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亲妈的佛系日常第4章 第144章,反派亲妈的佛系日常第4章 第144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此为防盗章
  
  聂微如还示意叶梵把这些衣服的钱都付了。
  
  叶梵心里冷笑,面上却十分平静。
  
  “妈,这些信用卡我从来没有用过,都放在你那,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被停了。”
  
  叶梵又接着说:“而且我一赚到钱,就马上打到你和弟弟的银行卡上了,现在没这么多钱。”
  
  聂微如一口气堵在喉咙口,面对旁人的指指点点,她又不能出口反驳,因为叶梵说的没一句假话。
  
  聂微如感觉事情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控制。
  
  刚才聂微如试衣服的时候,把脸上的粉底蹭到了几件衣服上,她想着本来就要买的,也没管,现在真是骑虎难下。
  
  聂微如只能拿出自己的信用卡,她一直在用叶梵的钱,自己的这张卡办了之后倒从来没用过。
  
  叶梵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聂微如终于舍得花自己的钱了,她剥削原主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
  
  “用这张吧。”聂微如脸上阴沉,递出手上的信用卡。
  
  导购员眼疾手快地接过,刚才从叶梵和聂微如的谈话中,她多少摸清了两人的关系。
  
  没等聂微如反悔,她已经打好了账单,刷好了卡。
  
  聂微如看着手里的账单,只觉得心一揪,她看了一眼叶梵,脸上更加难看,叶梵真是一座瘟神。
  
  叶梵并没有把聂微如的反应放在心上。
  
  聂微如本来就不待见她,她又何必迎合聂微如。
  
  聂微如白白花了这么多钱,正气着,一路上都没和叶梵讲话。
  
  她知道叶梵从小就渴望亲情,要是她一直冷着叶梵,叶梵绝对会自己贴上来。
  
  叶梵如果知道了,只会讽刺地开口送她三个字,想太多。
  
  她早就不是原主了,更不会和聂微如虚以委蛇。
  
  叶梵直接告诉聂微如自己有事,马上拦车走了。
  
  只剩下聂微如手提着袋子,咬牙切齿地站在路边。
  
  ……
  
  前几天,《潜伏上海滩》剧组的副导给叶梵打了电话,和她敲定了舞女这个角色。
  
  今天,叶梵去公司签了合同,她拿到了一部分的钱,之后的钱会在她演完这部剧后再打给她。
  
  看着银行卡上多出来的存款,叶梵心情好了很多,她现在还没有找到别的赚钱途径。
  
  现在钱一到手,虽然不多,但也能支撑一段时间了。
  
  从公司出来后,叶梵面上一直带着笑,原本她眉间清清冷冷的,这么一笑,眉眼温柔了不少。
  
  不少人频频回头看她,他们看到叶梵从娱乐公司走出,脸上露出了然的神色,他们以为叶梵是哪个小有名气的明星。
  
  叶梵没留意,径直去了商场,她签合同前就想好了,要给宝宝买个儿童车,带他去外面走走。
  
  平日里自己没时间陪他,有空的时候她想教宝宝骑车。
  
  商场里开着冷气,一推门进去,身上的热意被驱散了不少。
  
  叶梵直接走向儿童专区,去买适合两三岁宝宝的童车。
  
  “小姐,你需要什么类型的吗?”导购员看叶梵低头查看着童车,神情专注。
  
  童车的种类很多,叶梵不知道买哪个。
  
  叶梵:“适合两三岁孩子的在哪里?”
  
  导购员看叶梵这么年轻,她根本不觉得叶梵是在给自己儿子买的,应该说,她就没往那方面想。
  
  导购员只以为叶梵要么是给自家亲戚买的,要么就是买来送礼的。
  
  叶梵挑好了一辆儿童脚踏车,颜色也是适合男孩的蓝色。叶梵付了钱,填了家里的地址,脚踏车明天就能送到她家。
  
  了却了一桩心事,叶梵脚步轻快了很多,到时候她会给宝宝一个惊喜。
  
  叶梵刚拐过走廊的一瞬间,差点和迎面的人撞上,叶梵很快说了声:“抱歉。”
  
  那女人点了点头,动作有些迟缓。
  
  从叶梵这个角度看过去,那人的脸色苍白得厉害。
  
  叶梵皱了皱眉,马上停下了步子:“你没事吗?”
  
  那人面色惨白,越看越觉得不对劲。
  
  叶梵赶紧扶住她:“你坐一下吧。”
  
  叶梵把她扶到了一旁的长椅上,叶梵看她一直用手捂着肚子,开口询问:“是胃痛吗?”
  
