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她疯狂72,为她疯狂72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去西京医院的路上,阮巧容不忘提醒苏苒给郁牞多买点水果和补品。
  
  再怎么说,去年她们从苏家搬出来的时候,只有郁牞好心收留她们。
  
  这份恩情,不能忘。
  
  对于郁牞,不用阮巧容提醒,苏苒也知道该怎么做,所以到医院的时候,就去旁边的精品超市买了一大篮水果和补充骨骼钙质的营养品。
  
  拎着大堆的补品上住院部。
  
  病房很安静,只有护工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陪他。
  
  苏苒和阮巧容进去,郁牞看到是她们,眼神瞬间就晃了一下,但很快就黯淡下去,恢复到平静。
  
  好像,他还是在抱有一丝丝幻想,幻想她会看上他。
  
  现实……已经不可能。
  
  他和她之间以后即便见面,也永远隔开了一条不可逾越的河流。
  
  “郁牞,这段时间感觉怎么样?”阮巧容先走过去,关心的问道。
  
  郁牞朝阮巧容微微笑着:“挺好,医生说再过一个月,我就能下来走走。”
  
  “这就好,这就好。”郁牞没事就好,不然她真的罪过太多。
  
  “郁牞,我给你削个梨。”旁边,一直不知道该找什么话题的苏苒,觉得如果一直站着不说话,挺不好,想想还是替他削个梨。
  
  郁牞闻言看向她,这么长时间没见,她的气色看起来很好,没瘦也没状态不佳,看起来,那个男人应该没亏待她,想到这,郁牞的唇角淡淡不着痕迹地失笑了下,现在这样或许也挺好,她过的好比什么都好,反正他永远都看不得她受一点委屈。
  
  随即,轻轻应道:“哦,好,谢谢。”
  
  苏苒拆开水果篮,从里面拿出一只脆皮梨,去卫生间冲洗干净,再拿刀开始一点点削皮,阮巧容继续陪郁牞说话。
  
  时不时叮嘱郁牞要多吃饭,早点恢复。
  
  而他们聊天的整个过程,苏苒只低着脑袋削梨,削完,将梨递给郁牞,郁牞看了眼她手里的梨,沉默了会,伸手接过,低头开始吃起来。
  
  梨很甜。
  
  但甜归甜好像总不是味。
  
  就好像苦苦的。
  
  终于啃了三口后,郁牞开口:“苏苒,以后我们还是朋友对吗?”
  
  “是。”苏苒没犹豫,直接回道。
  
  以前他们是朋友,现在也是,未来更是。
  
  除非他不愿意把她当朋友。
  
  “好。”郁牞笑了笑,继续低头吃梨。
  
  还是朋友,那就好。
  
  过后,苏苒和阮巧容在郁牞病房陪他待了很久,临走前,靳泽处理完公司的事过来,两个男人第一次这么直接面对面,苏苒怕靳泽会对郁牞做点什么,特意解释了一番,其实靳泽根本没想动郁牞。
  
  要动他,早之前就动了。
  
  他过来就是陪着苏苒。
  
  靳泽没生气,苏苒这才松口气。
  
  接下来的日子又恢复从前。
  
  备考……嗯……还有靳泽日常的‘索要攻势’。
  
  苏苒不再接触拍戏,就不需要吃药,怀孕这种事也就变成顺其自然。
  
  只是她自己不会去特意注意,她的心思全在复习备考上。
  
  以致复习到都忘了自己大姨妈没来好久都不知道。
  
  还是某天早上,阮巧容收拾完客厅,忽然想起来最近苏苒没有食欲的状态,关心地问了一句正靠在沙发上看书的人:“小苒,你最近怎么不喜欢吃饭了?平时再不饿,你都要吃一小碗的,现在你连一口米饭都不吃,光喝粥,营养跟不上。”
  
  苏苒对怀孕没什么经验,主要她没有正常的孕吐反应,所以没当回事地回道:“我吃不进饭。”
  
  “胃口不好吗?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嗯,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什么也不想吃,就想喝点清淡的粥。”饭不想吃,菜也不想吃,油腻的东西更不想碰。
  
  一碰就反胃。
  
  “要不要去医院看看?会不会肠胃不好?”阮巧容看她没有孕吐等反应,一时也没往怀孕这个事上想。
  
  “没事的,可能最近备考太紧张,我食欲不好。”
  
  阮巧容劝不动她去医院看看,怕她肠胃真的不好,到时候落下病根,等靳泽回来的时候,就把苏苒这几天吃不进饭的事偷偷告诉了他。
  
  想让他陪苏苒去医院一趟。
  
  靳泽现在很宝贝苏苒,听阮巧容这么说,衣服都没换,拖着她去医院做检查。
  
  刚开始挂的肠胃科,肠胃科的医生只问了苏苒一些症状,就赶紧让他们转妇产科。
  
  到妇产科挂号,做b超。
  
  拿到b超单的时候,医生看了上面的数据,直接就笑着恭喜她,怀了双胞胎。
  
  双胞胎,就是说不止怀了一个,是两个。
  
  从妇产科门诊出来的时候,等着男士止步区的男人看她捏着单子,脸上表情有点‘怪怪’,以为有什么问题?
  
