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帝养了只兰花精第 84 章,影帝养了只兰花精第 84 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小÷说◎网】,♂小÷说◎网】,
  
  番外花海燃情(十一)
  
  香风阵阵,雾气弥漫。沈清晏一觉醒来,不见姝蔓的行踪,心不由得紧了一下。
  
  他叫了姝蔓两声,却没有得到回应。迷雾遮住了视线,周围一片阒静,这种安静让他的心很不安。
  
  他沿着花田往前走,寻找姝蔓的身影。
  
  远处的迷雾中,依稀走着一人,他朝着那人奔去。走的近了,他才发现那是一个穿着鹅黄色古装服的女子,女子身材婀娜,纤腰款摆。
  
  沈清晏正要开口叫她,询问她可有看见姝蔓,没想自己的喉咙却发紧,连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那名女子并没有察觉到他,继续往前面走着,沈清晏只有加紧脚步。要是跑到她面前的话,对方就可以注意到自己,那他也可以询问姝蔓的下落。
  
  眼见就要追上那名女子,没想安静的花海突然传来一道沉稳的声音:“蔓蔓,你来了,朕在这里已等候你多时。”
  
  这道声音有些熟悉,这声线像极了他自己。
  
  沈清晏循声望去,只见不远处的凉亭中立着一锦衣玉带的青年,青年有一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脸。
  
  那女子侧过身,正好是姝蔓的容颜。
  
  青年脸上漾着笑,从容踱步朝女子走过来,“走,朕带你看看朕为你种下的这片兰花。”
  
  青年牵着女子的手,漫步在花海中,浑然没有察觉到沈清晏的存在。
  
  “皇上有心了,只是可惜了落英园那些奇花异草,全被烧为灰烬。”女子轻声叹息着。
  
  “你要是喜欢,朕再给你造一个一模一样的落英园。”青年道。
  
  女子摇摇头,“再造一个,也不是以前的落英园,这片兰花也挺好的,我很喜欢。就让落英园留在我们的记忆中吧,只要有你在,一切就足够了。”
  
  青年揽着她的肩膀,将她带到自己怀里,“来,朕带你看一样东西。”
  
  青年拉着女子走到一块大圆石旁,对女子道:“据说这块石头叫三生石,只要把相恋的人名字刻在上面,就会生生世世在一起。”
  
  “那我们试一试?”女子说。
  
  青年拉着女子的手,在石头上刻下他们的名字——沈清晏、姝蔓,永结同心。
  
  迷雾越来越浓,那两人骤然离开,沈清晏追之不及,最后迷失在花海中。
  
  沈清晏心中一急,蓦地睁开眼,窗外的天色将明未明,晨风轻轻吹拂而过,带来一丝春的暖意,原来这是一场梦。这个梦境的内容竟然和前两次连贯在一起,原来总是梦见的那个兰花梦境是这样得来的吗?
  
  可为什么以前他会见到兰花梦境,现在却一两年没有梦到过了?沈清晏百思不得其解。
  
  他低头看向怀里睡得正香的人,曙色照在她白净的脸上,显得愈发清丽恬静。他替她轻轻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发丝,将薄被牵起替她盖好,又眷恋地在她额上印了一吻。
  
  他的小兰花,真的把心都给了他吗?沈清晏已经分不清梦境和现实,只能收紧手,将怀里的人抱得更紧。
  
  沈清晏最近闲得无事,便找了个石雕老师学刻字。
  
  秦晓彤和沈春军周末没事,便来农场玩,顺便看看小两口,没想却看到沈清晏对着一块石头敲敲打打,秦晓彤极度不满,“姝蔓呢?怎么就你一个?”
  
  沈清晏正忙着,便头也没抬地回道:“姝蔓在后院。”
  
  昨天不知从哪里飞来一只受伤的白鹤,姝蔓用丹药救了它,不过白鹤伤得重,一时还飞不走。姝蔓很喜欢那只白鹤,一早就去后院看它了。
  
  “你这是在干嘛?成天不学无术!”秦晓彤抱怨着,“有了没?”
  
  沈清晏:“什么有了没?”
  
  秦晓彤道:“别和我装傻,你和姝蔓成婚也那么久了……”
  
  沈清晏恍悟,忙打断秦晓彤的话,“蔓蔓还小,再说我不喜欢小孩,一切随缘吧。有就有,没有就算了。”
  
  姝蔓并不是人,而是兰花精,他们未必生得出正常的小孩。如果他和姝蔓生不出孩子,那还是得让秦晓彤早点有个心理准备。
  
  秦晓彤不乐意了,“你又不是和尚,随什么缘!”
  
