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大佬假妹妹番外8,穿成大佬假妹妹番外8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80%订阅,请支持作者生活费qwq钟晚是谁?白手起家的女总裁,不论事业还是感情,都喜欢占据主动权。
  
  钟归远呢?穿书小说的男主角,各种意义上的大佬,冷漠腹黑,控制欲极强。
  
  但现在,任务要求,钟晚必须向钟归远撒娇……
  
  大晚上的,钟晚穿着一条睡裙,披头散发,睡得一脸懵,听到这个任务,简直满脸黑人问号。
  
  大家都是总裁,为什么她这么惨!
  
  系统话语未尽,但钟晚听懂了它的言下之意。
  
  ‘非洲人就别挣扎了,好好做任务吧。不然,还有更惨的惩罚在等你。’
  
  钟晚认真思考了一下,觉得,虽然事情的真相令人难过,但系统的确所言有理。
  
  行吧!小非认命!
  
  这么一犹豫,任务时间已经浪费了十分钟。
  
  起床,趿着拖鞋,在“撩汉精灵”的强烈要求下,钟晚抱着枕头,走出卧室,询问了路过的佣人,便朝钟归远的卧室走去。
  
  连背影都透露出一种烈士赴死般的悲壮感。
  
  *
  
  钟晚很惆怅。
  
  她是孤儿院出身,又性格要强,为了不让别人同情自己,从未示弱过,更别提撒娇了。
  
  要是早知道,自己有一天会绑定“撩汉精灵”,她一定多向那些所谓的“绿茶”好好学习,取长补短。
  
  “哎呀,宿主,你想得太复杂了。你看,外面正下着雨,还打雷,你只要抱着枕头过去,敲开门,泪眼汪汪地说上一句‘哥哥,我怕’,不就好了吗?”
  
  对于钟晚的惆怅,小精灵很是不以为然。
  
  “再说了,哥哥大人那么帅,你们又根本没有一点关系,撩到就是赚到!”
  
  想到钟归远的容貌气质,小精灵双手捧脸,红了面颊,扇了扇身后的翅膀,左右忽飞地荡漾着春心。
  
  而听完“撩汉精灵”的建议,钟晚的心情顿时更加复杂了。
  
  虽然说,她对这本文的剧情早已没什么印象,但钟归远这个男主的性格,她还是记得的。
  
  钟归远不近女色,讨厌麻烦,尤其反感矫情做作的女人。
  
  所以说,小精灵的建议,根本就是踩雷级作死。
  
  果然,系统说的对,“撩汉精灵”就是个坑。
  
  走到钟归远卧室门口,站定,看了眼时间,发觉任务只剩十分钟了,关于“撒娇”,她却一点想法都没有,钟晚不由得有些着急起来。
  
  “宿主,这就是哥哥大人的房间吗?”
  
  挥动翅膀,飞到钟晚旁边,小精灵眨着眼问道。
  
  钟晚点了下头。
  
  小精灵眼睛一亮,手脚并用,对着门就是一阵猛敲。
  
  “咚咚咚咚咚——”
  
  房间里,脚步声渐近。
  
  在钟晚不敢置信的眼神中,小精灵一脸坚毅地朝她做了个“加油”的动作,留下一句“fightinig”,就隐身不见了。
  
  钟晚:!!!!!!
  
  只听“咔嗒”一声,门开了。
  
  似乎是刚洗过澡,钟归远头发微湿,浴袍是禁欲的黑色,微微敛眸,沉默看她,浅色的眼瞳一片冷淡,显出些许不耐。
  
  钟晚:……
  
  完蛋,她根本不知道要说什么。
  
  沉默之中,钟归远微微蹙起了眉,看向钟晚的眼中,明显带上了不悦。
  
  就在他想将门关上时,突然,一道惊雷响起。
  
  “轰隆隆——”
  
  “哥哥!打雷了!我怕!”
  
  突然的雷声,将本就神经高度紧绷的钟晚吓了一跳。
  
  下意识的,她竹筒倒豆子般开了口,中间,连停顿都没有,说的正是“撩汉精灵”给她提供的作死建议。
  
  反应过来自己都说了些什么,钟晚的心,瞬间沉了下去。同时,起来了的,还有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什么狗血总裁文的脑残剧情!
  
  *
  
  事实上,钟晚对钟归远的人设把握得跟准确。
  
  一见她抱着枕头,衣衫不整地过来,他心下就不耐顿起。
  
  左右葬礼已经结束了,她又本就不是他的“妹妹”,随便找个理由,送走算了。
  
  然而,下一秒,他就发现,钟晚悄然抖了一下,胳膊上,居然还起了鸡皮疙瘩,抽了一下的眼角,深刻说明了她自己都被恶心到的事实。
  
  应该是对新家还有些不适应,想要做点什么,拉近和“家人”的关系,却弄巧成拙。
  
  很蠢,但……有点意思。
  
  眼中闪过一丝笑意,钟归远开口。
  
  “所以?”
  
  冷淡的声音,丝毫看不出他已经起来的恶趣味。
  
  钟晚一愣。
  
  所以?
  
  见钟归远还在看着自己,似是在等后文,她赶忙高速运转脑子。
  
  “所以……我只是想看一下,哥哥怕不怕打雷,不怕的话,我就走了。”
  
  说完,钟晚就转过身,准备开溜。
  
  “怕。”
  
  意料之外的,钟归远这般说道。微微倚着门框,他微睐的凤眼让人看不清其中情绪。
  
  听到他这么说,钟晚只得又转回头。
  
  在钟晚不敢置信的眼神中,钟归远开口。
  
  “所以,今天晚上,你住对面的客房。”
  
  钟晚:??????
  
  *
  
  抱着枕头,走进客房,躺在床上,看着头顶的天花板,钟晚顿时悲从心中来。
  
  如果把她的经历写成一本书,书名应该就叫《女总裁穿书后的悲惨日常》,或者《这个世界对小非充满恶意》。
  
  然后,一群读者看着她的倒霉遭遇,“哈哈哈哈哈”地刷屏评论区。
  
  叹气。
  
  心好塞。
  
  *
  
  第二天,钟晚睡醒了,下楼吃饭,发现餐厅只有她一人。
  
  “夫人回老爷生前的庄园久住,短期不会回来。少爷去公司了,有事的话,小姐尽管吩咐。”
  
  躬身上前,管家恭敬道,脑中却回想起今天早上的场景。
  
  “她呢?”
  
  正下楼,少爷突然开口。
  
  “小姐还在您卧室对面的客房睡觉。”
  
  管家顿了一下,反应过来这个“她”指的是钟晚,赶忙答道。
  
  然后,他就看到自家深不可测的少爷眼中有微不可察的笑意一闪而过,带着久违的兴味,就像是难得发现了什么感兴趣的东西。
  
  “她有什么想要的,你看着给。”
  
  走到一楼,他听到少爷这样说道。
  
  “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