  程萍点了点头,因为天气热,她有些轻微中暑,加上胃痛,整个人出了一身冷汗。
  
  叶梵从包里拿出胃药,从附近的商店里接了一杯水。
  
  原主经常不定时吃饭,胃病有点严重,所以叶梵会时不时备着胃药,以便不时之需。
  
  程萍吃了胃药后,好了很多,她开口道谢:“谢谢你啊。”
  
  叶梵笑了笑:“是我不小心撞到你了才对。”
  
  叶梵看女人已经开始逐渐恢复,说道:“你要是还难受,就叫你家人来接吧。”
  
  程萍点头:“我已经好多了,待会我的侄子会来接我。”
  
  叶梵坐在她身边,准备等着程萍的侄子来了再走。
  
  程萍觉得叶梵帮助了她,提出想和她交换一下联系方式,叶梵欣然同意。不过她再三表示,自己不过是举手之劳。
  
  而且程萍还被自己撞到了。
  
  程萍打量了叶梵好一会,越看越满意:“你几岁了?”
  
  叶梵回答:“二十五。”
  
  年龄刚好,程萍心里想着,很是满意,但是没有表现在脸上。
  
  “我看你人很好,有男朋友了吗?”
  
  叶梵怔了怔,她看出程萍的意图,可能是想给她介绍个人,她有些哭笑不得:“没有。”
  
  程萍心中一喜,还想继续问着,包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是我侄子打来的,他应该到了。”
  
  叶梵松了一口气,趁机提出了离开:“那我先走了,家里有点事。”
  
  程萍正准备按下接听键,听到叶梵的话,有些遗憾。
  
  多留一会也好,见了她侄子的面后再走也不迟。
  
  不过程萍也知道不该挽留,她眼睁睁地看着叶梵离开。
  
  过了一会,商场门口走进来一个男人。
  
  他年轻英俊,轮廓分明,穿着一身简单的衬衫,也格外引人注目。
  
  “贺寒。”程萍看见贺寒,眼睛一亮。
  
  “刚才有一个很好的女生帮了我。”
  
  程萍心想,那个女人美丽心善,看上去和他侄子还蛮般配的。
  
  今天,叶梵穿了一条素色的裙子,她把长发挽了起来,盘在脑后,化了一个淡妆。
  
  她推开琴行的门,走了进去。
  
  “我是来应聘钢琴老师的。”叶梵开口。
  
  听到叶梵出声,有个女人朝她走了过来:“我是这家琴行的老板,你叫我丁姐就好了。”
  
  “你能现场弹一段吗?”丁姐指了指放在店内的一家钢琴。
  
  叶梵点头:“可以。”
  
  叶梵走了过去,双手覆在琴键上,她的手指修长白皙。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叶梵就再也没有接触过乐器,她上辈子热爱音乐,不然也不会因为要完成一首曲子,而熬夜猝死。
  
  叶梵深吸了一口气,下一秒,琴音从她手指底下倾泻而出。
  
  她的琴声犹如清澈至极的流水,明亮轻快的旋律中隐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寂寞,技巧娴熟,更难得的是其中的情感,近乎完美的演奏。
  
  这首曲子正是她穿越前在原来的世界,自己创作的。
  
  叶梵删删减减很多次,都没能将这首曲子写完,而现在却在这家琴行完成了。
  
  当叶梵收回手的时候,琴声戛然而止,却仿佛依旧萦绕在耳。
  
  丁姐上前几步:“这首曲子很陌生,是你自己编的吗?”
  
  叶梵点了点头。
  
  丁姐笑着说道:“你明天就可以来上班了。”
  
  这时,有人开口叫了叶梵的名字,叶梵转过头看去,是那天在商场上碰到的那个人。
  
  叶梵笑了笑,和她打了一声招呼:“程姨。”
  
  程萍今天来这家琴行,是为了找个钢琴老师来教她的女儿,没想到意外碰到了叶梵。本来她就想和叶梵打电话的,却提前遇见了。
  
  刚才在叶梵弹琴的时候,程萍就进来了,她几乎听完了整首曲子。
  
  不曾想,叶梵长得漂亮,人也热心,钢琴还弹得这么好。
  
  前不久,程萍打电话给琴行,说是想找个老师,丁姐正在留意,她看程萍和叶梵早就认识,于是开口说道。
  
  “你上回让我帮你找个钢琴老师,刚好这位叶小姐也是来应聘钢琴老师的,你刚才也听到了她弹琴,你肯定会满意的。”
  
  程萍和叶梵自然都同意,两人敲定了时间,叶梵会去程萍家中,教她的女儿弹琴。
  
  贺寒是程萍的外甥,如果叶梵知道这件事,她一定不会去程萍的家里。
  
  ……
  
  叶梵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人的声音:“你好,叶小姐,我是华瑞公司的戴近山,我想和你谈一件事。”
  
  叶梵知道,华瑞公司是国内近年兴起的一家娱乐公司,华瑞虽然成立时间不久,但发展势头很好。
  
  按照书里的剧情,华瑞后来会成为顶尖的娱乐公司。
  
  戴近山:“听说叶小姐还没签经纪公司?”
  