  “他们才成婚没多久,你着什么急。再说现在的年轻人想法和我们不一样,你就别管太多了,管多了老得快。”沈春军劝着。
  
  “怎么不一样?还不是两个眼睛一张嘴,你看他的性子就随你,一天到晚不学正经,好好的钱不赚,学些旁门左道,现在还嫌弃起我老……”
  
  “爸妈,你们来了?”姝蔓听到前院有人声,便走出来,见到老两口,打了声招呼。
  
  秦晓彤这才停下念叨,不过她的脸色却很不好,拉着姝蔓开始诉苦。沈清晏轻轻摇头,他妈的更年期毛病越来越严重了,秦晓彤没退休以前没那么念叨。
  
  饭后,老两口回酒店去了,沈清晏带着姝蔓来到花海的大圆石前。
  
  姝蔓有些不解地看着沈清晏拿出雕刻用的工具,“沈哥哥想在石头上刻什么?”
  
  沈清晏笑道:“当然是你我的名字。听说在这块石头上刻上恋人的名字,下辈子就能在一起,我们一起来试试?”
  
  姝蔓饶有兴致地看着沈清晏在石头上敲敲打打,“姝蔓沈清晏,永结同心。沈哥哥,为什么我觉得这句话特别熟悉?”
  
  沈清晏想起那个梦境,笑了笑:“也许这是我们上辈子一起立下的誓言。”
  
  “上辈子?”姝蔓眼睛忽然变亮,“我也觉得和你相处有种熟悉感,有时候你就像我前世的主人青玄仙君,虽然你们长得不一样,但我总能在你身上看到他的影子。你会是他吗?”
  
  说完之后,姝蔓又像意识到了什么,有几分失落,“青玄仙君是不死之身。”
  
  沈清晏见她前后的反应,侧过头亲了她一口,“我可不想当别人的影子。”
  
  “原来沈哥哥你也会吃醋。”姝蔓狡黠地笑着,“你不是他的影子,你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人,他是我上辈子最重要的人,现在陪在我身边的是你。就像前世陪在你身边的人不是我一样,但那并不影响我这辈子陪着你。”
  
  “你怎知道上辈子陪在我身边的人不是你?”沈清晏走到一旁的水龙头旁将手冲洗干净。
  
  姝蔓跟在他身后,“我在青玄仙君身边数百年,你在人世都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个轮回,陪过你的人一定很多。”
  
  沈清晏听她这么一说,忽然想起自己曾经梦到过的一只漂亮小兽,他拉着姝蔓的手,“蔓蔓,我忽然来了灵感,想画一幅画。”
  
  “嗯?”
  
  两人回到小木屋,沈清晏拿出颜料和画笔开始作画。姝蔓在一旁看得手痒痒,沈清晏笑道:“想不想试一试?过来我教你。”
  
  姝蔓坐到画布面前的椅子上,沈清晏握着她的手,教她在纸上描画着。看着那些颜料染在纸上,成了不同的风景,姝蔓也甚觉有趣。
  
  只不过她的耐心不好,坐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有些坐不住,觉得作画的姿势太难受,简直就跟打坐一样。
  
  沈清晏看她开始心猿意马,只好轻笑一声,“累了就一旁休息吧,剩下的部分我来完成。”
  
  原本他也没指望姝蔓能完成这幅画,刚才只是看她兴致勃勃地样子,才叫她过来一起作画。不过小兰花好动,坐不住,沈清晏便把一旁的老板椅拉过来,让她坐下,自己则坐到画布面前继续未完成的部分。
  
  姝蔓旁观了会儿,渐渐困意来袭,便靠着椅子闭上了眼。
  
  沈清晏听到耳边传来均匀的呼吸,不由得笑了笑,将椅子靠背给她放平,又去拿了一条薄毯给她盖在身上。
  
  姝蔓再次睁眼时,沈清晏已不在了,她的视线落在画板上,纸上画的是一只漂亮的四脚兽——那正是她前世的样子。
  
  画中的她正在树丛中奔跑,周围是成荫的绿树,她的眼睛被沈清晏画得最为漂亮,又黑又圆,像有星星在闪烁。
  
  漂亮得让姝蔓都有些不敢置信,这真的是她吗?她有那么漂亮?姝蔓盯着画卷,心中的疑问太多了,沈清晏又为何能画出她前世的模样?
  
