬是将那四月的天衬出一个冰火两重。
  
  韩惜安抚了一下小周,纪尧找人将他送了回去。
  
  韩惜看着车子走远,转身问纪尧:“你说,杀害周通的凶手,当时在现场吗?”
  
  纪尧沉思了一下:“不好说,但在现场的可能性很大。若不是感同身受,憎恶到极致,怎么会动手杀人。”
  
  韩惜继续问道:“假设那人在现场,那他为什么不上天台阻止肖瑜,或者当时他就应该跟周围起哄的人起冲突才对啊,怎么会事后杀人。”
  
  纪尧稍一沉思:“跟他的性格有关系,此人不太擅长与人交流,感情内敛,性情里有阴郁的成分。”
  
  韩惜看着纪尧,他个子高,她看他的时候需要微微仰头:“你怎知道的?”
  
  对上那双灼灼充满求知欲,还带着点崇拜的双眼,纪尧扬起唇角:“机密问题,你靠近点,我偷偷告诉你。”
  
  韩惜往前走了两步,纪尧低下头,双唇贴近她的耳朵:“根据犯罪心理学推测出来的。”
  
  韩惜感觉到耳边那人呼出的热气,耳尖顿时红了。
  
  纪尧俯身在上面吹了口气:“你耳朵红了,热的?”
  
  韩惜瞪了纪尧一眼,抬腿抬脚踩了他一下,转身穿过大厅走了。
  
  纪尧低头看了看脚尖,非但不觉得疼,甚至感觉有点痒。
  
  纪尧哼着小曲回到办公室,周莉已经回来了,正在看张祥给她的视频。
  
  纪尧往桌边一坐:“怎么样,看出是哪家直播平台了吗?”
  
  周莉拿出手机,打开她常看的一家直播,界面配色和视频里的一样,是一个叫伍直播的平台。
  
  张祥问道:“纪队,您怀疑那个直播肖瑜跳楼的主播,可能会遭到危险,就像周通一样。”
  
  纪尧:“先联系一下直播平台相关负责人,把这个主播找出来看着,防患于未然。”
  
  张祥联系上伍直播的运营经理,对方说,之前确实有人直播过跳楼自杀这种事,因为社会影响不好,他们三天前把这个主播的id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