  叶梵:“是。”
  
  “不知道叶小姐对我们公司有没有兴趣?”
  
  叶梵沉吟片刻,她没有回答,反倒问了一句:“不知道贵公司为何会来签我?”
  
  她只是一个替身,唯一一部露脸的角色就是《潜伏上海滩》的舞女锦昙。按理来说,华瑞不应该会签自己。
  
  戴近山:“我和赵导有几分交情,是他推荐我来签下你的。”
  
  他口中的赵导是《潜伏上海滩》的导演。
  
  “如果叶小姐有兴趣的话,我们明天可以当面详谈。”
  
  叶梵沉思,如果她签经纪公司的话,有些事情会方便很多。但是,具体的事情她要仔细考虑。
  
  叶梵开口:“好,我明天去华瑞。”
  
  叶梵挂了手机,戴近山拨了一个人的号码。
  
  戴近山:“贺寒,我已经和叶梵说过,华瑞要签她的事情。”
  
  “叶梵明天会来华瑞详谈。”
  
  贺寒淡淡地嗯了一声,挂了手机。
  
  叶梵并不知道,贺寒在华瑞有股份,他在华瑞有很高的话语权。
  
  这件事,只有华瑞内部清楚,外界的人并不清楚。
  
  贺寒嘴角轻勾,唇边冷峻的弧度变得柔和。
  
  他低低笑了一声,声音散在寂静的房间,轻不可察。
  
  ……
  
  《潜伏上海滩》已经拍完了,导演把剪好的片给了贺寒。
  
  贺寒坐在工作室里,经纪人关睿把戏调整到贺寒演的戏上面。戏开始播放。
  
  贺寒的目光淡淡地落在上面。
  
  看到与叶梵的那场亲密戏时,贺寒眸色深了几分,漆黑的眸子似黑夜一样,深浅不明。
  
  过了一会,贺寒忽然出声,淡漠的声音响起:“停一下。”
  
  经纪人关睿转头看他。
  
  贺寒缓缓说道:“往前倒三分钟。”
  
  关睿往前倒了几分钟,问:“这里?”
  
  屏幕上,放着的是叶梵那场替唐锦演的戏。
  
  关睿狐疑地看了贺寒一眼。
  
  贺寒嗯了一声,目光凝在了上面,没有移开。
  
  屏幕上是唐锦的脸,贺寒的目光透过屏幕,却仿佛看到了另一张淡然的面庞。
  
  当时,这幕戏拍了很久。一次又一次ng,叶梵不断重复着动作,从斜坡滑落。
  
  叶梵面上没有不耐烦,动作也完成得越来越好,丝毫没有因为疲累而松懈。
  
  贺寒看了一会,然后他让关睿把片子快进到叶梵演舞女的那段戏。
  
  关睿愣住,他总算发现了不对劲。
  
  明明与贺寒搭戏的人是唐锦,贺寒为什么要看叶梵?
  
  贺寒的心思向来藏的深,关睿没有多说。
  
  贺寒没有察觉关睿的目光,一双眸子始终望着屏幕。
  
  这次,叶梵演的是一个勾引他的舞女。
  
  贺寒看得出来,叶梵的演技很青涩,她应该没有受过专业的训练。
  
  不过,叶梵很认真,导演的话,她都虚心听着,不断提高自己,演技在一点点进步。
  
  时间缓缓流逝,叶梵演的所有戏,贺寒都看完了。
  
  他波澜不惊的眸光,逐渐变得幽深起来。
  
  叶梵那张淡然倔强的脸,在贺寒脑海里浮现。
  
  贺寒嘴角勾起一丝极淡的笑意,带着玩味。
  
  叶梵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停下脚步,偏了偏头,看了过去。
  
  贺寒站在那里,身形高大冷峻。
  
  他神情淡淡,面色不显,却好似覆了一层薄薄的冰霜。
  
  那双漆黑的眼睛,眼底极深,令人看不透。
  
  几缕黑色碎发垂落在脸侧,微微弯起,叶梵的肌肤白得似雪,弧度完美的侧脸,在略显幽暗的灯光下若隐若现。
  
  贺寒眸色渐深,眼中冰霜散了几分:“这条裙子很衬你。”他望着叶梵看了一会,然后收回了视线。
  
  他的目光微垂,指腹摩挲,动作幅度很小,旁人无法察觉。
  
  很少的人知道这件礼服是贺寒挑选的,他们在所有人面前瞒下这件事,包括叶梵。
  
  叶梵以为贺寒说的只是最普通的场面话。
  
  她的想法很简单,两人是合作伙伴,仅此而已。
  
  叶梵弯唇,露出一个微笑:“谢谢。”
  