  准备拿她手里的单子看看。
  
  苏苒没等他拿单子,当着门诊走道来来往往那么多人的面,直接就抱住他,把脑袋埋到他胸口,声音微微颤着说:“靳泽,你要当爸爸了。”
  
  被她抱着的男人,先是一愣,随即才反应过来,然后头一次像所有要当爸爸的男人一样,控制不住欣喜地说:“真的?”
  
  “嗯。”
  
  “明天我就带你回家。”
  
  “靳泽……”
  
  “嗯?”
  
  “2个。”
  
  靳泽:“什么2个?”
  
  “双胞胎。”苏苒仰着脸,笑着跟他报备,靳泽又是一愣然后突地一阵沉默,心里如有无数小浪花开始沸腾起来,过了几秒,在苏苒没防备中,弯腰将她横抱起来,唇角扬起,“原来,我这么厉害。”
  
  苏苒:……
  
  为什么这么惊喜的一件事从他嘴里说出来就有点‘变味’了呢?
  
  ……
  
  苏苒怀了双胞胎的消息隔天就由靳泽传回温榆河畔。
  
  靳老太太得知后,也没多去怀疑她怀孕的月份对不对,乐得马上就吩咐巧姐去聘请最好的营养师、育婴师到靳家照顾苏苒。
  
  温怡没反对老太太大动干戈请人但也没什么表示。
  
  更没有像准婆婆听到这个喜讯后该有的开心。
  
  整个人看起来就像隔离在这件事外的陌生人一样。
  
  老太太要她试着接受苏苒,她只能做到尝试。
  
  真正接受的话,还是需要时间。
  
  至于苏家那边,苏老太在知道苏苒怀孕住进靳家,气的一口气差点没上来,跌跌撞撞想去靳家看看虚实,没走到门口,突发脑溢血,整个人就摔倒在地,动弹不得。
  
  秦佳韵回来后发现送到医院。
  
  但送来的时候有点晚,就算经过极力抢救,苏老太这辈子只能躺在床上,再也站不起来。
  
  苏苒搬回靳家的这天天气特别好。
  
  原本她还有点担心靳老太太会不待见她,结果却出乎她意料。
  
  靳家除了温怡借故身体不舒服,没有出来接她,老太太、靳菀都亲自到门口等着她。
  
  尤其是靳菀,一年多没见苏苒,看她过来,想也没想就跑去抱她,仰着小脸,开心地说:“苏老师……哦,不对不对,我该叫你二嫂嫂了,嘿嘿,二嫂嫂以后你可以天天和我玩了。”以前,她来当她老师的时候,她就喜欢和她出去玩。
  
  旁边靳老太太看她毛毛躁躁抱着苏苒,生怕碰到她肚子里的宝宝,慎怪道:“菀菀小心些,别碰着你二嫂,她现在怀着孕。”
  
  靳菀自然懂这里的轻重,赶紧松开苏苒,继续笑着说:“二嫂嫂,我以后是宝宝的小姑姑吗?”
  
  “嗯。”苏苒笑着点头。
  
  “那太好了,以后我要给他们买好多好多玩具还有漂亮的裙子。”
  
  靳菀说得认真,靳老太太忍不住就笑了,“难得我们菀菀这么懂事,真是长大了。”顿了顿,就对苏苒说:“快跟我们进屋,别站着了。”
  
  苏苒看着老太太,点点头。
  
  别墅二楼朝南北方向的卧室窗前,温怡站在窗边,看着外面,脸上始终没什么表情。
  
  唯一的表情是在楼下围着的人散开后才沉沉叹了口气。
  
  转身,睡回自己的床上。
  
  现在人都进了家门,她这个做婆婆的是不是也该适当放下些心结呢?
  