  “醒了?”
  
  姝蔓正想着,门口传来沈清晏的声音,她转过头,正好对上沈清晏温柔的眼眸。他缓步从门口走进来,姝蔓惊喜道:“沈哥哥,你是怎么想到画这幅画的?”
  
  “它漂亮吗?我曾经梦见过,正好今天兴致来了,就把它画下来。”
  
  “你曾梦见过?”姝蔓越发惊奇。
  
  “曾梦见过两次。怎么?你也梦见过?”沈清晏故意笑问。
  
  姝蔓激动地拉着沈清晏的手,“这是我前世的样子,你为什么能够梦到我前世的模样?”
  
  沈清晏并没为她解惑,反而问:“你不是能探梦吗?猜猜看。”
  
  “我确实能够进入别人的梦境,但是你和青玄仙君的梦境我进不去,除了你梦中那片兰花花海,你做的其他梦我窥看不到。”姝蔓道。
  
  “哦,原来如此。”沈清晏若有所悟地点点头,难怪他只在那个梦境里看到姝蔓,却没有在别的梦里看到过她。
  
  还有上一次,他梦见自己一身道袍……
  
  “沈哥哥,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你可以看到我前世的模样?”姝蔓有些急切地问。
  
  沈清晏轻轻弹了弹她的额头,心情大好道:“说不定我们的缘分早就是天注定的,不要再纠结这个问题了,下半个月就是丽人慈善夜,今天我们回锦绣路住一天吧!明天早上我带你去定制新礼裙和鞋子。”
  
  “我也要去吗?”姝蔓诧异道。
  
  “mar姐也给你发了请帖,一起去吧!正好我缺一个女伴,你陪着我刚刚好。”
  
  “嗯,不过,沈哥哥,你给我讲讲你做过的梦吧!我很想听,梦中除了我,你还看到了什么?”姝蔓对沈清晏的梦十分好奇,一直追问。
  
  沈清晏看着她期盼的模样,不禁轻笑:“你希望我看到什么?”
  
  姝蔓见他不愿说,又想起沈清晏会吃青玄仙君的醋,只好不再追问了。
  
  丽人慈善夜,沈清晏携妻子姝蔓一同参加,两人共捐善款三千万和两个车队。
  
  姝蔓身穿一袭仙气飘飘的轻纱花仙子礼裙,挽着一身正装的沈清晏,抢足了媒体的镜头,让媒体和网友们直呼仙女本仙。
  
  慈善夜后,沈清晏和姝蔓回到锦绣路,虽是许久没来住,但沈清晏一直有请人定时打扫,房中窗明几净,并没有积满灰尘。
  
  想起他们在这里居住的日子,好似就发生在昨天。
  
  姝蔓站在阳台上,吹着夜风,一双黑亮的眸子正看着远处的灯火辉煌的夜景。沈清晏端了一杯鲜榨果汁走过去,递给她:“在想什么呢?”
  
  姝蔓接过果汁,并没有急着喝,而是看向沈清晏道:“沈哥哥,我们很久没有回这里来了。不过站在这里,感觉还是那么亲切,这里很温馨。”
  
  沈清晏笑道:“嗯,这里是我们开始的地方,都是些有趣的回忆。”
  
  两人喝了果汁,进屋洗漱睡觉。
  
  夜色清幽,沈清晏抱着姝蔓,闻着她身上的兰花香,往事一件件浮现在脑海中。想起她喂死了自己的金鱼,想起她喝了他的红酒醉态媚人,想起她第一次用沐浴露摔伤……
  
  “沈哥哥。”怀里的人开了口。
  
  沈清晏正在回忆他们之间的过往,便轻嗯了一声:“怎么了?”
  
  “还记不记得你打碎我花盆的那次?”姝蔓问。
  
  其实那可不是一件有趣的回忆,当初他被姜游的团队下药,差点丑态百出。
  
  “嗯,记得。”沈清晏道。
  
  姝蔓又道:“其实那次我也很难受,灵气一直在流失,不过后来你身上的液体救了我。”
  
  液体?沈清晏心头顿了下,意识到她说的是什么之后,不由得将放在她腰上的手收紧,“所以呢?你现在的灵气又不足了吗?”
  
  姝蔓紧贴着他的胸膛,有些呼吸不畅,便点点头:“确实,有点。”
  
  沈清晏微微侧过身,吻上那张惹火的唇,“那我现在给你渡灵气。”
  
  清幽的夜里,又传来了令人脸红心跳的小夜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