  这是他们杀青以后第一次讲话。
  
  除了最后那场亲密戏,她太紧张,别的时候,她和贺寒在片场基本没怎么说话。
  
  贺寒的余光看见叶梵的脸。
  
  她仰头看他,脖颈洁白修长,微扬的唇角清丽。
  
  贺寒的眼里深浅不明,身体靠在墙上,清冽的气息传来:“你晚上的表现还不错。”
  
  他的语气听不出什么情绪,似乎只是在指导一个刚出道的新人。
  
  但是,叶梵不知道,按照贺寒的性格,他很淡漠,和圈里的人都没什么来往,更不用提只合作过一次的人了。
  
  贺寒和叶梵就这么站在走廊上,还没说几句话,经纪人戴近山就来了。
  
  戴近山跟贺寒打了声招呼:“贺寒。”
  
  贺寒唇微勾,嗯了一声。
  
  “叶梵,我看你和贺寒挺聊得来的。”戴近山推波助澜,“要不要留个联系方式?”
  
  这句话从经纪人的口中说出来,反倒感觉像是叶梵的个人想法。
  
  叶梵正想拒绝,她犹豫了会,细想一番后开了口:“我觉得……”还是不必了吧。
  
  贺寒注意到了她的神情,他微眯了下眼,眸光深邃。
  
  叶梵的话被打断了。
  
  这时,一道微冷的声线落下:“可以。”
  
  叶梵怔了一怔,她抬眸看向贺寒。
  
  贺寒淡瞥了叶梵一眼。
  
  他们四目相接,两个人的视线正好对上。空气里安静了片刻。
  
  贺寒的目光很深,他盯着叶梵,缓缓地念了一串数字。
  
  叶梵移开眼睛,避开了贺寒的视线,拿出手机把他的号码记了下来。
  
  贺寒勾唇,空气中响起一声几不可察的轻笑。
  
  他的话很少,什么都没说,转身走了。
  
  ……
  
  这几天,叶梵的工作不重。
  
  从华瑞影视公司出来后,叶梵很快就坐进车里。
  
  叶梵和华瑞签约后,公司就给她配了一个助理和司机,这两人都知道叶梵家里的情况,不过他们口风很严。
  
  叶梵差不多半天没见到嘟嘟了,她一上车就给李妈打了个电话。没等多久,电话就通了。
  
  叶梵很想嘟嘟:“李妈,嘟嘟怎么样了?”
  
  李妈和嘟嘟似乎不在家,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有些嘈杂。李妈开口:“我带嘟嘟出去玩了,现在在超市。”
  
  这家超市不在叶梵家附近,应该是李妈抱着嘟嘟去了远一点的地方玩。
  
  叶梵:“我很快就能到,你们直接在超市等我吧。”李妈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吃力,可能是因为带了嘟嘟一整天。
  
  挂了电话后,叶梵对正在开车的司机说道:“在前面的沃尔玛超市停一下吧。”
  
  司机应了声,把方向盘一转。不一会,车子就停在了超市附近。
  
  叶梵打开车门下了车。
  
  叶梵做了伪装,她带了口罩和眼镜,没有人认出她。李妈和嘟嘟在生鲜区,叶梵脚步没停,径直往生鲜区走去。
  
  嘟嘟趴在李妈肩上,眼睛半眯着,头一点一点的,似乎快要睡着了。叶梵忍不住发笑,她轻声走过去,没有吵醒嘟嘟。
  
  叶梵看李妈辛苦,接过她手上的篮子。
  
  李妈列了一整张的清单,都是要买的东西。叶梵指了指单子,示意自己去挑,让李妈看着嘟嘟。
  
  叶梵按照单子上写好的去挑东西,李妈则站在原地等她。
  
  李妈抱了一会嘟嘟,手臂有些酸了,她放轻动作地把嘟嘟换了一个方向。但嘟嘟睡得不稳,他很快就醒了。
  
  嘟嘟打着哈欠,用手揉着眼睛,奶声奶气地:“妈妈呢?”
  
  刚才在半梦半醒的时候,嘟嘟感觉自己好像看到妈妈了,可现在怎么不见了。
  
  李妈看嘟嘟困意退了,把嘟嘟放在地上,她帮嘟嘟擦了擦打哈欠流出的眼泪,温声和他解释:“妈妈去买东西,我们在这里等她。”
  
  李妈说完后,她站起身来,拉着嘟嘟的手,视线放在了货架上,她看有没有买漏的东西。