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你如命第 53 章,惜你如命第 53 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v章订阅不足60的,需要补足订阅或等待72小时,可正常看。
  
  纪尧一边后退着走,一边说道“那边房子多好啊,离市局又近。”
  
  韩惜“要不,让给你”
  
  纪尧“不用了,女士优先嘛。”
  
  韩惜也没打算真让给他,她确实挺喜欢那房子的,准备周末就去签合同,
  
  纪尧转过身,跟韩惜并排走着,夜风将旁边的枫树吹得莎莎作响,路边的大排档老板一边擦汗一边烤烧烤,下了班的白领丽人三两成群地边走边聊。
  
  脚边窜过去一只狗,小主人牵着绳子在后面追。
  
  纪尧侧过脸去,看见韩惜转头看了眼烧烤摊上的烤玉米,纪尧过去买了两串,递给她一个。
  
  韩惜已经很多年没吃过烤玉米了,她大多数时间里都是一个人,不爱到街上来,低头闻了闻,一股清甜的香味飘来,勾地人食欲大开。
  
  纪尧带她坐在烧烤摊前坐下,韩惜尝了一口,很好吃,尤其是表皮焦黄的部分。
  
  纪尧看着她“喜欢吗”
  
  韩惜点了下头“小时候很喜欢吃,以前饿极了的时候,我们会去附近的玉米田里摘,然后躲到山后面,自己烤。”
  
  她为什么要去偷玉米,又是和谁一起但她没多说,他也就没问,尽管他十分迫切地想要了解她的一切。
  
  一只流浪狗到烧烤摊老板脚边,大约是饿极了,探着头想往食材桌上爬,老板拎起边上的一根铁轨,打到了狗腿。
  
  流浪狗终于还是叼了根里脊肉串,瘸着腿跑了。那狗很小一只,看起来就比手掌大了一点点。
  
  韩惜继续说道“有时候运气不好,会被抓到。”
  
  被抓到的后果是什么,她没说,想也不会好。纪尧看见韩惜将吃了一半没吃完的玉米用保鲜袋装起来,放进了包里。
  
  “食物是很珍贵的东西,不能浪费。”她可以带回去当宵夜,或者喂流浪狗。
  
  他能从她这句很平常简单的话里推断出很多,食物的珍贵是相对于没有食物的人而言的。
  
  看见她将那半截烤玉米放进包里,那认真小心的样子,他突然感到心口隐隐有点发疼。这感觉来的快,消失得也快,他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品味出,这种感觉叫心疼。
  
  两人继续往地铁站走去。
  
  纪尧低头踢着脚下的石子“周末签完房产合同,就在家好好休息,这一周,辛苦了。”
  
  韩惜转头看着纪尧“你怎么知道我明天要去签合同”
  
  纪尧“”一时疏忽。
  
  他笑了笑“我神机妙算呗。那么好的房子,要我我也买。”又道,“搬家的时候,需要帮忙给我打电话,赴汤蹈火。”
  
  韩惜“不用了,谢谢。”
  
  纪尧放慢脚步“不用谢,人间充满爱。”
  
  韩惜顿了一下,声音低了下去“那肖瑜呢,她原本不应该死的,要是那天,哪怕只有一个人,能在下面喊一声,不要死。她大概也不会跳下楼去。”
  
  吴听也是,最终在绝望中自杀了。
  
  或许罗海遥说的并不完全是错的,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人都是冷漠的。
  
  对肖瑜的死,纪尧无话可说,
  
  到地铁口,转身走进了地铁站。
  
  纪尧回到烧烤摊旁的邮筒后面,看着地上巴掌大小的小土狗。
  
  小狗有点怕人,往后面缩了缩,靠在邮筒柱子上发抖,纪尧一手将它从地上捞起来,带着走了。
  
  刚一到家,歇口气的时间都没有,纪尧就接到了任务电话。
  
  市局后面的立交桥上有人要跳桥自杀。
  
  他正在给小土狗洗澡,挂了电话,胡乱用浴巾给它身上一裹,换身衣服就出门了。
  
  站在天桥栏杆上的是个十五六岁的女中学生,背着沉重的书包,身上穿着某市重点中学的校服。
  
  女孩一头齐耳短发,被风吹得凌乱,她站在上面大声喊着什么,风太大,听不太清楚,只听见学习模拟考试等几个关键词。
  
  估计是学习压力太大。
  
  天桥顶上到地面,大概十米高,跳下来非死即残。
  
  消防人员还没来得及赶到,纪尧一边拼命往前面跑,一边观察着天桥下面的动静。
  
  他不想再看到第二个肖瑜了,只要有人敢在下面起哄,他就敢上去揍人。
  
  天台下的人越聚越多,不断有人在旁边指指点点讨论着什么。
  
  纪尧翻过栏杆,飞奔过去。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几辆出租车和私家车开过去,绕到了天桥底下,自发连成了一排,挡住了地面。
  