  而别墅二楼另一侧房间,同样站在窗边的柳芠,整个人呆呆愣愣地看着楼下那个男人一副宠妻奴姿态地贴心站在她身旁呵护模样,心口彻底凉到谷底。
  
  她真的没戏了。
  
  本来她还天真的以为陪他去国外出差,在工作上无时无刻关心他,他总会喜欢上自己的。
  
  她真的错了。
  
  她一点戏都没有。
  
  从小就没有。
  
  她真傻,小时候就该知道的。
  
  那会他对她和靳菀根本没什么差别,纯粹是妹妹。
  
  没有像电视里那样,会在半夜去她房间找她,也没有在她放学路上接她。
  
  更没有正眼看过她。
  
  而她却傻傻地等着他。
  
  真傻。
  
  ……
  
  回客厅路上,靳泽先进去放她和阮巧容的行李,苏苒乖乖跟在老太太身后,快走到台阶处时,终于还是忍不住轻轻对老太太说:“老太太,以前的事对不起。”
  
  靳老太太听见,微微停了停,回头看向她,说:“以前的事,我们靳家也没遭什么大的损失,就让它过去,以后你只要本本分分和我们阿泽好好在一起,我就懒得计较,如果你还想做点什么……那就……”后面的话,靳老太太没说完,苏苒已经先说了:“我会和他好好在一起。”
  
  “这样最好。”她现在也不奢望什么门当户对了,靳家不差钱也不缺门第,只要她的阿泽过的幸福就行。
  
  这天底下,没什么比一家人幸幸福福、健健康康在一起过一生更好的事。
  
  靳老太太不计较以前的事,苏苒的心理负担稍稍减轻了些,除了……她未来婆婆温怡,似乎对她还是挺冷淡外,靳家上上下下所有人对她格外的客气和讨好。
  
  不过,温怡冷淡她,她也知道,她和吴海琼是很好的姐妹。
  
  吴海琼因为她的翻案,现在判了无期,她对她冷淡,她理解。
  
  所以,只要在家里碰上温怡,苏苒都是尽量不去招惹她。
  
  只是,苏苒可能不知道,温怡虽然对她冷淡。
  
  但并不会伤害她。
  
  甚至还保护过她一次。
  
  那次,苏苒下楼去找靳泽,从楼梯往下走的时候,没留意后面赤着脚跟下来的柳芠,等走到第三个台阶时,柳芠伸手要去推她下楼,温怡也刚好要下楼,看见后瞬间就揪住了柳芠。
  
  整个过程,因为没发出声音,所以苏苒没察觉,安然无恙地继续下楼去找靳泽。
  
  楼上,柳芠失手被温怡揪到二楼走廊,吓到立刻就低下头不敢吱声。
  
  温怡看了她一眼,二话不说,抬手重重甩了她一巴掌,声音不怒自威:“这一巴掌是告诉你,她不是你随便可以动的人,你动她等于动我们靳家,另外,马上搬出去靳家,你现在在阿泽公司的薪水不薄,支付一点房租,绰绰有余,要是赖着不走,你也知道我的手段,送你进局里也不是费劲的事。”不喜欢苏苒归不喜欢,但她现在是靳家的人了。
  
  她不可能不管。
  
  温怡的威严,柳芠一向都是惧怕,捂着脸,什么话也说,只管点点头。
  
  她不想进局子。
  
  这一个小插曲,苏苒一直都不知道,直到很久以后,等苏苒生完孩子和温怡关系慢慢缓解,她才发现温怡这个婆婆,冷淡你的时候,真的会让你自觉退避三舍,但她要是真想护着你或者疼你的时候,比谁都对你好。
  
  日子就这样在靳家一天天消磨而过,春去秋来,苏苒的肚子渐渐隆起。
  
  因为怀了双胞胎,苏苒的肚子比一般孕妇大很多,圆滚滚,苏苒自己看着都怕,倒是靳泽却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对她的孕肚‘爱不释手’。
  
  每次工作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去摸摸她的肚子。
  
  摸完还不忘亲亲她的肚子,亲完就搂着她,一起靠到床上,说:“这两个小家伙霸占你太久时间了。”
  
  苏苒往他怀里蹭蹭,有点好笑:“你吃自己孩子的醋?”
  
  “嗯。”他只是很长时间没有拥有她,所以从骨子里想。
  
  靳泽承认的这么直接,苏苒直接就翻脸抱怨:“哪有你这样的?”
  
  靳泽看她要翻脸,立马说:“我随口说说的,你们三个以后都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人。”说完,就捏起她的脸,重重吻了下去,“会比我的命都重要。”
  
  “其实,你也是我最重要的人。”
  
  生生世世,都是。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