  车型不一,颜色也不一样,但他们目的一致,他们在告诉天桥上的女孩,不要死,好好活着。
  
  其中一个司机打开敞篷车顶,手上不知道从哪来拿来的小喇叭,对着上面喊道“孩子,你爸妈还在家等你,赶紧回去吧,风挺大了,别感冒了。”
  
  “不就是考试没考好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你看阿姨我,当年别说大学了,连高中都没毕业,现在不也好好的。”
  
  “我这车,可是一千多万新买的,快下来,可别给我砸坏了。”
  
  “姑娘,快下来,你看你长得多漂亮,将来不多祸害几个小帅哥,那肯定遗憾啊。”
  
  十来个司机,传递着唯一的一个小喇叭,一人一句。
  
  女孩终于从栏杆上下来,蹲在地上大哭起来。
  
  纪尧飞速跑到天桥上,绕到栏杆那侧,将女孩保护了起来。
  
  女孩哭了一会,终于站了起来,她看着天桥下面一张张善意的面孔,带着哭后的颤音大喊了一声“谢谢叔叔阿姨们,我一定能考上清华北大。”
  
  举着喇叭的那哥们笑了笑,大声答道“别了,姑娘,学习压力不要那么大,咱们南泉市职业技术学院也挺不错的,我就是从那毕业的。”
  
  旁边几个司机跟着笑了起来。
  
  看女孩脱离危险,司机们渐渐散去,交通恢复正常。
  
  女孩的父母赶到,不断对纪尧道谢“谢谢警官,谢谢谢谢。”
  
  女孩的妈妈抱着自己的孩子,哭得肠子都要断了“你吓死妈妈了宝宝,你吓死妈妈了。”
  
  纪尧往天桥下看了一眼,那几辆车渐渐消失在夜色中,汽车尾灯将这个城市照得明亮而温暖。
  
  网上已经有人开始传递这则正能量新闻了。
  
  纪尧保存了一张现场图片,准备发给韩惜的时候,发现他还躺在她的黑名单里。
  
  他只好发在市局微信群里。
  
  这个群是非官方的生活群,只有他们刑侦一队的人,加上法医的几个,缉毒的几个关系好的。
  
  他要告诉她,生活虽然偶尔不如意,但这个世界终究还是充满温情的。
  
  韩惜将烤玉米一粒粒切下来,裹上肉糜蒸了下,带着去小区门口喂流浪狗,回来经过肖瑜跳楼的地方。
  
  她停下脚步站了好一会,心想肖瑜的离开或许也是解脱,毕竟有时候,冷漠的人间不值得留恋。
  
  手机消息进来,她拿出来看了一眼。
  
  “市局别动队”微信群里,市局一枝花发了张图片。
  
  韩惜点开大图。
  
  十几辆车整齐排在天桥下,车灯全开,司机们站在车门边上,抬头看向天桥。
  
  轻生的女孩已经从栏杆上下来了。
  
  女孩身边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人身形高大,站在瘦小的女孩身后,像一尊强大的保护神。
  
  微信群里不断冒出新消息。
  
  赶紧把图片保存下来膜拜。
  
  纪尧心想,那当然,这可是他看了好几篇新闻稿挑出来的最帅气的一张图了,还特地打开美图p调了一下色调呢。
  
  两秒钟后,收到私聊大红包的周莉笑得合不拢嘴。
  
  韩惜回到家,打开房间所有的灯,坐在沙发上看纪尧发的那张图片,那一字排开的车队宛如一团火炬,照亮的不光是冰冷的水泥地面,还有人心。
  
  纪尧倒是想私聊,关键他还躺在人家的黑名单里出不来啊。
  
  天色渐渐黑了下去,晚上七点钟左右,一个一米六左右的人从桥边上下来,头发又长又乱,整个拢起来扎在脑后。他手里拎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的是空的矿泉水和饮料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